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515章 最终选拔名单

第515章 最终选拔名单

        沙沙沙~
  
          随着阵阵微风拂过树冠,刺眼的光芒消散之后。
  
          侧门这边的动静小了下来。
  
          这个丛林中的野球场上,只剩下了一轻一重,两道呼吸之声。
  
          良久。
  
          “是你胜了。”
  
          一道微微有些低沉的声音,在球场上响了起来。
  
          越前龙雅闻着空气中随风飘来的焦灼气味,目光一扫距离自己脚侧不足三尺远的球场地面。
  
          一个漆黑的圆形孔洞,留在了这棕黄的土地之上。
  
          孔洞周围,还有一个近乎圆形的凹陷区域,那一小块地面的沙土,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砸落压实了几公分。
  
          平等院凤凰死死的盯着从那个漆黑小洞中缓缓冒出的几缕青烟,黝黑的瞳孔微微颤动着。
  
          就在刚才,上衫悠以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识过的特殊手段,将对方进入阿赖耶识姿态的一球给打了回去。
  
          身处于那道白光之中,好像整个世界的架构都被完全摧毁掉了。
  
          “他不仅做到了,而且也走到了某一条道路的终点。”
  
          平等院紧抿着嘴,又想起了在后山心之崖上,那个少年对他所说,你以后不会再有机会的那句话语。
  
          接着,他又听到越前龙雅说出的那句不算认输的话语,脸上由衷的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越前龙雅仅此一役,肯定不会再和他们一条心了。但是他心中却忽然多了一丝释然与放松。
  
          这次世界赛上,上衫悠已经足够担负起另一半的责任。有他们两人在,除非越前龙雅选择加入王者德国队,否则也不能阻挡他们的脚步。
  
          而最有意思的就是,德国队那群古板严肃又认真的家伙,绝对是不会接受越前龙雅这么一个异类的。
  
          “你可以走了。”
  
          上衫悠脸色平静,朝着球场对面轻笑着说道。
  
          说完,他也不等越前龙雅是作何反应,转身便朝着球场边平等院凤凰的方向走去,两人目光交汇、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平等院理解了上衫悠这次选择出手的更深层次的理由,而上衫悠心里也清楚,前者明白了他这样做的原因。
  
          理念的交锋,可以留在最后的毕业时刻,目前来说他们两人的目标完全是一致的,那就是世界杯的冠军。
  
          越前龙雅离开了。
  
          谁也不知道他是带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离开的基地。不过走之前,他却没有归还被上衫悠留下几道痕迹的远征一军的队服。
  
          这场短暂而又巅峰的对决,仅仅只有少数几人知道。
  
          而那些下午还在进行选拔训练的学员们,虽然心中有一些猜测,但是却不知道事情的整个经过,也没有人会特地的去询问上衫悠或者平等院。
  
          见到两人正常归队,所有人的心中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
  
          之前闹出的那声动静不小
  
          一开始他们有几人还以为,是上衫悠和平等院互相对上了,在无人的球场上进行着对决。
  
          毕竟,这两人一个分属于高中生的阵营,一个分属于初中生的阵营,而且平等院是一军中的no.1,上衫悠则是一军中的no.2号,就算两人真发生了一些什么,他们心里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
  
          当天夜晚。
  
          基地宿舍一楼的大堂内,结束了一天洗牌战和选拔训练的初中生们,全部聚集在了这里。
  
          室内的气氛有些沉闷。
  
          众人还在讨论着,今天关于越前龙马被驱逐出合宿的事情。
  
          最为伤心的莫过于就是四天宝寺的远山金太郎。他和越前龙马一起经历过后山心之涯的地狱训练,两人之间的友谊早已经有了一个质的升华。
  
          “小金,打气精神来,就算你现在这样,越前君也不能回来。”白石看着一脸愁容,坐在台阶上的小金,十分平静的开口道。
  
          他的大脑还算十分的理智,而且场外人员干涉球场上的比赛,确实是非常恶劣且不好的一种行为。
  
          而且那时候,平等院的最后一球未必全然包含着恶意。
  
          “白石,可是……”
  
          就在小金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白石再次打断了他的话,“如果真的很在意的话,那就连带着他的那一份,一起努力下去吧。”
  
          “也许……这才是我们这些继续留在这里的人应该做的。”
  
          白石的声音不大,却在这有些沉闷的大厅中异常清晰。
  
          不少人都有自己看法和理解,或者说他们每个人都在这里见识到了上一辈非同凡响的坚强意志。
  
          越前那样去做,也是遵循着他自己的精神意志,这种事情很难判定谁是谁非,谁对谁错。
  
          沙发上,迹部十分优雅的端起一杯红茶,随后目光略微一瞥正坐在他身旁吃着糕点的上衫悠。
  
          “怎么,你不说两句吗?”
  
