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三百章 膝盖处的秘密

第三百章 膝盖处的秘密


  一道黑红的光影在半空中闪过。
  上衫悠的手臂在刹那间便带出了数道残影。
  嘭嘭嘭嘭!
  半空中像是响起了一阵鞭炮声,所有的网球都被上衫悠打了回去。
  “好恐怖的神经反应!”
  场边,雾谷的瞳孔一缩。
  多球连打。
  这一技术在一军里面并不罕见,但是可怕的是,上衫悠刚刚距离球网并不远。
  后场和前场,这两种不同距离给人的反应时间是完全不相同的。
  越靠近网前,两方的对攻就越是凶险,更何况还是远野笃京处刑法所打出的变化球。
  ……
  狭长的双眸之中印出了一道金色的轨迹。
  还未收力的远野笃京,根本没有任何躲避的空间。
  嘭!
  一声贴肉的闷响。
  真正的那颗网球正好重重的击打在了远野笃京的额头之上。
  “哼……”
  只感觉眼前一黑,他的身体瞬间向着身后仰倒下去。
  噗通!
  紫色的中长发散落一地,远野笃京的额头已经清晰的出现了一个网球的印子。
  “30-0!”
  上衫悠收拍站立,浅棕色的眸子中一片冰冷:“前辈,你不会以为我也是什么好人吧。”
  对着地面上的远野笃京嗤笑一声,上衫悠无视了对方的挣扎,漠然地走回了自己的后场。
  “嚇赫嚇,很好…小鬼!”
  远野笃京坐在地上缓了一下,单手捂着自己的额头,有些挣扎的爬了起来。
  他的眼睛布满血色,仿佛一只噬人的恶鬼。
  “呵呵……”上衫悠撇撇嘴,不屑地笑道:“赶紧上吧,输给我的话,你该知道要留下什么。”
  远野笃京的气息一滞,这场比赛的赌注是什么,他的内心十分的清楚。
  从他开始迎战开始,那就代表着他把No.8的序列身份变成他与上衫悠之间赌注。
  只能赢,不能输!
  恨恨的一咬牙齿,远野笃京深吸一口气,重新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光靠愤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面对这种对手,他必须要做到一击致命!
  强行压制住额头上传来的阵阵疼痛,他脸色阴沉的来到自己后场的发球线上。
  嘭!
  没有一丝迟疑,网球被他爆抽而出。
  “果然,你只是踏入了技之型的领域,其他方面还是太弱了!”
  上衫悠蹬腿收腰,整个人如同一支离弦之箭,迅速的飞奔至了网球的落点。
  远野笃京可怕的也就是他那诡异暴力的处刑法网球,将暴力与技巧完美的结合,但是在其他方面却没有太多了过人之处。
  嘭!
  一声炸响。
  在场外雾谷的注视下,煌煌的金色雷光再次出现在球场之上。
  “好快!”
  远野笃京心中一沉。
  上衫悠打出的网球,越来越逼近他速度的极限。
  “力量、速度、爆发力……”
  远野心知不能再拖下去,起码在他露出明显的破绽之前……
  踏踏踏!
  衣襟猎猎作响,深紫的的长发翻飞,远野笃京的身体快速闪动。
  嘭!
  他的手臂一抖,将网球用力的甩飞了出去。
  “这是切腹!”
  网球带出一道寒光,在地面弹起的一瞬,发生了不同寻常的变化。
  嗖嗖!
  网球之上的旋转猛然爆发,在上衫悠挥拍的一瞬,诡异的二次加速起来。
  那道看起来就让人有些发毛的白芒,目标就是上衫悠挥拍间隙的腹部。
  “呵呵,这样的手段,实在是太低级了。”
  上衫悠冷笑一声。
  手腕扭动一转,上衫悠侧身一拉,手臂悍然的朝着网球当空挥下。
  砰!
  一声鸣颤。
  球拍的拍网都被震颤的微微起伏,网球化作了一道白光,从远野笃京的胯下一闪而过。
  “这是……速之极!?”
