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两百七十三章 仁王的幻影

第两百七十三章 仁王的幻影


  真田有些惊奇的扫了一眼自己的搭档,如果刚才他没感觉错,仁王的身上覆盖了一层特殊的精神力。
  “不过这样也好…这次我们就更有把握了。”
  真田并没有现在多嘴询问,仁王一直保留的实力越强,他的内心是愈发的安心。
  后场。
  忍足轻轻点动着手中的网球,他有些担忧的瞥了一眼桦地。
  从刚才开始,桦地身上气息仿佛出现了浮动。
  “是错觉吗,还是……”
  多留了一个心眼,忍足找到一个相对舒服的节奏,将球高速击出。
  网球带出一道强劲的曲线,如标靶般,精准的砸落在真田反手的边角。
  嘭!
  网球被真田干净利落的回击,反手的疾如风,飘然而至。
  不用多说,桦地眸光闪了闪,身体自然而然的朝着网球追去。
  手臂提拉一抽。
  桦地回击的是真田更加爆裂的侵略如火。
  嗖嗖!
  狂飙的气焰在半空中掀起了一阵气浪,网球还没到来,便能让人感觉到一片恐怖的火光。
  看着应该是自己最为熟悉的来球,真田眼皮轻跳。
  沉着一张脸,真田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轻吐道:“动如雷霆!”
  话音未落,真田的脚步扭转一跨,身体眨眼间便来到了网球的面前。
  双手用力把持着球拍,真田的脚步遵循着剑道八相,身姿挺拔跨立间,手中的球拍斜着向下一斩。
  这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快如闪电。
  噼啪一声。
  蓝白色的电光在忍足眼中只是一闪,随即便从球场上不规则的折射了出去。
  “真田、仁王组,30-0!”
  “漂亮,真田副部长!”
  球场边,切原赤也脸上带着兴奋,大声呼喊着。动如雷霆的威力,每次都看的他大呼过瘾。
  “还是不太行,动如雷霆的速度和威力都有些大了。”
  身上的无我气息迅速消退,忍足感觉有些头疼。
  回到后场,再次发球!
  同时,忍足迅速抽身上前。
  看着巧妙回旋落在接发边角的网球,仁王眼睛悄然一眯:“想法很好,可惜,我的目标不是你……”
  乐呵一笑。
  仁王闪身来到网球落点,手臂挥舞间,球拍来了一个十分巧妙的挑抽。
  嘭!
  因为网球上面的回旋,这一球反而飞出了一道十分刁钻的曲线。压在桦地半场的底线之上。
  踏踏踏!
  沉稳的脚步响起,桦地就像是铜墙铁壁般,冲刺到了底线。
  就在他球拍抽击的一瞬,他的眸光扫到了一个最为熟悉的身影。
  球场对面,“迹部”身体微微蹲伏着,嘴角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正充满期待的注视着桦地。
  “砰!”
  这一霎,桦地手臂快速一撇,直接将球扫出了界外。
  “40-0!”
  对手是迹部的话,在没有被要求前,他不会全力以赴和迹部对战。
  “桦地他……”
  桦地再一次的异常失误,让忍足侧目。
  顺着桦地的视线望去,忍足一直冷静的面容直接变成了骇然与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那是……迹部?!”
  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忍足再次凝神注视,然而他看到的结果就是如此。
  球场上的变化自然被所有人看在眼里,在他们注意到球场上那个身穿灰白队服的贵气人影之后。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一脸像是见到鬼一般的表情:“怎么可能!”
  冰帝的部长,出现在了立海大的半场中!
  众人看了看看台上的迹部,又看了看场下的“迹部”,不管是神态、或者样貌,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终于已经开发出来了吗……”上衫悠目光灼灼的看着场下的仁王。
  对方身体四周那一层朦胧的精神力量,让他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迹部,这是你的双胞胎弟弟吧。”上衫悠笑着拍了一下迹部的肩膀,打趣道。
  “你看你们穿的衣服都是一模一样。”
  “呼……你这家伙。”
  迹部也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上衫悠,他的眼中带着一抹异色。
  “他是怎么做到的。”迹部指着下方的仁王,脸上没有什么生气的迹象。
  虽然之前上衫悠跟他提起过仁王雅治的一鳞半爪,但是他还真没想到对方还有这种本事。
  要是连他都可以完美模仿,那么手冢?真田?幸村?甚至于上衫悠呢?
  “数据结合创造力,再加上那种诡异的精神力变化。”上衫悠想了想,说出了他猜测的几点。
  当然,这里面的情况肯定没有上衫悠说的这么简单,毕竟仁王到了明年,甚至能够完美模仿异次元的力量。
  想到这儿,上衫悠回想起了他之间和入江奏多交流过的事情,精神力本来就是最难走的一条路,但是如果走通了,那么成就绝对不会低。
  “真是有意思,本大爷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他能做到那一步。”迹部语气凛然,冷声说道。
  立海大的教练席上。
  幸村脸上带着一股柔和的笑意,看着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仁王,他低声轻笑道:“上吧,就在这个舞台,让所有人都看看你仁王雅治的才华。”
  忍足强压着心中的震惊,快速发出网球之后。
  砰!
  桦地又一次失手了。
  原本心中就没有什么胜负观念,面对着球场对面的“迹部”,他根本没有回球概念。
  “Game,真田、仁王组,1-1!”
  “真田,干的不错,想不到你竟然能跟上本大爷的节奏。”
  听到这十分自恋的发言,真田脸色一黑,仔细打量了一下仁王后,他却只看到一个拿鼻孔出气的迹部。
  而且,仁王幻化出来的“迹部”,给他的那种好像随时被看穿的感觉,跟真正的迹部没有什么区别。
  一言不发的拉了一下自己的帽檐,真田也不理睬。
  丝毫没有觉得尴尬,“迹部”立于发球线上,脸色傲然的挺立着身子。
  他的几根手指虚搭在眼眶,目光凛然的注视着还没缓过来的两人:“忍足,桦地,就继续拜倒在本大爷华丽的球技之下吧!”
  砰!
  身体强劲的弯曲一弓,网球被“迹部”的手腕重重的压了下去。
  嗤嗤嗤……
  一团烟尘,伴随着网球落地之后,一路滑走。
  ……
  “这是…迹部的唐怀瑟发球!!”
  向日瞠目结舌的看着球场下“迹部”的表演。
  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自己不远处的迹部。要不是这里还站着一个,他都以为迹部真的下场了。
  “这就是…仁王的幻影。”
  “幻影吗?”
  听见了上衫悠的低语,迹部眼眸中的光彩更甚,“哼,还算不赖,已经有本大爷七成的实力了。”
  而立海大这边,这才明白柳生比吕士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