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王之从呼吸法开始 > 第570章 让骑士长眠于梦中

第570章 让骑士长眠于梦中


  “这是……”
  队伍中,真田的脸色猛地一变。
  只见那道身披盔甲,骑着战马的高大虚影。带着一往无前的惊人气势,将手中的一柄钢铁长矛给刺了出去。
  轰!
  球场地面猛然一震。
  那烟尘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掩盖了球场幸村的身影。
  “加缪曾经跟我说过,爱能改变一个人,并且使他的网球变得更强。
  我可能暂时无法理解这句话。
  但是,我的自尊从来就不允许我这样迎来失败。”
  普朗斯的声音异常坚定,像是骑士的宣言,掷地有声!
  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是法国王子普朗斯,而是一位在球场上冲锋陷阵,为了法兰西尔荣耀而战的英勇骑士。
  “普朗斯得分,15-0!”
  裁判高声宣布道。
  球场一侧的法国队员们,都在此刻露出了与有荣焉的笑容。
  “果然,最后还是出现了那个最不想看到的情况。”上衫悠看着球场上出现的场景,默默低语了声。
  杜克闻言,有些憨厚的一挠头。
  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靠球场上的幸村自己去解决了。
  只能说,当异次元虚影从那位法国王子的身后浮现出来的时,对于新村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簌簌~
  待烟尘稍稍散开。
  众人这才留意到,刚才普朗斯王子不仅得分,还将幸村披着身后的外套给扫飞出了球场之外。
  “幸村……异次元的力量如果不小心应对,哪怕是你也可能会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已经体会到这种力量的迹部,放下了虚按在自己鼻翼上的手指,刚才那震撼性的一幕尽数落入他的眼中。
  只有异次元才能对抗异次元。
  正是因为这种力量已经超乎了常人的想象,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说法。
  唰~
  法国王子再度抛球。
  不过此时,与之前已经大不相同。
  砰!
  网球被他击出,就好似一柄锋利无比的长枪刺破了面前的空间,眨眼间来到幸村的半场。
  而在幸村的视线中,所看到的景象却是大不一样。
  只见那个身披甲胄的高大骑士,正骑着战马,手持长枪,朝着他的方位呼啸奔来。
  因为头盔的原因,他看不清这位骑士脸上的表情,但是那双泛着寒光的眸子却是透过缝隙清楚的展现出来。
  唰啦!
  幸村脚踝快速一扭,身子稍稍偏转了几公分。那柄锋利的长矛,几乎是擦着他的身体刺了下来。
  在那一瞬间,幸村都能感受到上面所发出的森严寒气。
  霎时,他眼中的紫芒大盛。
  手中的球拍以一个倒切的姿态横挪了上来。
  砰!
  网球落入拍网,他的手腕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激烈无比的撕扯颤动。
  “回去!”
  幸村面色一肃,心中低呵。
  网球从他的球拍中折射而出,化作一道流光飞了回去。
  “来的好!”
  对面的普朗斯眼中的战意更浓,他脚掌踏步一踩,外套翻飞间,整个人朝着这道流光无畏的冲的出去。
  他身后的骑士虚影越发凝实,那把金属长枪吞吐出摄人的寒气。
  只听噌的一声!
  幸村再度感受到一股锐利无比的气机将他锁定。
  微微垫步跃起的普朗斯,就如同跨越在战马之上,把双手横跨着球拍,挥落而下。同时他身后的骑士也用长枪刺破了前方的空气。
  噗呲!
  幸村身体再度一个躲闪,却是再也不能截住这道锋芒。只能看着网球紧贴着他的身侧蹿射过去。
  “30-0!”
