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510章 被打断的对决

第510章 被打断的对决

砰!
  
  砰!
  
  球场之上,网球激烈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每一球落下,强劲的力道便会透过两人的拍网,在对方的后场掀起一团巨大的烟尘。
  
  就是这样简单的对拉,却让场边观战的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错过其中的每一个细节。
  
  “这就是……U17远征一军队首位置之间的争夺战吗?”桃城微张着嘴,眼神中满是震撼的神情。
  
  然后,就在下一刻。
  
  德川和也的一个动作,更是让他大吃一惊,身体下意识地朝前面看台的围墙前倾而去。
  
  踏踏踏!
  
  只见球场上的德川快步前压,在平等院那一记强劲的近角抽击刚刚弹起的瞬间,他的右脚也是在同一时间踩着地面垫步跃起。
  
  唰!
  
  他的身子垂直跃起,右手猛地朝着自己握拍的左手上一按。
  
  黑紫色的幽深气息,从他的身体中浮现而出。
  
  他手中的球拍,一个大弧度的横抽之势撞击在了网球的正面。
  
  轰!
  
  一声炸响。
  
  球拍在半空中留下了一条宛若黑紫色匹练般的痕迹,而网球早已经带着一抹令人骇人的幽深气息,朝着平等院身体压了过去。
  
  这是垂直重心扣杀。
  
  桃城轻轻吞咽了一下口水,他发现自己这一招不仅好多人都会用,而且每一个人都比他要强上不知道多少倍。
  
  胡乱想着,他还下意识的一瞥正站在场边,双手抱胸的鬼市十次郎。
  
  这个凶神恶煞,好似大叔一般的男人可以说是将这一招的优势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嗖!
  
  又疾又快的黑紫色幽光,直扑平等院的正面位置。
  
  见状,平等院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以他的性子来说,自然不会有任何的退缩之意。
  
  他不退反进,球拍反手一提,就挡在了自己的胸口。
  
  然而。
  
  呲呲呲~
  
  网球撞击上拍网的那一瞬间,一股恐怖的巨力从他的手腕处传了过来,这个曲臂前冲的姿势,大大压缩了他肌肉发力的空间。
  
  邦邦邦!
  
  球弦根本没有绷住。
  
  他手中这柄黑色球拍的正中间,被这颗小小的网球穿透而过。
  
  噗哧一声。
  
  网球到肉的冲击力,直接让平等院向后仰倒而去。久违的疼痛,也使他的鬓角处都划落了几滴冷汗。
  
  至于场外那些高中生们,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巴。
  
  他们心中不可一世的平等院凤凰竟然被德川一球给打飞了?
  
  然而上衫悠和种岛修二,却都是在平等院向后倒去,被烟尘覆盖身形的那瞬间,看到了他嘴角划出的兴奋笑容。
  
  平等院的兴趣,被勾起来了。
  
  接下来比赛,才是德川将要面临的真正考验。
  
  ………
  
  于此同时,
  
  U17训练营某个偏僻的球场上。
  
  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正在球场上左右奔袭。
  
  唰!
  
  越前龙雅手臂一抬。
  
  在扬拍的同时,他的手掌闪烁着一团璀璨刺目的金光。
  
  “助小子,看好了!”
  
  砰!
  
  他手中的球拍噗一落下,一记压迫感十足的光球就带着尖锐的呼啸声朝着越前龙马的方向砸落下来。
  
  呼……
  
  越前龙马深吸一口气,脑海中再次回忆起了自己之前几次面对光击球的景象,他身体蓦然放空,仔细感知起了越前龙雅教导他的超级甜区。
  
  这种独特感觉他自己之前也摸索出了一部分,但是只是没有一个人特地给他完整的指出来而已。
  
  “就在这里!”
  
  他的双眸亮光一闪,左手手臂就猛地挥动起特制球拍,朝着那一团恐怖的金光拍了过去。
  
  轰隆!
  
  巨大的震响如同海啸般,从他的耳畔拍击而过。
  
  越前龙马感受着自己手腕不停的震动,以及从耳边透射过去的劲风,心神都微微震动。
  
  这就是超级甜区的威力。
  
  他除了天衣状态下武士抽击外,还是第一次用球拍的正面感受着有如此冲击力的可怕招式。
  
  “还差一点。”
  
  越前龙马咬紧牙关,他微一抬眸,就看到了对面越前龙雅眼中饱含的期待和笑意。
  
  “给我过去!”
  
  咻!
  
  反转的金光,突然以飘忽的轨迹轰然落在了越前龙雅边界处。
  
  嘭咚!
  
