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受战斗的波及,森林模样大变,爱因兹贝伦布置的魔术阵更是残破不堪。
  毫无戒备的坐在城堡前的阶梯,卫宫切嗣径直的望向脚下的石面,思绪随吐出的烟雾,一同飘往漆黑的天空。
  舞弥为他撑伞,防止他淋雨。
  阿尔贝里希没有要了她的性命。那一根借以爱丽丝菲尔发丝插进的穴位不过是让舞弥陷入昏睡。
  他似乎是想让舞弥替他告诉卫宫切嗣,他带走了爱丽丝菲尔。
  这份对自己没有保护好夫人,让卫宫切嗣陷入不利的挫败感萦绕她的心头。
  尽管她没有说话,沉默的为卫宫切嗣打伞。可那份情绪却更因此在她的心中愈发强烈。
  saber站在一侧,金色的头发不再灿耀,湿漉漉的被雨浇垮。
  她同样在自责。
  她还记得,自己同爱丽丝菲尔站在海边,自己认真的向对方许下定然保护她直到最后的誓言。
  现在却........
  这场雨随时间的流逝势头不减反增,就如此刻笼罩在留有残局,负面情绪笼罩的爱因兹贝伦城堡的上空。
  阿尔贝里希究竟是什么人?
  为何会知道除却爱因兹贝伦外的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内幕?
  还有在卫宫切嗣的亲眼见证下,那两具真实尸体。
  阿尔贝里希他是怎么做到的?
  “saber,爱丽丝菲尔跟我说过,你认识avenger的御主。”
  卫宫切嗣望向漆黑的天空。
  身前的雨珠顺伞角化为一小股水流,哗哗的浇在地面。
  “告诉我,他到底是什么人?”
  巴黎先生?
  阿尔贝里希他应该远远不止这个身份。
  在阿尔贝里希释放出那庞大火系魔术前,同为魔术师的卫宫切嗣能感受到,来自对方戒指中一闪而逝,足以让心脏恐惧到静止的强大。
  或许肯尼斯也感知到了,毕竟他是比卫宫切嗣是更纯粹的魔术师。
  “阿尔贝里希他.............”
  saber下意识的眼眸流露些许伤感:“是不列颠曾经的王。”
  “这样啊.....”
  卫宫切嗣面庞平静。似不在意saber的情报。
  可夹烟的手指却徒然用力将烟夹断。
  他的内心世界已掀起波澜的海浪。
  ...
  那是距离现在的一千五百年前,尤瑟王健在,尚未遭受卑王摧毁伦的迪尼乌姆仍为国家首都。
  但那不过是黑暗时代最后的遮羞布。
  自从尤瑟王败给了卑王后,他便再没有出现在人们面前。
  不列颠受到卑王势力的袭击,尤瑟王统治的国家却只能苦苦抵御,勉强维持运转。
  盗贼四起,海岸登陆无数的侵略者,还有大量的魔物。
  不列颠陷入了黑暗时代前最后的一刻。
  然后在这时,一道声音出现在不列颠的每一个角落。
  “通告全不列颠的人民,尤瑟王的后继者,也就是下一任的王,诞生了!他将会击败令不列颠陷入黑暗时代的伏提庚,并引领不列颠乘上前往下个繁荣时代的洪流。”
  这位降下这道语言的人乃是大魔术师梅林。
  他曾经的预言都无一例外的实现。
  所以,这对饱受苦难日子的人民而言是活下去的福音。
  他们深切的相信大魔术师梅林的预言会实现,并期颐那一天的到来,等待那位王的出现。
  也就是这时,一位青年骑士走入了大家的视野。
  康拉纳公爵家的长子,年仅十三岁就成为骑士。他加入军队,拯救无数遭受卑王实力以及盗贼们袭击村庄。
  他的矫健身姿,英俊样貌被人们深深的记在脑海里。
  如彗星般的崛起,又如恒星般持续闪烁。
  他的名字为.....Alberic。
  五年的时间,这位少年骑士获得了人民的钦佩。
  他强大的实力,被无数人崇拜,并引以为孩子的目标,他们期盼孩子也能像他一样去战斗,为尤瑟王献力。
  他的善良,亲昵平民,毫不虚伪做作,在民间赢得宝贵的声望。
  他作战时身先士卒,却仍能有条不絮的指挥士兵的统率力,值得同僚们去跟随。
  亦不知道是何时开始,有传闻将阿尔贝里希或许就是下一个王。
  虽然他不是尤瑟王的子嗣,但他的能力与呼声值得那个位置。
  不,应该说在当时的不列颠,没有人以为阿尔贝里希不会成为下一任王。
  因为.....尤瑟王并不存在男性后继者。
  那一年阿尔托莉雅距离成为名传于后世的骑士王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
  她只是撒克托爵士家的养子,甚至连骑士都还不是。
  但是,在某天的睡梦中却有一个声音告诉阿尔托莉雅她会成为不列颠的王,而不是阿尔贝里希,并让她去学习王的思想。
  不,那怎么可能。
  包括阿尔托莉雅,好胜的她都为阿尔贝里希的能力而感到赞叹,而去钦佩,并且她认为不列颠的下一个王只会是阿尔贝里希。