  “骑士之道,在于有死无生,一旦让他冲锋起来,那必然是做好了不再回头的准备。”
  备战席上,平等院的眼中露出两道寒光。对方刚才冲刺起来的那种无畏表现,如果不能抵挡恐怕会非常麻烦。
  “那个……幸村部长也还有没用出来的招式,应该没有问题吧?”切原脸色白了下,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小子,你应该也触摸到那一层屏障了吧?”鬼十次郎上前一步,站到切原身边嗡声说道:“那样的力量如果能用一般的手段应对,那也就不会叫做异次元了。”
  切原眼皮一搭,沉默起来。
  鬼十次郎的话击碎了他心里仅存的那一丝幻想,他捏紧拳头,脸色十分阴沉的看向了球场。
  ……
  现在的局势,可以说是朝着法国队普朗斯王子一边倒去。
  十几分钟后。
  砰!
  “Game,法国队,3-0!”
  “交换球场!”
  裁判的宣判声,让法国队后方的观众席响起了热烈的欢呼。
  他们齐呼王子的两字。
  法兰西的骑士之道,让他们内心的血液激荡不已。
  而球场另一侧。
  幸村轻轻擦拭了下自己额头上的汗水,缓步走了下来。
  刚才短短十几分钟的交锋,他却感觉消耗了比上一盘还要更多的精力。
  为了完成最后的构筑,他不得不以自己的单薄的身体,去和对面那武装到牙齿的骑士去抗衡。
  “不过……差不多了。”
  幸村眼底的紫芒一闪而过,和备战席上的上衫悠对视了一眼。
  在这场比赛开始时,他自然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教练席上,三船正盘膝坐着。
  看到幸村还算平静的走下场后,他心中大抵就有了一个猜测。
  当初在U17,对这个少年的精神值进行测定的时候,对方就已经达到了临界点,而今看他这副模样,应该也是和当初的入江奏多一样。
  “走精神道路的,可没那么简单。”
  三船像是想到什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着球场对面的法国队,心中轻轻哼了一声。
  “小子,继续上吧,让对方好好见识一下独属于你自己的网球。”
  正喝着水的幸村一愣。
  他看着仰靠在椅子上的三船,最后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柔和笑容。
  “嗯。”
  只是轻轻应了一声。
  幸村接下来便像个没事人一样,在椅子上小憩了片刻。
  不多时,比赛继续。
  幸村手握着一个网球,走到了自己这边的后场的发球线后。
  他轻轻点了几下网球,调整了一下自己身体的状态。
  此时在对面,普朗斯王子的骑士气息依旧压制着全场。他身后那个威武的骑士骑着战马,朝着他这边凝视着。
  似乎只要他开始动手,便会毫不客气的从对面冲刺过来。
  呼……
  到了某个节奏点后,幸村轻轻舒了一气,随后将球抛过了头顶。
  “你的骑士与荣耀,我会给祂谱写一个完美的剧本。”
  幸村在自己的心中低吟一声,手中的球拍便猛地挥了下去。
  砰!
  一颗散发着淡淡紫色光影的网球瞬息而至。
  “又想用之前那一招吗?”
  普朗斯王子的眸子一缩,似乎又回想起了上一盘比赛时,那种惨痛万分的情景,不过这一次他却是镇定自若。
  身体重心微微一压,手中的球拍便以投掷的姿态给甩动了出去。
  噗呲。
  银白色的骑士气息瞬间就笼罩上了网球,将上面的紫芒给击溃掉了。
  在这一球上面,没有再感受到当初的那种痛苦,普朗斯王子的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个弧度。
  唰!
  他振臂一抖,网球快若闪电的倒飞了回去。
  同时,他身后的骑士虚影也伴随着网球一同发起了冲锋。
  然而这一次,幸村却像是没有感受到那股锐利的气机一般,他紧直的朝着网球迎了上去。
  见此,普朗斯心中微惊。
  他才留意到,自己对面那个少年的双眸已经没有了焦点,整个人散发着一种虚无的气息。
  
  消除了自己的五感?
  一个大胆的想法,猛地从他的脑海中冒了出来。
  砰!
