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更上一层楼的道路

第三百四十六章 更上一层楼的道路


  三船入道看着昏迷躺倒在地的亚久津,浑浊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意外。
  他端起自己的手边的那个葫芦,大口的灌了一口酒后,抬眼看向面前的平等院凤凰。
  “你竟然失手了?”
  听到这话,平等院不太在意的笑了笑,“之前一时兴起,没有收住。”
  说着,他双手抱胸,扫了一眼躺在一旁的亚久津,眼中带着一丝赞赏,“这个小子的天赋相当不错。”
  三船没好气的撇了撇嘴,“这个我当然知道,不然那个老家伙也不会特意向我推荐他了。”
  “对了。”
  三船抬头看向平等院,雄浑的嗓音十分豪放,“明天还需要你出手一下,那个小子不出意外明天就会来这里。”
  “你是说上衫?”平等院眉一挑。
  三船盘坐起身子,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没错,那个小子的心态太沉稳了,沉稳到他都无法走上阿修罗神道这条道路。”
  三船入道想起上衫悠和鬼十次郎之前的那一战,一时陷入了沉默。
  “不过......”片刻后,他的话音一转,语调多了一丝起伏,“那小子的身体里面也蕴含着某种特殊的意志,只是少了一个引子。”
  “呵......你想说的是磨刀石吧!”
  平等院瓮声说道,他眼中的精光亮起,身上的霸道气势在这一瞬间尽显。
  “要让我平等院做别人的磨刀石,我是不会留手的。”平等院冷笑一声,转头就走。
  三船入道看着平等院远去的背影,嘴巴砸吧了两下。
  不提上衫家这次帮了平等院很大的忙,就之前上衫悠和平等院的那种关系,对方就不会拒绝这件事情。
  “不过啊。”三船目光看向了天边的彩霞,略有浑浊的眼中带着一丝欣慰,“我们霓虹终于又出了一位世界顶级强者。”
  平等院这次游历后的改变,就连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
  不多时,有四五道被夕阳拉的非常长的身影从远处跑了过来。
  他们浑身狼狈,白色的训练短袖上满是灰尘,其中一人还不时发出哇哇的大叫声,好像在被什么可怕的东西追赶一样。
  看到这一幕,三船眼中先是露出一丝笑意,随后脸上所有的表情全部隐去,又变成了一个粗鲁无比,脾气暴躁的酗酒老头。
  “咻~”
  他食指和拇指比作了一个圈,放在了四周满是杂乱胡须嘴唇边上。
  很快。
  唳!!
  几声划破天空的长鸣响起,数只个头不小,有着锋喙利爪的老鹰从心之崖的山顶盘旋落下。
  它们降落在了三船的四周,其中一只还伫立在他绑着麻布的手臂之上。
  呼呼!!
  “我说,你是想要杀了我们吗!?”
  菊丸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的喘了几下粗气,随后朝着面前这个恶魔教练吼道:“竟然想着把老鹰喜欢的气味涂到气球上,你这样太过分了。”
  三船赤着双脚,上前一步。
  他双手一手端着那只老鹰,一手插在自己的腰间,浑不在意的扫了面前的四人一眼,“你们都不合格,今天睡觉前,要把我一个星期前的衣服全部洗干净。”
  菊丸只感觉耳朵发颤,瞬间面如土色。
  他有些绝望的看向三船摆着木屋地板上的那一摞衣服,今天晚上他们又要很晚才能睡觉了。
  身后,忍足刚想抬起手臂,擦拭一下额头的汗水,在听到三船入道的话语之后,手上的动作为之一僵。
  他们来到这里已经有两个多星期了,成为了面前这个教练口中的复仇者。
  满怀期待的他们在这里接受了三船入道的训练,然而事情根本就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负重挥拍、攀爬悬崖、甚至于被老鹰追赶着进行野外穿梭障碍跑。
  忍足敢发誓,他之前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极端的训练方式,现在他想想上衫当初的那种训练,简直不要太过于仁慈。
  咦,那是……?
  定睛看去,忍足脸色微微一惊。他透过三船身体的阻隔,看到了一个令他有些熟悉的面孔。
  “亚久津?!”
  再次凝神确认后,忍足不由惊呼了一声。
  瞬间,其他三人也是纷纷集中注意看了过去。
  这个躺倒在木屋前面的地板上,一动也不动的灰白身影不正是亚久津吗?
  “三船教练,他这是怎么了?”
  忍足此时也不再去思考洗衣服的问题,凝声朝着三船问道。
  三船入道脸上的横肉抖动了一下,他拧开葫芦,狂饮了一口烈酒,“明天起,你们这几个家伙就给我滚下山去吧。”
  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轻视和不耐烦,“按你们现在的水准,实在是差的太多了。”
  他这话一出。
  顿时又让千石和菊丸等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这个酒鬼老头的性格一向就是这么恶劣,除了打击他们,就从来没有一句夸赞过的话语。
  “至于我身后的那个小鬼,自然就是你们的替代品。”
  “好呀,原来你根本就没有想过好好训练我们,只是想找一个帮你干活的人吧。”
  菊丸咬着嘴唇,愤愤不平的说道。
  “废话少说,让你们滚蛋就滚蛋。”三船挥了挥手,就要转身回到木屋里面,“对了,别忘记了,那一堆衣服也要给我洗完才能走。”
  说完,他就迈着步子,走上了台阶,将躺尸的亚久津拖进了木屋内。
  这家伙看起来处于昏迷状态,但是身体状况十分良好,应该是和平等院在精神上交锋的时候,出了点问题。
  忍足脸上带着一抹忧色。
  虽然三船入道对于亚久津并没有什么恶意,但是不管怎么说,亚久津昏迷这件事本身就令人在意。
  “放心吧。”
  仁王上前拍了拍忍足的肩膀,如果说这段时间谁在这里的收获最大,那么必然就是他。
  这个邋遢的酒鬼教练,虽然训练方式很是奇葩和独特,但是不得不说,他最能感受到其中的效果。
  不光是身体,就连精神也像是获得了一次洗礼一般。
  仁王的目光微微闪烁着。
  他还知道其他几人所不知道的一个事情,在这座山上,除了他们几个和这个酒鬼教练之外,还隐藏着另外一个恐怖的家伙。
  那恐怖的精神力气机,虽然只是释放过一次,但是却令当时正在训练的他,呆呆的僵立了原地。
  “小鬼们,记得明天早上8点赶上班车,不然你们自己走回东京去吧。”
  就在几人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那粗犷豪迈的声音又从木屋里面传了出来。
  几人的脸色一跨。
  “什么嘛?上次要我们去给你打水洗澡,这次又要我们去给你洗衣服……”
  菊丸嘴上一边抱怨,但是身体却是下意识的走向了那一堆脏臭的衣服。
  他自然也感受到了这次训练的好处,只不过之前只是想要更多的把自己的那份情绪给宣泄出去。
  ……
  后山的夜晚静谧。
  一弯银月,给心之涯笼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平等院凤凰端坐在一处水潭前,他的脸色平静,气息悠长,完全没有了白天那种霸道压人的气势。
  他现在在修心,到了他现在这一步,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真正的进入到异次元的最后阶段。
  
  只有这样,他才能触摸到三船跟他所说的最后那一个境界,也就是十几年前武士越前南次郎曾经所到达的那个境界。
  网球之神!
  他的眼中厉色一闪,曾在欧洲他也遇到过有着这样野望的一个男人,那个被誉为王者德国队的参谋,拥有完美品质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