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三十六章 药粉无敌

第三十六章 药粉无敌


  【血刀八法】第八式——血海深仇!
  林虚手中坑坑洼洼的钢刀上,泛起猩红的血色脉络,刀光过处,仿佛打开了地狱之门,疯狂、恐怖、暴戾的气息化作血虹,伴随着【神行百变】的迅猛身法,狠狠斩击在吴祖鹰刚刚举起的刀上!
  铮!
  断刃抛飞,林虚手中坑坑洼洼的钢刀,终于经受不住不住撞击,断成两节。
  “哈哈哈哈!刀断了!我看你还拿什么跟我斗!”
  原本被林虚的攻击,打的有些措手不及的吴祖鹰,见到钢刀断成两节,不由的发出猖狂的大笑。
  手中赤血刀掀起暴烈的刀光,脸上带着凶狠快意,露出胜券在握的神情,朝着林虚的身体砍去。
  唰!
  森寒入骨的刀芒还未近身,仅仅波及到一丝,林虚肩膀到肋骨的衣裳,就被割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面对迎面袭来的残酷刀光,林虚眼中异芒闪动,不闪不避,抬起手中仅剩一半的短刀,内劲震动,再度掀起一道凄厉的血色刀光!
  【血刀八法】第五式——血溅三尺!
  噗嗤!
  一个眨眼的时间,根本来不及变幻招式,在吴祖鹰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两道同样狠厉无情的刀光,交错而过,狠狠划过对方的身体!
  为什么?
  为什么!
  难道他不怕死?
  一个武道天才,居然甘心和我同归于尽?
  震惊的表情凝固在吴祖鹰的脸上,他不可置信的低头,看了看贯入胸膛的断刀。
  林虚眼镜微眯,手臂发力,彻底了结吴祖鹰!
  “你……金丝……甲……”
  随着缓缓倒下的身体,吴祖鹰看到了林虚破碎衣服下面,显露出的一抹金色光华。
  他砍到了对方,又没有完全砍到。
  “老吴!可恶!”
  褚定荣的脸色血管暴起,看上去狰狞而恐怖。
  见到吴祖鹰身死,褚定荣并没有畏惧后退,他把一切都归咎于林虚卑鄙无耻的手段。
  手中重达百斤的乌铁棒,毫不客气,当头砸来。
  砰!
  一棒砸下来,空气呼啸,还没完全落下,周围就刮起一阵狂风,威势刚猛,骇人胆魄。
  这一棒子若是落下,别说是人脑袋,就是铁狮子都能砸扁。
  看这恐怖的力量,褚定荣恐怕不仅仅练气十层,很可能还修炼有增加气力的横练功夫。
  不过,林虚何等精明,在动手之前,就算计一切,若不是有十足把握,他早就转身跑路。
  借助金丝甲杀掉吴祖鹰后,他没有丝毫停留,抬手夺过赤血刀,缩身把吴祖鹰的尸体撞飞过去,自己则借机闪躲。
  在林虚心里,从来没有尊重死者的说法。
  嘭!
  吴祖鹰尸体横飞过去,褚定荣来不及变招,乌铁棒狠狠落下,吴祖鹰的尸体被砸的扭曲变形,血肉横飞,凄惨无比。
  “混蛋!”
  见到吴祖鹰死了还被拿来做挡箭牌,褚定荣眼睛瞬间变得通红,强壮躯体之上,根根紫黑血管鼓起,筋骨颤动,手上带起狂猛爆裂的棍影,口中暴喝一声!
  “给我死!”
  茶杯粗的棒头,再度朝着林虚的身影,狠狠砸去。
  空气压迫,狂风呼啸。
  嘭!嘭!
  两声爆响传来。
  不是褚定荣的乌铁棒落到了林虚身上,而是林虚又打出两包白色粉末,当空爆开。
  褚定荣气的几乎吐血。
  你说你打个架,带这么多药粉干嘛?
