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535章 容不得半点侥幸

第535章 容不得半点侥幸

球场边,俄罗斯队伍中的其他成员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现在这种情况。
  
  站在丹尼尔.梅德韦杰夫旁边一人,更是用俄语冷冷笑道:“这群混蛋,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蠢事。”
  
  “如果对方抱有图维诺夫是个新人就很好欺负这种想法,那么也算是正合了我们的意。”
  
  听到此言,俄罗斯主将丹尼尔并不说话,就像一座铁塔一般,他双手怀抱在胸口,沉默的站在原地。
  
  但是从他嘴角同样也露出的那一抹冷笑就可以看出,他对于这场双打也是有十足的信心。
  
  或者说他对于图维诺夫这名初中生小将有着十足的信心。
  
  球场上,远野笃京在后场轻轻按压着网球,他的目光,一直都在已经伤痕累累的图为诺夫的身体上巡视着。
  
  他的处刑法还差几招,便可以将面前之人真正的麻痹掉。
  
  而后者微微低着头,身体好像正因为疼痛而止不住的颤抖。
  
  达维登科见此,依旧稳固的防守在自己的半场,并没有特意走过去,去安慰自己的这位同伴。
  
  唰~
  
  “处刑法其二,枪决!”
  
  砰!
  
  远野笃京怪叫一声,手中的球拍如同惊雷一般,狠狠的拍在了网球上。
  
  如同一颗射出去的子弹,网球被压缩拉长,从接发内角弹起之后便又继续猛烈的朝着图维诺夫的身体弹射而去。
  
  看到对方并没有躲避,远野脸上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
  
  然而下一刻。
  
  “你这个混蛋,我要撕碎你!”
  
  一道幽幽的嘶吼,猛的从球场对面传了过来。
  
  “来了,图维诺夫的狂暴化!”达维登科轻声一笑,这也是他第一次在球场上露出这样的表情。
  
  轰!
  
  只听一声鸣颤。
  
  原本已经无力再战、伤痕累累的图维诺夫,竟然单手持拍,倒扣着那颗正在拍网中极速蹿动的网球。
  
  他的眉梢竖起,一双眼眸中满是怒意,更个人的身体向上升腾起了一股狂暴的灰色气息。
  
  看到对方的目光投射而来,远野刚才的笑容,微微僵在了脸上。
  
  这家伙……
  
  咻!
  
  被那种特殊灰色气息包裹的网球倒卷而回,沿途的空气一下子被排开,卷起了狂暴的气流。
  
  “不好,危险!”
  
  君岛育斗也立刻感受到了这一球所蕴含的恐怖威力,下意识的朝自己的身后提醒喊道。
  
  然而远野笃京眼中厉芒一闪,尽是没有丝毫退让之意。
  
  他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踏踏!
  
  只见他脚步向前轻跨,身体重心顺势间就下沉了几分。
  
  砰!
  
  远野手中的球拍倾斜划出,直接想要将这一球给倒切回去。
  
  嗤嗤嗤~
  
  霎时间激烈的摩擦声想起,网球疯狂的扭动着他的球拍网线,那抹狂暴的灰色气息一点也没有想要停止的意思。
  
  “你…给我回去!”
  
  远野紧咬着牙,休息室内的众人都能看到他仰起的脖子上,那根根狰狞凸起的青筋。
  
  “远野前辈他……”千岁千里眼中流露出一抹震撼。
  
  啪嗒!
  
  原野赌金,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他伸手捂住自己的手腕,手中的球拍已经向后跌落下去。
  
  不过那颗网球,正跃动着朝着对面飞去。
  
  打回去了!
  
  球场边的切原和小金一喜,不过下一瞬,却是更为凄惨的场景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嚇!”
  
  一声大喝从他们的耳边响起,对面的达维科登踩着步子,单脚点地跃起之后,双手全都架在球拍握把之上,对准飞回去的那个网球横扫了出去。
  
  轰!
  
