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三十七章 内讧

第三十七章 内讧


  唰!
  “嗯?她怎么还有力气攻击?刚才明明被我打成了重伤!”
  躲过攻击的薛承贤,疑惑的转头看去,就发现尹飘飘虽然浑身是伤,气息却比刚才还要强横。
  这是服了禁药吗?
  从尹飘飘体内散发出来的狂暴气息不难看出来。
  此时的尹飘飘冷艳的面容,微微有些扭曲,破碎的绿色劲装下面,能看到片片雪白肌肤,当然,更多的是纵横交错的伤口。
  她虽然实力远超普通练气十层,但是和先天依然有着巨大的差距。
  刚才和薛承贤初初交手,就被对方全面压制,狂暴的真气扇罡气之下,被打的遍体鳞伤,若非其他飞马寨帮众牵制,早就被活活打死。
  虽然在战斗前她们就已经做了诸多谋划,布置了不知道多少陷阱,又是在自己老巢之中,但是短短片刻的功夫,没有尹飘飘在前顶着,依旧死了十几人。
  人数减少,对薛承贤的牵制就越小,在这么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人就会被薛承贤杀光。
  四周山石飞舞,到处是倒塌的房屋,还有身受重伤,尚未死去的飞马寨帮众的惨叫。
  明白形式危机的尹飘飘,毫不犹豫吃下了从赵成虎的住处,搜缴来的【五毒丹】。
  丹药入口,像是火星落入了干茅草堆,嘭的一声,身体中的血肉仿佛被瞬间点燃,血气疯狂暴动,内劲运转,带来澎湃的力量。
  尹飘飘手中黑蟒鞭挥舞,撕裂空气,发出剧烈音爆,仿佛巨龙咆哮。
  薛承贤迅速躲闪开来,地面却遭了殃,山石蹦飞,房屋被生生打爆。
  若非尹飘飘有意控制,光是飞溅的碎石,都有可能让贺峰重伤。
  “大当家——”
  贺峰躲过飞溅的石块,迅速和其他人汇合,他也注意到了尹飘飘状态不对,心中意识到什么,脸露悲愤之色。
  尹飘飘天赋异禀,未来先天可期,如果她选择逃跑,血衣门也奈何不了她。
  现在却为了寨子里的普通人,服下【五毒丹】葬送前程,甚至还要丢掉性命。
  “阻止他!别让他靠近大当家!”
  说着,贺峰立刻搭弓射箭,再度朝薛承贤发动攻击。
  尹飘飘使用长鞭为武器,不适近战,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牵制薛承贤,尽量保持两者的距离,让尹飘飘可以发挥全力。
  他们现在不奢求击杀薛承贤,只希望能脱住对方,多一分是一分钟。
  唰唰!
  薛承贤身形灵动,轻巧躲过攻击,腿上的箭伤好像对他没有多少影响。
  尹飘飘手中长鞭挥舞,打的空气噼里啪啦的一顿炸响,对着薛承贤紧追不舍。
  【五毒丹】的时效有限,她必须在有限的尽量击伤对方,为剩下来的战斗增加机会。
  外面没动静了?是赢了还是输了?
  躲避攻击的同时,薛承贤仍然有心神去聆听外围的战斗。
  这一会儿的战斗,他看上去轻松,其实真气消耗很大,腿上的箭伤和体内的泻药,并不是没有影响。
  “为今之计还是小心一点,先看看外面的情况。”
  薛承贤心中暗想。
  他如果愿意拼着轻伤的话,确实有把握击杀服药的尹飘飘,但是剩下的人,如果和他拼死对抗,在真气大量消耗的情况下,他很可能要受重伤。
  他不愿意冒这个风险,于是便想着等褚定荣等人杀进来协助他,可以轻松解决尹飘飘等人。
  再不济,也可以能尹飘飘药效过去。
  这种禁药副作用都很大,等尹飘飘失去战斗力,其他人不过是待宰的羔羊。
  他也刚好借这个机会,拖延时间,恢复一下真气。
  心中打定主意,他更是尽可能的拉来剧烈,除非逼不得已,才会真气离体,抵挡攻击!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蓝衣,带着面罩,浑身血迹的男子,闯入战场,挥刀扑向尹飘飘。
  “大人,我来帮你!”