  雾谷眼睛瞪圆,上衫悠刚才这一球,已经有了丝丝脱胎换骨的意味。
  一时间。
  一股不太妙的预感充斥着他的心头。
  “40-0了。”上衫悠眼中带着一丝轻蔑,继续嘲讽道:“你的处刑法,如果打不到人根本就是形同虚设。”
  “好!好的狠!”
  远野笃京怒极生笑。一脸狰狞的看着上衫悠。
  “这是你逼我的……”
  唰!
  网球抛球。
  下一刻,他的身体屈膝一压,手中的球拍从网球的侧后方切击而下。
  “处刑法之十二,电椅!”
  砰!
  这一次网球根本就没有落地的意思,径直的朝着上衫悠的身体飞去。
  “远野!”
  场边,雾谷的脸上猛的一变。
  这也是没有裁判在场,要不然远野笃举动必然已经犯规。
  这一记发球,已经是超出了接发区域所规定的范围。
  对此。
  上衫悠只是冷冷一笑,身敏捷的侧身一拉。
  啪嗒!
  网球不出所料,落在了接发区域以外的地方。
  然而就在此时。
  远野笃京的脸上却是带着一丝得逞的笑容。
  手中的球拍一刻不停,又是一记发球从他的手中爆射而出。
  “还真是丑陋,一点脸都不要了吗。”
  他的举动已经完全是在犯规。
  “嘭,嘭!”
  上衫悠原本准备出击的身体一停,他的耳畔同时出现了两个网球的呼啸之声。
  “你就准备被钉在圣安德烈的十字架上吧!”
  一前一后的破空声响起。
  之前那颗网球在地面激烈的回旋之后,猛然朝着上衫悠毫无防备的后心处袭来。
  交错的时间差,代表着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处刑之人!
  上衫悠敏锐的感知到了一丝危险,他脸上的表情一肃:“这是恼羞成怒了?”
  心中冷冷一笑。
  对于这样的家伙,他一向讲究的是当场解决!
  呲啦!
  璀璨的雷光在球场上闪烁。
  上衫悠的身体从静止到爆发,只是那么一个眨眼的功夫。
  “壹之型?霹雳一闪?二连!”
  冷冽的声音在球场上响起,远野笃京原本的笑容也僵持在了脸上。
  直到……
  两道回旋扭曲的恐怖雷光炸响在他的膝盖之上。
  “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这片小树林中传出,惊起来了一小片的飞鸟。
  抛掉球拍,远野笃京蜷缩在地面上,双手用力的捂着其中一条腿的膝盖。
  斗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划下,原本用来固定那一头长发的发带也已经松弛,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癫狂。
  “远野、远野你没事吧!”
  一旁的雾谷脸色大惊,连忙冲进了球场之中。
  上衫悠凛然的站立在网前,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同情之色。
  “球场上的处刑人?”
  上衫悠俯视着远野笃京的脸庞,冷声说道:“一军No.8只有这个水准,实在有些名不副实了。”
  远野笃京的脸色一白。
  正掺扶着他的雾谷,脸上怒气一闪而过。
  “够了,远野他这是有原因的!”
  “哦?”
  上衫悠非但没有停下,反而更加鄙夷的笑了出来:“带伤的他,更加没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了吧,这不也是你们的规矩?”
  雾谷脸上的表情一僵。
  上衫悠的话,确实直指他们一军现阶段的本质。
  “你已经赢了,这枚徽章你拿去吧!”
  不想再多说什么。
  雾谷摘下远野衣领上的No.8徽章,随手抛向了球网对面的上衫悠。
  说完,他就想搀着远野走出球场。
  远野笃京的伤势,他只有去医务室看看才能进一步确认。
  然而——
  “等一下!”上衫悠上下抛动着手上中的这枚金色徽章,眯眼笑道:“前辈,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情。你,才是我的目标!”
  球拍指着雾谷,上衫悠一脸的轻笑。
  刚才这枚No.8的徽章,被他随手放进了自己的裤兜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