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这小子,竟然要挑战瞿灵怡?”
  
  众人听到叶凉的话,一个个都是愣在了那里,神色微变:他莫不是,疯了吧?
  
  桌案前,瞿灵怡、元烬等人也皆是眼眸微闪,心中波澜微起的看向叶凉。『→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
  
  与此同时,瞿呈也是神色渐渐难看而下,他着实没有料到,叶凉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
  
  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收敛心绪的淡笑道:“呵呵,叶兄不愧是饶九兄的朋友,这喜爱开玩笑的性子,倒是和饶九兄一样。”
  
  他现在已经算是在给叶凉台阶下了。
  
  但可惜,叶凉就彷如是个愣头青般,非但半点没下这个台阶的打算,反倒淡淡道:“我并未开玩笑。”
  
  瞿呈闻言终是忍不住皱眉而起,他现在有些觉得,叶凉是存心来找茬的了。
  
  “哼。”
  
  就在此时,那元烬终是忍不住,冷哼道:“阁下,若未开玩笑,那便是未将我,以及整个叶族,放于眼中了。”
  
  五殿下,果然发难了。
  
  众人似早就料到此点般,看着这一切,毕竟,叶凉这举动,换成任何人,估计都忍不了,更何况,有地位的所谓帝子。
  
  他们想着,将目光投向叶凉,似想看看,他会作何回答。
  
  与此同时,那饶九似也看热闹,不嫌事大般,笑看着叶凉,似等待着叶凉的答案。
  
  “敢问一句,瞿灵怡现在可有成亲,结为人妻。”
  
  叶凉于众人的目光下,忽然问了句,没来由的话。
  
  “尚未结亲,自然不算人妻咯。”饶九故意道。
  
  这饶九抽的什么疯。
  
  瞿呈、元烬几人,皆是眉头一皱,他们是相当不理解,这素来不管事的饶九,为什么会来趟这趟浑水。
  
  “既然,不算他人之妻,那便天下人,皆可追之。”
  
  叶凉说的极为平静,从而间接表达了,他‘追求’瞿灵怡,合情合理之意。
  
  瞿呈闻言直接忍不住,眉头深锁而起。
  
  而那元烬,更是玄手紧握而起,似忍不住的起身欲动手。
  
  但他还没动,瞿灵怡便是按住了他的手。
  
  而后,她玉面无波无澜的看向叶凉,道:“前辈所言,的确合乎情理,但是,前辈或许不知...”
  
  “先祖当初立下此规矩时,曾规定,男方的境界,必须低于女方,才能挑战。所以,恐怕前辈,并不符合此点。”
  
  她此时倒是颇有信心,毕竟,在场的都是些有名的诸强,大部分的实力,应当都不会弱于她。
  
  尤其是叶凉这等,能够和饶九结交为友的。
  
  中央高处,瞿呈似忍不住的以手抚须,对瞿灵怡的聪慧,感到欣慰。
  
  “倘若,我未眼拙,瞿姑娘如今的境界,应当是在地元巅峰左右,是么?”叶凉神色平静,道。
  
  “是的。”
  
  瞿灵怡点了点螓首。
  
  数月前,瞿云女帝以消耗自身元寿为代价,强行打开了祖地,以让瞿灵怡能够进入祖地的祖池之中,凝炼自身。
  
  到得如今,虽只完成一半,但也已有着极大的突破,从而于开阳神皇巅峰,直接达至了地元圣皇巅峰。
  
  “那么,便正好,我是玄元圣皇。”
  
  叶凉举起一杯酒,轻饮了口。
  
  “什么?!他竟然只是玄元圣皇?”
  
  众人皆是一脸的惊骇,他们本以为,饶九的至交好友,不是斗天,那至少也是天元圣皇,结果,却竟然只是近乎垫底的玄元。
  
  “你...才玄元?”
  
  瞿灵怡柳眉微蹙,似同样有几分不信。
  
  叶凉直接玄力透散而出,以证明己身实力。
  
  “他竟然还真的是玄元?”
  
  瞿灵怡看得他那,溢散于体躯外的玄元之力,不由眉头紧蹙,可才玄元,他便如此胆大妄为,还能与饶九关系如此深?
  
  难道,他背后有着很强大的势力?
  
  正当她思索间,叶凉收敛了玄力,平静道:“那么现在,可以战了么。”
  
  战?我让你到黄泉去战!
  
  元烬心中暗恨一语,便打算起身怒言,毕竟,瞿灵怡和他成亲,可是关系到整个大局,他怎能让叶凉随意破坏。
  
  然而,他还未起身,便又被瞿灵怡给拦了住:“诸强都在,别冲动,我自有办法。”
  
  她说着,朝着那瞿呈看去,并对着瞿呈示意般的点了点螓首。
  
  瞿呈看得她的示意,似心领神会般,收敛心绪,对着叶凉道:“既然,叶兄有此真心,且又符合先祖定下的规矩,那么,便战吧。”
  
  “不知,叶兄打算,何时比试?”
  
  此时的他,和瞿灵怡一个想法,觉得叶凉应当是背后,有着强大的势力,所以决定,暂时不得罪,顺其而行。
  
  反正,此战瞿灵怡输的概率很低,而且纵使真的输了,只要瞿灵怡咬住不嫁,那叶凉一样没辙。
  
  “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现在吧。”
  
  于瞿呈的问语,饶九直接插嘴道。
  
  这饶九...
  