  在球拍触碰网球的那一瞬,他两只胳膊上的衣服全都碎裂而开,爆衣级别的力量直接让球拍附近的空气,都变得震荡起来。
  
  这一球,没有丝毫的留手。
  
  带着尖啸之声,便朝着已经无力接球的远野笃京飞射了过去。
  
  见状,远野眸子如针般一缩。
  
  一股心悸的感觉,猛地浮上他的心头,那原本已经被治疗好的膝盖又隐隐作痛起来,仿佛知情之事就在昨天。
  
  就在他僵立在原地之际,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另外一道修长优雅的身影率先挡在了他的面前。
  
  噗通一声。
  
  一把白色边框的球拍横空。
  
  君岛育斗脸上罕见的出现了狰狞异常的表情。
  
  刚刚那颗威力十足的网球,已经透过他挡在身前的球拍,重重的击打在了他的身上。
  
  “君岛…你这家伙……”
  
  身后之人,同样满是震撼之意。
  
  瞬间,现场为止一静。
  
  片刻后裁判才宣布道:
  
  “俄罗斯队得分,30-40!”
  
  见此情景,俄罗斯队伍中的丹尼尔倒是有些意外,他没想到霓虹队队员之间的感情还挺深的。
  
  “不过他也无所谓。”他默然一笑。
  
  这一球是谁扛下了,应该说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对方依旧放出了不可阻挡的狂熊。
  
  休息室内,看着痛苦跪倒在地上的君岛,所有的初中们再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世界网球的残酷。
  
  平等院微微别过眼:“所以说到了这个赛场,就不能再有任何一丝的大意,否则你们就会那两人的下场。”
  
  他的声音残酷而冷漠,丝毫不介意就拿现在还在场上苦苦支撑的君岛和远野两人作为例子。
  
  球场上。
  
  图维诺夫喘着粗气,他注视着对面两人的惨状,脸上闪过一丝快意,毫不掩饰的咧嘴一笑。
  
  “比赛,接下来才真正开始。”
  
  他的脑海中的怒气不断涌现,手掌用力的握着球拍。
  
  ………
  
  一个半小时后。
  
  “第一场双打比赛结束,由俄罗斯队的图维诺夫、达维科登组合获胜,两胜零负,局数6-3,6-4!”
  
  自那个转折点之后,身体负伤的君岛强撑着,局面却是一点点的被俄罗斯的两人给扳了过去。
  
  哪怕远野在第二盘以一敌二,强行完成了一次介错的情况下,这依旧没能逆转局势完成翻盘。
  
  霓虹队的场边。
  
  看着走下球场,已是伤痕累累的两位前辈,切原赤也目光有些呆滞,忽然就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朝着自己的肩膀压了过来。
  
  下一场双打是他出场,如果他们没有拿下的话……
  
  想到这儿,他心中忽然变得异常紧张起来。
  
  就在这时。
  
  一张大手拍在了他肩膀上。
  
  切原抬头一看,便看到了一张面容憨厚,眯眼笑看着他的大脸。
  
  “不用紧张。”
  
  杜克的话让他心中稍安,请吐出一口气后,切原像是感受到了肩膀处那温暖的力量,身体放松了下来。
  
  不过在他垂下目光的时候,却没看到duke眼中闪过的那道寒芒。
  
  等待的时间很快流逝。
  
  大约十分钟后,场馆内的广播声再度响起。
  
  “下面,即将开始u-17世界赛,俄罗斯队vs霓虹队的第二场双打比赛,由俄罗斯队的尤慈尼·卢布列夫,安德烈·兹维列夫,对阵霓虹队的duke·渡边,切原赤也。”
  
  “请双方选手做好上场准备!”
  
  广播声毕,其他人的目光都随着镜头移动到了切原身上。
  
  这个海藻头小子,能抗住吗?
  
  一丝这样的疑惑,在他们的心间升了起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