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八章 连夜跑路

第八章 连夜跑路


  岩水城三大家族,分别为,林、黄、吴。
  三大家族虽然明里暗里有不少争斗,但是如果遇见外敌入侵,为了维持各自的利益,通常又会联合在一起。
  再加上这么多年来的联姻,多多少少都有一点血缘关系,算是相爱相杀。
  如果林虚去求助黄家和吴家,确实有一定几率说动他们,但是肯定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且很麻烦。
  林虚最怕麻烦!
  “我不是非要跑,我只是比较喜欢乌龟!”
  林虚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三种。
  他天赋无敌,只要苟上几年,就可以一人一剑灭了血衣门,现在完全没必要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他不需要十年。
  “林管家,你把府中值钱的东西,全部打包藏好。家丁,仆人,丫鬟,护卫,暂时遣散,等我父亲回来再召集你们!”林虚安排道。
  “少爷,你这反应是不是太过了?血衣门如果知道那个女人离开,未必会找我们的麻烦,毕竟林家背后有武当派!”林管家疑惑道。
  武当派的名号可不是拿来吹的,他们林家每年,可都实实在在交了“保护费”。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们如果不来,那再好不过。别问那么多了,你赶紧下去安排,记得帮我备一匹好马,还有,把那个蒙面人的血刀给我拿来。”
  林虚挥手让林管家下去,因为每耽搁一分,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他这种神级天才,怎么能冒险呢?
  “少爷,要不然咱们把那个女人抓回来,交给他们好了!”
  看出林虚要跑路,林管家显然还是不甘心,一步三回头又问了一声。
  或许他刚才就不应该放对方走。
  “没用的,咱们杀了血衣门那么多人,就算把人交上去,他们也不会饶了咱们!而且他们一上来就想灭掉我们林家,要是就这么轻飘飘的揭过去,死的那些林家人,又该如何去交代?”林虚气愤道。
  其实他真正想的是,如果把秦芸交上去,到时间得罪的可就是六扇门和大离王朝了,这两个势力可比血衣门恐怖太多。
  就算实力鼎盛的武当派,也不敢和这两个势力硬碰硬。
  “是!”
  听到林虚的一番话,林管家的心里,相当感动。
  在这风雨飘摇的王朝末日,人命贱如草,他没想到,林虚居然为了那些死掉的下人,和血衣门誓不两立,并且称呼他们为林家人。
  少爷,真是太好了!
  就是性格和以前变化有点大!
  没过多久,一名护卫就把蒙面人头领的血刀送了过来。
  “你先出去。”
  让护卫出去之后,林虚把门关好,默念了一声提取。种种关于【血刀八法】的感悟涌上心头。
  他右手握着血刀,慢慢的挥动起来,精准的控制身体肌肉,和内劲运转,尽可能不发出声音。
  从第一式到第六式,水到渠成,毫无阻碍,循环往复的练习了数遍,林虚便感觉彻底掌握。
  练的过程中,有种血气沸腾,喝醉一样的冲动,看什么都想砍,林虚觉得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弊端。不过他的天赋实在是强悍,很容易就压制了下来。
  【血刀八法】一共有八式,前五式是基础招式,只要掌握熟练,便算是入门。
  只有【血刀八法】达到小成境界,才能施展第六式——血气腾腾。
  以此类推,到达大成境界,可以实现第七式——血气连斩。
  达到圆满境界,可以施展第八式——血海深仇!
  除了正常修炼达到境界之外,【血刀八法】里面还记载了一种刺激人体血气的秘术,可以强行施展超过自身境界的招式。
  不过这种秘术的后遗症极大,施展一次就要躺半年,还会留下暗疾,阻怠修为的进步。
  林虚修炼融汇完毕之后,隐隐领悟到【血刀八法】的第七式,估计要不了几天,就能达到大成境界。
  【你天赋异禀,经过修炼,血刀八法大有精进!】
  【你天赋非凡,压制血气反噬,武道意志更为坚定!】
  “神级天赋,果然给力!”