  幸村的球拍抵住了长枪,将网球横抽了回去。
  普朗斯王子不再多细想,心中轻哼一声,便横挪,朝着网球截击而去。
  虽然他很惊讶于幸村的举动,有如此大的毅力能够克服五感消失的那种可怕情景,但是哪怕如此,在异次元力量的差距下这也是不能弥补的。
  不是矜持光辉的那种侵蚀,异次元本就是精神勾连起身体,进而将网球的威力增强到一个夸张的地步。
  这种零感虽然加强自身对于网球的注意力并能够抵抗光辉侵蚀,但是本质却并不能增强网球的威力。
  银白光辉,从他的球拍上乍现。
  砰!
  这一球的威力更甚之前。
  噗咚!
  伴随着一声闷响,那个曾躲避了数次危机的蓝发少年,终于被骑士的长枪给挑飞了出去。
  “0-15!”
  看着好像没有什么痛感,就又从地面上爬起的蓝发少年,普朗斯王子轻轻摇摇头:“没有用的。”
  而此刻球场对面的幸村,对于他的话却是充耳不闻,仿佛整个人的世界就只剩下了网球。
  砰!
  回应他的,只是网球。
  “啧,原来还有这种作用,不过这样下去你又能够坚持多久呢?”
  普朗斯王子见幸村没有丝毫反应,又重新开出一球。他一愣之后,便大概明白了剥离自身五感的优劣之处。
  不过这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
  砰!
  普朗斯王子来到网球的落点,抬手又是一球挥了出去。
  ……
  砰!
  “4-0!”
  ……
  砰!
  “5-0!”
  ……
  面对着他的进攻,幸村节节败退。
  虽然每一次都靠着消除痛楚的能力站立了起来,但是身体的状态却不会欺骗人,对方明显已经到了极限。
  普朗斯王子微微抿着嘴,看着后场那还不放弃的人影,眼低深处闪过了一抹敬重之色。
  为了挡住异次元,不是谁在球场上都能做到这个地步的。
  片刻,幸村再度开球。
  砰!
  网球速度丝毫不慢,并且依旧相当精准的压在了他接发的外角。
  对此,普朗斯王子只是化作了骑士不断地发起新的冲锋。
  砰!
  “15-0!”
  砰!
  “30-0!”
  ……
  最终,比赛来到了第二盘的赛点!
  普朗斯王子轻吐一口气,只要将这一盘给拿下,那么这场比赛他就能够完美的逆转过来。
  “不过还真是值得尊敬的对手,哪怕是灭五感的状态,还不忘一直用那种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我耳边干扰。”
  想到这几局对方一直给他施加的精神干扰,他心中轻轻一笑。
  那就,继续来吧!
  他微抬眸光,躬身看向了对面。
  骑士的道路,同样没有退缩二字。
  ………
  “糟糕了,王子他又露出了微笑的表情。”
  “一直都唤不醒他吗?”
  “不行。”
  埃德加轻轻一摇头,“王子他现在沉浸的世界,恐怕是他自己内心最想要看到的。而且从他返场休息的情况就能看出,他的其他行动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这并不是之前那种能够剥离五感的精神力招式。”
  “连他的异次元骑士,也因为他本身的精神勾连,陷入了进去。”
  说到这儿,埃德加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下去,语气中明显有着忌惮。
  因为迄今为止,幸村所做的这一些事情是连他也根本无法做到的。
  “唉……毕竟美梦,永远是一个人最难以舍弃的。”加缪轻叹一声,“哪怕是在战场上驰骋的骑士,祂不也是为了自身所追寻的那份荣耀吗?”
  砰!
  “Game,霓虹队,4-3!”
  “交换球场!”
