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494章 全国两连霸!

第494章 全国两连霸!


  砰!
  “冰帝上衫得分,30-0!”
  ……
  砰!
  “冰帝上衫得分,40-0!”
  ……
  上衫悠一球接着一球。
  打出去的每一球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越前龙马的身体却是呆呆的定在原处,任由那颗芥黄色的网球从他的身边跳跃而出。
  “越前他是怎么了?!”
  河村隆脸上闪过一丝急迫之色,嗡声说道:“明明网球就落在他身体前方的位置,但是越前好像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一样。”
  这诡异的一幕,在上衫悠第二轮发球局再次重复之后,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从他们视野方向看去,上衫悠发的网球并不能称得上快速,甚至也没有施加太多特殊的旋转。
  “这不对劲。”
  真田的眼神变得越发锐利,他的声音有些惊疑:“这种发球显然不是靠身体素质打出来的那种压制。”
  现在这幅场景,又让他回想起了一年级他们在关东交手的那种情况。
  那种纯粹异常的精神压制,也是令当时的他无法招架。
  然而,现在的越前龙马明明已经开启了能够免疫大部分精神压迫的天衣无缝之极限的光辉。
  就连幸村也只能用取巧的办法……
  上衫悠握着网球,含笑站立在自己的底线的位置上。
  他现在所处的这种状态,其他人自然是无法理解。从六角老爹那里修行回来,他所理解的网球,已经与之前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尤其是在这之后,再次通过回放复盘与越前南次郎的那一场比赛时,他又有了许多新的感悟。
  他也逐渐明白了,越前南次郎为什么每一次能够将那普普通通的网球,打出奇迹般效果。
  “这种感觉还真是奇妙到了极点。”
  呼……
  上衫悠轻轻一吸气,在他的眼中所看到的,好像是那无数交织构成这个世界的线条。
  或者说,是他每一次呼吸所延伸出来的呼吸斩击线。
  他面前的一切,脆弱的就仿佛像玻璃一般,会被他一击击碎。
  而这一切自然也包括空间、时间以及对方身上的光辉、意志。
  每一球都直指本质。
  之前亚久津能够做到那种效果,他现在自然也是能够轻而易举的做到。
  甚至是……
  滋滋滋~
  一道噼啪作响的恐怖光球猛地乍现在他的掌心。
  接着,他那双浅褐色的眸子中闪过了一根丝线般的光华,肩肘部的肌肉拧动,手中的球拍沿着某个特定的轨迹猛然落下来。
  轰!
  一团金光尖锐闪出,直接挤压着飞行路径上的全部空气。
  网球都还未到身前。
  越前龙马便立刻感受到了深沉如渊般的精神压迫,将他身上的天衣光辉压得摇摇欲坠。
  嘭咚!
  光球点地,几乎没有停留的刺破了他手中的球拍后,在他身后的墙壁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圆洞。
  “Game,上衫悠,4-0!”
  声势浩大,却最终又归于平静。
  然而这无言的恐怖之感,却是让更多人背后的汗毛竖了起来。
  越前龙马双目瞪圆,几滴冷汗从鬓角缓缓流下。
  片刻后,一直支撑着他身体的天衣光辉,竟然缓缓的崩散开来。
  他忽然就感觉自己身上像是少了一块什么,一开始的刚毅,以及后面隐隐触碰到的爱知,都一并消失了。
  “冰帝!冰帝!”
  ………
  “上衫!上衫!”
  看到比分进一步被扩大,场边又响起了冰帝啦啦队的欢呼。
  而此刻越前龙马已经没有心思去思考这些,他心中满是茫然和惶恐。
  “为什么?”
  “为什么刚才那一球直接把他所感悟到的给湮灭掉了。”
  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一开始那种享受开心的笑容。反而是一脸肃然的紧盯着上衫悠的面庞。
  “斩灭的本质果然也提升了很多。”
  上衫悠心中心情很不错,虽然他是有点拿越前龙马做实验的想法,但是不可否认的,他确实应了对方一开始的那个要求。
  不说全力,但他的确是认真去对待这场比赛了。
  至于越前龙马能不能接受?
