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两百五十八章 不同寻常的准决赛

第两百五十八章 不同寻常的准决赛

两天后,冰帝学园,体能训练室内。
  
  在和四天宝寺一战之后,冰帝这边又恢复到了紧张的赛前训练之中。
  
  这个由迹部家出资改造的运动训练室,此时正有十几个少年做着强度颇高的体能训练。
  
  上衫悠端坐在一张休息椅子上,他的膝盖上方正铺开着几张薄薄的资料文件。
  
  拿起放在自己身侧的赛程表,上衫悠大概的扫一眼,眼睛一眯,“他们这次的对手是名古屋星德……”
  
  这所来自中部地区爱知县的网球名校。
  
  因为一直是国际性质的联合中学,名古屋星德网球部的大部分人员也都是来霓虹做交换生的外国人。
  
  比起之前被称作网球荒漠的霓虹,国外因为身体成长发育、网球教育等问题,一直有着比较明显的优势。
  
  而这也造成了,名古屋星德基本上是全国大赛的常客,尤其是这两年,他们已经连续取得了四强的好成绩。
  
  面对这样一只摸不清底细的队伍,上衫悠还是稍稍打起了精神。
  
  因为上一届世界赛的改变,国外更加关注起霓虹网球界,作为一个与国外联通的窗口,谁也不知道名古屋星德今年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那些网球世界前几的国家,想要渗透进来进行一定干预,简直不要太过于简单。
  
  过了半晌,上衫悠的眼神闪烁不定。
  
  “还在担心吗?”
  
  “上次的事情你也知道了,还是小心点好。”
  
  头也没回,上衫悠就听出了这声音是迹部发出来的。
  
  脖子上挂着一根白色的运动毛巾,迹部双手叉腰,已经缓步走到了上衫悠的身旁。
  
  “安心,就算还有那些家伙出现,本大爷也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弯腰抽出其中一张写满选手资料的打印纸,迹部自信笑道。
  
  “别太大意了。”上衫悠无视了迹部的臭屁想法,又从手上递过去两张资料,“你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迹部有些好奇的接过一看。
  
  “这是他们的比赛记录…还有现场照片?”迹部先是随意翻阅了一下,随后越看脸色愈发的发黑,“这群混蛋!”
  
  手掌紧紧捏着上衫悠递过来的这几张资料,迹部脸上的表情终于变得凝重起来。
  
  他的双眸中燃烧着一丝怒火。
  
  资料中,名古屋星德这次的八强的对手是他们的“老朋友”狮子乐中学,然而比赛结束后,狮子乐有两人被送进了医院。
  
  虽然狮子乐事后向主办方申诉的比赛,但是很明显,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结果。
  
  首先名古屋星德的选手并没有违规,狮子乐的选手在球场上受伤,只能说是比赛激烈了一些,有很多的巧合。
  
  然而,真的是巧合吗?
  
  就在迹部看到那两人身体的伤痕之后,他立马就想起来了他刚开始打网球的那段日子。
  
  “绝对是那群卑劣的蛆虫干的。”迹部语气有些森寒,他低眉看了一眼上衫悠,接着咬牙道:“这样的攻击手段我很熟悉。”
  
  “呵呵,看来有些人真的还没有死心,本大爷会给他们好看的!”
  
  几乎是怒极而笑,迹部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当初他在英国读书的日子。
  
  “所以说,应该还是英国、比利时那一批人。”上衫悠目光闪了闪,一脸平静的从迹部手中抽回资料。
  
  关东大赛时,虽然他们冰帝没有受到大多骚扰,但是合宿过程中,和其他学校交流的时候,多少都有聊到这个事情。
  
  “而且,这些伤痕我也是非常的熟悉。”低垂眼睑,上衫悠这句话只在自己的心中,没有说出口。
  
  狮子乐这两人受的伤,和英国街头网球场上的那些手法基本上差不多。
  
  啪啪啪!
  
  “集合!”
  
  拍了拍几下手掌,迹部严肃的声音在训练室内响起。
  
  “这是怎么了,看迹部样子好像很生气。”
  
  “过去看看吧,估计是关于三天后比赛的事情。”
  
  忍足关闭了面前的跑步机,看到那边的两道人影后,眼中浮现出一抹精光,淡淡说道。
  
  “唔,希望是吧。”
  
  轻呼了一口气,向日岳人用脖子上的毛巾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
  
  趁着众人集合的空挡,迹部平复了下情绪,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冷声问道:“对了,这次橘桔平没有出手?”
  
