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475章 手冢vs真田

第475章 手冢vs真田


  “好久不见。”
  “嗯。”
  手冢还算平静的点点头。
  不过他眼镜下的眸光浮动,表明他的内心其实也不是没有起伏。
  他很明白,真田所说的好久不见并不是指见面,而是在球场上相遇。
  三年前,是自己拦路挑战真田和幸村两人,而如今,真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又一次站在了他的面前。
  而且比之当初,对方的变化很大。
  之前在关东大赛,和越前龙马的比赛过后,真田的心境就已经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
  此时。
  真田戴着自己那顶黑色的球帽,下方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他脸上的神情严肃,那双狭长的眼睛,正锐利的紧盯着手冢。
  “真田弦一郎!”
  他朝着对面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对面的手冢目光微垂,将球拍换到右手后,同样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手冢国光。”
  
  两人手掌在网前用力一握。
  没有再说其他,他们互相都心知肚明,这一场比赛对于他们本人或者队伍本身,都有着非凡的意义。
  快速结束掉猜边后。
  裁判单手朝着立海大这边的半场一挥:“比赛开始,一盘决胜负,首先由立海大真田发球,一局终!”
  哒哒!
  哒哒!
  看着网球不断点地,不少人开始屏住呼吸,把目光放在了后场发球线上那个敲打网球的人影身上。
  “要开始了。”
  冰帝这边,众人在听到上衫悠的话语之后,表情一肃。
  场下的两人都曾展露过超强的网球实力,而且两者的网球风格迥异,胜负一时还很难断定。
  而且有意思的是,虽然手冢和真田都是中学届数一数二的好手,但是过往的比赛中,两人却还没有交手过。
  就在一众观众期待的目光中,真田他的身体启动了!
  唰!
  网球高抛,缓缓扭动。
  他的面容坚毅,锐利的目光一直没有丝毫的放松,注意力直接从一开始就被他提高到了极致。
  几乎同一时间。
  屈膝蹬地的力量从腰部向上涌来,真田眼中的锋芒凌厉一闪。
  砰!
  球拍在甩鞭挥打的动作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场边的观众只听见一声扎实而沉重的闷响。
  而在手冢的眼中,当真田甩臂挥拍压下的那一刻,狂卷的风暴便从对面突袭而来,就连他也只是模糊的扫到一丝网球的影子。
  “这就是其疾如…暴风……”
  踏踏!
  他的身体一个闪动,朝着自己的反手侧跑动过去。
  可惜。
  咚!
  模糊的淡黄光影,在他的反手边角高速点过,随后弹飞了出去。
  “15-0!”
  手冢收拍,皱眉抬头看向对面。
  映入眼帘的,就是真田那凛然而认真的眼神。
  “竟然一记ace发球得分了?!”
  场边的不少人微微色变,尤其是越前龙马,他能感受的出来,这个神情状态下的真田,就和当初与他打最后一局时的真田一般无二。
  “好强的集中力。”
  宍户亮也是凝神感慨了一句。
  因为接发球站位,以及正反手拍的原因,手冢的惯用手,在真田这种高速球之下,反而成为了一个可利用的点。
  真田在自己右发球区打过去的网球,落在了手冢右接发半区的,最靠近单打边界线处的外角。
  再加上手冢一开始为了适应真田疾如暴风的速度,那短短一瞬间的迟疑,便让他错失了最佳接发的时机。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对于身位的调动,也会迫使手冢回击的网球,力道就不会那么强劲。”
  忍足轻轻一推眼镜说道。
  像是亚久津之前很喜欢用的美式上旋球,就是通过这样大角度的反手调动对手,从而寻找进攻的机会。
  凤长太郎闻言点点头。
  而且真田之所以会令他们这么惊讶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在于,那种高速球的情况下,竟然还能打出这么大弧度的外角球。
  而他的重炮发球,为了速度从而牺牲了网球的变化性。
  上衫悠笑了笑,挑眉道:“这也是真田为什么会将疾如风称为其疾如暴风的原因吧。”
  简单的风只是轻柔迅捷的。
  而暴风,则意味着更加凶猛激烈。
  能够打出这样弧度的高速球,那么也算是正常了。
  哒哒。
  球场上的真田,好像没有听到场边对他的各种评价。
  他的手掌按压着网球,整个人的气势凝练而集中。
  这种将所有身心全部放到一件事物上的感觉,又让他回到了当初修行剑道的那种日子。
  唰!
  网球被他再度高抛的同时,他的双眼猛地一亮。甩动的手臂,伴随着他的一身轻喝。
  轰然落下!
  嘭!
  狂卷的气流宛如暴风,再次席卷整个球场。
  其气势不仅向着手冢呼啸压去,而且也让人无法察觉到网球的任何一丝轨迹。
  唰啦一声。
  正在有节奏吐气的手冢呼吸一屏,他早已微蹲的身子,高速的向着自己中线的内角拉去。
  切换到左半场发球区后,手冢反手需要守备的范围就大大缩小了,这打向内角的一球还难不倒他。
  只要感知到了网球……
  他球拍拉直,脚步前跨。
  砰!
  令人耳膜震荡的响声从他的球拍拍网中传了出来。
