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两百零四章 暂时的终焉

第两百零四章 暂时的终焉

    轰隆!
  
      心神一震。
  
      上衫悠发现了自己这次再也不能取巧的躲避。
  
      这宛若直接突破空间,降临在他眼前的紫黑色鬼神避无可避。
  
      那肃穆威严的巨大面容,以及……那犹如地狱修罗般的血色双眸都让人心神惊惧。
  
      “这就是具象化的异次元!”
  
      轻轻昂首,上衫悠的一头短发都被铺面而来的气浪吹拂的肆意飘散。
  
      接着,没有丝毫的客气。
  
      那道鬼神虚影的嘴巴一张,发出了一声响彻整个球场的怒吼。祂那一双狰狞粗壮的遒劲双手从腰部的位置横向拉伸,做了一个劈砍状。
  
      只感觉皮肤一阵生疼,上衫悠心脏跳动的频率快到了极致。
  
      “给我动起来!”
  
      哒哒哒。
  
      牙关轻颤,眼睛瞪圆,上衫悠的意志像是被冲刷打磨一般,变得愈发的锋利和明亮。
  
      下一瞬,一柄巨大的紫黑色战斧向他横劈而来。
  
      “轰!”
  
      一阵恐怖的气浪和烟尘在上衫悠的脚边乍现。
  
      网球威势不减,在地面砸出一个恐怖的凹痕之后,宛如一辆坦克一般,横冲直撞的碾压在了上衫悠身后的双层铁网上面。
  
      轰轰——
  
      紧接着,又是几声巨响,铁网的一面被震颤的从墙壁的镶嵌处脱落了下来。
  
      “那边发生了什么?!!”
  
      不破铁人抬头看向不远处被绿化带所遮盖的球场,停下了手中正准备发球的动作。
  
      他对面的和浦大龙此时也是脸色苍白的看向身后。
  
      那轰隆隆的响声就连他们这边的候补球场也听的一清二楚。
  
      不止是他们这个球场,其他三个正在比赛的球场也都是一惊,那些原本还在磨蹭的一军们眼神一凝,身上的气势快速的升腾了起来。
  
      他们决定不再留手了。
  
      很显然,一军场地那边发生了让他们都无法预估的惊人比赛。
  
      监控室的小黑屋里面,黑部由起夫飞快的切换着一军球场中的几个摄像头。
  
      可是,在鬼十次郎刚才那恐怖的一球下,离两人比赛球场最近的摄像头都看不清楚烟尘里面的情况。
  
      “斋藤,你赶快过去现场,看看有没有人员受伤。”眉头紧缩,黑部的语气十分的焦急。
  
      啪的一声。
  
      不用黑部多说,斋藤至的白大褂翻飞一扬,他已经快速的甩开了监控室的门,修长的身子朝着一军的球场奔去。
  
      没有片刻的停歇,黑部的大脑迅速转动。
  
      身体带动着椅子一滑,黑部把嘴巴对准了另外一个广播麦克风,“拓植教练,麻烦你立马过去一下一军球场,那边可能反生了受伤事件。”
  
      从监控器中看到拓植龙二那矫健的身体快速奔跑过去,黑部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上衫悠,你可别出事啊……”
  
      看着屏幕,黑部有些晃神的呢喃着。
  
      很快,他又从抽屉里面拿起了电话,沉默着拨通了里面的号码。
  
      ……
  
      一军这边的球场上。
  
      围观的一军成员们差不多已经被逼到了隔壁的球场。
  
      刚才鬼十次郎爆发出的可怖力量让不少人为之胆寒。
  
      “这是那天和平等院比赛时出现过的!!”越智月光一向冷静的双眸剧烈波动着。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兼走精神体系道路的他十分敏感,不管是上一次还是这一次,他都看到了那道能够粉碎人心的鬼神虚影。
  
      “而且这一次……”
  
      低头看着自己不断颤抖的双手,越智月光这才发现,他的内心也在恐惧。
  
      他敢和这样的对手比赛吗?
  
