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诡异的精神手段

第三百三十五章 诡异的精神手段

此时,印度的双打一组合已经重新回到球场,他们的嘴上念念有词,眼睛中的光芒都明亮了不少。
  
  “还真是有趣的说法。”
  
  幸村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虽然印度队的选手和他走的道路完全不同,但是这种不同体系却有着相同效果的网球道路,也是让他眼界大开。
  
  “所以…这也就是游历世界的好处。”
  
  上衫悠脑海中又想起了某个强大的人影,抿了抿嘴道。
  
  “游历世界吗?”
  
  手冢抬起眸光,扫了扫上衫忧悠的侧脸,脸上微微有点意动。
  
  自从经历过澳大利亚的那场积分赛后,他的眼界和网球观念,也确实得到了非常大的改变。
  
  能打出超光速粒子的同龄人,各种世界级的强大绝技,都让他心驰神往。
  
  思绪飘散了一小会儿,上衫悠转过头,对着幸村笑道:“不要再说什么有不有趣的了,下一场就是你上场了,你自己可以好好切身体会一下。”
  
  “你对我还真是自信。”
  
  “你叫幸村精市,不是吗?”
  
  上衫悠打趣道。
  
  三人就这样互相打量了一下,不知怎地,一股惺惺相惜的气氛油然而生。
  
  手冢和幸村虽然都在国外见识到了相当厉害的同龄人,但是在他们的心中,上衫依旧是排在第一的那个位置。
  
  球场对面。
  
  尤奇.夏尔玛嘴角擎着一抹微笑,他手中那一串小叶紫檀的佛珠缓缓转动,眼中没有任何的焦急之色。
  
  “夏尔玛,接下来真的没问题吗?”
  
  他的身旁,有着一头蓬松卷发的巴里.辛格嗡声问道。
  
  后者是印度队的2号人物,其身材魁梧高大,宽大的脸庞上留着一大圈络腮胡子。
  
  他的外貌正如他的姓氏一般,就像是一头凶猛的雄狮,气场强大,威势逼人。
  
  “沙和古普塔都已经将那一门技艺修行成功了,机会很大。”
  
  夏尔玛语气自信,“我们只有在那两个人出手之前,终结掉这场积分赛,不然就没有机会了。”
  
  他的目光穿破了球场,看向了上衫悠和端坐在队伍中间的种岛修二。
  
  从泰国那一场比赛开始,霓虹两支队伍合流之后的实力,无疑比之前要更加的强大。
  
  “你放心,单打三号的比赛我一定会拿下。”
  
  辛格抬手向后一抚自己脑袋上的卷发,咧嘴笑道。
  
  夏尔玛低头一瞥他,“不要大意。”
  
  “呵呵,你放心。”辛格身上的气势一鼓,“前不久我已经把气场和那个结合到了一起。”
  
  “哦!?”
  
  夏尔玛手上转动珠子的动作一停,眼中闪过一次意外。
  
  ……
  
  球场上。
  
  此时大曲龙刺和加治风多的压制还在一直展开。
  
  踏!
  
  大曲龙次的脚步移动,进行了一个漂亮的补位。
  
  接着。
  
  嘭!
  
  一声爆响,网球倒射了回去。
  
  “比起那个人,你的网球太慢了。”
  
  在此时,一道人影突然出现。
  
  高个子的古普塔脸上带着一丝戏谑,他那双微黑的长腿摆动,提升起来的速度,竟然一时也让人看花了双眼。
  
  嘭!
  
  手臂拉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他的球拍从网球的后下方切了出去。
  
  “他的身体好诡异!”
  
  伊达男儿脸色微微一变。
  
  之前他们碰到的双打二那一队组合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但是并没有这一次这么明显。
  
  “这是印度的瑜伽。”
  
  一旁,种岛修二为他解释道。
  
  “瑜伽?!”
  
  伊达男儿和伴力也同时眼睛一睁。都有些想不明白,这是如何运用到网球上面来的?
  
  “通过肉体和精神的修持,达到身心和谐统一、强身健体并且开发人体潜能。”
  
  三津谷亚玖斗轻轻推了推眼镜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那么应该就是这样子的。”
  
  “你们没有发现他们的身体协调性都非常好吗,所以往往能做出些,在你们看来十分夸张的动作。”
  
  君岛育斗也是在此时接过话题。
  
  伊达男儿和伴力也的双打组合强吗?自然是十分强,就连陆奥兄弟也不是两人的对手。
  
  但是,他们两人都太过于注重于力量方面道路,反而忽视了其他的一些因素。
  
  一旦碰到印度队这样的精神力,外加技巧型的双打组合,就很容易陷入窘境。
  
  几人似是点拨,似是提醒的话语,也让伊达男儿和伴力也记在了心中。
  
  一直胜利时,别人的话语往往都听不进去,但是当你遭遇了失败,这时候却更能发现自身的缺陷所在。
  
  就在几人讨论的间隙,球场上的局势却是诡异的变化了起来。
  
  嘭!
  
  “Game,沙、古普塔,2-0!”
  
  “怎么回事?怎么一转眼加治前辈和大曲前辈的发球局都被破了!”
  
  不破铁人低声轻呼了起来。
  
  嘭!
  
  一记淡黄的光束从沙的手掌中飞出,在球场的草地上掀起了一丝碎屑。
  
  “又是我?”
  
  大曲龙次眉头一皱,从刚刚开始,对面这两人好像有意把所有的网球都喂给了他。
  
  “这是把我当弱者了?”
  
  大曲龙次心中冷哼一声,抬手扬拍就是一抽。
  
  他的技术动作比起一开始,不知道干脆利落了多少。
  
  然而!
  
  “白痴,已经被我们困住了,却什么都不知道。”
  
  古谱塔眼中的白芒一闪,心中有些阴柔的暗笑道。
  
  唰啦!
  
  他的身子一个快速的横挪。接着手臂向后仰起,大幅度的挥动了起来。
  
  网球激射而出。
  
  其落点,仍然还是大曲龙次的脚边。
  
  “原来是这样……”
  
  种岛脸上带着一丝有意思的笑容,“加治的速度被限制住了。”
  
  对面两人看似一直在攻击大曲龙次,实则是想要限制第一盘他们无法解决的加治风多。
  
  “还有那种诡异的精神力再次出现了。”
  
  伊达男儿只感觉眼睛突突。
  
  在场外观看比赛的时候,他就能感受到,大曲龙次跟他当初的状态简直是一模一样。
  
  那种不断侵蚀,不断蒙蔽感官的精神力,简直是恶心到家了。
  
  “种岛前辈,你们不着急吗?”
  
  看着一直被两人夹攻的大曲龙次,不破铁人在场边看得有些焦急。
  
  种岛修二轻轻笑了笑,“放心,对面这样做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自讨苦吃。”
  
  而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加治风多此时脸上根本没有丝毫的惊慌,反而更多的是一种恶趣味。
  
  上一盘他辛辛苦苦的跑了一整场,那么接下来也该轮到大曲龙次了。
  
  眯着眼睛笑了笑,他左眼下的那颗泪痣抖动,仿佛正在嘲笑着对面印度队的两人。
  
  大曲龙次的耐力,可以说是,整个U17无出其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