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两百六十八章 三份邀请

第两百六十八章 三份邀请


  上衫悠现在的实力有多强?
  对于这一点,迹部发现他也已经完全摸不清楚了。
  自从上衫悠从U17归来之后,迹部就感觉对方的实力愈发的高深莫测,在破开全国的极限之后,每天都在精进着。
  这种感觉,让他的心中颇为的不好受。
  当初他说过要一直的跟上对方的脚步,现在却是只能看着上衫悠的身影逐渐走远。
  “快了、快了,本大爷会追上你的!”
  凝视着上衫悠,迹部单手捂着胸口,眼中浮现出了一抹不服输的精芒。
  已经触摸到某个瓶颈的他,决心也要学着上衫悠,去一趟那个地方。
  “而且,那个家伙或许也可以。”迹部目光微微一扫站立在最边上的亚久津,心中思绪流转。
  ……
  冰帝再度晋级,挺近决赛的消息引起了不少的关注。
  当然,这次最让人在意的还是名古屋星德的表现。
  对方这群留学生们,展现出了超强的实力,竟然能将强大的冰帝学园逼到最后一局!
  随着消息在外界的传递,比赛的具体情况也变得越来越夸张。
  三天后。
  当青学和名古屋星德比赛的时候,吸引了相当多的观众。不管是青学这匹黑马,亦或是名古屋星德的爆发,都是一个不小的看点。
  然而,比赛的过程却是让众人大失所望。
  有朋森林网球公园的主场馆中。
  此时的比赛已经是进入了最后的整队致谢环节。
  “哈哈,还真轻松,这次的对手和乾你说的有点不太一样哦。”
  双手抱在脑后,菊丸笑嘻嘻的走在队伍中央。
  这场比赛只是进行到单打二号,便被他们轻松拿下,虽然名古屋星德都是外国人,但是实力也很一般。
  他们青学以三比零的总比分,轻取了名古屋星德。
  “可能出了什么变故吧,这些人不是当时和冰帝对决的那一批。”乾轻推了下自己泛着白光的眼镜,沉声说道。
  半决赛那一场,他当时可是拿到了第一手资料。
  虽然保留的这些资料没用上有些可惜,不过大概也能为他们青学明年的比赛做个参考吧。
  “走吧,我们还不能松懈。”
  手冢眼中精光一闪,背着自己的球袋,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虽然他们青学取得了全国第三的优异成绩,但是这并不是他所追求的。
  一行人叽叽喳喳,尤其是桃城和海堂这些一年级的,脸上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然而,就在他们走到人行通道出口的时候。
  一道逆着光的高大身影挡在了道路的最中央。
  不二原本虚眯的眼睛猛的张开,脸上带着一丝惊讶,“那是?!”
  不止是他,其他人也都停下的脚步,隔着几米凝视着对面的人影。
  “这个身材,以及发型……”乾的话语微微有些起伏。
  “鬼前辈,你是来找我们的吗?”
  上前一步,手冢看清面前之人的面容。
  对方深红的眸子中带着某种审视,脸上的那道细小疤痕给他增添了三分威严。
  “没错,准确来说,我是来找你的,手冢国光。”
  看着面前与他对视,毫不畏惧的少年,鬼凛声说道。
  手冢身后的众人呼吸微微一促,听到鬼十次郎的话,不知为何他们的内心都感觉到了一阵紧张。
  “请说。”
  冷峻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思索,手冢思绪有些起伏,悄然等待着面前鬼的答复。
  “这是总教练给你的,看完你就知道了。”
  鬼不是废话的人,直接从自己背后那个装着球拍的小布袋中,抽出了一份烫金的邀请函。
  “这是……”
  迟疑了一下,手冢眸子微缩,上前两步,从鬼手中接过。
  也没有打开,手冢只是扫了一眼,便放进了自己外套的口袋中,
  抬头看了一眼鬼十次郎,轻声道:“多谢鬼前辈了。”
  “好了,我该离开了,恭喜你们今年成绩不错。”
  浅浅的打了一个招呼,鬼十次郎高大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光亮处。
  不二一直在观察着手冢,看到对方脸上的表情有变化后,十分在意的问道:“手冢,刚才那份信是……”
  “没什么,我们回去再说。”
  手冢眼中的情绪很快平歇下来,不大的声音让众人稍稍心安。
  很快。
  “哇,臭毒蛇,刚才那是合宿时的鬼教练吧!!”
  “白痴……”
  “总感觉怪怪的,鬼前辈好像很匆忙的样子,是吧大石。”
  “嗯…”
  七嘴八舌间,青学的众人又恢复到了一开始的轻松氛围。
  ……
  随着青学和名古屋的比赛结果出炉,又是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
  干脆利落的三比零。
  这样反转的变化,一时让那些道听途说的观众们有些错愕。
  难道青学比冰帝更强?
  这次决赛难道会是立海大开启连冠之路?
  不经意间,各种猜测甚嚣尘上,直接又给这周末的全国大赛决赛增加了不少的热度。
  另一边。
  鬼十次郎差不多在同一时间,造访了神奈川县的立海大附属中学,和东京都的冰帝学园。
  对于这名十分熟悉的严厉教练,幸村他们在欢迎之余,也多了几分拘谨。
  按照柳莲二的推论,他们现在都已经知道,对方应该是属于霓虹U17里面的高手。
  现在这样找到他们的部长,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不过任由立海大其他人的猜测,也没人敢当面去询问幸村,当时他和鬼单独聊了些什么。
  至于上衫悠这边,鬼的处理则是相对简单许多。
  已经根本用不上邀请函,上衫悠一直还保留着一号球场的身份。
  虽然当时上衫悠没有进入远征一军,但是一军大部分人都明白,对方的实力其实已经足够了。
  在一处长椅上,鬼十次郎和上衫悠简短的交流了十几分钟。
  之后,鬼十次郎便再次起身离开了。
  他这次下山的目的已经基本上完成,除了送出三份重要的邀请之外,还附带的调查了一下名古屋星德的事情。
  当然,不出所料的。
  名古屋星德那边的痕迹已经被国外势力擦拭干净,一群所谓的U14精英,早已经灰溜溜的滚回了自己的国家。
  不过这件事,还是在欧洲网坛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波。
  欧洲网球实力排名靠前的几个国家,都大抵清楚了英国又一次在霓虹吃瘪了。
  就像上次的那个U17序列的理查德,这次他们U14的种子选手,也是惨败收场。
  上衫悠、亚久津仁、迹部景吾,这些同属于一个中学的名字,首次出现在了不少U14训练营的情报里。
  鬼十次郎向斋藤至汇报完基本情况后,几乎和平等院一般,他也准备开始属于他鬼十次郎的世界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