  一个巨大圆坑出现在球场边缘,溅得大半个球场都是碎石。
  
  “成功了吗……”
  
  越前龙马眼眸发亮,扫了一眼那个巨大的坑洞之后,又低着头看了看自己手中两根球弦的球拍。
  
  谁能想到,这般破坏力的网球竟然只是这样的球拍打出来的。
  
  “总算有些眉目了,不过剩下的你还需要自己练习,助小子。”越前龙雅嘴角含笑,眼眸深处带着一丝宠溺。
  
  他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是这些了,只希望龙马更快的成长起来。
  
  毕竟,他们从小就没有认认真真的打过一场比赛。
  
  “好了,去吧。你该去找你的同伴们了。”越前龙雅刚想挥挥手,然而却被走过来的龙马给打断了。
  
  少年将球拍往自己肩上一扛,目光微微上扬,认真看着面前这个熟悉又亲切的人影道:“哥哥,这一次来和我认真比试一场,怎么样?”
  
  “额……”
  
  越前龙雅闻言一怔。他脸上那副轻松的表情缓缓一收,反而认真的打量起了面前的越前龙马。
  
  他脑海中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片刻后。
  
  越前龙雅轻声一哼,垂下目光。
  
  “认真打一场吗,就来一次吧。”
  
  声音有些低沉,他在说话的时候嘴角勾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很快,多球连打的声音又在这片球场上点缀而起。
  
  而在另外一边。
  
  平等院凤凰和德川和也的比赛也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第一盘的最后一局抢七。
  
  到了此刻,谁也没有想到德川和也竟然能将一军的首位逼到这个程度。
  
  砰!
  
  平等院振臂一抛,就将半空中的网球轰落下去。
  
  首发的第一球,他的气势就再度爬上了一个阶梯。
  
  嘭咚。
  
  网球从地面震颤着弹起。
  
  然而下一刻,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玩味的神色。
  
  滋滋滋。
  
  一团刺眼的金光忽的就从德川和也的手中乍现而出。噗滋作响的雷鸣声,将每一个人的神经都陡然放大。
  
  这是德川的光击球。
  
  一军中,有人心中一突。
  
  这场比赛不管输赢,德川和也其实都已经证明了自己。
  
  “平等院,历史会改变,而我也会成为霓虹.1!”
  
  轰!
  
  伴随着德川的一声怒吼,这团金光也随着他的球拍一同挥出。
  
  “蛮有一套吗?”
  
  迹部微微翘着二郎腿,凛冽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德川和也的身体。
  
  对方刚才的这种气势,很符合他的行事准则。
  
  但是很快,他的眉头一紧。
  
  平等院那肆意而霸道的声音,情楚在球场对面响了起来。
  
  “让人有那么一丝怀念,不过要当霓虹.1可不是嘴巴说说。”
  
  轰!
  
  平等院双手压着球拍,任由那颗闪耀的光球在他的拍网中肆虐。
  
  他的脸庞泛起一抹冷笑,接着斜压着身体,将那一团金光连带着恐怖的精神意志,一同轰击了回去。
  
  咻咻!
  
  一团更为纯粹,带着浓郁毁灭气息的光球朝着德川和也飞了过来。
  
  “德川!”
  
  “德川君!”
  
  球场边,传来两声大吼。
  
  然而此刻德川和也只感觉自己的感知却仿佛慢了许多。
  
  最终,那团毁灭的光芒压在了他的球拍上,随后片刻都没有停滞,便掀飞了他手中的球拍,轰击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之上。
  
  轰隆隆!
  
  墙壁粉碎出了一道圆坑,他也在巨大的冲击力下被掀飞了出去。
  
  “现在看看,究竟是谁被谁毁灭?”
  
  平等院凤凰的一声讥笑,传入了趴在地面上的德川耳中。
  
  砰!
  
  “2-0!”
  
  ……
  
  砰!
  
  “3-0!”
  
  ……
  
  转眼间,平等院凤凰就已经连下6球,拿到了抢七的赛点。
  
  而德川和也就好像在刚才那一记光击球·毁灭中被摧毁了意志一般,根本没有太多的抵抗余地。
  
  “呵呵,这就是你的觉悟?”
  
  平等院手中端着一颗网球,回望了一眼好似要摇摇欲坠的德川,有些残忍的微微一咧嘴:“我会告诉你世界究竟是有多么广阔。”
  
  砰!
  
  这颗网球穿破烟尘的封锁。
  
  在来到德川和也面前的时候,已经化成了一颗无比巨大的紫色巨球。
  
  住在德川和也心神震颤的时候,这颗网球融化成一道紫光,又变成了一把海盗尖刀,朝着他的心脏插了下来。
  
  噗呲。
  
  “鲜血”从他的心脏喷涌而出。
  
  “平等院得分,首盘,7-6!”
  
