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两百七十九章 又是相同的命运?

第两百七十九章 又是相同的命运?


  砰!
  “发球失误,出界!”
  砰!
  “双发失误,挂网。”
  “幸村精市领先,15-0!”
  随着比赛的继续,局面已经朝着幸村这边倒去。
  先是失去了触觉,然后又失去了视觉,迹部已经失去了他最大的武器。
  那卓绝的眼力仿佛无水之源、无根之萍一般,根本没有了施展的空间。
  甚至到了后面,迹部的听觉也一同被剥夺。
  “大局已定!”
  对面,幸村莞尔一笑。
  ……
  球场上,被剥脱五感的迹部很快陷入了绝境。
  “已经第七局了,迹部他……”
  球场边,向日岳人一脸的焦急。
  到了现在,迹部甚至连裁判的提示声都已经回应不了。
  “发球延时……0-30!”
  ……
  “发球延时……0-40!”
  ……
  “game,幸村精市,5-2!”
  几乎是兵不血刃,幸村轻松的再下一局,直接来到了这场对局的赛点。
  “迹部这家伙……”
  亚久津淡黄的眸子冷冽的缩了一下,他没想到迹部又一次不知不觉的陷入了灭五感。
  幸村精市这人,给人的压力的确很大。
  而此时,在迹部的感官中。
  混沌的黑暗世界中,只有他一人茫然四顾。
  没有视觉!
  没有触觉!
  没有听觉!
  在这一片沉寂的黑暗中,他的内心愈发的压抑。
  “随着时间的增加,负面情绪一直在心中累加,一直到心里承受不了,情绪崩溃为止。”
  上衫悠注视着迹部一动不动的身影,眼中带着一丝担忧,“迹部,你能突破自我吗。”
  内心世界。
  看着横跨在自己面前的一道深渊,迹部面色肃然:“过度的冷静反而会被这寂静的黑暗一直同质化吞噬吗。”
  心中多了一丝名悟。
  迹部想起自己上一次经历过的灭五感感受,身上的气息沉寂的更加迅速。
  不退也不进。
  迹部就这样闭目伫立在这道深渊之前。大脑的意识不断收敛,一股凛冽的意志开始酝酿。
  砰!
  “15-0!”
  ……
  砰!
  “30-0!”
  ……
  随着幸村一球一球的得分,冰帝不少啦啦队员都闭上了眼睛,他们没想到迹部会以如此的方式落败。
  “最后一球!”
  “最后一球!”
  与之相反的,立海大则是气势高涨,齐声呐喊了起来。
  站在离球场最近的看台边,切原振臂一挥,脸色兴奋的跟随着立海大的队员们喊了起来。
  只要赢下这一盘,他们立海大就离最后的冠军更进一步。
  ……
  “结束了,迹部同学。”
  幸村屏息凝神,低声轻语道。
  唰!
  手掌用力向上一抛,网球直直的跃过了他的头顶。
  下一瞬!
  “去吧。”
  眼带一丝紫芒,网球在空中悄无声音的划出了一道白光。
  嘭!
  沉闷一响,网球在接发区域的夹角点地之后,极速的从迹部的身边掠过。
  迹部还是毫无反应!
  “差距太大,没希望了。”
  井上守叹息一声,幸村精市在精神这一方面,已经走到了大部分人的前面。
  而恰恰,精神就是网球领域最为神秘和强悍的一维。
  在他看来,迹部想要从幸村的领域中脱困而出,基本上是没有了希望。
  然而,下一瞬。
  嘭!
  一声脆响。
  这一次网球竟然牢牢的落在了迹部的拍网之中。
  顿时!
  那些原本还有些失望的观众纷纷打起了精神。
  就连上衫悠也是一脸的惊喜,此时迹部的眼中已经恢复了平时的神韵,那双深邃的眸子,正熠熠生辉!
  “这个状态……”
  手冢冷峻的眸光突然一闪,怀抱在胸前的手掌轻轻一颤,如果他没看错的话……
  “迹部突破了灭五感!”
  “是啊。”
  不二湛蓝的眸子中带着惊诧,低声应和道:“还真是了不起。”
  毕竟,他们在看台上都能感受到那股恐怖的凛冽寒意。
  “喀吱…喀吱……”
  明明是烈日当空,但是球场边的墙壁上却是结上了一层淡淡的冰霜。
  “没有人能够困住本大爷我!”
  “嗬!”
  伴随着迹部的低吼,整个球场像是吹过了一阵暴风雪。
  冷风如刀。
  幸村单手挡在自己的面前,蓝紫色的眸子满是错愕和惊讶。他没想到迹部竟然也能做到这一步!
  嘭!嘭!嘭!
  与网球一起炸响的,还有就是球场四周的打光灯。
  闪烁着晶莹光辉的灯罩碎片,就这样零零散散的飘落下来,点缀着迹部身后一闪而过的气势虚影。
  “迹部景吾得分,15-40!”
  一球过后,迹部的脸色明显变得苍白,虽然双眸愈发的明亮,但是气势明显消退了下去。
  “迹部同学,不得不说,我还是小视了你。”
  寒风散去。
  幸村脸色凝重的站立在后场,迹部刚才回击的这一球,已经完全的超出界限,他的身体被寒风侵蚀,僵硬到无法做出回击。
  不过……
  刹那间,幸村眸中的紫意大盛,网球只是一个眨眼,便回旋的落在接发区域的边界线上,朝着场外弹飞出去。
  “呵呵,敢小瞧本大爷的,可还没有出生。”
  迹部大笑着一个闪身,突破灭五感之后,他现在只感觉神清气爽,五感清明。
  “给我回去!”
  嘭!
  然而。
  网球入手之后,迹部瞬间脸色大变。痛苦表情都掩饰不住,他的身体令人绝望的不受控制起来。
  “还想用这个难倒我!”
  眼中厉色一闪,迹部咬紧牙关,努力的想要维持着手中球拍的稳定。
  可是让他惊骇的是,一波、两波、三波……
  宛若浪潮,这种痛苦好像没有止境一般。
  啪嗒。
  球拍落地的瞬间,网球被迹部垫飞了出去。
  “到此为止了!”
  幸村面色肃然,此时他的额头也满是米粒大小的汗珠。不过虽然脸色惨白,但是两眼中却是蕴含着决绝的神光。
  嘭!
  凌空一跃,网球被轰落在了迹部另外一边的后场。
  “game,立海大附属中学幸村精市,6-2!”
  “单打二号的比赛结束,由立海大附属中学取胜,局数6比2。”
  高椅上,裁判朗声宣布道。
  谁也未曾想到,最后几分钟的局势会风云突变,虽然最终还是被幸村拿下,但是这无疑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
  
  ……
  “太可惜了,原本以为迹部又有了希望,却没想到……”
  场边,芝纱织有些遗憾的叹息道。
  就在刚才,她都以为这一场比赛会迎来转折,迹部在突破灭五感之后,靠着迹部王国有机会拖到抢七。
  井上守摇了摇头道:“这只能说,幸村他一开始就有所保留。”
  竞技比赛中,不是说谁爆发就能取得胜利,能够站到最后的,往往都是留有后手的。
  “难道……”
  沉思片刻,井上守看着气势有些低沉的冰帝众人,轻声叹道:“难道今年还是会和去年一样吗?”
  立海大战术成功之后,冰帝好像又一次的,站在了悬崖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