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三百三十章 出人意料的目的地

第三百三十章 出人意料的目的地

十分钟后。
  
  唰啦!
  
  迹部将自己身后的外套猛地向上一抛,然后姿态华丽的朝着球场上走去。
  
  “迹部这家伙,还真是爱耍帅。”队列中,千石清纯有些吃味的说道:“不过,他还真是受欢迎。”
  
  说话间,他的眼睛朝着四周转了转,发现不少人正在为迹部发出尖叫。
  
  “我想千石同学是遗憾自己没能登场吧。”不二眯着眼,柔和的笑了笑。
  
  “呃…哈哈……”
  
  千石清纯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他发现自己的那一点心思,好像被旁边这个温柔的不二同学给点破了。
  
  球场上。
  
  迹部的发挥,完全对得起他刚出场时的那份嚣张。
  
  “你的死角,在本大爷的这双眼睛中无所遁形。”
  
  凛冽的冰棱遍布整个球场。
  
  迹部眼眸中的盈盈白芒闪烁,谈笑间,他的手臂带起球拍向前一抽。
  
  嘭!
  
  冰晶破散,炸出了最美丽的花朵。
  
  “Game,迹部景吾,5-1!”
  
  “怎么了?难道你们就这点实力?”
  
  虽然拿到了赛点局,但是心中迹部并不满意。
  
  如果说之前埃德加的实力让他们赞叹的话,那么后面两场单打的比赛就实在让人有点提不起干劲。
  
  “这小子……”
  
  美国队这边,不少人暗自咬牙,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拳头。
  
  迹部的话实在是太过于嚣张,然而让他们敢怒而不敢言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们确实打不过对面。
  
  入江奏多在场边陷入了沉思,他现在正在不断带入莱茵哈特的心理。
  
  也许这场交流赛本身的目的就很简单,也很可笑。
  
  球网对面。
  
  美国队的单打一沉默以对。
  
  他的确不是队伍中最强的那一个单打,甚至说只是刚刚排到前三而已,然而莱因哈特却把他安排了在了单打一的位置上。
  
  说到底他们只是可有可无的工具人,也许只有埃德加才能让莱因哈特稍微多那么一点关注。
  
  “无趣!”
  
  迹部手掌中握着一颗网球,有些不屑地走到了自己的发球线上。
  
  比起真田弦一郎的那个对手,他面前的这个对手似乎更加没有斗志,而且就连实力也……
  
  “呵呵,既然如此,”
  
  迹部轻轻吸了一口气,随后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冷酷的笑意,“就让你们看看小瞧本大爷的后果。”
  
  唰啦!
  
  网球被他缓缓向上一抛。
  
  寒风呼啸,凛冬将至!
  
  “唔……这是怎么回事?”
  
  场边,不管是美国队、霓虹队亦或是观众席,所有人的脸上纷纷感觉到了一丝诧异。
  
  明明只是九月底,但是他们却感觉这个半封闭型的场馆内灌进了一股凛冽的寒风。
  
  不知何时,一丝丝寒霜在场边的墙壁上以及打光灯的灯罩上开始浮现。
  
  “这是当初那时候!”
  
  乾贞治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脑海中回想起全国大赛决赛的那时候。
  
  恐怖的暴风雪,再次降临球场!
  
  “给本大爷永久的冻结吧!”
  
  迹部一声轻喝。
  
  他手中的球拍不知何时已经向下划过。刹那间,整个球场都被恐怖的暴风雪所吹拂。
  
  嘭!
  
  一身齐鸣的碎裂。
  
  整个球场仿佛下起了一阵梦幻而美丽的光雨。
  
  半空中叮当作响,细小的玻璃碎片不断从空中飘落下来。
  
  “这是……”
  
  乾贞治只感觉眼前一花,当他摘下自己眼睛的时候,才发现上面的镜片已经炸成了无数瓣细小的碎片。
  
  手指轻轻一碰。
  
  下一刻,他的眼镜彻底只剩下了一副黑色的边框。
  
  “呐,小心天上的玻璃碎片。”
  
  迹部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但是却笑着来了一个潇洒自若的转身。
  
  至于球场对面。
  
  美国队的队员已经是脸色铁青地僵立在原地,他全身皮肤的鸡皮疙瘩暴起,好像整个人都被冻僵似的。
  
  莱因哈特坐在座位上脸色木然,他转头看向一旁的霍普金斯问道:“医生,比起你的眼力,他的如何?”
  
  “虽然是不同的道路。”霍普金斯手指摩挲了一下下巴,斟酌了一下说道:“但是他的可能更为极端。”
  
  闻言,莱因哈特身体向着椅子一靠。他单手撑着下巴,斜视着下方比赛的最后几球,说道:“比赛完你去帮我拖住那个入江奏多,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这一次交流赛,他不仅看到了霓虹未来更多的可能,同时也对霓虹这边升起了极大的忌惮。
  
  ……
  
  几分钟后。
  
  嘭!
  
