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446章 拜访与指点

第446章 拜访与指点


  周末一早。
  上衫悠就在背着球带,在自家门口系着鞋带。
  “小悠,今天也要出去训练吗?”
  神里雪奈从厨房探出一个小脑袋,有些好奇的问道。
  快速吞掉嘴巴上叼着的土司面包,上衫悠一边咀嚼一边说道:“是去拜访一个网球前辈,雪奈姐你中饭不用等我了。”
  “嗯。”
  神里雪奈没有多说什么,十分乖巧的点点头。
  看到这一幕,正坐在客厅看报的原野老爷子朝着这边斜瞥了一眼。
  孙子太呆。
  在这方面,上衫悠要是有着他那个游手好闲的父亲的一半本事......
  想到这儿,原野老爷子又是轻哼了两声。
  出了门,上衫悠直接来到了平时前往冰帝必经的一个路口。
  在那里,已经早早的有一个人在在等他。
  亚久津穿着一件黑色短袖,双手插兜,正倚靠在马路路口的墙壁上。
  他这副不良的做派,直接吓到了平时在这一片玩耍的小学生们。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又是来了一个什么“大哥”。
  直到看到上衫悠过来。
  他这才放下自己向后撑起的一只脚,睁开养神的双目开口道:“你太慢了。”
  对于亚久津的抱怨,上衫悠笑着耸耸肩,“是你来的太快了,约好的时间是八点半,现在可才刚刚八点出头。”
  亚久津一时语塞。
  他绝对不会承认,他只是对于上衫悠说要带他去一个地方而感到好奇。
  一人带路,一人跟在旁边走着。
  亚久津也没有问上衫悠这是特意要带他去哪里。
  直到他们又一次停在另外一个路口的时候,他皱起了眉头。
  “手冢国光?”
  “你们好,”手冢没有太在意亚久津的语气,面色平静的走了过来,朝着两人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
  “走吧,这下人都到齐了,我们可以过去了。”
  “嗯。”
  手冢紧了紧自己身后的球带,轻轻颔首。
  这一次亚久津终于是有些按耐不住,他冷酷的眉梢微跳,看向了一旁的上衫悠。
  那表情,分明就是在要一个解释。
  “别着急,到了你就知道了。”
  上衫悠一拍亚久津的胳膊,只给后者留下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越前龙马的家不算太远,他们坐了两站电车之后,走了大概十分钟就看到了一个很小的寺庙道场。
  在寺庙不远处,有着一个独栋的小院。
  越前字样的门牌立马就映入了三人的眼帘。
  “这里是......青学那个小鬼的家吗?”亚久津仁的目光扫视了一眼手冢,随后放在了上衫悠的身上。
  “没错,我想另外一个名字,你可能在之前的基础学习中看到的更多。”
  上衫悠说着,已经从上前一步,叩响了越前家院子的大门。
  就在亚久津还在皱眉思考的时候,手冢开口了:“是越前南次郎......”
  亚久津的眉头皱的更深,他也很快从记忆里面想到了一个经常被霓虹网球教练提起的人。
  传奇的武士,越前南次郎。
  “越前、越前......是这样吗.......”
  这一次,他大概已经猜到了上衫悠来访的目的。
  “您好,你们是来找龙马的吗?”
  越前菜菜子推开门,看到三个挺拔的年轻身影在门口,顺其自然的联想到了她那个表弟。
  再加上这几人都是带着网球袋,更是让她脱口问道。
  “您好,我叫上衫悠,是特意来拜访越前南次郎先生的。”
  上衫悠面带微笑着摇头,随后的话语让面前的少女有些吃惊的捂着嘴巴。
  “是找叔叔的吗?”
  她愣了一下,随后发现这样似乎很失礼,脸颊微红告歉道:“请稍等下。”
  说完,她就快步朝着里屋走去。
  “怎么了菜菜子,又是来做广告推销的吗?”
