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456章 最后一年的大会,死亡分组

第456章 最后一年的大会,死亡分组


  幽静古寺的大堂内。
  上衫悠盘坐在老爹教练的面前,脸上洋溢着祥和的微笑。
  若是三船在这里,定然就会发现上衫悠身上的两种力量已经达到了完美又微妙的统一,精神与肉体交织,和谐无比。
  不比平等院在推开修罗神道大门后,放弃光明,选择了另外一条通往黑暗的道路,上衫悠直接将限定的前路斩成了一片虚无。
  之后,每走一步,他都是在创造自己全新的道路。
  亦如越前南次郎从无到有的两条道路。
  “小家伙,恭喜你了。”
  老爹的语气还是那么的悠长平稳。
  他手捧着一杯热茶,微微睁开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浑浊的光芒。
  已经多少年,他都没有再见到第二个走上全新道路的人出现。
  当下的霓虹,甚至现如今的世界网坛,大部分人要么走的是天衣无缝这条道路,要么走的是修罗神道这条道路。
  在他执教几十年的六角中,他教导的永远是快乐享受网球的理念,却从来不会主动传授那群孩子天衣无缝或者阿修罗神道。
  因为他知道,想要再次出现一个越前南次郎那种级别的选手,仅仅只靠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路是人走出来的。
  从一到十不难,难的是从零到一的突破。
  现在,他的面前终于又出现了一个存在这样可能性的后辈。
  “多亏了前辈,这段时间叨扰您了。”上衫悠坐着拜了一礼,表示了对这位更古早传奇选手的敬意。
  能感受的出来,对方对于网球的热爱,绝对不会低于现在他们这些年轻一代的选手。
  老爹教练摇摇头,胡子抖动着吹了一口气,捧着茶杯没有说话。
  很快,几缕蒸汽飘起,再次掩盖住了他已不再清澈的双眼。
  他微微抬起头,视线越过了面前的上衫悠,好像无视了空间的限制,飘飞了关西地区的某个地方。
  “小爱,你看到了吗......”
  在那里,有着一座新坟,上面点缀着几朵小花。
  ......
  两天后。
  东京都,冰帝学园。
  周末的校园里显的有些空旷,但是很快,一批批身穿其他校服的外校人员就从门口走了进来。
  他们三三两两,不少熟识的看到了还会互相打声招呼。
  “终于要来了啊。”
  大石站在冰帝的校门口,有些发呆的看着冰帝学园那四个金灿灿的大字。
  全国大赛的抽签仪式,首次在冰帝进行。
  “大石、大石......”手冢沉稳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身体一怔,大石很快回过神来。
  他小跑了几步赶上手冢,脸上浮现出一丝尬尴的神情:“抱歉手冢......”
  刚才,他心中只是有些感慨,不知道他们青学会不会有这么一天。
  手冢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今年是他们的最后一届,也是他会全力以赴、放手一搏的一届,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他都不想给自己的国中学生涯留下遗憾。
  两人跟着其他学校的人一同朝着冰帝的礼堂走去。
  同样的场地。相似的布景。
  来到这里的关东地区的队伍都有些感慨。冰帝这两年真的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死死的压在他们的头顶。
  就连他们之前认为最有希望的立海大,也是连续三次在决赛中败给冰帝了。
  台上的主办方正在布置,台下的已经到场的学校也在讨论。
  其中来自爱知县的六里丘代表声音最大。
  尤其是这次关东大赛,再次败北的立海大成为了他们口中调侃的主角。
  “我看立海大越来越差劲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是啊,说不定这次可能全国大赛的决赛都进不了。”
  其中一个绑着红色头巾的代表嘿嘿笑着。话语中,完全没有把立海大放在眼里。
  然而,就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座位上,切原正一脸的怒火。看着下方高谈阔论的两人。
  就在他想要出面阻止时,他身边的真田一把按住了他的手臂,起身朝着下方走去。
  “爱知的六里丘是吧,刚才那样的话,我不介意你们在球场上当着我的面说的。”
  真田面色微沉,居高临下俯视间,给了两人巨大的压迫感。
  两人脖子一缩,眼睛瞪大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男人,声音一下子变得颤颤巍巍,“真……真田?!”
  “哼。”
  立海大的皇帝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这样的家伙还根本不值得他有所动怒。
  礼堂内。
  其他学校的代表或是侧目,或是冷笑,看着刚才发生的这场小小闹剧。
  靠着说大话来吸引眼球,然而当正主真正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却又一个屁不敢放,简直可笑。
  “啧……立海大的真田,他真的是国中生吗?”
