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三十五章 再度突破

第三十五章 再度突破


  【你天赋超神,巨大压力下,血刀八法突破圆满之境】
  经过一番战斗,林虚终于寻到契机,领悟【血刀八法】第八式,血海深仇。
  噼噼啪啪!
  赵成虎全力施展出来的冰冷刀光,被林虚人刀合一化成的血芒,撞成粉碎。
  “死!”
  破开攻击,林虚目光锐利如剑,身体往前一纵,血芒缠身,带着滔天杀气,到了赵成虎身前。
  重重血影,扭曲一切,凶恶、暴戾、无情的刀芒,撕裂层层气浪,将他整个人淹没!
  【血刀八法】第七式——血气连斩!
  “你——”
  赵成虎的怒吼声戛然而止,眼睛凸起,动作定格在那里。
  众目睽睽之下!
  林虚的身影,从他身边,闪电般交错而过。
  赵成虎举着刀僵在那里,片刻,胸膛、脖子、四肢处,扑哧一声,突然崩裂出道道红线,鲜血不要命的喷洒出来。
  “嗬……嗬……”
  他眼睛睁的老大,死死盯着林虚,嘴巴张合,似乎想说什么,可惜直到倒在地上,也没有说出来。
  围观的众人,都被这夺人心魄的疯狂一刀所震慑,心灵好似被一柄重锤,狠狠的敲击。
  吴祖鹰脸色凝重如水,眼睛死死盯着林虚。
  他同样修炼【血刀八法】,自然能够看出林虚施展的是第八式。
  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震惊!
  “这家伙简直疯了!居然敢突破到圆满境界?”
  吴祖鹰同样把【血刀八法】修炼到大成极限,只差半步就能领悟第八式,但是却迟迟不敢突破,最后转而花费不少代价,转修了其它玄级刀法,原因就是施展第八式,需要极其强大的杀意和恨意。
  血海深仇的招式名,可不是乱起的。
  当初创造这门刀法的第十二代门主,正是一个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背负了血海深仇,为了力量不择手段的疯魔之人。
  如果没有强大的武道意志,贸然施展这式刀法,很可能把自己变成只知杀戮的疯子。
  伤敌不成,反害己。
  不过他看林虚施展完刀法的样子,好像并没有遭遇反噬,心中震惊万分。
  此子才多大年纪,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武道意志?
  吴祖鹰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赤血刀,朝褚定荣打量过去。
  “他不是林家大公子吗?怎么会血刀八法?还修炼到了圆满境界!”
  黑虎堂堂主褚定荣的心中,一瞬间闪过好几个念头。
  【血刀八法】虽然达到了玄级,但在血衣门并不是什么珍贵的武技,只是因为进步快,威力大,才被普及。
  同样,它的副作用也很大,容易让人变的嗜血,好杀。
  普通血衣门弟子往往修炼到小成境界,就会转修其它武技,达到大成的可以说凤毛麟角,圆满境更是只有当初那位创造的第十二代门主达到过。
  林虚能够施展【血刀八法】第八式,着实把他给震惊住了。
  此时他察觉到吴祖鹰投来的目光,两人眼神交汇,瞬间达成共识。
  此子绝不能留!
  “这么一个猛人,刚才就藏在我们中间……”
  那些血衣门弟子,自然也看到场上的情景,被滔天杀意刺激,一个个脸色发白,不自觉后退半步。
  “他居然打败了二当家?”
  “刚才那是什么刀法?我只是看上一眼,居然有种气血沸腾的感觉,控制不住的想冲出去杀戮!”
  “我们现在怎么办?是上去帮忙,还是……静观其变!”
  躲在后面房屋里,不停放冷箭的飞马寨众人,同样议论纷纷。
  赵成虎的身死,确实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本来赵成虎在战斗的时候,还想出言劝服他们,让好几个人都十分心动。
  只可惜,大部分和赵成虎关系比较好的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被尹飘飘给筛选了出来,安排去护送飞马寨的普通人。
  剩下的人和赵成虎不是特别近,虽然心动,但还不至于临阵投敌,更何况他们还有胜利的希望。
  虽然不至于投敌,但在攻击的过程中,心里还是难免对赵成虎有所关照,毕竟是同一个山寨生活了十几年的兄弟,所以并没有朝他下死手,这也是赵成虎状态完好的一个原因。
  长久的相处,众人对赵成虎的实力,都有很深的了解。
  现在见到,实力强大的赵成虎,被林虚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干掉,震惊可比当初击败贺峰大的多,毕竟贺和赵成虎的实力,天差地别是。
  看着倒在地上,凄惨死去的赵成虎,飞马寨一群帮众眼神复杂,感情上多少还是有点不能接受。
  此时林虚虽然杀掉了赵成虎,但形式依然危险,因为还有褚定荣和吴祖鹰这两位实力强大的血衣门堂主在场,面对这种情形,飞马寨因为赵成虎的关系,大多数人选择两不相帮,静观其变。
  “刀快不行了!”
  杀了赵成虎后,林虚迅速平息心中杀意,低头看去,发现经过刚才的一番战斗碰撞,他手中的精钢长刀的刀锋上,已经布满了数不清的缺口。
  赵成虎的雪纹刀,无论锋利,还是坚固,都远远超过郭辉给他的精钢刀,会有这种情况倒也不奇怪。
  不过他现在大半的实力都寄托在【血刀八法】上面,如若失去手中钢刀,那实力将大打折扣。
  为了避免意外,林虚反身想要去捡赵成虎手上的雪纹刀,但褚定荣和吴祖鹰又岂能如他所愿。
  刚才他们因为要服用解药,加上赵成虎占据上风,才一时大意让林虚得手。
  现在他们身上的毒已经解掉,林虚又正是虚弱的时候,他们自然要抓住机会
  “小子!拿命来!”
  “杀了我们这么多人!你该死!”
  吴祖鹰和褚定荣顾不得什么江湖规矩,一左一右扑了了上去,对林虚展开夹攻。
  “早就等着你们了!”
  像是早有预料,刚刚转身的林虚,反手打出两个婴儿拳头大小的药包。
  嘭嘭!
  借助绵掌的暗劲,两个药包飞到半空中就突然爆开,红色的粉末和白色的粉末,笼罩了方圆三丈。
  “毒药!小心!”
  褚定荣和吴祖鹰本能的止住身形,内劲离体,形成掌风,朝粉末扇了过去。
  咻咻!
  四支袖箭破开不知名粉末,朝吴祖鹰激射过去。
  “就凭这种手段,也想伤到我,做梦!”
  锵!
  吴祖鹰手中长刀,散发淡淡血光,刀身轻轻的鸣动,暴绽出一片凄厉的刀光,化作一个个环环相扣的血月。
  血衣门玄级上品武技——狼月刀法!
  挡挡!
  四支袖箭全部被挡了下来。
  只是还不等吴祖鹰得意,林虚携带着森森刀光,已经破开粉末,暴露了到了他的跟前,手中钢刀,寒光跳动,直劈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