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两百五十七章 王者之师

第两百五十七章 王者之师

“我说,这就是立海大附属中学吗,看起来也不怎么厉害。”神奈川县,立海大的校门口,门协吾有些不太爽利的撇了撇嘴,“去年不都是在会场进行抽签吗,今年怎么要来冠军队伍的学校。”
  
  他的身后,牧之滕的另外两人也是神色各异。
  
  他们牧之滕拿了两年冠军,也没见全国大赛的抽签放在他们关西的牧之滕,结果关东的学校一夺冠,网协的规则就改了。
  
  不管是关西大赛在四天宝寺抽签,亦或是全国大赛前需要他们赶到立海大附属中学,这一点都让他们这个往昔的霸主十分不爽。
  
  “让一让,凡民们,你们挡住本大爷的路了。”
  
  就在牧之滕等人还在门口纠结的时候,一个孔武有力的魁梧身影将他们一一扒拉开。
  
  迹部和上衫悠就这样从桦地开出来的道路,施施然的走过了牧之滕队伍的身边。
  
  “一群失败者不想着怎么去提高自己,却去怪规则,真是愚蠢!”
  
  上衫悠眼神睥睨着这所已经称不上强队的学校。
  
  今年过后,可能平等院曾经打下的荣光,就会彻底消失在牧之滕。
  
  “你们……”
  
  门协吾眼眸一缩,有些畏惧的看着上衫悠的背影,对于刚才的嘲讽,丝毫不敢有任何的反击。
  
  如果说对于陌生的立海大他们还敢嘴上说两句,那么对于去年将他们打趴下的冰帝,则是无比的忌惮。
  
  “部长,我们难道就这么算了。”一个部员有些气不过,凑到门协吾的身边厉声问道。
  
  门协吾瞥了对方一眼,有些没好气的道:“你能行,你上?”
  
  去年他们还有前辈在牧之滕都被冰帝打了个零蛋,今年要是碰到冰帝,估计会失败的更惨。
  
  门协吾那反呛的话语让牧之滕几人都有些尴尬,他们确实不太行。
  
  门口。
  
  柳生比吕示轻轻推了下自己泛着白光的眼镜,朝着他对面的白发人影沉声道:“雅治,刚刚就是你所说的冰帝学园吗。”
  
  对面,仁王眯着眼睛微笑道:“没错,柳生你有没有感兴趣,对方可是很强的,你看上一届的霸主学校都被冰帝的吓破了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你第十二次暗示我了。
  
  从之前招新的时候拉上我观看比赛。再到你几次骗切原来学生会找我,最后又是……
  
  我答应你了,但是作为条件……”
  
  仁王摸了摸自己脑后的小辫子,已经做好了自己这位好友再次拒绝的心理准备。
  
  而当柳生比吕士最后一句话都只说到一半的时候,他不可置信的一抖,“你答应了!”
  
  随即。
  
  仁王脸上的笑容灿烂,“柳生,你不会后悔你今天这个选择的。”
  
  自己这个好友的实力是怎么样他十分清楚,只是因为对方担任学生会会长,加上为人低调,这才没有展示过多的运动才能。
  
  “你先别急,我的条件是希望你和我组成双打,今年全国大赛结束后,到明年新学年开始的时间,你都要作为我的陪练。”
  
  目光落在仁王的身上,柳生比吕士像是再说一件十分稀疏平常的事。
  
  “这个吗,明年刚好毛利前辈毕业,柳去单打,然后我和你组双打,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仁王手指有些兴奋的绕了绕自己的辫子,脸色揶揄的看向柳生比吕士,“看来柳生你也做了相当足的功课。”
  
  “那就这样吧,继续迎接客人,虽然是你强行拉我过来的,但是也不能太过于失礼。”
  
  十分有绅士风度的整理了一下衣领,柳生的脸上再次挂上了标准化的微笑。
  
  一批、两批……
  
  随着越来越多的外校人员齐聚立海大,作为抽签仪式的会堂也开始变得拥挤起来。
  
  切原脸色兴奋的站在幕布后面,不时地透过帘布的细缝观察起其他学校选手的表情。
  
  上次在冰帝抽签,他可是吃了一肚子憋,这次总算让他扬眉吐气了一把。
  
  “看到了没,全国大赛的抽签依然是在我们立海大!”
  
  虽然没有赶上去年的夺冠,但是切原是发自内心的拥护着立海大的这份荣耀。
  
  “等会上台的时候严肃点,其他事情都交给幸村。”真田冷冷的瞪了一眼切原,语气严肃的呵道。
  
  作为冠军队伍,他们是要在抽签会上归还全国冠军的优胜锦旗,先交由主办方保管之后,再颁发给今年冠军队伍。
  
  今天归还锦旗的任务就是交由了切原这个后辈,也算是对他明里暗里的一种暗示。
  
  不过看着切原脸上的兴奋表情,真田估计其大概是还不懂,这件事代表着一个什么意思。
  
  作为立海大之后的接班人,切原的表现还是太浮躁了!
  