  就当众人以为这事就此揭过的时候,旁边另外一个打趣意味十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十分特殊的冲绳俚语,一下就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谁也没想到,这时候竟然还有人敢去撩拨立海大的真田。
  “看来,给一些人的警告还远远不够。”真田眼神闪烁。
  这一次,他是彻底阴沉着脸看了过去,他们立海大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进行挑衅的。
  边上,木手永四郎梳着十分标致的大背头,轻松惬意的倚靠在凳子上。
  他眼睛瞥了瞥,感受着来自身后的锐利目光,嘴角弯弯向上勾了起来,“甲斐,少说几句,不然要你吃苦瓜喽。”
  “啊啦啦~”
  两人一唱一和,话术水平不知道高了六里丘的代表多少倍。
  坐在角落边上的东方雅美轻轻吞了下口水,现在整个抽签的礼堂内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因为主办地的缘故,他们山吹算是作为特殊推选上来的队伍,这种情况下,更是不会多说什么。
  这种僵局直到……
  哐当!
  礼堂的大门被推开。
  两个身材挺拔的人影出现在泛着白光的门口。
  所有人都知道,上一届全国大赛的冠军到来了。
  紧绷的气氛一扫而空。
  迹部和上衫悠一同踏着步子走入,直接就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他们两人一个优雅贵气,一个温润如玉。携带着那种王者般的气势,顿时压得这个教室的代表都失去了光彩。
  啪!
  两人在第一排的位置分开,迹部走上台后打了一个响指,随后傲气十足的朝着下方张开双手:
  “各位,欢迎来到本大爷的王国。”
  他的话,让不少人嘴角微微抽搐,下意识移开了注视的目光。
  好羞耻。
  “冰帝的部长,原来就是这样的性格吗?”
  木手永四郎身子坐正,饶有兴致的看着正在台上“发光发亮”的迹部,低声喃道:“还真是有意思。”
  像他们这种第一次进入全国大赛的队伍,之前对于冰帝的一些概念,还都停留在想象之中。
  就在他们各自思考时,却没有一个人发现,上衫悠已经将在场所有的人都扫视了一遍。
  “果然,九州地区的霸主狮子乐终究是日薄西山。”
  上衫悠多在木手永四郎的身上停留了两秒,貌似对方的气息出乎意料的还挺强。
  在冠军队伍冰帝到来之后。
  这个全国大赛的抽签会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牧之腾中学,A1。”
  门协吾第一个下去,发现自己抽到的是一号之后,脸上浮现了一抹兴奋的笑容。
  分在两头,更大概率能避开了那几所实力超强的队伍。
  ……
  “名古屋星德,A9。”
  “狮子乐中学,A11。”
  “不动峰中学,A13。”
  “比嘉中学,A14。”
  ……
  “冰帝中学,A16。”
  接着。
  A组的序列就在一个个代表上台后,全部抽取了出来。
  同时,按照规定。有四支冠亚队伍能够享有第一轮轮空的权利,A组最终一共12支队伍。
  然而,就在A组名单全部公布出来的时候,真田、白石等人却是皱起了眉头。
  四天宝寺、立海大附属中学、青春学园,这三所实力强劲的队伍竟然统一进入了下半区。
  虽然结果还没出来,但是不少人都已经意识到了,下半区恐怕是名副其实的死亡之组。
  ……
  距离抽签会已经过去三天。
  然而死亡小组带来的风波却是没有丝毫的停歇。
  根据最终对战表的结果。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青学、立海大、四天宝寺这三所学校会在四强赛和准决赛接连碰上。
  至于最后谁胜谁负,恐怕也没有人能够打包票。
  青学这边。
  在得到这个结果之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压力。
  不说关西的冠军四天宝寺,仅仅只是立海大附属中学就是他们极难跨越过去的一道槛。
  大石脸色不是怎么好看。
  进行全国大赛冲刺的训练的时候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这次的签是他上台去抽的,但是看现在这个样子,好像被他一个人完全搞砸了。
  这明明就是他们毕业前的最后一次机会。这其中,代表的不仅仅只是他自己,同样也还有手冢、不二、乾、菊丸、河村……
  他们这群小伙伴这么几年来的努力全都……
  啪!
