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两百零六章 冰帝发生的二三事

第两百零六章 冰帝发生的二三事

    “上衫他,还没回来吗?”
  
      脑袋上盖着一本地理课本,向日岳人眼皮耷拉着趴在自己的桌子上,一头绚烂的红发都黯淡了不少。
  
      已经快一个月了,上衫悠自从那天会议之后,就真的从网球部消失了,除了迹部,恐怕没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个地方。
  
      七月中旬的关东大赛马上就要开始,而上衫悠却依旧没有回来的迹象,再加上迹部那场比赛之后……
  
      冰帝众人又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外界学校的巨大压力。
  
      后面这半个月的时间,冰帝网球部基本都笼罩在一股高压的环境之下。
  
      每个人都在拼命的训练着,就连迹部,也将学生会那边的工作暂缓了一段时间,每天疯狂的和亚久津、忍足他们对练着。
  
      二十天前的那场交流赛,他们最终和去年全国那样,二比三输给了立海大。
  
      尤其是迹部,在最后一场面对幸村精市的时候,以大比分的差距落败了。
  
      叮叮叮~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向日岳人双手轻轻拍打了下自己的脸颊,将心中烦闷的情绪暂时驱散。
  
      关东大赛之后,就是第一学年的期末考,他不能再像去年那样,浑浑噩噩的考个勉强及格。
  
      向着侧后方瞥了一眼上衫悠的空位,向日岳人的手掌暗暗一握,多给自己打了三分气。
  
      下午三点。
  
      砰!
  
      砰!
  
      向日岳人刚刚靠近球场,激烈的击球声便已经从不远处传来。
  
      背着自己的球袋,走近一看。
  
      果然,又是那两道熟悉的身穿灰白队服的人影,他们正在球场上左右奔腾着。
  
      “这种压迫感,还真是……”
  
      目光注视着那个最靠近角落的球场,向日的眼睛满是动力。
  
      迹部和亚久津。
  
      这样对练的日子的已经不是一两天了。
  
      快步走进网球场,向日来到自己平时经常练习的场地。他从球袋里面拿出了两套负重,分别绑在手脚之上,然后又取出了一柄看起来就很沉重的实铅球拍,一个人率先开始了今天的挥拍训练。
  
      十几分钟后。
  
      忍足侑士、宍户亮等也纷纷的来到了球场。
  
      每天等到下午的社团时间,冰帝的网球部立马就变得热闹起来。
  
      “嗬!”
  
      身形如一道凌厉的灰白电光,亚久津现在对于野兽气息的使用已经越发的纯熟。
  
      每一次挥拍击球的时候,都会带出一道强劲的风压,让网球渲染上一层恐怖的灰白气息。
  
      半个多月前。
  
      他和立海大的那个眯眯眼一战之后,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有那么多的漏洞和小习惯。
  
      虽然遵循野性的本能,但是有些本能也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某种习惯。
  
      上次交流赛的时候,柳莲二就是通过数据的不断矫正抓住了他的这些习惯,给我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虽然最后赢下了比赛,但是那种浑身被束缚的不自在感也让他找到了下一步前进的方向。
  
      这一点,和上衫悠十分的相像,亚久津本质也是想将自己训练成一个无懈可击的存在。
  
      以这副野性的身体为核心,然后不断武装和强化自己的各个方面,他要让对手找不出他的弱点。
  
      而迹部……
  
      双腿急停跨立,亚久津身体半躬着,目光直接投射在迹部的身上。
  
      迹部那种能够看破身体死角的恐怖眼力正是他需要的。
  
      砰!
  
      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一根晶莹的冰棱再次在亚久津的身侧破碎开来。
  
      那种让人身体关节僵硬的感觉传遍了全身,亚久津的身体顿时一滞,带着一道浅黄残影的金光高速从他的身边划过。
  
      “今天就到这里吧。”
  
      对面,迹部一脸冷峻的收起了球拍,虽然练习的时候占据了上风,但是他的眼中却并无任何的喜色。
  
      迹部之前身上的那股傲气好像也收敛了起了一部分,双眸中只有冷彻心扉的恐怖寒意。
  
      他知道,现在这种程度还远远不够。
  
      幸村精市的能力让他现在都有些手脚发凉,断绝五感,整个人都深处一片看不到底的黑暗之中。
  
      只有真正体会到那种绝望的感觉后,他才知道上衫悠当时是怎样一种孤独无助。
  
      要不是他的意志还算强大,恐怕不出几局的比赛时间,他的网球信念就会崩溃。
  
      但是即便抗住了,面对五感尽失的境地,后面他还是被幸村连下四局,以二比六的大比分输掉了最后一场。
  
      这还是他在他们冰帝主场,第一次输掉的交流赛,之前他们面对四天宝寺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狼狈过。
  
      “我能感觉的到,眼力才是我更进一步关键!”左手三根手指虚搭在鼻翼,迹部微微低垂着眼眸。
  
      他能找到自己的方向,但是现在的积累却还是不够。而且,冰帝现在能给他最大压力的那个人还没回来。
  
      球场对面。
  
      恐怖的野兽气息从球场上散去,亚久津用手背轻轻一擦侧脸的汗水,淡漠的点了点头。
  
      每天和迹部这样对练一个小时,他的收获匪浅。
  
      把球拍往腋下一夹,亚久津走到场边,拿着自己的水杯抿了两口,接下来的训练还没有结束,还有他的个人安排的加练。
  
      其实,除了迹部之外,他应该算是唯一知道上衫悠去了哪个地方的人了。
  
      没有隐瞒,上衫悠在离开前的那个晚上就告诉了他。
  
      两人的约定从来就不是霓虹这个岛国,而是更为广阔的世界舞台。
  
      “这一个月恐怕你又会变强许多吧。”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亚久津平视的目光有些出神。
  
      毕竟后面据他自己搜索了解,那里几乎可以说是世界舞台的前哨站。
  
      早已经不是一开始打网球的那种狭隘眼光,亚久津很清楚这个世界还存在太多实力出众的同龄人。
  
      光说霓虹,就还有不少让他一点把握都没有的家伙。更何况U17那里还是聚集了整个霓虹的高中精英。
  
      可想而知,那里面究竟蕴藏了多少强者。
  
      ……
  
      “咦,上衫,你回来了!”
  
      就在亚久津短暂休息,默默思索间,向日岳人的一声惊呼传入了他的耳畔。
  
      唰!
  
      淡黄的眸子瞬间一缩,亚久津脸色惊诧的朝着网球部的门口望去。
  
      一个浅棕色短发的俊朗少年正身姿挺拔的伫立在网球部铁门旁边。
  
      “各位,好久不见!”
  
      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上衫悠背着球袋,目光扫视了整个球场一周。
  
      还是这些人,还是这群有些可爱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