          冰帝其他人的视线也集中过来。
  
          上衫悠先神色如常的解决了手头上的糕点,随后用手指摸了摸嘴角,这才微笑着开口道:“u17基地里的规定就是这样,不会因为某个特定的人,就去轻易改变它。”
  
          “而且……”
  
          说到这儿,他的话音一顿,目光移向了宿舍的入口走廊,“你们需要找的那位正主现在来了,也许他会给你们一个更好的解释。”
  
          上衫悠说完耸耸肩,接着便继续埋头与自己桌前的这盘糕点战斗起来。今天一整天的消耗不小,他下意识的想多吃一点糖分高的食品。
  
          众人闻言,目光也转向了宿舍大厅的入口。
  
          两道不缓不慢,十分沉稳的脚步声正缓缓朝着他们这边移动而来。
  
          来人正是平等院凤凰和鬼十次郎!
  
          远山金太郎看到真的是平等院凤凰出现,情绪瞬间激动起来,蹭的一下就从台阶上站起身子。
  
          “你把越前还回来!”
  
          他凝声蹙眉,朝着平等院喊道。
  
          一旁的桃城,也是立马肃声附和道:“你的做法太过分,明明德川前辈已经受了伤,竟然还能毫不留情对他下那么重的手。”
  
          平等院目光一凝,他用余光扫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上衫悠,结果发现后者看都没有看这边一眼,嘴角不由细微的抽动了一下。
  
          “哼……”
  
          他的鼻腔发出一身冷哼,随即也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是将自己身上的衣襟往两侧拉开一脱。
  
          十分狰狞的伤疤,在他的上身各处浮现而出。
  
          这冲击性的场面,直接就把场内大部分的中学生给镇住了。
  
          见状,平等院这才冷着一张脸,语气霸道的道:“在世界赛场上,你的对手可不会对你怜悯,与其以后你们在那个舞台上丢人现眼,不如直接就葬送在我的手里。”
  
          他的话语中带着一股肃杀之意,就连与他理念有所不同的鬼十次郎这一次也没有开口反驳。
  
          眼见一群中学生被他怼得哑口无言后,平等院又继续说道:“我的目标就是将霓虹网球带领到世界之巅,如果你们谁对此有意见的话,也可以直接来尝试挑战我。”
  
          他的视线停留在远山金太郎和桃城武的身上。在两人都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感之后,这才缓缓移开。
  
          两人的离开没人再阻拦。
  
          远山金太郎脸上的神情也在一瞬间暗淡了下去,他根本没想到,事实的真相竟会是这样。
  
          异常残酷,但是他却在事实面前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
  
          “所以说,想要践行你自己的理念那就不断变强吧,强到这个基地里面,没有人能再反对你的话。”
  
          上衫悠的一身轻笑,将其他人的视线吸引过来。不少人闻言,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沉吟之色。
  
          之前他们还觉得,上衫悠在u17基地里面的行事准则,与中学时期有着天壤之别的差距,现在认真想想,貌似也不觉得难以理解。
  
          在这个地方,如果你没有抱着某种觉悟,那是无法生存下去的。
  
          各个学校的队伍,怀揣着不同的心思各自散去。网球世界残酷的一面,已经开始在他们这群人的面前,掀开起一丝面纱。
  
          十二月的夜风微寒。
  
          平等院独自一人,静立在主基地的二楼阳台。
  
          他目光深沉,遥望着远处的夜色。
  
          脑海中思考的却是,他们这次世界赛之前就要面临的一个难关。
  
          世界网协提议的表演赛。
  
          最后经商议决定,确定出战的两队就是已经九连冠的王者德国队,以及他们这支上一届的黑马队。
  
          这一次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对于他这种,立志要在最后一年将霓虹队带到顶峰的人来说,big4中的王者德国队绝对是个绕不过去的坎。
  
          提前交手一次,未必不是一个摸清楚对方底细的好机会。
  
          “我想…是我错了。”
  
          “嗯?”
  