  众人皆是忍不住暗暗咧嘴:还真是会闹腾。
  
  对此,叶凉倒是神色平静:“便依饶兄所言吧。”
  
  事情到了这份上,瞿呈自然不会再说什么了。
  
  他点了点头道:“好,那请叶兄,还有诸位,随我来。”
  
  话落,他直接转身而过,带着在场众人,朝着那瞿家比试之地,行去。
  
  片许之后...
  
  瞿呈走至那比武之地,对着叶凉道:“叶兄,还请你,站到这里来。”
  
  叶凉闻言径直走至了他的身旁,平静而站。
  
  “叶兄,五招之内,只要你能够不被怡儿轰出此圈,那便算你胜。”
  
  瞿呈见叶凉走至身旁,直接伸出剑指,以玄力,于叶凉所站之地,硬生生画出了个极小的圈,道。
  
  “这莫不是开玩笑吧?这么小的圈,几乎都快脚贴圈线了啊。”
  
  “这真是,如此小的圈,别说五招了,我看,一招就退了吧。”
  
  “看来,瞿呈虽表面不生气,但心中还是有些不悦,所以才用如此小的圈,来刁难这姓叶的,想要他知难而退。”
  
  ...
  
  一道道窸窣之语,直接于此地传荡而开,在他们看来,以叶凉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接瞿灵怡五招,而不退出此圈。
  
  “怎么样,叶兄,可要一试?”
  
  瞿呈听得众人之语,平静的看向叶凉,道。
  
  “开始吧。”
  
  叶凉淡漠道。
  
  瞿呈见此,也只能点了点头,并走出比试之地,以给二人让出位置。
  
  等他离去,瞿灵怡站于叶凉的对面,似有些忍不住的好心道:“叶五,此战,你真的没有获胜的希望,所以我劝你,还是收手吧。”
  
  面对她的言语,叶凉似半点未听进去般,神色依旧平静道:“动手吧。”
  
  于他的执拗,瞿灵怡无奈的摇了摇螓首后,终是收敛心神,神色肃然道:“那如此,便得罪了。”
  
  唰...
  
  此语一落,她那娇躯陡然射掠而出,雪白的玉手,裹挟着那似可碎裂虚空的恐怖玄力,对着叶凉轰拍而去。
  
  “呼...”
  
  叶凉看得她那,掠身而来的模样,似无奈的吐出一口浊气后,悠悠低语道:“小鹅蛋,对不起了...”
  
  咚...
  
  那掠身而来的瞿灵怡,看得他那嘴中所吐出之语,柔心陡然一颤,娇容陡变。
  
  紧接着,她那识海里,瞬间回忆起了当年的场景。那时,他们年少,他便是喊的她,小鹅蛋。
  
  这称谓,除他们二人外,无人知。
  
  “他...怎么会知晓这称呼。”
  
  瞿灵怡听得这百载未闻的称呼,心神尽乱。
  
  “轰!”
  
  几乎在她心神恍惚的一刹,叶凉那似积蓄良久的玄拳,陡然轰荡而出,那拳风所过,空间尽塌。
  
  瞿灵怡感受到这股劲力,心神直接震回,但此时再想好的反击,已然迟了。
  
  嘭!
  
  一道沉闷之声响起,瞿灵怡只感觉一股极为雄浑、浩瀚的玄力,轰至她的玉手,并顺着她的玉手,传上她的整个娇躯。
  
  紧接着,她那整个人便是直接倒射而出,狼狈的落坠于远处的地间,一口鲜血直接吐出。
  
  “嘶...”
  
  众人齐齐倒吸了口凉气,神色难信的看着这一切:他竟然,以玄元之境的实力,憾败了地元境的瞿灵怡?
  
  而且还是,一招败北?!
  
  “怡儿。”
  
  瞿呈眼看得那,瞿灵怡败伤而去,直接担忧的掠身而出,来到瞿灵怡的身旁,蹲身关心道:“你怎么样了?”
  
  此时的瞿灵怡,非但娇躯受伤不轻,那心神更是因叶凉那三个字,而有些杂乱,所以,对瞿呈的话,是半点没听进去。
  
  从而,便没有回答。
  
  看得这一幕,叶凉趁机道:“看来,以灵怡姑娘的状态,应当是无力再战了。”
  
  饶九闻言,故意笑道:“嘿嘿,要是无力再战的话,那此局可算是叶兄赢了哦。”
  
  面对他们二人的言语,瞿呈看了眼那,身负重伤到连神识,是都有些恍惚的瞿灵怡,终是按下了心中不甘,放弃了让瞿灵怡继续战斗的打算。
  
  他转而问道:“怡儿,你可愿和他在一起?”
  
  瞿呈这话的本意是,让瞿灵怡直接拒绝,然后等叶凉提个要求,便带瞿灵怡去休息,但是,他忽略了,瞿灵怡现在的神识,根本不够清醒。
  
  瞿灵怡听得他的问语,识海里闪过当初,叶凉与她在一起的场景,下意识的便心动道:“我愿意。”
  
  哗...
  
  此语一出,在场众人,尽皆哗然:“什么情况?!瞿灵怡,竟然愿意了?!”
  
  她莫不是疯了吧?!
  
  他们知道,这下,接下去的场景,或许会当好看了。
  
  ...

返回目录

九龙玄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刁民要上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刁民要上天并收藏九龙玄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