  菊丸的手章盖了上来,被打断思绪的大石抬起头来。
  这才发现不只是菊丸,其他队员也都停下了手中的训练,站在原地看向他这边。
  只一瞬间,大石就感觉自己的鼻子一酸,眼泪要掉落下来。
  他积攒了几天的愧疚情绪,一下子全部爆发了出来。
  “对……对不起,大家!”
  他弯腰鞠躬。
  然而却是立马被一句句关切的话语给淹没了过去。
  “大石,要赶紧训练了喵,我可不能少了你的搭档。”菊丸双手扶起大石,元气十足。
  桃城也在一旁挥舞着手臂,“大石前辈,不管前面是什么对手,我们都会一起走下去的……”
  “想要拿冠军的话,现在可不是颓废的时候。”龙马酷酷的一拉自己的帽檐。
  “大石……”
  ……
  大石一抽鼻子,脸上笑得有一些狼狈,“抱、抱歉了大家。”
  他握紧手中的球拍,重新回到了训练的队伍当中。
  三楼的活动室的窗边。
  龙崎教练双手抱胸,静静看着球场上发生的一切。
  最后看到大石走出了自己心中的那一道槛后,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过于苛刻的责任心。
  关于大石性格中这一点,她希望会由此发生一个转变。
  球场上。
  不二笑看着在正他身旁挥拍练习的手冢,为了备战全国,这次在大石这件事上,手冢所展现出来的决心,真的是无比强大。
  “我相信,我们会赢的!”
  唰!
  他跟着节奏,也继续开始了他们的冲刺强化训练。
  而作为东道主这边的冰帝。
  就在不少人都以为他们今年也是稳操胜券的时候。
  整个网球部的一二队正选却是没有一丝放松的进行着高强度的备战训练。
  正是因为已经见识到了顶端的风景,也正是因为自己的身后不知道有多少队伍在虎视眈眈。
  所以他们付出的汗水也是没有少上一滴。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身后那几支队伍有多努力,所以他们只能更加努力,朝着自己的极限去努力。
  上衫悠、亚久津……
  他们这些身体素质已经高到某种程度的也没有丝毫放松。
  全国大赛前的这一段训练,它不只是训练的身体,同时也是训练着一支队伍的精气神。
  而这种无形的力量,往往就能够在某些关键的时候,起到扭转局势的作用。
  抽签后的一周时光,就在这种紧张压抑的训练中流逝而去。
  很快。
  有明森林网球公园又变得热闹了起来。
  全国大赛在这个有着举办大型网球赛事能力的公园公园中拉开了序幕。
  因为首轮轮空的原因,冰帝全员虽然不用上场,但是他们还是来到了现场观摩比赛。
  其实不只是他们,青学、立海大,就连四天宝寺的正式队员们也都没有闲着。
  
  全国赛场无弱者。
  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疏漏,都有可能因为全国大赛特殊的主场顺序,而出现变故。
  紧邻冰帝那一场的,正是冲绳的比嘉中学对阵东京的不动峰中学。
  同为第一次打进全国大赛的黑马队伍,两所学校在第一轮就撞上的消息还吸引了不少的观众。
  说起来,这也算得上是一场恩怨赛。不动峰中学的部长橘曾是狮子乐的部长,而比嘉中就是踩着狮子乐的尸体爬上王座的。
  然而,这场比赛却是没有观众们想象的那般精彩。
  6-0!
  6-1!
  一场单打三,一场双打二,比嘉中学的选手向众人展示了无与伦比的超凡技艺。
  “刚才那个移动是……”
  看着平古场微笑的走下场,神尾至今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对方实在是太快了。
  哪怕他已经把自己的节拍提到了最快,网球每一次也都打到无人防守的死角,但是都会被那个人轻松回击过来。
  “冲绳的武术吗……”
  橘桔平眼中泛着精光。
  作为单打二号出场的他,倒从比嘉中的手上拿下一分。
  可惜……
  他们不动峰的双打一号再次失利,面对田仁志慧的爆炸攻势,就连石田铁的波动球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6-1
  最后,作为单打一出场的木手永四郎,十分优雅的将伊武深司打了一个6比0。
  整场比赛,基本上以比嘉中学的大幅度碾压结束掉了。
  球场旁边。
  观战的冰帝众人收起了脸上的轻松表情,比嘉中的表现,比他们预估的还要强上不少。
  而且看这样子,对方明显还没用出全部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