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十七章 主要是手滑

第十七章 主要是手滑


  林虚之所以有逃跑的想法,担心的不是赵胜,而赵胜的父亲,飞马寨的二当家赵成虎。
  赵胜性格太过倨傲肤浅,凭他估计很难给尹飘飘下毒。林虚觉得,下毒的人,八成是赵成虎。
  如果林虚所料不错,此时外面不光有赵胜,他父亲赵成虎肯定也在,更糟糕的情况是,可能还有几个赵成虎的心腹。
  赵成虎当了这么多年二当家,不可能没有几个心腹。就算他把尹飘飘架空了,林虚都不觉得奇怪,毕竟是老家伙。
  当然,最麻烦的肯定是赵成虎的修为。
  练气八层的老家伙,据贺峰说,他年轻的时候天赋还不错,只是后来受了伤,修为才停滞不前。
  修为停滞不前,但武技可不会停滞,据贺峰所知,赵成虎起码有三门凡级上品的武技达到了大成境界,还有一门玄级下品的刀法,也接近大成,实力极其强劲,普通练气九层,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面对这样的敌人,林虚是一丁点把握都没有。
  如果再加上赵胜这个练气六层巅峰,林虚如果不快点下决定,恐怕想跑都难。
  这种情况下,危险性实在太大,林虚心中难免犹豫不决。
  “大姐,不是我不讲义气,实在是……”
  林虚哪怕在心里一再说服自己,两人没什么关系,只是虚与委蛇的叫了几声大姐,可,他还是下不了决心。
  “唉!只怪自己实在太圣母了!再看看情况吧!”
  心中叹息一声,林虚拨开房梁上早就掏出的洞口,飞快伸头往外打量,随后又迅速收回,确定没人后,施展轻功蹿了出去,想看看院子里的情况。
  山里的气候湿润,屋顶长了不少青苔和杂草,甚至还有蘑菇,如果不是林虚轻功高明,能不能站在上面都是个问题。
  在湿滑的屋顶上,他口中衔着血刀,像个壁虎一样游走到了最高处。
  脑袋飞快的伸出,打量了一眼门口的情况,又迅速收回,避免被人察觉。
  屋顶的高度有限,他只能勉强看到两个人的衣角。
  山寨里的人,穿的衣服没有太多讲究,只能简单分成好坏。有身份的大头目穿好的,普通的寨民穿差一点的。通过衣服,知道外面两人身份都不低,再联想到赵胜刚才的声音,基本确定是赵胜父子。
  其中一个灰色身影,腰间的长刀无意间露了一下,林虚确定他就是赵胜,因为他见过对方的武器。
  “只有两个人?还分开了?”
  通过几次小心的观察,林虚注意到门口只有赵成虎和赵胜父子,因为离的比较远,加上两人有意压低声音,他也听不清两人在说什么,但是却看到赵胜和赵成虎分开,猫着步子,贴着墙壁,身影时隐时现,独自往后门走去。
  “这两个家伙是脑残吗?就两个人还分头行动?”
  林虚一瞬间有点不能理解,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
  “这两人是聪明过头了!”
  他们大概以为吃定林虚,为避免他逃跑才特意分开。
  至于为什么不带手下,估计是怕人多嘴杂,把事情泄露出去,毕竟“谋朝篡位”这种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不管两人是蠢,还是聪明过头,这种分开的举动,到是让他眼前一亮。
  心中念头闪动,他迅速跳下屋顶,闪身往后门跑去。
  ……
  “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还有尹飘飘,嘿嘿!”
  心中兴奋的赵胜,抓着墙上的跟脚,一个纵身就从围墙上翻了过去。
  对于武林人士来说,除非是那种几十丈高,用糯米桨浇筑的城墙,没办法轻易翻越,大部分普通宅院的围墙,在他们眼中,基本上都只是摆设。
  啪嗒!
  赵胜跃过围墙,双脚落地,还没有站稳脚跟,就迅速拔出腰间的长刀,警觉往四周打量。
  “嗯?”