          就在平等院思索之际,下方球场上忽然走过来一个挺拔的身影。
  
          德川和也站在平等院的正下方,那微微抬起的深紫色眸光中,满是认真坚定的神色。
  
          “你不应该是我,拼上性命也要打倒的人。而是我拼上性命,也要努力超越的对手。”
  
          这次比赛之后,他心中那份执念已经化解开来,原本那种狭隘的想法,在换一个角度之后,才发现是多么的可笑与愚蠢。
  
          如果眼前的目标仅仅只是平等院一个人,那么他以后又如何能够承担起带领整个u17的责任。
  
          平等院抱在胸口的双手自然垂下,他居高临下的审视着精神面貌变化颇大德川开口道:“呵,这个样表情倒多少像是有点成长了的样子。”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视了数秒。
  
          片刻后。
  
          平等院伸手朝自己的外套口袋里面一摸,随即就将一枚金属徽章朝着下方的德川抛了过去。
  
          “连续三次,还敢这样站在我面前的男人,你是第一个。”
  
          在对方稍微有些惊讶的神情中,他脸色淡漠的转身离去。
  
          “另外,我刚才那句话,可不是在夸你。”平等院的声音,最后远远的飘了过来。
  
          德川和也怔怔的站在原地,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徽章,上面no.6的字样异常的醒目。
  
          他最后朝着平等院离开的方向望了过去,原本摊开的手掌用力一握,将这枚徽章牢牢的攥在掌心。
  
          “我会……打倒世界!”
  
          他心中轻轻默念,就此许下了一个全新的目标。
  
          于此同时。
  
          远在东京都的一处庙宇院落中。
  
          砰!
  
          砰!
  
          激烈无比的击球声,十分有节奏的从这个院子中响起。
  
          越前龙马穿着自己最喜爱的那件红白t恤,正一下一下对着院落的墙面挥舞着球拍,将那颗反弹回来的网球又拍击出去。
  
          他的额头与脸颊,早已经布满了豆大的汗水,看起来已经这样独自一人发泄式的练习了许久。
  
          嗬!
  
          每一次挥拍,都伴随着一声轻喝。
  
          越前龙马的脑海中却依旧浮现着今天白日里的那幅景象。
  
          平等院的网球,平等院的做法……这种种一切,都在他的脑海中如同放映一般,反复交替出现。
  
          直到他又想起了,那道恐怖无比的璀璨金光。
  
          越前眼中精光一闪,已经抬起的左臂骤然发力,带动手中的球拍,以不可阻挡的迅雷之势,对着那颗回弹而回的网球又抽击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
  
          网球又一次落在了墙体表面留下的球痕中心处。
  
          嘶嘶嘶~
  
          网球与墙壁的摩擦之声大起。
  
          这一次球没有快速回弹,反而是以一种特殊的旋转之力,将墙体表面留下的那个印记凹陷,变得更深了几分。
  
          呼哧、呼哧!
  
          发泄完后的龙马大口喘着粗气,目光紧盯着墙体的痕迹。
  
          这时,院落中摆放着鼎钟的那个高台上,一道人影屈膝而坐,并在皎洁的月色中显露出身影。
  
          “哟,助小子,你想不想要打到那个家伙?”
  
          听到这个十分熟悉的声音。
  
          越前龙马视线上移,随后呼吸一滞脸色有些变化,“你怎么会在这里,合宿不是还没有结束吗?”
  
          “你都无法回来和我打完比赛,那个地方我也就没有意义待了。”越前龙雅从高处一跃而下,嘴上却是说着调侃的话语。
  
          “况且……”他缓步走到越前龙马的跟前,一双棕黄色的眸子中带着一抹凝重之色,“这一次,我可是也在那里输给了某个人啊。”
  
          “什么?”越前龙马一惊。
  
          他仔细认真的看了几眼自家的哥哥,发现对方并不是在说什么玩笑话之后,神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脑海中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平等院凤凰。越前龙雅能这么说,很可能就是为了帮他去出头,进而和平等院进行了一场较量。
  