  裁判的声音有些无奈的响了起来。
  而球场外的观众们,早已经是寂静无声,他们全然不会想到,这场比赛最后竟然演化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就在前几局,还被他们高呼的普朗斯王子,现在却如同沉浸在自己世界当中的堂吉诃德一样。
  “没想到,竟然还能够看到这样的精神力道路……困杀异次元虚影的精神世界,不出意外,日后的世界网坛,必然也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看台高处,博格那双沉稳的眼眸中也露出了一丝诧异。
  此时这个名为幸村精市的少年所展出的这条道路,迄今为止还没有人真正走到这般程度。
  从他的视角看去,很明显的能够观察到法国队这位王子的骑士虚影,正在自我的走向消亡。
  “国光,看来除了那个人,你以前其他的对手也都是相当厉害的啊。”俾斯麦看着一旁不苟言笑的少年,出言调侃道。
  就从现在的这个情况来看,这届世界杯赛上,最大的赢家莫过于就是霓虹队的初中生们了。
  塞弗里德有些不甘的看着场下。
  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俾麦斯说的话是对的。
  对方一些初中生所展现出来的网球素质,远远要在他们这些big4队伍的初中生之上。
  “国光,今天下午比赛完,能继续陪我加练吗?”
  轻吸了一口气,塞弗里德看向了手冢开口说道。
  德国队其他人闻言,都是面带微笑的看了过来。
  在这之前,塞弗里德可是一直看不惯手冢,还想要找他的麻烦。结果不知道发生了是什么,这两天这两人的关系变化相当之快。
  手冢没有理会俾麦斯,但对于塞弗里德的请求却是轻轻点了点头。
  上衫悠、幸村在世界舞台上的种种表现,也要他更为迫切的想要将自己的那一招给完善起来。
  ……
  砰!
  “30-0!”
  普朗斯王子又将一球打了出去,然而这一次他却感受到了一丝疑惑。
  似乎这个比分,他之前就经历过。
  想到这儿,他目光偏转,看向了球场外围一侧的记分牌。
  两边的比分已经来到1-1,而他也在第三盘拿下了两个小局。
  收回目光,他心中不由好笑,看来自己是太过于紧张了。
  现在这一小局正是幸村在发球。
  砰!
  听到球响,他心中一动。
  “又来了。”
  此时此刻,他也不禁对对面由衷的佩服起来。
  明明已经到了摇摇欲坠的地步,却依旧咬牙坚持到了这种程度,连发球也保持在相当高的水准。
  唰!
  身形晃动一闪。
  他就仿佛化作了一个身披铠甲的骑士,来到网球的面前,手中的长矛毫不客气地突刺而下。
  砰咚!
  网球在半空中留下了一根银白色的丝线,瞬间就将幸村手中的球拍给穿透而过。
  “呼……结束了~”
  “嗯?”
  听到这稍稍有些气喘的声音,普朗斯王子微微一愣。
  刹那间。
  面前的光景变化,球场对面哪还有幸村精市的影子。不,就连整个球场都已经消失不见。
  此时他深处于半空,而下方是一片宽阔的草地。在草地上,矗立着一座高大的风车,上面四扇宽大的叶片,正不停的转动。
  他很快就注意到,一个身穿铠甲的骑士正朝着那个风车发起无畏的冲锋。
  堂吉诃德?
  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道怎么比赛突然变成了现在这个场景。
  然而当那个冲锋的骑士被风车倒卷弹飞回来,他的头盔掉落,露出了一张英俊的脸庞时……
  “那是……我?”
  微微张着自己的嘴巴,普朗斯王子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下方。
  “所以说,该结束了……”
  风车中,传来了幸村精市那温柔如风的话语。
  “发球超时,幸村精市得分!”
  “Game,霓虹队,6-3!”
  “比赛结束,霓虹队幸村精市两胜零负,取得胜利,局数6-1、6-3!”
  裁判清晰的声音,宛若惊雷。
  普朗斯直觉自己眼前一黑,整个人一个恍惚间,便再次回到了那十分熟悉的球场之上。
  不过此刻,他身后的骑士虚影正缓缓的消散而去。
  在他对面,则是脸色有些发白,却保持着从容微笑的幸村。
  “噢噢噢噢!”
  霓虹队的阵地中,爆发出了一阵猛烈的欢呼之声。
  这场与法国队的四强之争,终究是他们率先拿到了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