  下一刻,他刚摆好架势,就听见身后突然传来破空。脊背骤然发凉,鼻子里甚至闻到淡淡的血腥气息,有种杀气腾腾的感觉。
  “好血腥的刀法!”
  赵胜来不及感叹,他身体一震,本能的想要闪身躲避,只是还不等他迈出步,就听扑哧一声,一把血色长刀从他脖子上一划而过。
  【血刀八法】第六式——血气腾腾!
  因为速度太快,赵胜只感觉脖子一疼,眼中的视线就开始颠倒变化。
  他看到一具无头尸体,很熟悉,好像是他的,而在尸体的后面,你在一个他同样很熟悉的人。
  林虚!
  一个他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认为可以随手捏死的蝼蚁!
  “怎么……你……”
  尸首分离的赵胜,带着深深不甘,离开了这个世界。
  至死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的实力这么强大。
  看着倒地身亡的赵胜,林虚并没有露出太多意外的表情,他本来就比对方强一截,再加上突破袭击,他挡不住一击,也是理所当然。
  “很好!接下来就是赵成虎!”
  林虚提着赵胜死不瞑目的头颅,心中早就想好了计策。
  正面硬刚,他肯定不是赵成虎的对手,所以只能用一些歪门邪道。
  “这个世界上,可不是只有武功!”
  ……
  扑哧!
  “嗯?”
  同样翻身进入院子,正向屋子靠近的赵成虎,听到后院的动静,眉头不由的跳了一下,仅有的一只眼睛不自觉的微微眯起。
  多年的杀戮生涯,让他能够清晰的分辨出,那是刀刃切割血肉的声音。
  “难道胜儿已经遇上那个小子,并且把他杀了?”
  赵成虎并不觉得林虚有反杀赵胜的可能,他只是感觉得赵胜下手太快,稍微有点意外。
  既然林虚已经被杀,那接下来只要注意尹飘飘就行了。
  “中了十香软筋散,她应该没有行动力的才对。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要注意一下。”
  眼见事情顺利,赵成虎并没有得意忘形,仍旧小心翼翼的靠近屋子,先透过窗户打量。
  窗户被推开一道缝隙,里面的情景尽入眼底。
  床上躺着一个人?!
  是尹飘飘吗?
  赵成虎一瞬间闪过两个念头,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有问题。
  现在可是夏天,虽然是初夏,加上山里阴凉,但是也不可能大白天盖被子。
  “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机灵!如果不是非死不可,倒是很想把他收下!”
  赵成虎突然之间,居然生出了一丝爱才之心。
  他马上就要接管飞马寨,也确实需要几个聪明伶俐的帮手。
  把窗户再度推开一些,赵成虎在房间里上下打量,很快就发现了那个房顶上的破洞。
  “那小子果然跑出去了!只怪他倒霉,刚好遇上了胜儿!”
  确定屋子里没有人之后,他紧握着手中的精铁长刀,便准备进去仔细看看。
  下一刻,一个声音突然在房顶上响起。
  “二当家,不知道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林虚拿着赵胜死不瞑目的头颅,坐在屋顶上,面带微笑。
  “你没死?那刚才……胜儿!!!”
  赵成虎愣了一下,很快发现林虚手中的头颅,并且一眼就认出来是他唯一的儿子赵胜。
  一瞬间,赵成虎整个人直接呆在那里,像个木头人一样,他不敢相信自己眼中看到的景象。
  “你杀了他?”赵成虎仿佛喃喃自语。
  “我并不想杀他,主要是手滑,然后他的头就掉了下来。”
  林虚啧啧嘴,一副抱歉的模样。
  “你,你……好!好!”
  赵成虎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在冰冷到极致的杀意。
  他儿子死了!
  眼前的这个小子居然杀了他的儿子!
  杀了他唯一的儿子!
  杀了他所有的希望!
  这一刻,赵成虎心中的愤怒和杀意,如江河一样澎湃,他要让眼前这个人生不如死,他要把他的骨头一根根的敲碎,要把他的血肉一块块的割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