  随着又一朵冰晶的绽放,这场比赛也随之落下了帷幕。
  
  “第五回合的比赛结束,单打一的比赛由霓虹关东代表迹部景吾取得胜利,局数6比1。”
  
  高椅上,裁判朗声宣布道:“本场交流赛到此全部结束,最终由霓虹关东代表队取得胜利,总比分4:1”
  
  他的话音落下,整个场馆掌声如雷。
  
  “如何?本大爷可是说到做到。”
  
  一下场,迹部就开启了对真田的挑衅模式。
  
  然而,真田都还没有接话,入江奏多就已经笑眯眯的凑了上来,“迹部君打的不错哦,比起真田同学还快了5分钟。”
  
  真田心中冷冷一哼。
  
  他只是更加的谨慎而已,可不像某个自恋狂那么爱耍酷。
  
  “这样子看来,那就是本大爷赢了!”
  
  迹部可不会管真田的想法,直接大条条的宣布道。
  
  “走吧,上去握手吧。”入江奏多打断了两人。
  
  他的眸光一抬,透过那安然无恙的眼镜已经看向了莱茵哈特那张没有笑容的脸庞。
  
  网前。
  
  入江奏多伸手笑道:“拉尔夫同学,这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嗯,的确。”
  
  莱因哈特沉着脸,和面前的这个小个子娃娃脸握了握手。
  
  美国队这边的整体气氛都比较低落,谁能想到他们这群美国U14中的好手,竟然会全部折马在霓虹这个小小的岛国之中呢。
  
  唯一心里多少有点安慰的,可能也就是谢尔达的那一组双打,要是没有那一场的胜利,他们可能真的会被打出一个极为难看的5-0。
  
  接下来,合影留念。
  
  两边都在看起来还算和平的氛围中,结束了这一次交流赛。
  
  ……
  
  “怎么样?”
  
  体育馆的5楼看台上,莱茵哈特皱着眉头问道。
  
  此时都立阿瑞斯球场早已经是空空荡荡,人去楼空的景象。
  
  “没有出手的机会,那个入江奏多完全跟着他们一起走的。”
  
  霍普金斯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他看向自家的队长继续问道:“拉尔夫,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你们明天先回去。”
  
  “那你呢?”
  
  霍普金斯一惊。
  
  莱茵哈特撇了他一眼,回道:“我会再在霓虹待一段时间,这一次我会自己去拜访他们的学校。”
  
  说着,他的目光放远,看向了球场下方,“我会换上另外一个身份。”
  
  “好,你自己也小心。”
  
  霍普金斯迟疑了一会儿,随后说道:“据说,平等院凤凰已经从欧洲那边回来了。”
  
  “放心吧,我会扭转这一切的。”莱因哈特混不在意的笑了笑,语气中满是对自己的自信。
  
  他所擅长的就是将自己不擅长的变为自己最擅长的。
  
  而另外一边。
  
  集训的大巴车上。
  
  众人都是说说笑笑,交流赛的胜利让他们为期一个月的选拔训练没有得到白费。
  
  “入江前辈,怎么比赛完了我们还要一起坐集训的车回去?”
  
  千石清纯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脸上带着一丝不解。
  
  “不要着急,”入江奏,多推了推眼镜,笑道:“难得赢下了美国队,自然是要去庆祝一番。”
  
  “哦,是前辈请客吗?”
  
  千石眼睛一亮,声音都微微提高了8度。
  
  “庆贺?本大爷可不会去那种破落的小店。”迹部声音转动,同时目光也看向了入江奏多。
  
  “放心、放心,保证诸位都会满意的。”
  
  入江摆摆手,嘴角微微向上一勾。
  
  “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
  
  迹部翘着腿,身子往后一躺。
  
  他大概有些猜到了情况,大抵应该也是入江奏多为了保护他们。谁也不能保证美国U17那两个家伙,会不会事后对他们出手。
  
  然而很快。
  
  “嗯?”
  
  一前一后坐在窗边,忍足和不二都是发现了窗外的异常,“各位,这条路好像驶离了东京都。”
  
  “什么情况?”
  
  另外正在闭目养神的几人眉头一皱,纷纷朝着不二和忍足的方向看过来。
  
  看着窗外逐渐远去的高楼大厦,他们的眉头也是越皱越紧。
  
  入江前辈?
  
  一众人的视线再一次转移到入江奏多的身上。
  
  “想不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到了此时,入江奏多也不再掩饰,他笑呵呵的站起身来,“这是我为你们特意申请的奖励哦。”
  
  他的目光扫视了在座的所有人一眼,随后压低声音,幽幽说道:“接下来要去的那个地方,可是有你们某些人特别在意的人在。”
  
  霎时间,整个大巴车内都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