  普通人修炼一辈子,都未必能将一门玄级武学修炼到大成。像林管家和刘队长,一把年纪了,也仅仅是把一门凡级上品武学,修炼到了大成境界。
  但是拥有【无上神级】天赋的林虚,有把握在十天半个月内,把玄级武技【血刀八法】练至大成。
  “若是突破到【血刀八法】的大成境界,一般的练气七层,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掌握【血刀八法】之后,林虚不在停留,把刀挎在腰间,出了房间。
  蒙面人头领的血刀,是血衣门专门打造的特殊兵器,对【血刀八法】有一定的增幅作用,品级应该不低于凡级·中品,林虚准备带走使用。
  ……
  林府大门,林虚和众人挥手告别,头也不回的策马往武当山方向奔去。
  整个天下,估计有没有几个地方,比武当山更安全了,更何况他父母还在那里。
  一个蹲在墙角,眼神明亮的乞丐,看到林虚离开之后,悄然无声息的失去了踪影。
  不久之后,乞丐进了岩水城东大街,一家陈旧的粮油铺子,把一张林虚的画像交了上去。
  那画像栩栩如生,衣着打扮应有尽有,整体看起来,居然有七八分相似。画像的一角,还有用红色朱砂,写成的一个大大的“血”字。
  嗖!
  一只黑色的猛禽,从粮油铺的后院,如利箭一般飞上天空,眨眼消失在天际。
  ……
  “公子,就这么走了?!!”
  刘队长到现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林虚会抛下这么大一片家业,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万一血衣门的喽啰,只是骗他们呢?
  万一血衣门忌讳武当派,不敢动手呢?
  万一血衣门忙着去追那个黑衣女,没空理他们呢?
  反正在刘队长看来,怎么也得三思而后行,或者抗争一番,再选择离开。
  “既然是少爷吩咐,咱们照做就是!再说,少爷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好,否则血衣门真的杀来,就算能挡住,又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林管家感叹道。
  “可是……哎!”
  刘队长还是有点不甘心,毕竟连人影都没有看到,仅仅是听到一个消息,就直接跑路,实在是没有一点江湖人的血气。
  林虚不知道刘队长的郁闷,他骑马出城之后,没有丝毫停留,一口气跑了几十里路,直到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才感觉疲惫。
  月光清幽,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竹篁在月光下变成了一片黑色。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中间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会有一只草莺“落落落落嘘”啭着它的喉咙。
  早急忙慌的赶路的林虚,错过了宿头,只能在官府附近的丛林里,选了一块空地,作为休息的地方。
  简单的吃过干粮,林虚把马匹拴在一棵大树上,自己另找了一棵爬上去,随手砍掉几根树枝,形成一个可以固定身形的位置,他就那么斜躺着修炼。
  说起来,林虚也是够郁闷的,
  原主的性格,见到热闹就喜欢往前凑,结果活了十四年,平安无事。
  他到好,刚刚穿越,屁股没坐热就开始和血衣门打,如果不是运气好,可能小命已经没了。
  好不容易成为富家公子,一天没来得及享受,就得连夜跑路。
  唉!
  该死的系统!
  希望晚上不会出什么事。
  或许祈祷有了回应,一夜平安。
  【你天赋绝顶,经过一夜修炼,内劲大有长进。】
  林虚从修炼中醒来,感受着体内充盈的内劲,心里非常满意。
  “按照这个修炼速度来看,就算没有丹药辅助,要不了七八天我也能突破练气六层!”
  【无上神级】天赋的强悍,足以让所有修炼者,望其项背,望尘莫及。
  啪嗒!
  林虚从十多米高的树上,灵活的纵身跳下,随后去附近的小溪打水洗漱了一番,吃过东西,继续马不停蹄的赶路。
  行不知多久,前方的道路上突然传来动静。
  林虚远远的看见,原来是一伙路人,被一伙强盗给拦了下来。
  ……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各位好汉,我们是泉州城柳家的人,希望能够给个面子,这是一百两银子,算是请各位好汉喝茶,大家交个朋友!”
  “一百两银子就想和我们交朋友,你以为自己是少林方丈啊!最少一万两!或者把这个小妞交给我们大哥,做个压寨夫人!嘿嘿!”
  “诸位是摆明了和我们柳家过不去?”
  “知道还问!兄弟们,给我上!”
  两边的人马瞬间打成一团,林虚不得不勒停马匹。
  “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打起来的,这不是耽误我赶路吗!”
  林虚左右看看,想着能不能绕过去。
  【正骑马赶路的你,突然遇见土匪劫道,你决定……】
  【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奖励:修为提升一层。】
  【二、路见不平,一声吼,奖励:随机玄级丹药一瓶。】
  【三、路见不平,关我屁事,奖励:一百两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