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融化的球拍

第三百五十二章 融化的球拍


  球拍上的网线好似每一根都在烈火之中淬炼。
  纵横穿插,凝结成茧!
  一把燃烧着火光的球拍,牢牢的锁住了平等院打过来的恐怖幽光,上面的精神波动,几乎是片刻就被焚灭殆尽。
  上衫悠的眼中燃烧着炽热的火光,他的呼吸灼热,整个人的意志和身体似乎都化作了燃料。
  碧落天!
  这一球,他倾注了自己所有的精神意志。
  火光燎原,在高高激射出去之后,缓缓的在悬崖的边上消散了所有的光辉。
  平等院一脸震撼的呆立在原地,他的鼻腔还能闻到空气中,那股令人恶心的橡胶臭味。
  网球带起的火光,即便是在远处偷看比赛的三船和亚久津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小子!”
  三船入道粗壮的手臂一紧,狠狠的暴捏了一下自己手掌中的棕色酒葫芦。
  他的鼻息变重,两眼放出慑人的光芒,死死地盯着上杉悠那半边的球场,仿佛眼前的烟尘根本挡不住他的视线。
  “网球……竟然真的燃烧起来了?!”
  而一旁的亚久津更是面色一怔,比起光击球·毁灭,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再一次受到了猛烈的冲击。
  “臭老头,你说这样真的是人类能够做到的吗?”
  亚久津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第一次对自己能否追赶上上衫悠产生了一种怀疑。
  三船微微有些沉默,这一次就连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和亚久津解释。
  挥拍的速度和力量究竟到了何种的程度,才能打出如此璀璨的一击?
  而且……那上面附着的恐怖意志,就连三船他本人也是为之震撼,刚才平等院的异次元世界都被打破了。
  “向死而生,倾其所有……”
  平等院脸色微白,轻轻喘着粗气,他再看向上衫悠的目光变得尤为复杂。
  上衫悠的道路虽然与他不尽相同,但是这样的精神意志确是不弱于他分毫。
  平等院身上的气息一鼓,身后的那道海盗虚影,又缓缓地浮现了出来。
  不过比起一开始的那种诡异霸道,这一次的虚影并不完整。
  祂手中的那把尖刀只剩下了破碎的一截,头顶的海盗帽子也被焚尽了大半,左侧脸颊上,还被印上了一条焦黑的细长划痕。
  对面,上衫悠的背后亦是浮现出了一个修长的虚影,祂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身披印有火焰纹路的宽大羽织。
  浅棕色的中长发在脑后绑成一束,额前是一抹凌厉的刘海,浅浅的遮住了左眼至鬓角处出现的纷杂纹路。
  那纹路扭动似火,又带着大日一般的威严气息。
  祂的腰间斜挎着一把纯黑色的打刀,刀柄上的纹路和平等院之前在异次元世界中所看到的那一把一模一样。
  不过此时上衫悠的状态很糟,他的脸色苍白,额头上的青筋爆起,太阳穴不时的突突鼓胀,整个身体勉强的用手中的球拍支撑着。
  他身后的虚影也是在闪烁几下之后,逐渐的消失不见。唯独留下了球场上那炽热无比的锐利气息。
  “来,继续!”
  四周的气压回流,上衫悠深吸了几口空气,忍着身体四肢的酸痛站了起来,朝着平等院坚定说道。
  刚才这一球虽然他打回去了,但是为了洞穿平等院的世界海盗,网球却并没有真正的落在球场上。
  “上衫小子,你的球拍已经用不了了。”平等院喉头滚动,冷冽声音传来。
  不知为何,他身上的气息变得平和了不少。
  上衫悠低着头,扫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球拍。确实除了仅剩的一个黑红边框以外,球拍中间的所有拍网已经全部消失不见。
  他扫过地面残留的那一抹黑灰,顿时心中有了数。
  日之呼吸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强忍着将意识下沉到脑海中的系统面板,他知道这时候不是查看的好时机。
  “比分刚好是5:2,那就当是交换球场了。”上衫悠说着,身体就朝着场边走去。
  他想要再换一只球拍,接着将这场比赛继续下去。
  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那么他就不准备如此这般结束。常中呼吸法的存在,依旧可以让他保持着相当不错的战力。
  “不必了,这场比赛就到此为止吧。”然而还不等上衫悠走出球场,平等院的声音便已经传来,“我会等你完全踏足到我这个领域。”
  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振奋和迫不及待,上衫悠今天的表现,已经足以让他把对方当做一个真正的同龄对手,而不是后辈。
  如果当初是鬼十次郎让他抱有期待的话,那么现在这份期待已经转移到了上衫悠的身上。
  高峰之下便是低谷,上衫悠在今天这一球的爆发之后,很明显气势已经降到了一个谷底。
  就连让他忌惮的那一道异次元虚影,也是完全的消失不见。
  到目前为止,这份狩猎已经足够让他心满意足。
  看着战意和气势都消退的平等院凤凰,上衫悠目光怔怔。
  他向前的道路从来不会停止,下一次的话。
  “前辈,下一次的话你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将球拍塞进自己的袋子里面,上衫悠背起球袋就朝着远处林地的三船入道和亚久津走去。
  两人在比赛开始后,气息没有什么遮掩,他在比赛后半段自然已经完全感知到了。
  
  平等院依旧站在场上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微微向上一勾,“有趣的小子……”
  他当然明白上衫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他平等院凤凰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那么就再也没有赢过他的机会了。
  “果然,你的目标和我的是一样的!”
  平等院举起自己手中的球拍,眼中带着一抹期待。
  他正是怀揣着这样的理念,所以才对于那个一直想要拼上性命击倒他的德川嗤之以鼻。
  他们的眼光从来不是某一个人或事,而是一直处在那里,从来没有变过的,最高处的那个位置。
  “臭小子,过去吧。”
  三船入道拍了拍亚久津的肩膀,对于现在这个结果,他十分的满意。
  不管是平等院的收手,上衫悠的表现,亦或是他们两人给亚久津好好的上了一课。
  反正怎么算来,他的这个计划都是十足的大圆满。
  亚久津回过神来,不过此时他也没有心思再去找三船入道的麻烦,满脑子都想着刚才两人的这一盘对局。
  这种全新的力量,他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如果他想要站在世界的顶端,那么就需要这样的力量!
  上衫悠看到亚久津出现,并且啥事都没有,顿时感觉心中多了一股郁闷之气。
  他已经想好了,后面等亚久津回去,要怎么好好的对练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