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534章 正赛开始

第534章 正赛开始

翌日。
  
  墨尔本的国际网球中心。
  
  十二月份的天气依旧晴朗,在国际网球中心的入场口,已经有不少的观众排起了长队。
  
  今天正是两年一届的U-17世界杯正式开赛的日子。
  
  有着四大赛事之一的澳网支撑,这里自然也有着一大批非常热爱网球运动的观众。
  
  霓虹队这边,三船、黑部以及斋藤三人,早早的就来到了比赛会场的专用休息室里面。
  
  在旁边一侧,竖立着一块大大的白板,上面写满了关于今天第一轮比赛的各种布阵安排。
  
  而在他们的背后的墙壁上,则是一块实时同步的大屏幕,上面转播着他们今天比赛场地的情况
  
  上衫悠和平等院等一众队员,静静的站在三人身后,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抹微不可查的期待。
  
  “世界赛,我平等院又回来了!”
  
  平等院目光锐利地盯着墙壁上的大屏幕,看着场馆内逐渐入场的观众,他心中悄然发出一声低喃。
  
  两年前他有很多不足,没能在世界赛走到最后,而如今,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势必要登上真正的顶峰。
  
  整个休息室内气氛稍稍有些沉闷。
  
  我们首战的对手也并不弱,是现如今世界排名第11位的俄罗斯队。
  
  这只北方巨熊的队伍一向是以力量著称,他们的选手大多都已经进入到了了爆衣的层次。
  
  时间缓缓的流逝。
  
  眼看三船和黑部、斋藤两人又低低的轻语了几声,接着才转身,看向面前二十多位选手。
  
  他走到众人面前,一双赤脚左右跨立,冲众人点点头之后,大手朝着头顶一挥,声音猛地拔高:“第一场比赛,由松小队出战!”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那七个人集中了过去。
  
  “松小队”,顾名思义就是这次霓虹队小组赛分出的三组之一。
  
  其中由种岛修二带队,其下有着君岛育斗、远野笃京、Duke·渡边、远山金太郎、白石藏之介、切原赤也。
  
  听到是由松小队出战,上衫悠心中轻轻点点头,对方大多是以蛮力著称的力量型选手。
  
  而他们出场的,不管是队长种岛修二,还是其他的几个队员,都有着能与力量型选手相抗衡的特殊手段。
  
  等到出场广播响起。
  
  三船主教练和松小队一行几人神色平静的从通道走向球场,而其他队员则是留在了休息室内,通过转播画面观看这场比赛。
  
  很快,没有让他们等太久。
  
  他们很快就通过墙上的屏幕,看到了种岛修二那张笑脸。
  
  对方依旧我行我素的只把队服一半的袖子穿了上去,另外一半则是被他十分潇洒地系在了腰间。
  
  现场响起了一阵猛烈的欢呼,几天前霓虹队在热身赛上表现,得到了一大部分观众们的认可。
  
  并且上衫悠还在观众席上还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忍足谦也、菊丸英二、大石秀一郎、宍户亮,向日……
  
  这些只有最后一个学年的初中三年级们,竟然纷纷都来到澳大利亚墨尔本的现场,为他们加油。
  
  此时休息室内的一众中学生们脸上都浮现出了一抹笑容,虽然大家曾经在全国大赛打的要死要活,但是进入世界之后,关系反而更好了。
  
  不多时。
  
  两边选手在球场上行礼致敬。
  
  裁判也从一旁走上来,提前就位到球场中央的高椅上。
  
  然而,当画面切过俄罗斯一众出场的选手的时候,平等院凤凰却是眉头微皱,有些讶异,“怎么是他?”
  
  就站在他旁边的上衫悠,注意到了他情绪上的这个细小变化,有些好奇的望了过去。
  
  现在还能够让平等院心中在意的选手,证明实力应当不简单。
  
  “这种事情,就交给他们队伍里的参谋来解答吧。”平等院双手抱胸,说话间眼睛朝着柳莲二那边的方向凝望了过去。
  
  单独站在一角的参谋三人组自然也听到平等院的这句话。
  
  柳莲二神色微动,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他人的疑惑,他直接站出了半个身位,脸色平静的开口说道:“丹尼尔·梅德韦杰夫,俄罗斯的主将,预估也有着职业水准的实力。”
  
  场内众人的面色一肃。
  
  纷纷把目光移动到那个俄罗斯队伍中最为高大魁梧的人影身上。
  
  “对方身高1米92,体重83千克,曾经在积分赛上,完整的展示出过不输于杜克前辈的爆衣实力。”
  
  说着,柳莲二继续平静的补偿道。
  
  如果不是特意去收集,很少有人能够十分清楚的了解到三十二支队伍,各个国家的选手是哪些情况。
  
  上衫悠闻言,目露沉吟。
  
  再联系平等院的表情,他偏过头若有所思的问道:“前辈,之前你在游历世界的时候,恐怕也和那位交过手吧。”
  