      目光环视一周,越智月光发现,有这样情绪的恐怕还不止他一个。鬼十次郎时隔一年,再度向他们展示了更高层次的力量。
  
      “上衫,不要倒下啊——”
  
      深吸一口气,越智月光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那越来越薄的烟尘之上。
  
      “鬼,你竟然做到了这种程度。”
  
      面色平静的有些吓人,入江奏多的手指扶在自己的眼镜边框上,注视着球场的眼神十分的冷峻。
  
      如果说光击球和阿修罗神道已经算是异次元的力量,那么刚才鬼十次郎所展现出的实质化“鬼神”,已经朝着异次元的方向更进一步。
  
      这是已经超越人体极限,完全不可预估的恐怖力量。
  
      “噗……”
  
      拍了拍身体上的灰尘,上衫悠轻咳一声,从地面爬了起来。
  
      刚才鬼十次郎的这一球好惊险,要是他的身体没有极限的躲避过去,恐怕他也会像大多数人,一下子失去战斗力吧。
  
      明亮的目光穿透逐渐平息下来的烟尘,上衫悠眼中的火热战意丝毫不减。
  
      这就是能和平等院海盗相媲美的鬼神!那近乎实质化精神压制,让他根本没有举拍还击的能力。
  
      “精神、精神……”
  
      心中轻声低喃了两声,上衫悠知道,这就是网王世界最超乎常理的一维。
  
      说不科学一点,这已经算是踏入了唯心的领域。
  
      “嗬、嗬……”
  
      傲然站立在发球线上,鬼十次郎轻轻喘息着,那道恐怖的鬼神虚影正浮现在他的身后。
  
      他的一双眼眸赤热如潮,在看到上衫悠平安无事的站立在球场之后,他的嘴角向上一咧。
  
      虽然上衫悠刚才没有去接他近乎全力一击的一球,但是上衫悠似乎还能用某种方式抵抗躲避,这样就做够了。
  
      足够他把这场比赛继续下去了。
  
      唰啦!
  
      手掌将球向上垂直一抛,鬼脚步前倾一垫。
  
      “喝!”
  
      鬼十次郎低声一吼,手臂从身后侧拉一挥。
  
      砰!
  
      一道紫黑色鬼神虚影再次随着网球一起轰击而来。
  
      上衫悠只感觉眼前的天色一黯,仿佛蔚蓝的天空都被渲染上了一层紫色的气息。
  
      虽然不必上一球,但是依旧是那么震撼人心。
  
      “这一球,我要试一试!”
  
      浑身的肌肤已经变得滚烫,上衫悠的身体内部传来噼啪作响的雷鸣之声,原本浅棕色的眸子像是染上了一层金光。
  
      “这个状态下的……霹雳一闪?神速!”
  
      踏!
  
      脚下的地面被踩踏出一个深深的脚印,上衫悠身体瞬间下压,右脚屈膝,球拍横举。
  
      待鬼神之影在他球场落下的一瞬。
  
      噼啪!
  
      上衫悠淡金的眸子逐渐变成了炽白的雷芒,他的身体也在一道电弧笼罩的白芒下向前一突。
  
      轰隆!
  
      宛如敲击在心脏的鼓点,一声恐怖的闷响传遍球场。一白一紫两道气息直接撞击在了一起。
  
      不消片刻。
  
      啪嗒!
  
      清脆的断裂声让所有人表情一滞。
  
      膨!
  
      紫色幽光从上衫悠的身旁划过之后,直接重重的砸落在他身后,一道碎裂的浅坑出现在铁网下的墙壁上。
  
      “鬼十次郎领先,30-15。”
  
      看着断裂成两截的球拍,上衫悠默然无语。
  
      刚才那是速度和力量的碰撞,但是因为缺少的一部分东西,他的球拍根本就承受不了。
  
      技巧、甜区技巧!
  
      上衫悠脸色微变,仅仅只是稍稍落下的一个点,却在这场对决中成为了他致命的漏洞。
  
      现阶段,鬼十次郎的异次元鬼神对他来说就是这么无解。
  
      ……
  
      二十五分钟后。
  
      “嗬!”
  
      “BlackTomahawk!”
  
      鬼十次郎双手持拍,腰部的肌肉一绷,扭转着自己身体反手用力一挥。
  
      砰!
  
      一道恐怖的幽光在上衫悠的的底角轰然炸响。
  
      “Game,鬼十次郎,6-1。”
  
      “比赛结束,由鬼十次郎获胜,总比分2-0。”
  
      裁判胆战心惊的看了一眼已经被摧残到极致的球场,心中轻轻松了一口气。
  
      第二盘两人的对决实在太过于激烈,换边整理球场的时间根本就不够。
  
      不过也好,这一场的比赛终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