  裁判的声音,为首盘的交锋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看出,不管气势或者是其他方面,现在都是平等院占据着绝对的上风。
  
  “他还真是有够恶劣,竟然一定要打到抢7局。”种岛修二撇撇嘴。
  
  上衫悠一瞥身旁这个情绪变化十分有趣的前辈,不由轻笑道:“种岛前辈,你不觉得这是平等院对德川的特别之处吗?”
  
  “特别?”种岛一楞,他有些怪异的看向上衫悠。
  
  这样的虐杀的确是有够特别的。
  
  “前辈见过平等院前辈以前对谁这么有耐心的吗?”
  
  看到种岛眼中的不解,上衫悠再次提醒到。
  
  “咦……你这么说的话……”
  
  种岛仔细一琢磨,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不管是第一次交手让对方认清楚现实,还是现在让对方更加仔细的体会到阿修罗神道气息的变化。
  
  平等院所扮演的这个恶人,却并不是纯粹的恶人。
  
  有点意思。
  
  他心中轻轻一笑,再看上衫悠的眼神又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就在两人闲聊之际,球场上第二盘的比赛已经开始。
  
  不过比起第一盘的焦灼,这一盘平等院似乎不再压制自己的实力,显现而出的异次元海盗,正以诡秘而无敌的姿态碾压着德川。
  
  砰!
  
  “1-0!”
  
  ……
  
  砰!
  
  2-0!
  
  ……
  
  砰!
  
  “4-0!”
  
  到了后面,甚至不少中学生都别过脸去,不忍再看。因为这已经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德川和也,已经是伤痕累累。
  
  “这简直就是受刑了。”切原语气有些发怯。平等院凤凰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和之前不是一个级别。
  
  “要失去意识了。”柳心中一肃。
  
  整体来说,他其实还是更偏向于德川和也的。
  
  毕竟光从平等院所表现出来的那个脾气就能知道,远征一军中的环境可能不是那么的美妙。
  
  他们立海大是一群人中,可能也就幸村和仁王两个人看的最为仔细。
  
  前者是了解,后者是为了进步。
  
  “德川,这就是你的极限了吗?”
  
  眼看着德川眼睛已经泛白,平等院在挥拍之时猛然大吼一声。
  
  异次元的空间内。
  
  德川的精神猛的一振,他在这行于无边黑暗,并于风雨中剧烈颠簸的海盗船上惊醒过来。
  
  嗖嗖!
  
  面对再次向他突袭而来的骷髅海盗,他身形矫健的几个空翻,整个人以优美的姿态倒悬于空中,两根手指轻轻按在那把尖刀之上。
  
  “我可是……已经堵上了一切!”
  
  “嗬嗬嗬~啊!!”
  
  他的眼中似有黑紫色的火光闪烁,手掌发力,手指横向一折。
  
  咔擦!
  
  清脆破碎之声响起。
  
  同时,就在球场上。
  
  刺啦一声!
  
  德川手中那柄黑色的球拍,在他身前半尺处,划出了一道幽深无比的黑色扭曲空间。
  
  “!”
  
  浑身闪烁着黑紫色光芒的德川,与那道吞噬一切的黑色空间遥相呼应。
  
  砰!
  
  网球从平等院的跨下一弹而过。
  
  “15-30!”
  
  “竟然接下来了。”种岛修二的眼睛猛的一亮。
  
  “网球被定住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球场边所有人都被刚才这诡异的一幕给震撼住了。
  
  “原来这就是黑洞的本质。”
  
  上衫悠眼中精光闪烁,脑海中快速的浮现出了,他与亚久津交手的那一场比赛画面。
  
  阿修罗神道的终极是为阿赖耶识。
  
  而德川的黑洞,只是触及了其中少许的皮毛。
  
  但仅是如此,以德川那锤炼这么久的身体,在不损耗自身职业生涯寿命的前提下,也只能坚持半小时。
  
  “黑洞?”
  
  种岛细细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第一次眼神认真地观察起了德川回击平等院的种种动作。
  
  “原来是通过阿修罗神道气息,再借助着身体挥拍的力量,消减自己面前的一部分空间,然后抵御平等院附加在网球上面的精神意志。”
  
  几球之后,种岛也很快就将黑洞的原理摸得七七八八。
  
  只不过他因为没有走上阿修罗神道的这条道路,故而也没有将其与第八感联系到一起。
  
  德川的反攻来得如此迅速,比分逐渐被他给扳了回去。
  
  “1-4!”
  
  ……
  
  “2-4!”
  
  ……
  
  然而,此时球场对面的平等院却不慌不忙,依旧不断使用着异次元海盗的招式进攻着。
  
  他自诩,论起阿修罗神道,这里无人能胜过他。
  
  而德川,就让他走得更远一点吧。
  
  “世界海盗王!”
  
