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474章 一切的恩怨都要在此终结

第474章 一切的恩怨都要在此终结


  
  嗖嗖!
  一颗芥黄的小球,就这样夹杂在几缕纷杂的草屑当中。
  “还能这能吗?!”
  菊丸错愕着大喊了一声。
  然而其实不只是他,青学的其他人以及正在观战的四天宝寺的选手们也是非常的诧异。
  在这样的情况接回零式,那还算不算网球没有弹起?
  裁判没有喊停比赛。
  龙马也在一阵惊讶之后,快速平复了脸上的情绪,虽然幸村十分取巧的接回了这一球,但这无疑是一记坏球。
  踏!
  他踏出一步,高高跃起,就跟之前幸村的动作一般无二。
  唰啦!
  他紧绷的身体,在半空中竟猛地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
  手中的球拍也在这股强大的向心力之下,重重的落在了网球的侧后方。
  嘭!
  网球卷起狂风,呼呼作响的落下。
  一时间。
  激烈的回旋就像是掀起了一股狂暴的龙卷风一般,就要将幸村整个人都卷入进去。
  “是集训和交流赛的那时候……”
  仁王的眼睛就像狐狸一般,悄咪咪的眯了起来。
  刚才这一球,就是越前龙马为了摆脱现今身体的素质的影响,特意开发出来的超级扣杀球。
  不过…能奏效吗?
  仁王心中暗自一笑,认真起来的幸村可是连身为队友的他,到现在为止也根本没有琢磨透的选手。
  砰!
  果不其然。
  越前龙马脸上那抹畅快的笑意都还没来得及收起,一道幽幽划过的紫色球影,又一次从他的双眸之中闪烁而过。
  “40-15!”
  裁判的声音从场边传来。
  不二面色微变,他看向手冢轻声说道:“手冢,从刚才起,你有没有发现有些不对劲?”
  手冢目光闪烁,微一思索后,点头说道:“就在刚才以及上一局,越前的五感,分别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幸村施加的干扰。”
  “果然……”不二沉声点头。
  手冢所说的,和他自己观察到的几乎一般无二。
  虽然越前有着天衣无缝之极限的光辉,但是触觉、视觉、听觉这些,只要被幸村短暂干扰到了,那个瞬间就是一个致命的漏洞。
  到了他们现在这种级别,一点微妙的变化,往往都能左右一球的胜负。
  砰!
  “30-40!”
  砰!
  ……
  因为零式发球在草地球场上出现的漏洞,越前龙马不得不再一次改变自己的战术方针。
  这一局的发球局,他已经拿到了自己的赛点,绝对不能再被幸村这样轻而易举的扳回去。
  打定念头后。
  龙马目光一扫幸村接下来的动作。
  他快步跨越至网球的前方,这一次球拍翻转,改抽为挑,将网球高高的朝着半空送了上去。
  “吊高球,他想干嘛?”
  胡狼桑园有些意外的看着越前龙马打回去的网球。
  如果不是隐藏着某种特殊的战术企图,那么越前龙马这个举动简直就是在给对方送出完美的机会球。
  看到幸村根本就没有丝毫犹豫地一跃而起,丸井文太的眼中闪过一抹嘲弄之色:“或许对方有着信心十足的,能够克制杀球的招式。”
  “不二周助的麒麟落地?!”
  “不可能。”
  真田清冷的哼了一声,随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如果越前龙马敢用出麒麟落地,那么幸村的下一击便会告诉他,这其中的缺陷究竟有多大。
  轰!
  震荡的气浪从幸村的球拍中喷涌而出。
  光听声音,所有人就能感受到那其中所蕴含的可怕力量。
  甜区的技巧,对方越来越熟练了。
  不二心头的忧色一闪,随即便把目光放在了越前的身上,他想要看看龙马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去应对这一球。
  唰!
  感受着自己耳畔不断掠过的清风,龙马眼中的光芒愈发旺盛。
  拍起,一压!
  网球瞬间就在一道逆转而出的白芒之中,消失不见。
  武士的抽击!
  这算是龙马目前从他自己老爸那里学来的,最有威力的一招抽击球。
  这一球,似乎都将幸村封闭的五感开出了一道细细的裂痕。
  他本已没什么情绪的脸上,竟划飞快的划过了一抹惊讶。
  不过很快。
  这点点掠过心扉的白芒,又被寂静无声的黑暗给吞噬了进去。
  “可惜…就和我一起步入这个黑暗的世界。”
  砰!
  幸村脸上从容冷漠,而越前龙马只感觉,自己的耳畔又一次响起了这万年不变的击球之声。
  这声音恍惚间,变得越来越远。
  “幸村精市得分,40-40!”
  “小不点的发球局,平分了……”
  菊丸的声音这一次像是被扼住了一般,明明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然而黑暗却将所有的希望给吞噬了进去。
  越前龙马身上的无我光辉熄灭了!