  不明不白的挨了一顿训,切原不由缩了一下脑袋,身上的气势快速的消失在了真田的威压之下。
  
  “别担心,到时候跟紧我就好。”轻轻一拍切原的肩膀,幸村温和的笑道。
  
  同时,他的视线也转向了主席台上,那些主办方的领导终于说完了繁杂的开幕致辞。
  
  “走吧”
  
  等到催场人员出现在后台之后,幸村脸色微微一敛,带着一种从容不迫的气势从场侧向着台上走去。
  
  他的身后则是,忽然变得紧张的切原赤也,感受到舞台的灯光和台下的视线,切原感觉自己僵硬的像一只玩偶。
  
  “放轻松,就当这里是个网球场。”
  
  就在切原感觉自己路都不会走的时候,幸村轻柔的话语传入了他的耳畔。
  
  ……
  
  “来了!”
  
  观众席上,迹部的身子突然从依靠状态打直,一脸认真的注视着从场边上场的幸村切原二人。
  
  他们冰帝是坐在礼堂的第一排,可以清晰的看清楚幸村脸上的从容和切原的紧张。
  
  “这种光芒,还真是耀眼。”
  
  上衫悠眯着眼睛,看着锦旗上面金灿灿的几个大字,轻轻呢喃道。
  
  自从上面网协搞出了这种优胜者学校举办抽签会的模式,一下子激到了不少学校的敏感点。
  
  这种在自己的主场彰显自己曾经的荣光,可是让其他人非常的不爽,但是同时又十分的羡慕。
  
  体育竞技,没有什么比成绩来得更为直接。
  
  网协这也是变相的告诉他们,想要这样的殊荣,那就去努力的争取那个唯一的位置。
  
  短暂的交接仪式后,主办方的主持人接过话筒,语调有些激昂的喊道:“第xx届全国大赛抽签会,正式开始!”
  
  场下。
  
  众人刚刚被刺激到的一丝情绪,猛然变得剧烈起来。
  
  抽签分组,这是会决定他们能在全国大赛走上多远的关键性因素。
  
  去年牧之滕就是因为在第二轮就碰到了冰帝,结果直接连八强都没有打进,更别说当时他们扬言的三连霸。
  
  成了一个笑话之后,今年的牧之滕仍然保持萎靡,直接干脆利落的在关西大赛上输给了四天宝寺。
  
  感受着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目光,门协吾哪怕早有准备,此时脸上也是变成了猪肝色。
  
  什么时候,他们牧之滕已经成为了各种事件的典型代表。
  
  “下面,请六里丘的代表上前抽签。”
  
  “请山吹中学的代表上前抽签。”
  
  “请青春学园的代表上前抽签。”
  
  ……
  
  全国大赛,将分为a、b两组,上下两个半区。一共五轮比赛,最终决出斩获全国优胜的那所学校。
  
  按照相邻两支队伍相碰撞的规则,不少人已经从台上的报幕中算到了自己学校接下来的对手。
  
  看着自己手中的b3号,门协吾轻轻松了一口气。他刚才清晰的听到了冰帝部长抽到的是a15号。
  
  这也就说明他们和冰帝不到最终决赛根本碰不上。
  
  然而,他的笑容还持续不到半秒。
  
  “立海大,b2号。”
  
  台上,主持人的报幕声继续传来。而这一次,他们牧之滕再度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是名为可怜的注视!
  
  立海大和牧之滕在双双轮空之后,还是会在第二轮的比赛里面直接相遇。
  
  咕噜~
  
  “部长,我们该怎么办。”
  
  感觉有些欲哭无泪,牧之滕另外两人的脸色都奇差无比。
  
  虽然他们之前嘲讽两句立海大,但是当自己真正对上了,那种无力感一下子涌了上来。
  
  对方可是能够和冰帝争雄的可怕队伍。
  
  “怎么办?只希望立海大的那些人没有听到我们之前讲的话。”
  
  门协吾咬了咬牙,当时他怎么就没管住自己的这张嘴。
  
  抽签大会结束之后,各路的消息立马像是飞一般,迅速的传递到了场外。
  
  网球月刊本部。
  
  井上守一边用肩膀夹住电话,一边不断的在自己的电脑上敲击记录着。
  
  随着一所所学校在他的文档里面整齐排列,一个完整的对战表格也清晰的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好的,辛苦了!”
  
  挂单电话,井上守的视线很快被电脑上的表格所吸引。
  
  挪动鼠标,他在几所值得关注的学校上标红加粗了字体。
  
  “今年……又是冰帝和立海大吗?”
  
  看着a、b两组出现的各所学校,他的心思却是集中飘到了今年关东大赛的决赛上面。
  
  《冰帝双打惊天逆转,3-1轻取立海大》
  
  这就是后来芝纱织得以转正所做出的一篇报道,里面所蕴含的信息却让他感到心惊。
  
  端起手边的一杯咖啡,他不由的轻声一叹:“冰帝这只队伍的进化已经完成了。”
  
  从去年的全国落寞,到今年的关东强势。冰帝这支队伍无疑向外界释放了一个信号。
  
  他们已然是一支王者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