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两百六十四章 基础上的压制

第两百六十四章 基础上的压制

踏踏踏!
  
  脚步一边快速迈动,白石内心也是在不断思考。
  
  上衫悠的整体实力无疑要高过他许多,但是他对自己网球道路的信念,却是不会动摇分毫。
  
  唰唰……
  
  任由劲风迎面拂过,白石跑动中的呼吸十分有节奏,身体很稳健的拉到了飞向底角的网球旁边。
  
  砰!
  
  甩动手中的球拍,白石紧紧绷着自己手臂的肌肉。
  
  这一球,看起来力度就不会太差。
  
  嗖!
  
  网球带出一束淡黄的金光,直接倒飞而回。
  
  场外众人只感觉兔起鹘落间,两人已经交手了一个来回。
  
  “这家伙的基础又提高了。”
  
  迹部双眸深邃,白石的这个情况他是看得一清二楚,如果说当初的白石还是一个小的闭环,那么现在,对方已经完成了和球场的一个大闭环。
  
  刚才这一球,他连自身的冲刺速度也巧妙的融合到了回击当中,虽然看起来十分的朴素,但是威力却是一点也不差。
  
  不过……
  
  迹部摇了摇头,自己心中没有再说下去。
  
  “很细腻也很高效的打法,不过,你的节奏还是太慢了!”
  
  “这……”
  
  就在白石都还没提起下一球的节奏,伴随着一声轻呵,一道快若闪电的脆响立马传入了他的耳畔。
  
  咚!
  
  一道金光在他的另外一边半场炸响。
  
  “上衫悠得分,比数15-0!”
  
  再抬头时,白石只看到了那有些畅快刺眼的灿烂笑容。
  
  高手过招,节奏最重。
  
  但是很明显,他的控球节奏已经被上衫悠压制了。
  
  “既然如此……”
  
  哒哒…哒哒……
  
  白石用力轻点了两下网球,稍稍调整了下姿势之后,他的心念一动。
  
  唰啦!
  
  单手抻直抛起网球,屈膝下压双腿,他的身体弯曲的像一张紧绷的大弓。
  
  待网球落到一个最为恰当的位置之后,他那缠绕着绷带的左臂挥舞,球拍迅猛的向下一按。
  
  砰!
  
  网球咻的一下射出,极速压在了发球线和边界线的垂直夹角处。旋即,以一个偏折的角度朝着上衫悠的反手弹飞出去。
  
  “故技重施?”
  
  看着白石加大力度的一记发球,上衫悠嘴角轻轻一勾,“这样的速度对我无用。”
  
  踏踏!
  
  根本不用多加思考,上衫悠向左横跨两步,球拍向后提拉到左臂肩膀处的半空,反手用力一抽。
  
  砰!
  
  一道凌厉的金光倒飞。
  
  “白石这是……”
  
  “他想要上网压制!”
  
  原哲也用力的抓住身前的栏杆,回答了忍足谦也有些惊讶的问题。
  
  上衫悠的节奏太快,白石如果一直呆在底线附近打拉锯,身体很难跟上上衫悠的节奏。
  
  对方明明看起来不算魁梧,却有着令人胆寒的可怕身体。
  
  上衫悠身体素质的强大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上次集训他们不少人就从其中窥见了冰山一角。
  
  白石脚步的速度很快,而且似乎每一步都恰当好处,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已经以一个侧身持拍的姿势横挡在网前。
  
  啪!
  
  右手手掌虚托球拍的下边框,白石的这记网前短球依旧标准到了极致。
  
  网球跃动出了一个极低的弧度,几乎是压着中间球网飘了过去。
  
  然而,下一刻!
  
  呲啦一声。
  
  白石只感觉一道凌厉的气息突然汹涌的朝着他奔赴而来。
  
  伴随着的,是一声清冷如水的冷静低吟:“壹之型?霹雳一闪!”
  
  咻!
  
  一抹金色的雷光在双眸之中一闪而过,白石只觉得一丝灼热锋利的气息从他身旁飞过。
  
  “上衫悠得分,30-0!”
  