  客厅的榻榻米上,越前南次郎单手撑着自己的脑袋,漫不经心的问道。
  他的另外一只手,正在翻阅着一本布料有些少的杂志。
  越前菜菜子看着这副景象,有些无奈的捂着额头,“叔叔,又是有人来找你的,是一个叫做上衫悠的少年,看起来应该比龙马大一些。
  闻言,越前南次郎慵懒的眼睛猛地一亮,一下次从地上蹿了起来。
  “哈哈,这家伙终于来了,”他起身整理了自己宽松的的衣服,急匆匆的就朝着门口走去。
  这段时间刚好龙马那个不可爱的家伙出去集训去了,听到上衫悠的过来,他彷佛一下子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似的。
  门口的三人等待了两分钟。
  很快就看到了一个胡茬拉碴,不怎么修边幅的大叔帮他们打开了大门。
  上衫悠和手冢都是又曾见过一次越前南次郎,心中多少有些准备。
  反而是亚久津,他眼神有些怪异的审视了面前之人两眼,根本无法把其套入自己脑海中想象出来的那个人影中去。
  眼神之中,不免多了几分孤疑。
  “冰帝的小子,你那是什么眼神。”
  越前南次郎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亚久津他认识,之前都大赛的时候也是给他们家的那个臭小子好好上了一课。
  再加上现在青学的部长。
  越前南次郎一看上衫悠脸上的笑容,顿时心里嘀咕了一声:“这个狡猾的臭小鬼。”
  他还真没想到这次会来三个人。
  听到这话,亚久津眉头一皱,火气一下子也上来了。
  他才不在乎对方是不是真的越前南次郎,已经被时代淘汰的老家伙,那就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
  要不是看在上衫悠的面子......
  他鼻腔冷哼一声,拽拽的偏过头去。
  上衫悠心中暗自一笑,给亚久津点了个赞。
  不愧是你!
  “算了,看在上衫悠小子的面子,你们都进来把。”越前南次郎退开半步,放三人进了自家院子。
  “打扰了!”
  从刚才起,一直没有出声的手冢这才躬身问好道。
  一进门,几人入眼看到的就是一个十分简陋的院落式网球场地。
  越前南次郎双手插在宽大的衣袖中,闭一只眼,睁一只眼观察着身旁三人脸上的表情,嘴角轻轻的勾了起来。
  “我说,上衫小子,你这次不会就这么空手来的把?”
  进屋之前,越前南次郎特意打趣道。
  闻言,上衫悠轻轻一挑眉,随后一拉肩膀上的球袋笑道:“这不是给前辈你带来了最好的礼物吗?”
  刚才还算和谐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奇妙起来。
  越前南次郎侧身,认真盯着上衫悠的眼睛,目光也从一开始的戏谑变成凝重。
  从上衫悠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机告诉他,这个少年这次来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打发的。
  “好啊,看来你早已经等不及了,那么就让我这个老头子勉为其难陪你打上一场吧。”
  越前南次郎这下连屋子也不进了,他领着几人,缓步朝着他们院子的高出走去。
  等越前菜菜子准备好茶水之后,却发现屋子里面并没有四人的身影。
  “真是的,叔叔带走客人也都不知道说一声。”
  无人的屋子里面,少女有些娇憨的抱怨了一句。
  .......
  另外一边,南次郎在前,上衫悠三人跟在后。
  一条石阶小路,从越前家的侧面直接联通到上面的寺庙。
  在这个看起来有些破败的寺庙当中,仅仅只剩下一口大钟,以及挂钟旁边的一个标准式球场。
  虽然都是木制,但是明显要比下面那个用心的多,不仅整个场地宽松了不少,在中间球网的旁边,还有特意为裁判准备的高椅。
  “就到这里吧。”
  越前南次郎对着三人说道,缓步来到了挂着大钟的石墩下方,一柄看起来有些老旧的实木球拍落入了他的手中。
  他伸出手指,简单的勒了一下拍网。
  随即,便径直来到了球场的一端,含笑看着还在场边伫立的上衫悠。
  手冢和亚久津的目光落到了上衫悠的身上。
  他们没想到,这次的拜访会这么的简单直接,从他们来,到越前南次郎带他们来到这个球场,前后都不超过十分钟。
  上衫悠自然不会有什么退缩,倒不如说他的内心也早已经期待万分。
  放下了自家肩膀上的球袋,他取出一柄黑红边框的球拍,神情平静的走上了球场。
  每一步,都踏在了呼吸的节奏上。
  等来到自己的发球线的时候,他的气息浑圆一体,整个人就和对面的越前南次郎看起来一样,普普通通的。
  对于越前南次郎让出的先发优势,上衫悠自然也没有客气。
  他从口袋摸出一颗网球,缓缓敲打在这个有着不少球印的场地上。
  两人心照不宣的,都没有提裁判或者打多少局的问题。
  上衫悠是接着拜访的名义来请教,而南次郎心里则是借着为儿子报仇来进行教导。
  霓虹能出现这样的苗子,他多少也是有些期盼,想看看上衫悠以后的未来。
  说起来,龙马刚回到霓虹能够一天一个变化,就是从面前这个小子这里开始的。
  龙马的信念和斗志在这片土地上被点燃了。
  这也是他会对上衫悠有所表示的其中一个原因。
  滋滋滋~
  一团噼啪的作响的雷光突然从上衫悠的手中乍现出来。
  这一幕,看得球场边的手冢和亚久津面色肃然。
  一上来就使用二阶段的光击球?