  上衫悠也只能笑眯眯地耸耸肩。
  以越前龙马这个的底蕴和天赋,说不定多经历一些这样的情况,他还能更快速的踏入阿修罗神道的大门。
  “这位同学,请发球……”
  裁判在高椅上朝着越前龙马的方向提醒了两声。
  后者这才缓过神来。
  他深吸一口气,正努力想要让自己的大脑保持着冷静。
  现在比赛都还没结束,如果就此放弃的话……
  他的脑海中闪过许多人的身影,有他那个不着调的老爸、那个从小疼他的哥哥、青学的手冢、不二……
  砰!
  他抛球一拍,身上乳白色的无我气息再次浮动出来。
  网球从他的手中直直飞出,精确无误的压在了接发的边线上。
  “很厉害,没想到他在刚刚那种情境下,还能做到这种程度。”
  看着越前龙马很快调整过来,迹部也不由的发出了一声赞叹。
  一般情况下,他很少会去主动夸赞一名对手,但是在越前龙马的身上,他的确看到了许多选手都不一定具备的一些特质。
  踏踏踏!
  上衫悠的身体朝着反手侧闪去。
  他轻一吐气,脸上并没有其他太多的变化,不过不少人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发生了一些变化。
  好像更真实了。
  那挥舞起来的手臂,带动着手中的球拍,划出了一道跃动的电弧。
  咻!
  激烈回旋的声音让越前龙马神色一紧,不过很快,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异样的神色。
  上衫悠这一球看起来还是很快,但是气息变了,变得不再像之前那样无法感知,难以预料。
  他埋着头,有着千锤百炼之极限气息加持的双脚快步迈动。
  顷刻间。
  他手中的那柄球拍就稳稳的挡在了网球的前方。
  嗤嗤嗤~
  网球落网的瞬间,就与球拍网线发出了刺耳的摩擦之声。
  越前龙马不忧反喜。
  比起之前那种凶险的交锋,现在这种对拉,实在是有些小儿科了。
  唰啦!
  他提臂一震,手腕上施加压力,立刻就让网球沿着斜角倒飞了回去。
  不过在球场网前,上衫悠的身影早已经在那个位置等待着。
  只见他的手臂下沉一切。
  滴溜溜旋转的网球,就欲坠落在越前龙马一时难以回防的网前。
  “标准式的上网截击,这下糟了。”
  桃城暗叫一声。
  虽然他也不知道球场上的气氛为什么为之一变,但是这种情况下,越前龙马还是一点都不占优。
  不过就在下一刻,他的脸上又浮现出一抹惊喜之色。
  如落叶缓缓飘落的网球,竟然在弹起的那一瞬间,被某种无形的气流给吸附了过去。
  越前龙马左脚在前方一滑。
  一个从他身体四周向外扩散的光圈亮了起来。
  手冢领域,或者说南次郎领域。
  啪!
  他早已摆好了姿势,对准网球的左侧方用力一抽。
  一道跃动的金束,朝着上衫悠另外一边的死角飞去。
  “果然,就算如此这般你用的也依旧还是别人的网球。”上衫悠的声音轻飘飘的传入了越前龙马的耳中,顿时让他脸色稍稍一变。
  这句话就在不久前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跟他说过了。
  他对面上衫悠的身影逐渐散去。
  原来刚才依旧还留在原地的,只是一道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残影。
  另一边角的底线上,数道灰白色调的流影扭曲浮动,最后上衫悠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
  他轻轻吐出一口灼热的气流,眼神锐利的一扫网球上面所附加的变化,顿时心中冷笑一声。
  里之旋转的话,还有点用。
  砰!
  上衫悠挥动球拍,根根交织的网线都像是被染上了一层绯色,将那颗刚刚弹起的网球给笼罩了进去。
  刹那间。
  如拳头般大小的火团,沿着一条直线,轰然散落在对面的底角。
  从越前龙马周身升起的排斥之力,没有对网球起到丝毫的作用。
  “0-15!”
  上衫悠收拍,摇了摇头。
  在这一场比赛没有结束之前,越前龙马被他斩灭的那一部分,应该是没有机会再恢复过来了。
  那么这场比赛……
  他眼中的寒光闪烁,身上的气势又如之前那般,变得模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