  你撒农家肥呢?一会一包,一会一包,还要不要脸?
  虽然心里把林虚骂个狗血淋头,褚定荣却又不得不停下动作,一面用握着铁棒的手臂虚遮眼睛,一面抬起左手运转内劲,用掌风把粉末扇开。
  毒粉这种东西不得不慎重,万一是化尸粉之类的剧毒,沾染上一点都是个大麻烦。
  只是还不等他把眼前的粉末扇开,林虚抬头又朝他身后左右打出几包,一时间白粉缭绕,几乎无法视物。
  褚定荣已经没心情去骂林虚无耻,屏住呼吸,迅速往外掠去。
  锵!
  陡然之间,金铁之声鸣动,震荡不休!
  白色粉末被一下撞开,手持赤血刀的林虚,宛如一片奔涌的血色雷霆,带着凶恶残酷到极点的刀芒,狂斩而来。
  极端寒冷的感触流遍褚定荣的全身,死亡的阴影像万丈大山一样,压到了他的心上。
  为什么你可以进来?
  难道你不怕毒药?
  褚定荣心中惊愕,但没人给他解释。
  他本能抬棒去挡,却已经来之不及。
  “滚开——”
  虚室生电,骤然一亮!
  褚定荣的声音也戛然而止,依旧保持着身体,抬起乌铁棒来反击的姿势,僵立不动。
  裹挟着血色雷霆一样刀光的林虚,从褚定荣的身侧一闪而过!
  啪嗒!啪嗒!
  林虚从白色粉末中走出,取下吴祖鹰腰上的刀鞘,锵的一声,收刀入鞘。
  此时一阵山风吹来,白色粉末散去,飞马寨的帮众和血衣门的弟子,就看到褚定荣的表情好像被凝固住,还是那副惊慌失措,准备进行抵挡的模样。
  结束了吗?
  谁赢了?
  众人紧张的看着两个人的身影,全都停下动作,紧紧的攥着各自手中的武器。
  林虚捡起袖剑重新装好,又扒下吴祖鹰满是血渍的蓝色外套,随后就往飞马寨中心奔去,只留下一群懵逼的人群。
  直到!
  啪嗒一声,立在原地的褚定荣,头颅滚落,脖颈上血雾冲天而起!
  “啊!”
  凶残恐怖的情景,让众人发出压抑不住的惊呼声。
  ……
  飞马寨中心处。
  嘭嘭!
  身着青衫的薛承贤,脸色冰冷,脚步腾挪跳跃,轻松躲过四面八方袭来的攻击。
  嗡!
  他体内真气寸寸爆炸,身上散发出一股凶神恶煞之气,让围攻的飞马寨帮众感觉到一阵窒息,看到了远古地狱的魔神。
  血衣门玄级中品心法——青煞诀!
  “撒网!”
  嘴角带着血迹的贺峰,眼神瞳孔一缩,立刻招呼几个人,推出像弩车一样的机械,朝薛承贤发射出一种带着腥臭气息的乌黑丝网,当头笼罩过来。
  “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卖弄!给我破!”
  轰隆!
  薛承贤身躯一震,真气离开,那带着剧毒的丝网,立刻被震得四处漏风。
  而薛承贤身躯唰的一下,就消失在原地,几乎是缩地成寸,在下一眨眼,来到了贺峰面前,挥舞玄铁折扇狠狠打去。
  他周身气浪翻滚步,如狂风暴雨,四处激荡,山石乱飞,普通武者甚至无法近身。
  这一扇,真气环绕,像是万斤巨石砸来,威力绝伦。
  贺峰脸色大变,他意识到只要这一击落下,整个人估计都要被打成肉饼,他在毫厘之间,内劲爆发,挥刀去挡。
  只可惜两者实力差距太大,根本来不及。
  好在一根漆黑软鞭及时袭来,阻挡了薛承贤的攻击,逼得他不得不撤手躲避。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