  裁判扫了一眼在球场上擦出来的深深白痕,朗声宣判道。
  
  呼!
  
  看着收拍站立在自己面前的上衫悠,白石顿觉一股强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不愧是速度到了极致的霹雳一闪。”紧了紧手中的球拍,白石的声音很轻。
  
  这一招,他不是第一次见,但是随着上衫悠实力的提升,招式的威力同样在变大。
  
  “太快了,依旧是我现在都无法触摸到的层次。”
  
  四天宝寺这边,忍足谦也用力捏着自己的手掌,目光紧紧的盯着上衫悠的背影。
  
  霹雳一闪这种需要身体支持的恐怖球技,不管看到几次,每一次都是那么的惊艳。
  
  一旁,金色小春脸色罕见的严肃了一回,他轻推了下眼睛,感叹道:“是啊,如果只是单纯的速度也就罢了,上衫小哥在那种情况下还能精准的控球,这才是最可怕的。”
  
  金色小春曾经有意识的计算过上衫悠在用出霹雳一闪后的速度,要在那种情况下精准控球,只能说是不可思议。
  
  “所以,这也是他能成为我们所说的第一人的原因吧。”手臂搭在金色小春的肩膀上,一氏裕次微笑道。
  
  每个时代,总有些超乎常理的人存在。
  
  ……
  
  “全力上吧,我说过,我不会留手的。”上衫悠目光凛然一扫,语气沉静。
  
  “白石,现在面对各方面基础也超过你的我,你会怎么做呢。”
  
  脑海中浮现出一丝期待,上衫悠轻笑下,没有再多言,直接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接发后场。
  
  固然,白石的基础相当扎实和牢固,但是在这个更注重精神力量的网球时代,如果他不能有所突破,那么还是略显平庸了。
  
  呼!
  
  深吸一口气,白石紧紧一捏手中的网球,目光与上衫悠遥遥相对。
  
  砰!
  
  ……
  
  “game,冰帝学园上衫悠,1-0!”
  
  ……
  
  砰!
  
  “game,冰帝学园上衫悠,2-0!”
  
  ……
  
  砰!
  
  “game,冰帝学园上衫悠,3-0!”
  
  “交换场地!”
  
  一波强有力的攻势,上衫悠直接连续破发。
  
  场面上看起来是白石一直在完美发挥,基础网球的圆润利用,让他看起来不管是什么情况都能处理的相当完美。
  
  “但是……比分却都被上衫悠一个人拿了过去。”渡边修嘴角一挑口中的牙签,有些无奈的用手一压头顶的草帽,“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对方的网球,恐怕已经脱离了形式的束缚,迈向了更高深的层次。”
  
  擦拭了下额头的汗水,白石在一旁轻轻点了点头。
  
  如果说他的网球是一个闭合的圆环,那么上衫悠就是盛装圆环的大盒子。他的圆还不够大,根本无法囊括能够盛装圆环本身的容器。
  
  “或者说,我的道路就在这里。”像是想到了某个关键点,白石的眼眸微微发亮,“如果某一方面还不够的话……”
  
  前途的迷雾被一扫而空,白石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他发现他以前好像过于死板了。
  
  均衡,未必全面就是均衡,根据局势、对手的变化,灵活有效的调整也未必不是一种均衡!
  
  一分半后。
  
  “比赛重新开始!”
  
  裁判一声令下,两人各自从场边站起,短暂的休息时间已经结束。
  
  “要继续了……”
  
  轻抬目光,上衫悠审视了一眼白石全身上下。
  
  “如果你不能有所改变,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上衫悠摇了摇头,手臂一抛,将球拍暴扣而下。
  
  呲啦!
  
  一道蜿蜒曲折的雷光出现在球场上,在白石微微兴奋的目光中,炸响在他的脚边。
  
  砰!
  
  抬手挥舞一抽,白石脸上出现了一丝不自然的神色。
  
  “出界,15-0!”
  
  虽然网球出界,但是白石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沮丧。瞥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球拍,他笑着上下挥舞了一下。
  
  “果然可行,可是还需要大量的尝试和练习。”白石感受着手臂上的负担,心中多了一丝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