  如果那个一头黄发,如狂狮一般的霸气少年在场,恐怕根本不会这么草草收场。
  
  “因为家庭原因,他合宿训练完就转学了。”上衫悠轻叹一声解释道。
  
  九州双雄因为一些原因,还是短暂的落幕了。
  
  起码到明年为止,暂时见不到他们活跃在球场上的身影了。
  
  上衫悠手中继续仔细翻着资料,想要找找里面是不是有记忆中的熟人。
  
  很快。
  
  冰帝一二队的主要成员都集合到了一起。
  
  “传阅着看一看吧。”
  
  站起身子,上衫悠直接把狮子乐和名古屋星德的比赛资料递给了当头的忍足侑士。
  
  “这是——”
  
  忍足接过一看,随后他的脸色也是和之前的迹部差不多,心中不由升腾起一股怒火。
  
  默然无语,他将资料递给了他身后的向日岳人。
  
  就这样,一个接一个,很快冰帝众人都已经把这份八强赛的资料看了个明白。
  
  不约而同的,他们的心中都生出了一股寒意和怒意。
  
  “先看过来吧,这件事情现在也都可以和你们讲讲了。”上衫悠拍拍手,将其他人的视线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集中注意听。”
  
  目光扫视了所有人一眼。上衫悠继续说道:
  
  “网球,在我们国中这个校级联赛之上,还有着一个特别的训练营,被称作u17训练营。”
  
  “这是各个国家为了培育未来职业网球选手的顶尖训练基地,上次我和亚久津收到的邀请就是来自美国队u14的邀请。”
  
  “在国外,u14就是u17的人才贮备基地,年龄一到便会自动升入其中。等同于我们这边高中和国中的区别。”
  
  听到上衫悠提及自己,亚久津眸子微微一缩。
  
  不过他也没有出声,继续等着上衫悠的讲解。
  
  在这一方面,上衫悠明显比他了解的更为清楚和详细。
  
  “而这一次……”看着众人纷纷陷入沉思,上衫悠稍稍拉长语调:“…我们面对的就可能是国外的一支u14队伍。”
  
  “嗯,什么?!!”
  
  “也就是说名古屋星德……!”
  
  不等众人眼中的震惊消散,上衫悠轻咳了一声道:“至于缘由吗——”
  
  “上次合宿你们见过的德川教练,他就是霓虹u17的成员,之前为了保护立海大的正选队员,和英国的一个u17成员进行了比赛。”
  
  “比赛结果就是……对方的双臂骨折,估计以后都打不了网球了。”
  
  上衫悠眼中的目光一寒,语气低沉着幽幽说道。
  
  ……
  
  上衫悠的话,好似一根线,把他们之前合宿遇到的一些情况都串联了起来,但是同时,更多的疑惑又出现在了他们脑海。
  
  宍户亮思绪流转片刻,眼神锐利的看向了上衫悠,“也就是说,这是对方对我们的一场报复。”
  
  “没错。”目光交错,上衫悠点头说道:“得不到就毁掉,这个道理我想你们都懂吧。”
  
  “外面的世界,远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简单。”
  
  上衫悠此言一出,再次刷新了冰帝不少人的三观,他们还是第一次在竞技体育的网球中,听到这样的说法。
  
  这么看来,之前的邀请,不过是国外先礼后兵的形式而已。
  
  几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上衫悠和亚久津的身上。
  
  要知道,上一次他们两人也没有接受美国队的邀请。
  
  一旁,亚久津也是对上衫悠的这话表示侧目。
  
  说起来,刚刚他还是第二次在上衫悠的话语中感受到了一股子杀气。
  
  “那么上衫,之前我们的那次合宿训练,我可以理解为是我们霓虹的u14吗?”
  
  不同寻常地,忍足冷静的推了一下眼睛,提出了一个不少人都忽略了的问题。
  
  “厉害!”
  
  朝着忍足竖了一个拇指,上衫悠笑了笑,“上次就是对霓虹未来u14的一次预演。”
  
  “果然如此,我知道了。”忍足在得到满意的答复后,点点头不再说话。
  
  霓虹没有u14的消息,不少人肯定都查过,比如迹部、忍足,青学的乾、立海大的柳、四天宝寺的小春。
  
  而有了上衫悠这次的情报,忍足却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整理出了一个脉络。
  
  国外拉拢—拒绝—攻击—霓虹u17出手—合宿(u14模拟)—报复。
  
  “所以就这是这次事情的全部经过吗……”忍足的目光落在了最后传回到他手上的资料,心中冷然一笑,“还真是有意思。”
  
  啪!
  
  一打响指。
  
  最后,一股凛冽的寒意遍布训练室,迹部做出了备战宣言:
  
  “准决赛,只能胜,不能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