  平等院轻轻一哼,不置可否。
  
  他和那个大块头交手的次数可不止一次,而是两次。
  
  一次是在地下世界互相不认识的时候,第二次则是他和杜克一起游历世界的时候再次碰到的。
  
  “那个家伙可不光只有一身蛮力,他的技巧也很厉害。”
  
  末了,平等院还特意多说了一句。
  
  “嗯。”
  
  上衫悠点点头心思收起,再次扭头看向了大屏幕。
  
  对方既然作为主将,却在与他们这场比赛出场了,那么也就代表着对方很可能是想要拿下这一分。
  
  毕竟,与其去赌早已经声名在外的瑞士队,还是对付霓虹队这支黑马要来的让人更有信心。
  
  球场边。
  
  梅德韦杰夫双手抱在胸口,脸上露出了一抹狡黠的微笑。
  
  这场比赛正如他所料,虽然霓虹队出动的阵容不差,但是很明显没有强到他们不可战胜的地步。
  
  有个那么大的瑞士队在一旁,对方肯定也会分出更多的主力,去应对那边的那场比赛。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取胜之机!”
  
  他的心中好像有一只大手,狠狠的朝着前方一握。
  
  很快,两边第一场双打比赛开始。
  
  霓虹队这边派出的是君岛育斗、远野笃京,这对曾经的双打组合,在经历过一系列事情之后又重新走到了一起。
  
  而俄罗斯队则是一胖一瘦,两个人影走了上来。年轻小将图维诺夫,以及征战过一次世界赛的达维登科。
  
  前者体型看起来只有后者的一半,但是很明显他走的应该是如今世界主流的精神力道路。
  
  而达维登科则是再明显不过的,专注于俄罗斯力量训练的吨位级选手。
  
  两边很快完成猜边。
  
  高椅上的裁判也是抬手一挥,朗声宣布道:“U17-世界杯,B小组第一场比赛开始,三盘两胜,首先由俄罗斯队的达维登科发球!”
  
  此言落下,原本还异常吵闹的观众席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远野看着球场斜对面的大块头,忍不住轻轻舔了舔自己的嘴巴。这样优秀的素材,拿来完成他的处刑法肯定是非常棒的事情。
  
  对面,达维登科似乎注意到了这一抹不太友善的目光,他轻哼一声,宽阔的手掌将弹起的小球一握之后,朝着天空缓缓一抛。
  
  轰!
  
  如炮弹出膛般的恐怖声响,突然在球场上炸响了出来。
  
  网球蛮横的破开沿途的空气,掀起了一阵汹涌的气浪,丝毫没有掩饰那蕴藏其中的恐怖力量。
  
  “嘿嘿,光有蛮力可是没有的。”
  
  远野笃京心中狞笑一声,身子一个斜挎,便双手握着自己的球拍,对准了网球弹起的位置挥落了过去。
  
  只要用甜区进行卸力的话……
  
  他心中这个想法一闪而过,然而就在下一刻网球撞上球拍的那一瞬间,他的脸色猛然大变。
  
  轰隆一声。
  
  远野侧身一躲,他身后的墙壁直接传来了一声沉闷的轰鸣,手中的球拍也被刚才这一球直接扫飞到了球场之外。
  
  他的鬓角滑落几滴冷汗,面色十分阴沉的瞪向了球场对面的那个大块头。
  
  对方刚才这一球很不对劲,仅靠发球的腕力,根本就不可能直接将他双手把持的球拍给轰飞掉。
  
  “你们好强,看来我这个队友实在是有些太过于自大了。”君岛育斗在网前轻一推眼镜,目光微闪的对着面前不远处这个更为瘦弱一点的青年说道。
  
  对方有些的得意的嘿嘿一笑,这并没有在多说什么。
  
  君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在去接发前,又自顾自的说了一声:“看来我也要全力应对才行。”
  
  图维诺夫冷笑一声,还是没有想要理会面前之人的意思。
  
  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对于霓虹队一开始的那种紧张感削减了不少。
  
  现在在他看来,恐怕对方热身赛的时候应该是展露了七八成的实力,才勉强做到那个赛果。
  
  不然,这场比赛上的,怎么还会有如此天真之人。
  
  走到后场的君岛和远野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点点头,阴沉着一张脸就朝着自己这边中场走去。
  
  君岛曲腰半蹲,摆出的架势明显就要比一开始的远野认真的多。
  
  不过尽管如此,对面发球线上,达维登科的神色却是没有太多的变化。
  
  抛球、引拍。
  
  只见他的脚步轻垫,强大的爆发力便从他的手臂中倾泻而出,全部落在了半空中那颗小小的网球之上。
  
  轰隆一声,惊人的炸响,再次从球场上传了出去。
  
  轰!
  
