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508章 前一夜

第508章 前一夜

“前辈!”
  
  越前龙马轻轻一唤,但是他却并不能动摇德川的决心。
  
  走到看台边,德川穿抬起眸光,朝着高处的一军队伍看了过去。
  
  那目光幽深如水,在最深处却又好似即将喷发的火山。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他足足已经准备了两年。
  
  也许他当初的理念十分的幼稚,但是不管怎样,他也绝对不会全盘认可平等院凤凰的理念,两人之间,必须还要做个了断。
  
  此情此景,让一军其他人的目光都朝着平等院落去。就连刚刚得胜归来的上衫悠也是略带玩味看着他。
  
  这两人就是典型的相爱相杀类型。
  
  虽然理念方面有些许的不合拍,但是彼此却是已经认可了对方的意志。
  
  平等院无视了其他人看戏的眼神,他向前跨出一步,单脚踩在了面前的看台台阶上。
  
  “很好,看起来这两年多的时间没让你变成和那群家伙一样的废物。”
  
  平等院一开口,就把那些后备球场的队员都给骂了进去,所有人在愕然之余,却是没有敢站出来反驳。
  
  接着,他的话音一转,语气也变得更加霸道凌厉,“但又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敢第二次站到我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霸道的气势和压力扑面而来。
  
  中学生们一个个神情凝重,因为他们此时也看清楚了,平等院衣领处那随风微微翻动的No.1的徽章。
  
  刚才上衫悠的那一场比赛就已经如此惊人,那么远征军中的最强者又会有怎样凶猛强大的实力?
  
  这位德川前辈能应对吗?
  
  只是简单看两人的气势,简直就不在一个级别。
  
  德川和也目光平静,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就这样傲然站立着,对视着平等院的目光。
  
  “呵呵……既然你已经有了这个觉悟,那么就让我来看看你的依仗。”
  
  就在霸道无比的声音落下的一刻,风云突变。
  
  滋滋滋~
  
  激荡电流声噼啪作响。
  
  一团带着浓浓毁灭意味的金光从平等院的手掌中涌现而出。
  
  “下地狱去吧!”
  
  咻!
  
  平等院凤凰低声一喝,手臂看似随意的向下砰然一挥。
  
  这团夹杂着毁灭气息的金光划出一道飘逸的S曲线,就朝着看台最下方的德川和也激射而去,那强大的精神压迫,都让不少人面色微微一白。
  
  轰!
  
  德川面色微变,抬臂举拍一挡,激荡的气浪直接穿透过他的球拍,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碎石翻飞的坑洞。
  
  哼~
  
  德川身后的压抑气息沉浮,他抬脚踏出一步,身体前压,硬生生的将这一记光球给顶了回去。
  
  轰隆隆!
  
  就像拆迁似的,这下连看台边的墙壁也不能幸免于难。
  
  狂暴的烟尘和细小的碎石,直接把中学生们朝着最右边一个球场赶去。
  
  在这边,还有着唯一一场还没有结束的比赛。
  
  “很好!”
  
  平等院凤凰眼神凶狠的扫了一眼的德川,不过接下来他也没有再想出手的意愿。
  
  他收起球拍,冷笑着道:“明天早上我会在当初那个球场上等着你,希望你不要后悔。”
  
  说完,他就收起球拍,目光略一扫过最右侧那个球场的比赛。
  
  这场比赛早已经进入抢七。
  
  这两人就像是与世隔绝一般,旁边闹出再大的动静,也没有动摇他们继续比赛下去的决心。
  
  不过此时,迹部和入江的状态看起来都非常不好。
  
  他们都大口喘的粗气,豆大的汗水不停的从他们的脸颊各处流淌而下,浸湿了胸前的衣裳。
  
  砰!
  
  又是一球落下。
  
  迹部我腿跑了两步,便在原地停了下来,他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只感觉肺部火辣辣的疼痛,一双凛冽的眸子也变得酸胀异常。
  
  就像是到了极限一般……
  
  他和入江奏多进入抢7局,然而他都快要忘了比分已经是多少。
  
  反正在进入6-6之后,他们都没有连续再在对方手上拿下过两分。
  
  200球还是300球了?
  
  迹部只感觉自己心中憋着一股气,就连入江这个体弱的前辈,都能和自己在抢7局比拼到这个程度,那么自己真的已经到极限了吗?
  
  可惜这个问题没人能够替他回答。
  
  球场对面的入江奏多,眼底划过了一丝狡黠。
  
  迹部景吾现在这个样子,和他当初高中一年级刚刚进入U17求而不得的模样是多么的相似。
  
  “迹部君继续向前吧,眼力进化的钥匙,你其实早已经掌握。”
  
  砰!
  
  入江有些“无力”的将球重重挥出。
  
  网球的速度依旧很快。
  
  踏踏踏
  
  对面的迹部不敢有丝毫怠慢,他转身朝着网球的落点追了过去。这焦灼的一幕,他们仿佛已经重演了很多遍。
  
  唰啦!
  
  手中的球拍挥下。
  
  迹部眼中的眸光一寒,提升到极致的眼力再次将入江奏多身体各部位的反应都看得一清二楚。
  
  “给本大爷冻结!”
  
  呼呼,呼呼~
  
  寒风凛冽,暴风雪似的景象再次朝着对面球场呼啸而去。
  
  刚才在他有两次发球权的时候,只拿下了一分,要是入江奏多再拿下轮发的第一分的话,那么……
  
  咔嚓!!
  
  然而就在这时,清脆的破冰声从对面球场响了起来。入江奏多的身影突然如鬼魅一般,竟然完全无视了迹部王国对他的束缚。
  
  他整个人就像是已经从冰雪的王国中完全脱离了出去,手中球拍泛着一抹难以察觉的辉光轻轻垫在了网球下方。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也好像失去了所有力量,身子一个踉跄,竟然软倒在了球场上。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最后同时落在了那颗缓缓飞越回去的网球身上。
  
  啪嗒。
  
  眼见网球触网。
  
  迹部咬牙,就要继续前压救球,然而就在他刚刚跨出两步,他的小腿肌肉一抽,脚步变得后继乏力起来。
  
  况且入江奏多这一记短球的角度不差,竟借助擦网的带出的旋转以更快的速度向下飘坠下去。
  
  哒哒哒……
  
  迹部的眼前的视线一花,这几下网球点地的声音,就像是落在他的心头。
  
  “看来,你们这边也分出胜负了。”
  
  种岛修二依靠在入江奏多这边半场后的看台上,他眼中带着调侃的笑容看着入江说道:“你们这边,可是所有比赛中最持久的。”
  
  球场上两人都没有理他,只能听到两道高低不平的喘息之声。
  
  “啧……”
  
  他摇摇头,也没有故意去揭穿入江这位老朋友。转身就朝着看台高处的一军队伍走去,他现在的身份和立场还是一军的三号位。
  
  一场由洗牌战引发而出的洗牌战。
  
  却是在所有人的心中都留下了一个深刻烙印。
  
  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