  带着沙哑的嗓音从蓝衣男口中发出,让薛承贤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见到蓝衣男施展的【血刀八法】,还有手中的赤血刀,疑虑躲消。
  “小心一点,她的实力不同意吧!”
  薛承贤一面提醒,一面同样纵身扑去。有了“吴祖鹰”牵制,他有很大把握,在不受伤的情况下击败尹飘飘。
  他并没有打算杀掉尹飘飘,因为还要从她身上问出飞马寨宝藏的下落。
  此时天边的太阳,已经有大半落下西山。树影重重之下,光线有点灰暗。
  “吴祖鹰”施展血刀八法第七式,勉强挡住了尹飘飘一式攻击,如果自己也被打得连连后退。
  他左支右绌之间,靠近了薛承贤。
  “你从左边,我从右边,只要牵制住就行,小心箭矢!”
  薛承贤吩咐了一声,便要闪向一侧,就在这是异变陡生,“吴祖鹰”一个不查,被打的倒飞出去,几支箭矢也刚好朝他袭来。
  “该死!”
  本来想要从右面夹击的薛承贤,无奈只能纵身折返,去接受伤的“吴祖鹰”。
  每一名堂主都是血衣门的骨干,薛承贤自然不想损失任何一个。
  他伸出左手转换柔劲,想要帮助他卸去身上的力道。
  突然,正倒飞的“吴祖鹰”,腰身用力,脚下踩踏虚空,硬生生的翻转了半个身体。
  “梯云纵?吴祖鹰什么时候学的梯云纵……不对!”
  薛承贤立刻意识到不妙,眼前这个家伙很可能是假的,他连忙挥舞折扇,想要借助反作用力推开对方。
  可惜,两人距离太近,已经来不及了。
  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从蓝衣人身上散发出来,双眼直视薛承贤,仿佛有着血海深仇。
  【血刀八法】第八式!
  赤血刀泛着妖异的红光,重重的斩在了薛承贤伸出的左手之上。
  扑哧!
  半截手臂,被一斩而下!
  “啊啊!”
  薛承贤口中发出痛苦的嘶吼,右手的折扇狠狠打出,把蓝衣人像炮弹一样扫飞出去,砰的一声,撞塌房屋,埋了进去。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尹飘飘和飞马寨众人有点发懵,不明白他们怎么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起来了。
  脑海中闪过一瞬间的疑惑,但是尹飘飘手上却没有停留,借助两人内讧的间隙,两鞭重重激打在薛承贤的身上。
  虽然薛承贤有真气护体,加上还穿了上品内甲,仍然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这个时候,外围的飞马寨帮众,也腾出一部分人手,过来支援尹飘飘等人。
  “你们……该死!”
  薛承贤一面后退,一面迅速点血止血,此时的他,脸色铁青,难看异常。
  又见到冲进来帮忙的飞马寨帮众人,立刻意识到褚定荣恐怕凶多吉少。
  “你给我等着!”
  手臂被斩,又身受重伤,孤立无援,薛承贤只能不甘心的施展轻功,纵身离开。
  众人只能朝他背后放上几发冷箭,有心追杀,却无能为力。
  “你们怎么进来了?外面怎么样啊?”
  尹飘飘一面压制住体内暴动的气血,一面上前询问外围的情况。
  “外面的几个高手都被铁生给杀了,只有一些普通的血衣门弟子,躲着不敢进来!”
  见到薛承贤被打跑,那个冲进来帮忙的小头目,不仅有些兴奋。
  本来以为是必死的局面,没想到居然反败为胜,虽然损失惨重,但也不失为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他刚才扒了一件蓝衣服,跑了进来,人呢?”
  小头目满脸喜色,左顾右盼,去寻找最大的功臣林虚。
  “铁生?!他怎么回来了?那个蓝衣人……”
  反应过来的尹飘飘,如晴天霹雳,只感觉大脑一阵眩晕,差点栽倒。
  她面色发白,迅速转身,冲向倒塌的房屋,不顾身上崩裂的伤口,赤手去扒地上的石块。
  “大当家,这些事情我们来就行了,你还是去休息,你身上的伤……”小头目有些不明,所以还想上前劝说。
  “你给我闭嘴,快点一起扒!”
  贺峰冲了过来,粗暴的打断小头目的话,跟在尹飘飘身边扒拉石头。
  众人一起动手,把埋在下面的林虚给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