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402章 差距,爆杀流!

402章 差距,爆杀流!

亚久津的实力,除了在场的少数几人知道,大部分人可能都理解不了。
  
  哪怕就刚才这一球,就已经打破了不少人的认知。
  
  有些东西,并不是数据能够轻易解释的。
  
  乾收起手上的小笔记本,亚久津现在的表现,还不及当初他在交流赛现场看到了那一场。
  
  “这场越前输的可能性,基本上已经确定为100%了。”
  
  他的声音很轻,刚刚好落入他身旁的不二的耳中。
  
  “嗯。”
  
  不二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不管越前能不能赢,最为关键的那一场还是在我这里。”
  
  “要是放弃单打三,以他的实力在单打一的话……”
  
  “不,阿乾。”不二转过头来,神色认真的说道:“如果他放弃了,那他就不是我们一开始认知的那个越前龙马了。”
  
  “也是,不过这样也好。”乾不动声色的耸耸肩,“之前你的那番话,估计能让他更早的理解什么叫团队与……责任。”
  
  不二温柔一笑,“我只不过是在代替手冢……”
  
  “不,不二。”
  
  乾十分平静的打断了前者的话语,“你在我们这里,一直就是那个不二周助。”
  
  良久。
  
  “嗯……抱歉了乾,看来你们这段时间都很担心我。”
  
  感觉身上的压力微微一松,那是一种被理解的释然,说到底,这次是他自己太自以为是了。
  
  手冢离开后,其他每个人都在为这个团队付出努力。
  
  ……
  
  球场上。
  
  越前这边的形势一落千丈。
  
  嘭!
  
  “2-0!”
  
  ……
  
  嘭!
  
  “3-0!”
  
  再度被亚久津完成破发!
  
  越前龙马沉默着回到了教练席的休息位上。
  
  一根白色的毛巾盖在他的头顶,两边垂下来的部分遮挡住了他的其余视线。
  
  第一次!
  
  他的内心第一次有了被某种情绪吞噬和占据的感觉。
  
  不是和强者交手时落败的那种不甘,而是他很小开始打网球,一直都没有体会过的复杂情绪。
  
  想起当初的信誓旦旦。
  
  龙马看着自己的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掌,内心中也是第一次出现了些许的动摇。
  
  “比赛继续,请双方的选手回到……”
  
  裁判的声音好似从远方飘来。
  
  越前扯下头顶的毛巾,在一众关切的眼神中,毅然决然的再次回到了球场。
  
  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起码在这场比赛结束前,他都要将自己之前的道路贯彻下去!
  
  “怎么,已经没撤了吗?”
  
  单手攥着一颗网球,亚久津毫不吝啬的用着自己的垃圾话,打击龙马那为数不多的抵抗意志。
  
  换作是两年前的他,这个小鬼或许还有点意思,但是现在吗……
  
  亚久津已经很难在这样的比赛中,找到那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越前的目光不散,他双手握紧球拍,朝着对面冷哼一声:“你尽管来试试就是。”
  
  “赫赫赫!”
  
  亚久津大笑几声,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猖獗,“竟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送你下地狱去!”
  
  话音落下。
  
  他的两眼充血一红,原本正压制全场的野兽气息一下子从他身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越前虽然感觉心神一松,自己身上的无我光辉也变得愈发的流动自若,但是那危险的气息不减,反而更让他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他的眉头微微一皱。
  
  现在这个情况,就是乾学长当初说的野性的姿态吗?
  
  果然好危……
  
  嗖!
  
  一抹血光,直接划破了大半个球场。
  
  “小鬼,和我的比赛你竟然还敢分神?”
  
  亚久津那压着喉咙的沙哑声音,直接让堀尾他们几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双冰冷的淡金色眸子,显得格外的冷酷和残暴。
  
  唰!
  
  亚久津再次振臂一抛,就在众人的目光还在网球之上时。
  
  嘭!
  
  一抹残影,连带着网球一起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当中。
  
  “球速更快了……眼睛好酸。”
  
  越前努力睁大的自己眼睛,然而一丝酸涩的感觉,还是不受控制的涌了上来。
  
  啪嗒!
  
  网球擦着他的球拍边框弹飞了出去。
  
  然而仅仅是网球夹带的那一抹余威,就让他的手腕不受控制的微微一抖。
  
  “每一球都和一开始的那一球一样?”
  