  网球直奔君岛接发的内角而来。
  
  依旧是正面强攻。
  
  这为俄罗斯壮汉自信,对方的身板还防不住他的发球。
  
  果不其然,又是一声啪嗒。
  
  君岛育斗手中白色边框的球拍,也在地面上染上了些许的灰尘。
  
  “30-0!”
  
  轰!
  
  ……
  
  轰!
  
  ……
  
  很快,又是两记爆炸般的声响,从球场对面响了起来。
  
  根本就没有给二人有太多喘息的机会,俄罗斯那边便直接用4记ace,拿下了自己的发球局。
  
  而前场的图维诺夫,也在君岛的两次自曝下,变得更加有信心了。
  
  两边交换换场。
  
  不过霓虹队两人的第二局,也是被对面快速破发。
  
  才短短十分钟的时间,他们这边便已经连丢两局。
  
  球场边,切原看的神情紧张。
  
  他根本就没想到,明明一点都不弱的两个前辈,竟然在对方的组合拳之下没有丝毫的还手能力。
  
  “对方一个主打进攻补位,而那个力量型的壮汉则是在后场进行控球以及远距离的对拉,这样子,好像前辈们根本就没有什么突破口。”切原大概分析了一下现在场上的局势,结果发现好像很糟,只得用力的搓起了头发。
  
  也许他们这一场比赛算不得是最为关键的那一场,但是他想赢,作为他的首战,他希望漂漂亮亮的拿下!
  
  “要相信前们,别忘了两位前辈可还没有真正发力。”白石走到切原身旁,一只手掌轻轻按压在对方的肩膀上,安抚了一下他急躁的情绪。
  
  第三局,球权再次来到俄罗斯队伍这边。
  
  图维诺夫捏紧手中的网球,眼眸中燃烧着丝丝火焰,今天同样也是他初次登上世界赛舞台的日子。
  
  这样的舞台,又有谁会甘心错过?
  
  唰~
  
  网球高抛,随后他蹬地跃起,舒展的手臂将球拍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砰!
  
  十分标准且犀利的高压式发球。
  
  与达维登科纯粹的力量不同,他的发球还速度也是一流。
  
  当他以为自己也能如前辈一样发球得分的时,咻的一声,一道璀璨的金芒下一刻便在他的脚边炸响而出。
  
  “什么?”
  
  落地后,才刚刚摆好防守架势的他神情一愣。抬眼看去,便看到了对面君岛育斗那若有若无的轻笑表情。
  
  “这个家伙……”
  
  图维诺夫眼中闪过一丝懊恼,他抬手向上一撸自己耳朵后的黑色寸断,忽然觉得球场上的空气似乎被升起的太阳变得燥热起来。
  
  休息室内。
  
  鬼十次郎目光一个闪烁,“君岛这个家伙的交涉,已经开始见效了。”
  
  通过语言和精神力的干扰,君岛育斗往往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打乱对方的节奏,完成对比赛的接管。
  
  “话虽如此,不过……”德川和也轻声一喃,似乎有不同看法。
  
  他刚才同样也注意到了图维诺夫在心态上所出现的变化,并且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君岛和远野两人就会对其进行猛烈的攻击。
  
  甚至远野的处刑法一旦完成,那么这场比赛就有很大的几率拿下。
  
  但是他总觉得还有些不对。
  
  这一切好像……
  
  “太顺利了。”
  
  平等院突然凛声说道,“对方既然已经派了主将在这场比赛出场,那么肯定是对我们这些曾经有过资料的人做出了预案和研究的。”
  
  他说到这儿,话音微微一转,“你们会认为对方一点也不知道远野和君岛的一些手段吗?”
  
  “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后手应该还是在那个达维登科身上。”上衫悠沉吟一下,轻笑的说道:“对方好像从一开始,便很了解我们这边的习惯。”
  
  想起第一局的发球局,上衫悠心中逐渐的把这一切给串联了起来。
  
  众人听到两人这么说,脸上带着一抹忧色继续看了起来。
  
  场馆内的球场上。
  
  因为图维诺夫的缘故,比分快速被霓虹队的两人拿下。
  
  砰!
  
  “Game,霓虹队,1-2!”
  
  ………
  
  “Game,霓虹队,2-2!”
  
  ………
  
  “Game,霓虹队,3-2!”
  
  ………
  
  “嘭咚!”
  
  随着又一球击中自己的身体,图维诺夫身形一颤的跪倒在了地上。
  
  他有些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腹部,整个人身上已经有不少球痕。
  
  远野笃京轻轻舔了舔嘴唇,有些残忍的轻吐出几个字:“处刑法,切腹!”
  
  “霓虹队得分,40-15!”
  
  还有一球,这一局便又会被霓虹队拿下,形势似乎一片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