  网球的力道很足,而且还带着不弱的穿透性,手冢甚至能感受到网球正在不断的摩擦着网线。
  嗤嗤的鸣颤不绝于耳。
  但是下一刻。
  他的手腕微微一抖,整个小臂上的肌肉紧绷到了极致。
  前后胯立的双腿顺势扭动,他上肢和下肢的力量拧成了一股绳。
  咻!
  就在球拍甩出一个大弧度的抽击半圆之后,激烈的破空之声倒转回真田这边的半场。
  两人之间的交锋,就仅在这短短一瞬之间,在观众们的眼里,只看到手冢对着某一团空气挥舞了一下。
  然后,一束淡黄的流光,重新出现在球场之上。
  “接到了!”
  青学众人心中稍定。
  现在这场比赛的每一分,无疑都关乎着他们能否继续走下去。
  然而很快,他们心中刚刚升起的这种想法,又被真田无情破灭。
  “动如~雷霆!”
  一抹蓝白色的电光,猛地出现在球场的某一角,真田高举着手中球拍,以不可阻挡的姿势对准网球抽击了下去。
  噼啪一声。
  蓝白色的电光,直接撕破了手冢的防线,在他的底线死角,留下了一个焦黑的痕迹。
  “30-0!”
  裁判的声音很快落下。
  就如同上一场越前龙马也曾经打出过的那个景象,但是真田的雷又仿佛有那么一丝不同的意味。
  刚才网球上面的一切旋转,都在那道斩击之下被消弥干净,手冢都还没开启的领域,就直接被激烈抖动的蓝白电光给封印住了。
  “这就是立海大副部长的攻势,真是干脆利落。”四天宝寺的财前光感觉有些窒息。
  “的确,一点都没有给手冢机会。”
  白石默然点头。
  现在球场上真田所展露出来那种气势,就连他都能感觉到压力,令人不敢有丝毫的小觑之心。
  轰!
  又是一球从真田的手中打出,网球与球拍几乎是一触而分,并在狂啸的风暴当中匿去了踪迹。
  斜线的大外角。
  再度来到右半发球区后,真田直接打算故技重施。
  面对这样的发球,手冢只要有任何一丝的犹豫,那么便会被他抢占全部的先机。
  这一次,手冢没有犹豫。
  他沉下来的目光只是一扫,整个人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在接发线后的中间位置,留下的一道道残影。
  不仅如此,他甚至在网球刚刚落地弹起之时,便摆开了架势。
  砰!
  网球弹射的轨迹直接被手冢在半空截断。接着,他的腰部扭转发力,直接将这一记斜向外角球带成了直线。
  倒飞的流光从中间球网的上方,跃动出了一道优雅的曲线。
  嗖!
  网球在刚过球网之后,便出人意料的飞速下坠。
  这让原本还摆开架势,准备再次使出动如雷霆的真田一滞。
  踏踏踏!
  他横跨而去,脚下的速度依旧不慢,但是却在悄然间更换了一个持拍的方式。
  改抽为削。
  虽然是跑动急停,但是真田的下肢力量相当稳固,丝毫没有影响自己手上的灵巧动作。
  唰啦一声!
  被他球拍划过的空气像是凝滞了一般,网球上面的力量被层层削减。
  啪!
  真田似缓实急的将球放短削出。
  其徐如~森海!
  网球如同一片轻盈的绿叶,飘入了碧绿的广袤森林当中。
  哒哒哒……
  静静的从手冢另一半场的前方滚落了过去。
  “40-0!”
  “手冢拿出你的全部实力吧,不然仅凭现在这样,你是赢不了我的!”
  真田的目光中,早已没有了两年前的那种复杂和纠结。
  ……
  砰!
  “game,真田弦一郎,1-0!”
  “交换场地!”
  在说完上面的话不久,真田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
  ——所言非虚妄。
  在刚才第一局的比赛当中,手冢没有从他的手上拿下任何一分。
  两人置换球场后。
  手冢的脸上并没有浮现出太多焦急的情绪,他只是轻轻拍打了两下网球。
  旋即!
  他仰首一抛,屈臂扬起的球拍就从网球的正下方悍然落下。
  嘭!
  不比真田那种尽压底线的发球,手冢的这记发球不算太快,看起来只能说是中规中矩。
  然而就在真田判断好了网球的落点之后,他的瞳孔一震。
  “是那个……”
  心中飞速作出判断,他的身体不疑有他,仿佛训练了千百次一般,在网球落地的那一瞬间,猛然朝着自己的前场冲了过去。
  呲呲!
  球拍外围的合金边框,就在网球落点前方的两公分尺插入。
  真田脸上的表情冷峻异常,接着便是那肌肉线条分明的小臂发力,将网球连带着一小块草屑一起铲了起来。
  这……
  “竟然又是用这样的方法来破解手冢部长的零式发球?”
  桃城武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然而他的目光,却还一直落在那颗被高高挑飞的网球上。
  手冢脸上的惊讶表情一闪而收。
  踏!
  地面一震,接着他便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单脚将自己整个身体垂直垫至半空。
  手冢双手把持着球拍,提臂横在腰间蓄力,就在那颗淡黄的网球下落到最佳的位置之后。
  他手中的球拍向前轰然送出。
  嘭!
  一束快而猛烈的流光,就要从真田的身旁笔直落下。
  “不动如~群峰!”
  冷哼之声,突然就在球场对面响起。
  真田双手举拍,身体跨步横挪,挡在了网球下落的轨迹之上。
  这记相当凌厉的垂直扣杀球,并没有突破层峦山峰的防线。
  缓缓在网前掉落的网球,也悄然间在众人心中泛起了涟漪。
  ……
  “不管算不算特意,看来真田为这场比赛做了很多的准备。”
  迹部放下虚搭在了自己鼻梁上的手指,静静说道。
  就现在来看,真田所展现出来的网球体系,每一招每一式,都用在了最为巧妙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