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463章 超光速粒子?

第463章 超光速粒子?


      
  
  还要继续打宇宙大爆炸吗?
  
  看到了自家部长的动作,平古场暗自咂舌。
  
  刚才上衫悠已经用绝对霸道了的实力证明了,这种一击必杀式的打球是没有用的。
  
  “永四郎……”甲斐皱着眉。
  
  现在这副模样的木手永四郎,是他之前根本就没有见到过的。甚至可以说,都有点不像他从小认识的那个木手。
  
  砰!
  
  网球清脆的声音传来。
  
  一道淡金的光束精准的落在了上衫悠接发半区底线和中线的那个夹角之上。
  
  随后——
  
  嗖嗖嗖!
  
  弹起的网球就如同扭曲的黄色小蛇,在半空中带出了令人难以捉摸的诡异曲线。
  
  “是饭匙倩!”平古场看到网球的变化,低呼了一声。
  
  这一球,木手永四郎直接改变了自己的战术策略。
  
  “没用的,”上衫悠摇摇头,“变化虽然很够,但是就现在这种程度的飞行速度……”
  
  唰!
  
  黑红边框的球拍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幽光。
  
  球拍落下,拍影似网。
  
  上衫悠的小臂发力抖动,就好像编制成了一张无形的大网,网球不管往哪个方向扭曲变化,都会被笼罩进去。
  
  砰!
  
  强劲的力道,直接在半空拉出了一个跃动的弧度。
  
  虽然木手永四郎凭借着左手惯用手的优势,导致了上衫悠只能用反手拍回击。但是他的每一球,都将速度和力量融入了进去。
  
  网球落地,在木手另外一边的底角弹飞起来。
  
  “这么长的横向距离,对方的那种缩地法应该也无法使用。”向日岳人轻笑道。
  
  前面的两场比赛,对方的其他队员已经暴露了这种特殊步伐的所有缺点。
  
  踏!
  
  脚步横移。
  
  木手永四郎却是出乎了不少人的意料,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了网球的面前。
  
  “看样子,这次你又猜错了,对方的部长应该是克服了这种横向移动的缺陷。”
  
  看到向日脸上的笑容僵住,忍足不由调侃道。
  
  已经通过缩地法位移到网球面前的木手永四郎,却没有其他人想象的那么轻松。
  
  唰!
  
  他的视线才将将捕捉到网球的轨迹,手中的球拍就已经挥舞着按压了下去。
  
  砰!
  
  球拍撞击上网球。
  
  木手的手腕一颤,网球蕴含的玄机这才猛地爆发出来。
  
  “这么沉?”
  
  他的脸色大变,一开始追上网球的那种欣喜自得之感,也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他刚想靠着右脚做支撑,腰部扭动发力点时候。
  
  啪嗒。
  
  他手中的深青色球拍已经被震的掉落下去。
  
  刚才这一球,又发生了什么?
  
  看着木手球拍被打脱手,比嘉中的队员们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刚才上衫悠的这记回球看起来确实很强劲,但是威力也没有大到这种程度吧?
  
  木手永四郎转身捡起自己的掉落出去的球拍,再看向上衫悠的目光变得格外的复杂。
  
  未知,带来敬畏。
  
  这一球,他根本就没有理解这其中所蕴含的玄机。
  
  只是一个字,沉!
  
  尤其是当他想要反抗时,拍网中的那颗芥黄小球就像是被灌了铅一般,变得无比沉重。
  
  ……
  
  砰!
  
  “上衫悠得分,40-0!”
  
  ……
  
  砰!
  
  “冰帝上衫拿下此局,2-0!”
  
  ……
  
  破发之后,短短几分钟内。
  
  上衫悠就十分轻松的保住了自己的发球局。
  
  他那一副大气都不带喘一下的模样,给比嘉中学的士气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就是这种压力,和当初直面那个男人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木手永四郎用右手手背轻抬了一下左侧的眼镜边框。
  
  他的表情肃穆,完全没有了以往作为“刺客”的那种风采。
  
  “果然会这样吗……在这样光芒下,根本连自己的网球风格都发挥不出来。”
  
  场边,井上守低叹一声。
  
  他的叹息引得芝纱织好奇的看了过来。
  
  “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面对上衫悠,木手永四郎的注意力根本就集中不起来,整个人反而显得有些畏手畏脚。”
  
  说简单点,就是在网球场上突然被打蒙了。
  
  芝纱织微微捂着小嘴,她再联想到之前她调查过的,有关于木手永四郎的资料,现在的情况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这个少年,现在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了吗……”芝纱织的目光再度转到了球场上。
  
  后场,发球线上。
  
  木手闭目,正在努力的调节着自己的呼吸。
  
  哒哒。
  
  哒哒。
  
  网球被他轻轻往下按压着。
  
  这种时候他很清楚,首先就是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唰!
  
  木手收住最后弹起的网球,随后将之向上一抛。
  
  在全场所有人的注视下,那缓缓滚动的网球纹路似乎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动作不一样了,要来了吗?”
  
  上衫悠目光微闪。
  
  他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木手永四郎现在的姿态以及整个人都气势都不一样了。
  
  静待着网球上升到某一处。
  
  木手永四郎踮脚屈膝,提肩弓腰,手中的球拍早不知何时已经落了下去。
  
  滋滋滋~
  
  下一刻,球场上就好像有微弱的电流声流淌过。
  
  点点的金色粒子从他的拍网之中缓缓消散。
  
  嘶!
  
  “这……网球去哪儿了?”
  
  等到球场上的场景重新变得鲜活起来,场外的观众们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他们刚才的注视中,木手永四郎好像都没有动作过。
  
  “裁判……”木手斜瞥了一眼高椅上的裁判,厉声提醒道。
  
  “哦哦,稍等……”
  
  裁判先是仔细检查一下手中的测速仪,然后又观察了一下上衫悠半场留下的那个深深凹痕。
  
  等到确认无误后,这才开口宣判道:“木手得分,15-0!”
  
  虽然手臂上的肌肉传来了酸楚的感觉,但是木手心中却是露出了一丝微笑,“果然,这一球上衫悠也无法看清!”
  
  呼……
  
  他深吸一口气,就欲彻底打破自己之前那种状态之时。
  
  上衫悠抬起头,在他发出下一球之前,出声问道:“这招超光速粒子,你是怎么会的?”
  
  简单的一句话,却是再度搅得他的内心翻腾了起来。
  
  木手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他没想到上衫悠居然也见识过这一招,不然也不会在下一球之前就问出这样的问题。
  
  “算了,不愿意回答吗。”
  
  看到木手永四郎半天没有反应,上衫悠低着头笑了笑。
  
  对方说不定也许有着自己的际遇,既然不愿意说。
  
  那么……
  
  同一个招式可是对圣斗士是无法起作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