          不过越前龙雅没有再多言,反而笑眯眯的看着他,“怎么样?现在u17-世界杯马上就要开赛了,如果没有一个好队伍的话,恐怕无法再和他们交手。”
  
          “u17-世界杯吗……”
  
          “没错。”越前龙雅点点头,“跟我去那个地方奋斗如何,作为美国u17的代表队员。”
  
          越前家的庭院,一下子就在这月色下变得安静起来。
  
          ………
  
          翌日清晨。
  
          u17的一众中学生们,也在他们训练基地的公告栏上,看到了今日公布出来的最新消息。
  
          “u17-世界杯的名单……”
  
          白石目光一凝。
  
          公告栏中间,最为醒目的就是已经被选拔出来的高中生名单。
  
          【平等院凤凰、种岛修二、鬼十次郎、duke·渡边、德川和也、大曲龙次、加治风多、越智月光、毛利寿三郎、君岛育斗、远野笃京、入江奏多、袴田伊藏、中河内外道】
  
          “好强,这里面几乎都是一军前十的人物。”桃城低呼一声。
  
          而一旁千岁千里则是在这里面注意到了有个十分熟悉的名字。
  
          远野笃京。
  
          当初这位与他一起在美国进行治疗的前辈,教导过他许多关于u17训练营里面的事情。
  
          “这位前辈的伤应该也好了吧。”
  
          他心里默然想着,只想着再次碰到这位前辈的时候,好好感谢一番对方在那段时间对他的照顾。
  
          一群人对着这份名单议论纷纷,同时他们心中也开始猜测起,这次能够入选名单的中学生们分别有哪14人。
  
          带着一丝忐忑。
  
          他们很快就等到一个十分特殊的人物登场。
  
          当初他们刚进入u17基地的时候,那架用来撒播网球的塞斯纳飞机,正从远处缓缓驶来。
  
          主基地二楼的阳台上。
  
          三名主基地内的教练们,也在此地恭候多时。
  
          等到这架飞机最终降落在他们平时训练的网球场上后,一众中学生们都朝着这边集中了过来。
  
          他们也想看看,这个被三位主教练称作监督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舱门打开。
  
          下一刻,一个身穿黑色道服,赤着双脚、提着葫芦的粗犷大汉从飞机的舱门处一跃而下。
  
          他下飞机的第一件事,便是提着棕黄色的酒葫芦朝着自己被落腮胡子包围的大嘴猛灌了一口。
  
          “你们这群小鬼们,好久不见。”
  
          他一张口说话,所有见过他的人全都露出了瞠目结舌的表情。
  
          后山心之涯上,那地狱般的训练经历,就如同梦魇一般,再次从他们的脑海中浮现而出。
  
          “都给我听好了,我就是霓虹代表队的监督,三船入道。”
  
          他的声音粗犷,震得不少人的耳朵嗡嗡作响。
  
          “开……玩笑的吧。”
  
          不知是谁,小声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颤颤巍巍的说道。
  
          三船没有理会他们的惊诧,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朝着主基地二楼的阳台上走去。
  
          来到这个位置后,他双手攀附在面前的护栏上,目光如鹰隼般环绕了在场的中学生一眼。
  
          “都给我听好了,国际网协为了培育新人,在本届u17-世界杯上破例允许各国中学生参赛。这次提前征召你们过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
  
          “在这次合宿中,我一直注视着你们的精神、潜力。然后经过与主基地的教练商量之后,确定了本次参赛的中学生代表。”
  
          “这么说,我们也能和世界其他队伍交手?”远山金太郎两眼发亮,十分兴奋的大喊了起来。
  
          他的话,也说到了在场一众中学生的心坎当中。能够作为国家代表参加,登上世界的舞台,这种机会可能是他们此生仅有的。
  
          三船等底下的这阵喧嚣之声稍稍平息之后,这才继续大声宣布道:“那么现在公布中学生14人名单。”
  
          “首先是作为队长的上衫悠、然后是幸村精市、迹部景吾、亚久津仁、不二周助、白石藏之介、真田弦一郎、木手永四郎、仁王雅治、橘桔平、千岁千里、远山金太郎、忍足侑士,以及…切原赤也!”
  
          “被选到的代表,请出列!”
  
          听到指令,神色各异的14人就从队列中间踏步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