  平等院低吼一声,手中球拍挥出的刹那,无数黑色的幽光如子弹般,朝着德川激射而去。
  
  意识仿佛霎时间变成了黑白二色,德川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危机。
  
  “!”
  
  唰唰唰!
  
  他手中球拍快速挥舞,直接将自己身体前方的空间全部封锁。
  
  既然没有时间去寻找正确的网球,那么就像鬼十次郎所说的,全部给它拦截住就行了。
  
  如匹练般的黑色通道,将他团团包裹住,几乎围成了一个球形。平等院投射过来的世界海盗王最终都被黑洞消弭吸收,只留下一颗不断颤动的网球。
  
  “没用的,你的所有攻击都会被黑洞拦截而下。”德川目光森严,手臂唰的抬起一挥。
  
  砰!
  
  金光劲射而出。
  
  “game,德川和也,3-4!”
  
  就在裁判话音落下的瞬间,德川却噗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而这一幕,恰巧就被心神不安,匆匆终止掉和自家哥哥比赛,赶到这里的越前龙马看了个正着。
  
  他的身体一怔,脑海中不由再次浮现出德川曾对他说的那句话,“你有一个赌上性命也要击败的对手吗?”
  
  “德川君!”入江在边上有些紧张的喊了一声。
  
  他脑海中闪过一丝疑惑,黑洞的使用时间明明有三十分钟,现在明明才过去了二十分而已。
  
  “愚蠢的家伙!”
  
  平等院眼中寒光闪烁,昨天晚上对方要不是替越前龙马挡下那根本不会击中人的一球,也不会陷入如此这般窘迫的境地。
  
  这种举动,又让他想起了两年前他在法国世界赛的时候。
  
  只差一点,
  
  差一点他们霓虹队多年的筹划就会在那一次断送在他的手上。
  
  仁义可以,但是不能盲目。
  
  并没有做到这一点的德川,再一次让他心中的怒火涌了起来。
  
  而且这样子,也差不多了。
  
  滋滋滋~
  
  颤栗的毁灭光球,又一次从他的手掌中缓缓现出。
  
  砰!
  
  光击球·毁灭,再度朝着德川和也的身侧飞了过去。
  
  而一时都还没有做好准备的他,在这一团临近的金光面前,脸色忽然显得异常苍白。
  
  “危险!”
  
  另外一个身材并不高大身影,从旁边蹿了出来。
  
  砰!
  
  狂风烟尘席卷。
  
  随后。
  
  咻!
  
  急促异常的尖啸从平等院的耳畔飞射了出去。
  
  那凌厉的劲风,将他用头带绑起的金发都划落了几缕。
  
  轰隆一声。
  
  球场对面的墙壁上,又留下一个圆形的大坑。
  
  “呼哧、呼哧。”越前龙马喘了几口粗气。
  
  在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缓缓收起了球拍,目光灼灼地看向了平等院凤凰。
  
  “接下来,我来和你打怎样?”
  
  此言一出,整个球场为之一静。
  
  平等院抬头望去,顿时双眸微微一颤。只见越前龙马的身后,有一道模糊的武士虚影。
  
  虚影闪烁两下,才缓缓消散。
  
  而刚刚赶到这里的越前龙雅,则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小不点依旧是那个小不点。
  
  主基地的小黑屋内,三个教练神色各异。
  
  最后,还是黑部把广播麦移到了自己的嘴边,缓缓开口道:“根据比赛规定,现将越前龙马逐出合宿。”
  
  所有人哗然片刻,反而越前龙马自己很是平静。他轻轻一拉自己的帽檐,持着球拍就缓缓的就朝着场外走去。
  
  这是他自愿做的,他也一直秉持着和德川相同的理念。
  
  看台上方,越前龙雅这下子反倒是更加开心了。
  
  原本他看到龙马在这里过得很不错都准备独自离开。现在吗……之前的劝导计划又可以派上用场了。
  
  他缓缓走出人群,准备直接前往宿舍去收拾东西了。
  
  “理念的碰撞吗?”
  
  上衫悠看着这场比赛最后还是无疾而终,心下也是微微感慨。
  
  不过比赛就是比赛,在场外呼叫暂停和第三方插手,这两者之间的影响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难为平等院了。
  
  上衫悠轻轻摇了摇头,同样独自退出了人群。
  
  另外一个已经被他盯了好久的家伙也要准备行动了。那么接下来他所做的也就没有任何毛病了。
  
  当天下午。
  
  基地的侧门门口,上衫悠静静的盘坐在这里。
  
  两年前,那最后斩向他的那一击,在脑海中变得越来越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