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十八章 腐蚀

第十八章 腐蚀


  “二当家,你别生气啊!我这不是把你儿子的头,还给你了吗?嘿嘿!”
  林虚脸上挂着笑容,从屋顶上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看着赵成虎,接着像丢皮球一样,把赵胜双目圆睁的头颅,狠狠丢了下去。
  “我活撕了你个畜生!”
  赵成虎看到林虚居然如此玩弄他儿子的尸首,整个人几乎气炸。
  所谓死者为大,无论多大的仇怨,人都已经死了,还把人的头拿来当球丢,着实有点缺德。
  “想撕了我!你恐怕做不到!”
  缺不缺德林虚倒是无所谓,反正债多不压身,他已经和赵成虎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
  到了这地步,还讲面子,那就是脑残。
  再说,真要缺德,也是对方给尹飘飘下毒,先缺的德。
  “可恶!”
  此时的赵成虎,被愤怒和悲痛填满了心灵,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他已经没心思去思考,林虚为什么要做如此反常的举动。
  他眼中,只有极速飞来的头颅,他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儿子的脑袋落在地上,摔成粉碎。
  唰!
  赵成虎实力高强,又是头颅这么大的东西,他有心去接,不可能接不到。
  就在他的手,触碰到呼啸而来的头颅,准备利用内劲化去上面力道时。
  异变突生!
  嘭!
  头颅之中好像带着一股暗劲,在接触到赵成虎手掌的瞬间,猛然炸开。
  “不好!”
  这个时候赵成虎才意识到不妙,可惜,为时已晚。
  赵胜的头颅就像一个装满水的水袋,突然破裂,里面有血液和脑浆混合成的液体,到处飞溅。
  与此同时,还有一股刺鼻的异味,弥漫出来。
  那些液体落在地上,就如同硫酸一样发出滋滋的声响,直接溶解掉一小片地面。
  而落到人的身上,就更加凶残!
  赵成虎已经来不及躲避,甚至内劲护体都有些来不及施展。
  液体已经泼洒到了他的身上。
  “啊啊啊啊!”
  如同烈火灼烧一般的剧痛,从液体接触的部位传递到神经中,赵成虎口中发出痛苦的吼叫。
  他拼命的后退,这个时候他也忘记了丧子之痛,心中只有巨大的危机感。
  等一切尘埃落定,腐蚀的烟气散去,显露出赵成虎凄惨的模样。
  右手的整条手臂,包括从肩膀到腰部的半个身子,衣服破破烂烂,血肉坑坑洼洼,糜烂在一起,跟被流酸泼过没什么区别,恐怖,并且恶心!
  而他整个人的气息,也跌落到了谷底,大口喘着粗气,一副随时倒下的模样。
  “这都不死?”
  林虚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他可是把整瓶【化尸粉】都倒了进去。
  刚才他实验过【化尸粉】的威力,那绝对比前世的强酸还要恐怖。粉末撒在血肉上,就像是牛油遇上了烧红的烙铁,顷刻间就溶解殆尽。
  如果不是用赵胜的头骨承载,根本没有办法丢出去。
  在化尸粉如此恐怖的威力之下,赵成虎居然只是受了重伤,没有当场死亡,可见功力深厚,实力强大。
  其实能够取得这样的战果,已经是意外之喜。
  如果不是林虚不要脸的,拿赵胜的头骨当容器,如此粗浅的花招根本不可能伤到赵成虎。
  “混蛋!畜生!”
  此时赵成虎整个人的眼球都变成血红色,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压制不住。
  他用完好的左手捡起掉落在地面上的长刀,不顾身上足以让人癫狂的剧痛,朝林虚扑杀过去。
  他儿子死了!
  现在自己又被林虚搞成了半废之身!
  种种事情加在一起,那就是不共戴天之仇,他就算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林虚。
  林虚没有硬接的打算,见到赵成虎扑来,立刻后退躲避,在屋顶上腾挪跳跃。
  赵成虎身受重伤,拖得越久,对他越有利。
  而且林虚觉得,飞马寨里的大部分人,应该还是站在尹飘飘的一方,所以只要把动静搞大一点,等到寨子里的人都发现,也能缓解现在的危机。
  可惜,他低估了赵成虎的实力。
  身受重伤的赵成虎,脚步依然极快。纵身跃上屋顶之后,他一连踏出八步,如同闪电一般,眨眼就到了林虚身前,根本不给林虚拉开距离的机会。
  凡级上品身法——八步赶蝉!
  “死!”
  赵成虎咬牙切齿,面容狰狞扭曲,抬手挥刀,疯狂劈斩了下去。
  刀刃寒光凌厉,刀气纵横披靡。
  面对赵成虎的刀势,林虚有种风暴来临,大雪压头的感觉,仿佛赤身露体,丢进了冰天雪地。
  玄级下品刀法——暴雪十三刀!
  挡!
  林虚手中血刀,宛如血色闪电,堪堪挡在了刀势之下。
  【血刀八法】第六式——血气腾腾!
  刀刃碰撞,林虚只感觉手臂发麻,不得不连连后退,缓解力量冲击。
  “好家伙,仅凭一只左手居然就有如此的威力!幸亏我刚才不要脸的拿他儿子的头颅当暗器,把他弄成重伤,否则全盛时期,我恐怕连三招都挡不住。”
  林虚心中暗叫庆幸。
  原本以为自己天赋绝顶,哪怕打不赢炼气八层,打上百十回合还是不成问题的。
  现在才知道,有些天真了。
  不是所有同层次的高手,都是弱鸡。
  至少赵成虎,绝对是练气八层里面的高手。
  凡级上品轻功圆满,玄级刀法小成,光是这份实力,就已经碾压了很多同层次的人。
  而且林虚如果感知没错,他的【暴雪刀法】恐怕也是接近大成的级别。
  “这是一个非常难缠的敌人,哪怕身受重伤,如果我不小心应付,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林虚心中算计,不和赵成虎硬扛,而是利用【梯云纵】灵活腾挪的特性,不断闪躲,直到避无可避,才会挡上一下。
  挡挡!
  两人的身影,在房顶上腾挪闪避,像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灵活异常。
  战斗看上去唯美,实则极其危险,只要稍有不慎,就要身首异处。
  短短几个呼吸,已经缠斗数个回合。
  林虚神经紧绷,额头上甚至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每一次刀刃碰撞之后,都要通过抖动手臂,来缓解力道。
  赵成虎不光刀法凌厉非常,内劲也非常雄厚,时不时的激发刀气,搞的他手忙脚了,好几次都差点受伤。
  “这个老家伙,不会把内功心法也修炼到圆满境界了吧?”林虚暗惊。
  原本借助计谋以为占据上风的林虚,此时的处境居然开始变得岌岌可危。
  赵成虎隐藏的实在太深了,这份实力,如果不是受伤,恐怕已经可以和普通的炼气十层较量了。
  咔嚓!
  再一次躲过攻击之后,林虚正要闪躲拉开距离,却感觉脚下突然一空,重心不稳,身体忍不住往后倾倒。
  “该死!踩到我刚才爬上来那个洞!”
  林虚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呼吸都出现了停滞。
  “嘿嘿!小子,你果然上当了!现在,给我去死!”
  原来林虚出现如此重大的失误,是赵成虎有心算计。
  他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狞笑,毫不犹豫的抓住机会,蓄谋已久的斩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