  阿尔贝里希是她的好友,唯一的好友,从很早以前,在她初到撒克托爵士的城堡,对一切陌生之,遭受不白目光时,出现的阿尔贝里希以和熙的笑容获得他们之间的友情。
  那之后,他们总是聚在一起,没有顾忌的交流彼此脑中的想法,共同进步着,不断的变强。
  即便阿尔贝里希后来成为了骑士,他们偶尔只能见到一两次。
  可是阿尔托莉雅还是去学习了那脑中声音传输的知识。
  因为她认为这样或许能帮助到阿尔贝里希。去明白阿尔贝里希的思想,至少多出了她一个人,不会让表面上快乐的阿尔贝里希继续受到孤独的侵扰。
  而那一年是噩耗的一年。
  被卑王伏提庚击败后再也没有起来过,没有在人民面前出现过的尤瑟王终于逝世。
  晚风,丧葬。
  悲伤的气氛后是新的开始。
  阿尔贝里希被推举为新的国王,却因梅林的预言,加上本人的意愿,只是成为暂代的王。
  那一年他才十八岁。
  在阿尔贝里希为王的两年,与卑王的战争,不列颠取得了战略性的胜利。
  阿尔贝里希同伏提庚签订暂时停战的条约,以及对边境居民的安全问题的探讨。
  最终在卑王的让步下,他们获得了短暂的和平。
  阿尔贝里希是能令卑王伏提庚,破坏与毁灭的化身,做出让步的人。
  而阿尔贝里希更是利用那段短暂的时间内,迅速平定过国境内的大量盗贼,以及海边的入侵者。
  并在海岸建立了灯塔,设立单独的军队。
  当然,暂代的王终究是暂代的王。
  在所有人潜意识中将阿尔贝里希当做不列颠的王时,梅林出现了。
  自天际的那一段降临的圣剑,深深的插在地面。
  梅林说,谁能将它拔出谁便是不列颠的王。
  阿尔贝里希是第一个尝试的,亦是第一个失败者。
  那把剑仿佛是大地本身,在阿尔贝里希的力量下纹丝未动。
  也就是那一天,沉浸在阿尔贝里希强大的力量下,一些人被抑制住的野心开始蠢蠢欲动。
  为期一周,陆陆续续从不列颠各个地方赶来的人都想要去拔出那把剑,取代阿尔贝里希成为不列颠新的王。
  因为那将是他们唯一可以证明自己比阿尔贝里希强大的可能。
  但他们都失败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梅林的预言第一次成为不可能的玩笑时撒克托爵士家的孩子,不,准确来讲应当是养子,拔出了那把剑。
  无数勇士们都不能拔出的,包括那位阿尔贝里希都没拔出来的石中剑剑却被看上去弱不禁风的阿尔托莉雅拔出。
  那时所有人是震惊的。
  拔出那柄剑的时刻是阿尔托莉雅人生的转折,亦是阿尔贝里希的人生转折。
  阿尔托莉雅仍能想起,当自己拔出那柄剑时,阿尔贝里希欣慰的表情。
  是对友人做到他没有做到的事情,而感到的赞叹与钦佩。他真挚的为阿尔托莉雅感到开心,并走到了她的身前,虔诚的跪下,伏下高傲的头颅。
  “您拔出了这把剑。您将成为不列颠的王,我们将为您献上最崇高的忠诚,未来将由您引领我们前进。”
  阿尔贝里希托起了阿尔托莉雅的右手,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下轻轻将其放在自己的额头。
  一如接受成人礼时被牧师抚摸的孩童。
  围绕在广场周围的骑士与贵族们的见证下,阿尔贝里希恭敬的出声:
  “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
  我仍没有忘记对尤瑟王宣誓成为一名骑士是的誓言。而今日,对你,我的王,我再度宣誓,我将成为您的前驱,愿荡平一切阻扰您的荆棘。
  直到.........直到..........我的心停止了运作。”
  那双紫眸与精致的面容是令认为自己的行为与背叛阿尔贝里希无疑而愧疚的阿尔托莉雅感动之所在。
  “等一下,阿尔贝里希殿。”
  天际远方的呼唤,温润的男声,盘旋在阿尔托莉雅脑海中的声音的主人,在众人的惊呼下现出真身。
  他正是布下预言的花之魔术师,梅林!
  那温润,着魔术师法袍的男人当时是如此说道:“现在的阿尔托莉亚,远远没有匹敌一国君主的能力。所以,我将带他进行为期一年的游历,让他成为合格的君主。”
  阿尔贝里希在征得阿尔托莉雅的同意后,答应了梅林的要求。
  并有再度担任了一年,代理治国的首席骑士长。
  而一切的悲剧也在那之后的一年,阿尔托莉雅的归来后诞生。

返回目录

阿尔贝里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温柔的小树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柔的小树叶并收藏阿尔贝里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