  砰!
  砰!
  又是两球后,幸村逆转局势。
  硬生生地从越前龙马的手上,将刚才这一局的分数给抢了下来。
  比分来到了4-2!
  龙马也在第七局开始的时候,身上的淡青色光辉再次涌现。
  呼哧……呼哧……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虽然在陷入灭五感的世界不久后,他就通过天衣无缝之极限给挣脱了开来,但是那个令人迷失、静寂无声的黑暗世界,还是让人精神感到一阵压抑。
  就这样,一阵接着一阵。
  越前那种放空一切,我心一切皆成空的状态,被幸村所施展的各种精神力招式,弄得荡然无存。
  仅二十分钟后。
  砰!
  面容冷漠的俊逸少年,再次将网球凌空抽下。
  “Game,幸村精市,6-2!”
  “单打3号的比赛结束,由立海大附属中学的幸村精市获胜,局数6比2。”
  裁判的声音从高椅上传来。
  越前那被汗水所刺痛的眼眸,只能看见幸村给他留下的那道背影。
  现在他也更加确信了,原来天衣无缝之极限也还并不是极限。
  炽热的火焰在内心燃烧。
  越前龙马那颗想要变强的心,变得更加坚定了。
  ………
  之后。
  双打二的比赛,立海大附属中学再下一城。
  裁判朝着一侧半场示意道:
  “比赛结束,由立海大附属中学柳莲二、切原赤也组获胜,局数7比5!”
  “呼……呼……”
  听到声音后,弯腰撑着自己膝盖的切原站直了身子。
  恶魔化的状态褪去,他的皮肤和头发也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
  这一场,青学那边派出的是乾贞治和海唐熏。
  乾贞治的数据虽然一开始被柳前辈完美的算计到了。
  但是——
  他斜撇了一眼对面那个同样赤红着眼睛,一头灰白发,皮肤暗红的家伙。
  海堂熏这个默默无闻的家伙,竟然也能在某种极限条件下,进入和他相类似的恶魔化状态。
  想到这儿,他的眼中还闪过一丝不爽。
  要不是他已经能够提前控制恶魔化的情绪,恐怕还真不一定是对面这两个人的对手。
  不过哪怕如此,对方也差点就将比赛拖入了抢七。
  “再胜一场!”
  ………
  “再胜一场!”
  ………
  等到切原和柳莲二回身走回队伍的时候,便已经能够听到立海大部员的欢呼之声。
  切原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虽然他的身体很疲惫,但是内心却是无比的开心和骄傲。
  他们已经手握两个赛点。
  这样看来,这一次还是他们前往决赛,与冰帝那群变态的家伙进行争锋。
  不用多说,现场的气氛两极分化。
  青学那边凝重万分。
  而立海大这边欢腾轻松。
  然而就在下一场比赛即将开始之前。
  远处,
  一支身穿灰白色短袖,气势如虹的队伍走了过来。
  冰帝队伍的人数不多,然而每个人在踏步间,一双眸子如鹰隼般锐利,加之身上裹挟着那股煌煌威势。
  一时间,这边球场的两方竟然都被震慑住了。
  安静了片刻。
  接着,议论声就如同山洪一般猛的在这个球场爆发开来。
  “冰帝那边看样子已经结束了……”
  “好快!”
  “这气势?”
  立海队员和青学队员们,呼吸纷纷一促。
  冰帝一队正选就这样虎视眈眈的出现在他们比赛的场边,这很难不让人有所在意。
  而且比起以前,这一次作为观众的冰帝,也丝毫没有掩盖自己身上那种强大的侵略性和压迫感。
  王来庆贺另外一个王者的诞生。
  上衫悠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就在他的目光刚刚扫过球场下方的记分牌,洪亮的广播声便从球场四周响了起来:
  “下面,即将开始单打2号的比赛,由青春学园手冢国光,对阵立海大附属中学真田弦一郎!”
  “请双方选手做好上场准备。”
  听到这个声音真切的落下,真田的心脏好像忽然漏跳了一拍。
  虽然明明早已经看过了对战表,但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
  这一刻,他的目光看向对面。
  仿佛完全忘记了冰帝给他们带来的压力,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俊朗挺拔的人影身上。
  “三年了,就让所有的不甘和遗憾都在这一次的比赛中了结吧。”
  手冢目光闪动,他读懂了真田眼神中传达过来的意思。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错,激荡出了惊人的火花。
  场边,冰帝队伍中。
  听到对战信息广播后,上衫悠朝着迹部微微一笑:“也许我们来到正是时候,青学如果想要翻盘的话,那么这一场比赛就是他们的号角。”
  迹部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只是他那不断闪烁的眸光,显示出了他的内心也绝对不平静。
  即将上场的这两人的恩怨,他可是在两年前就从上衫悠的口中得知了。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