  在他们各自的记忆中,能够让上衫悠这么认真对待的对手,这还是第一个。
  而且亚久津这个也懂光击球的人能感受得到,这一球比起之前轰向真田的那一球更加圆润。
  毁灭与新生在其中交织,似乎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环。
  雷霆即可代表死,也能代表生。
  砰!
  屈膝垫脚,手腕压拍。
  上衫悠的身体在一瞬间便完成了一整套发力的动作,甚至边上的手冢和亚久津还能听到他身体肌肉和骨骼发出的清脆声响。
  声音如同在纤维间跃动的电光。
  一团凝练的雷光从他球拍的甜区飞了出去,惊人的压迫感,瞬间覆盖住了整个球场。
  
  “哎呀,现在的年强人可真是了不得。”越前南次郎眼眸微微一缩,嘴巴上说着示弱的话语,身体却是无视了光击球的压力,直接顶了上去,他轻声哼唧着:“这个球场可遭受不了这种威力的网球。”
  唰的一声。
  那柄看起来十分普通的木制球拍,就在亚久津诧异的目光中,朝着那团璀璨的金色雷光拍了下去。
  一瞬间,异象皆消。
  网球又回归到了最为朴素的那个模样,正在越前南次郎的拍网中苦苦挣扎。
  砰!
  他正手拍抽拉出来的跃动弧度,就欲从上衫悠的脚侧弹飞出去。
  对面。
  上衫悠浅棕色的眸子一凝,心中感概:“不愧是以前的第一人,光击球这种招式,连作为试探的资格都没有。”
  光击球强就强在实力与技巧的碾压,同等级别中,对于两个都完美掌握甜区技巧的人来说,并非有那么打的作用。
  更何况,还是越前南次郎这种已经把这类招式磨练到顶点的男人。
  回击回来的这一球,就足以说明一切。
  力量没有一丝一毫的外泄,哪怕他的光击球也是力量收敛版的。
  这一记正手的对拉,上衫悠保持着谨慎处理的态度。
  踏踏!
  他的右脚垫着小碎步,身体向着侧后方半拉,双腿前后跨立的同时身体重心微微下沉,抡起的手臂带起球拍,以一个圆润的弧度截住了弹飞起来的网球。
  嘭!
  沉闷的爆破声响起,直接在上衫悠的身后掀起了狂卷的气浪。
  这一球,沉重无比!
  “果然......”
  上衫悠努力压制着自己正在不断颤抖的手腕。
  嘶~
  呼吸之间,一股酥麻的撕扯之力从他的身体各处涌现而出。
  接着,他的手臂肌肉紧绷,右脚上前一踏,借助着身体小部分的重量,将完美收束的这一球压了回去。
  一道雷光,急促蜿蜒闪出。
  上衫悠敢肯定,刚才这一球要是他没有接下,也不会对这个球场产生任何的破坏。
  举重若轻......越前南次郎已经将这一点臻至极限。
  或者说,他就是将着理念结合吸收后,创造出来的,属于他网球道路上的高超技巧。
  “小子,果然不赖吗?”
  越前南次郎看到上衫悠还算轻松的回击,不由笑道。
  对于巧妙变向,落在自己反手侧的雷光,他只是简单的一个横跨,在网球落地弹起之后,右手的球拍朝着左手一抛。
  砰!
  一个让人难以预料的,角度诡异的近角抽击球落了下来。
  手冢和亚久津对视一眼,相继无言。
  在他们的预判中,这一球完全不应该是落在那个地方,而且还是这么大的倾角。
  并且与之前那种懒散不同。
  球场上的越前南次郎无时无刻不闪耀着某种光辉,让人不自觉的就会把视线放在他的身上。
  很快。
  砰!
  又是一球从上衫悠的反手底角滑了出去。
  “好强.......”
  亚久津缓缓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刚才他看的很清楚,以上衫悠的速度应该不难救球,但是方向预判做错。
  当上衫悠的脚步在提前转动的那一霎,就已经错了最佳的时机。
  越前南次郎的击球似缓实急,不会再给人多一秒的时间。
  底线附近。
  上衫悠半蹲着身子,眼中满是凝重,就刚才这几球的怪异,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
  “这就是传闻中的古今无双、诸行无常?”
  上衫悠抬头,对上了越前南次郎那双饱含期待和笑意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