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497章 资格测试

第497章 资格测试


  “国光,现在就这样走了,有没有后悔。”
  飞机上,坎.雷特鲁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网球杂志,看着身旁这个冷静沉稳的少年笑问道。
  全国大赛之后,手冢国光果然如他所料,接受了他的劝说。
  “不……”手冢眸光浮动,最后缓缓的摇了摇头,“我既然选择独自前行,那就已经带着绝不回头的觉悟。”
  他的脑海中闪过上衫悠的身影,内心深处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如果一直和那个人在一起的话,我是无法超越他的。”
  啪啪啪!
  坎.雷特鲁轻轻拍了拍手,一脸满意的看着手冢的侧脸,“我很开心你能拥有这样的意志。”
  “相信我国光,去了那里你的能力还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博格在前不久的德国大赛中,战胜了现役积分世界第一的男单选手。而他对于你这个人,可是在三年前就有了很大的兴趣。”
  “下次再见面的话,你在霓虹的这些对手们恐怕要大吃一惊了。”
  坎.雷特鲁微笑着侃侃而谈,并且正不着痕迹的疏导着,这次在全国大赛失利的手冢。
  
  当然,在他看来,在通往职业网坛的道路上,一两次的失败不算什么,反而更加能够促进一个选手的蜕变。
  然而他却没发现,手冢国光的眼睛已经微微有些失神。
  “世界第一的选手吗……”
  上衫悠和越前南次郎的那一场比赛再次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而出。
  ………
  机场外。
  簌簌~
  不二的发丝被风吹拂散乱飘荡。
  他停下脚步,微微仰首看向了远处的天空。在那里,早已经没有了任何故人的踪影。
  “只要还在打网球,终有一天我们还是会再相遇的。”
  他放在外套口袋里面的手掌,用力的攥着拳头,这只手掌的掌心有着一枚坚硬的金色徽章。
  对于徽章的所有权,还要等他进入那个地方之后,再度确认下来。
  这风,变得凌厉起来了。
  ………
  比起已经进入U17训练营,并且开始被上位球场狙击的中学生们。
  上衫悠这边同样有些小状况,事情的展开也不是特别的顺利。
  现在他还独自一人呆在新加坡。
  而幸村则已经和平等院率领的远征队伍汇合,并且早在三天前便已经前往了中国澳门。
  “这个地址怎么越来越偏了?”
  上衫悠无奈的揉着眉头,脸上浮现出一丝苦恼。他现在都有些要怀疑是不是他老爹在整蛊自己。
  在新加坡苦等两天,拿到上衫涉留给他的信件之后。他便在今天沿着信纸上所留下的地址,找了过来。
  结果最后,竟然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荒废停业的工地附近。
  “最后就是这里吗?”
  上衫悠抬头,看着墙壁上用石碳写出的0524的数字。
  这是一栋已经有了些许岁月的废弃矮楼,它的位置虽然离市区不远,但是如果不是特意寻找,却很难注意到这栋不起眼的楼房。
  上山悠缓步度入阴影当中,很快他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咻!
  一道尖锐的破风声,竟然从某个黑暗的角落中朝着他激射而来。
  他眼中的目光一寒。
  啪!
  上衫悠手腕一扭,在半蹲着放下身后球袋的同时,另外一只手掌精准的抓住了那颗朝他激射而来的网球。
  然而很快。
  嗖嗖嗖!
  这一次,激烈的破空声直接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弹射过来。
  “有点意思?”
  上衫悠思绪转动很快,心中大抵便有了一个推测,这和他之前听说过的某些场景极为相似。
  唰唰唰!
  上衫悠脚步轻盈转动,手臂挥出几道残影。
  他手中那柄黑红色球拍,就如同阴影中的幽光,精准无误的击中了那三道朝着他身体飞来的网球。
  砰砰砰!
  几声噼啪的雷鸣之声在这静谧的阴影当中显得格外清晰。
  接着,上衫悠便听到了几道倒吸冷气的声音。
  他微微一笑,也没有着急。
  似乎在等那隐藏之人缓过神来,上上衫悠停在原地,后面更是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朝着里面某个昏暗的房间勾了勾手指。
  “呵呵呵,很好!”
  监控另一端的房间里面,戴着面具的男人发出低沉的笑声。
  他并没有因为上衫悠的挑衅而变得愤怒,反而倒不如说他感觉到很有趣,已经有很多年了,他没有再见到这么有趣的网球选手。
  他拿起一个对讲机,朝着另外一头轻轻念了几声。
  不多时。
  嗖嗖嗖嗖……
  昏暗不明的一楼大厅当中,直接响起了密集的穿梭之声,有十二三颗网球一并朝着上衫悠的方向激射而去。
  从三球到十几球。
  背后之人虽然没有被激怒,但是也一下子也把上衫悠适应的过程从中省略掉了,算是对于他刚才的回应。
  上衫悠耳朵微动。听着这十分凌乱且没有节奏感的破空声,脸上依旧那副从容的笑容。
  “这若只是入门考验的话,倒也不算太差。”
  嘶~
  酥麻灼热的气息,沿着上衫悠的嘴角缓缓吐出。
  下一瞬。
  那藏在暗处,观察着上衫悠动作的那人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砰砰砰砰砰……
  网球虽然没有节奏,但是上衫悠挥拍击球的动作却很有韵律。
  偶尔似快实慢,偶尔似缓实疾。
  错落有致。
  却将每一颗朝他身体飞来的网球精准无误的倒抽了回去。
  四面的墙壁被抽得闷响不断,缕缕灰尘沿着墙面的缝隙飘落下来。
  良久。
  等到空气中扬起的灰尘全都平息下去之后,大厅当中响起了一阵沙哑低沉的声音:“恭喜你0524号,你的比赛场次在三天后,52AAmapore,Native。”
  说完,一张黑色金的卡片,从黑暗处朝着上衫悠飞了过来。
  上衫悠手腕一转,提拉球拍在自己身前轻轻一挡。
  他伸手取下稳稳落在拍面上的黑金卡片,左上角正好有着0524这几个烫金的数字。
  手上把玩了几下,上衫悠把卡片塞进了自己的衣兜当中,现在他已经十分明白了,为什么上衫涉这次一定要他在新加坡多逗留这么些天。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上衫悠如约来到了这一条满是酒吧的AmoyStreet。
  看着路边那穿着暴露,打扮新潮的男男女女们。他这背着球袋,身穿运动外套的样子,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上衫悠心中洒然一笑,目不斜视的来到Native酒吧。
  他并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绕到了酒吧的侧门,在掏出了那一张黑金卡片之后,他便被一名身穿黑西服的工作人员恭敬地引导了进去。
  熟悉的地下二楼。
  大部分人恐怕不会想到,在当地这所十分有名的酒吧下面,会存在一个更加疯狂的地下网球场竞技场。
  上衫悠推开门,刺眼的白光就此将他的身影给吞没了进去。
  这一次不是观众,而是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