  想到这,龙马心中一沉。
  
  亚久津的恐怖,也许还在他的想象之上。
  
  嘭!
  
  “40-0!”
  
  嘭!
  
  “冰帝亚久津拿下此局,比数4-0!”
  
  看着毫无抵抗的越前,青学这边的部员都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太强了,野兽亚久津太强了!
  
  “这下完蛋了……”
  
  堀尾一副苦瓜脸,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轻嚎着。
  
  反而冰帝。
  
  振奋人心的加油口号一浪接着一浪,那声势,再次让那些正在围观的观众们,见识到了什么叫作压迫感。
  
  球场的一角。
  
  越前南次郎从一开始的眉头紧锁,再到后面的慢慢放松。
  
  最终,他看着那个逐渐筋疲力尽的少年,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微笑。
  
  亚久津的这次洗礼,未必不能让龙马破而后立。
  
  不,应该是必然!
  
  越前南次郎转身准备离开,在外遭受挫折的雏鸟,最终也会走出自己的一条生存之道。
  
  况且,他今天也在越前龙马的身上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变化,以往龙马的身上,还少了不曾找到过的“特质”,或者说精神。
  
  “前辈,就这样离开了吗?”
  
  上衫悠侧身,轻声笑问道。
  
  看着面前这小子的笑脸,越前南次郎身上的气势一挎,又恢复了往日般的那个模样。
  
  他吹鼻子瞪眼道:“小子,别忘了早点来我家拜访!”
  
  说完,他就踹着他的那双木屐,一摇一晃的朝着远处走去。
  
  虽然道理都明白,但是自家儿子被人教训了,他这老爹在粉丝面前也太没有面子了。
  
  上衫悠目送着对方离开,这个前世界第一人,总的来说还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家伙。
  
  “手冢,等我去拜访的那天,有兴趣一起去吗?”
  
  上衫悠的目光重新放到场上,他的话虽轻,却是让手冢感到有些吃惊。
  
  这样子的语态,并不是什么玩笑话。
  
  手冢眸光浮动了片刻,沉吟着应了一声:“嗯。”
  
  ……
  
  轰!!
  
  球场上,一声巨大的轰鸣打断了他的思路。
  
  此时龙马正单手捂着自己的手臂,豆大的汗水正不断的从他的发梢和鬓角滑落。
  
  刚才那声势惊人的一球,正是他所打出的回击。
  
  亚久津身上的气息浮动了一下,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那个已经凹陷下去的铁网,网球还死死的卡在最中央的位置。
  
  “有点意思,这是双倍速度和力量的回击?”
  
  他的目光放在了越前龙马的左臂之上,很明显,对方打完这一球之后,已无再战之力。
  
  不只是他,就连其他人目光也都放在了球场上那个少年的身上。
  
  绝地……求生的一击?
  
  越前紧咬着牙,心中刚刚升起的那一丝喜悦,也在感受了左手状态的片刻后变得荡然无存。
  
  “体力已经有些透支了吗……”
  
  他在自己心中低语道,对于自身的情况,恐怕没有人比他自己更为清楚。
  
  从第一局就开始使用的无我,已经出现了负面的反馈。
  
  “哼哼。”
  
  亚久津冷着脸,扫了两眼越前龙马就回到自己的后场。
  
  对方的潜力虽然不错。
  
  但是现在这样的实力,可是还差的有点远。
  
  十五分钟后。
  
  再度获得发球权的亚久津,直接以铺天盖地的野兽气息,彻底压灭了越前这根还在凛风中苦苦摇曳的烛火。
  
  嘭!
  
  巨大的爆鸣声响起
  
  网球就在越前身前的不远处,留下了一团团翻滚的烟尘。
  
  现在唯一还让他在坚持的,恐怕也就只有意志。
  
  “比赛结束,由冰帝亚久津获得胜利,比数6-0!”
  
  以碾压的姿态,野兽离开了他的狩猎场所。
  
  在裁判声音响起的一瞬,越前就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心气,整个人都变得暗淡无光了起来。
  
  他默然的,一步步的走回青学的阵地。
  
  那一双双形色各异的目光,通通都被他抛在了脑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