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四十九章 人模狗样

第四十九章 人模狗样


  少女身穿黄衣,容貌秀丽之极,肤光胜雪,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轻快俏皮的气息。嘴角挂着吟吟笑意,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在林虚的脸上转了几转。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梳洗打扮后的纪小棠。
  无愧于系统点名的重要角色,小小年纪已经生的国色天香,相貌不输于九公主秦芸,和飞马寨大当家伊飘飘。
  “嗯?”
  看到纪小棠的时候,黄天霸没有太大反应,因为他不止一次见过对方的真容。
  到是看到林虚的模样,让黄天霸的眼前微微一亮。
  身穿蓝衣,眉目如工笔刻画,透着一股俊秀飘逸,嘴角微扬,带着点点玩世不恭,令人自然生出好感。
  林虚样貌不算天下无双,但也世所罕见,是一等一的人物。
  任何人见了,都不得不称赞一句,俊哥儿。
  身为宗师的黄天霸,不仅仅是看到他外貌上的优秀,更察觉到一丝丝高若九天之云,宛如峥嵘神龙的气质。
  这种气质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仿佛天生如此。
  “此子若是能成长起来,必然是人中龙凤,天下绝顶。”
  谁不希望自己的徒弟英俊潇洒,天资聪颖。
  林虚外貌到是让他在黄天霸心里加分不少。
  不过黄天霸虽然修为高深,能够看出【无上神级】天赋的一点点端倪,但是距离真正了解这种天赋的恐怖,仍然有很大的差距。
  这可是直通武林神话的门票,怎么夸赞,怎么形容都不为过。
  而在黄天霸看来,林虚虽然天资不凡,但也就仅此而已,并不是特别重视。因为类似的天才,他见过太多,不仅是这个时代,还有和他同一个时代的天才。
  在他看来,天底下从来不缺天才,缺的是成长起来的天才。
  每年各大门派,各大势力都会培养出不少天才,但是各自势力的顶尖人物,最后还是只有一小部分。
  真正的大人,绝世强者,不光要有天赋,还要有气运,心性,背景,等诸多条件才有可能走到最后,成为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
  正是因为涉及到太多不确定因素,那怕林虚天赋再好,他也仅仅是有点意外,不会因此就对他关怀备至,当成宝贝。
  他的想法正常情况下没错,但是遇到系统这种不讲道理的东西,那就注定大错特错。
  林虚也没有显摆天赋的意思。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提高于岸,浪必摧之。
  低调才是王道,除非必不得意。
  因为他的天赋,一定程度上已经超过普通武者想象,是完全可以靠天赋碾压一切奇遇的存在。
  唯一前提,就是让他先苟几年。
  以他的修炼天赋,只要让他苟上几年,绝顶能够震惊整个武林。
  可惜,该死的系统是不会给他机会的。
  他这一路走来,除了养伤,休息,赶路,各种麻烦事几乎没有停下来过。
  吃顿饭都能碰上“剑魔纪凡尘”的女儿,你找谁说理去?
  他怀疑,就算没有系统,依靠自己的天赋,同样的时间,也一样可以达到同样的程度。
  所以,这些机缘究竟有什么用?
  不去想这些伤心事,收拾妥当的林虚和纪小棠,跟着黄天霸去城里最大的酒楼,枕星楼吃饭。
  以黄天霸的修为,到是不用和林虚那么小心,吃个饭,还特意挑一家中等层次的酒楼。
  枕星楼不光名字雅致,里面的摆设同样高雅别致,稍懂一点常识的人都能察觉到其中的不俗。
  中间的高台之上,还有漂亮的姑娘,唱着小曲儿。
  本来他们是想去包厢的,只是这枕星楼的生意实在太好,包厢早就已经满了。
  黄天霸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宗师的高傲,没有定下包厢,也不发怒,寻了一处靠近窗户的位置就坐了下来。
  刚才林虚和纪小棠因为赶路,吐的一阵稀里哗啦,虽然肚里空空,但实在没什么胃口,吃了两口酸辣的凉拌菜,就大眼儿瞪小眼儿的,在那里看着。
  “没想到你打扮之后,还挺人模狗样的。”
  纪小棠啧啧嘴,忍不住说道。
  “彼此彼此。”
  林虚不想搭理她,转头看向高台上唱曲儿的姑娘。
  那姑娘穿着没什色彩的粗布衣服,相貌不算出众,却有一股小家碧玉的味道,越看越是有味。
  直接上一位老者,不知道是她的父亲,还是酒楼的乐师。谈着一把陈旧的琵琶,曲声婉转悠扬。
  姑娘口中唱着词调,娓娓道来一段青年游侠和几个红颜知己的爱恨情仇。
  这个世界重武轻文,就算是饱读诗书的儒生,也会练上几式剑法,出门在外,定要悬挂精美宝剑,做游侠打扮。
  一方面是显摆自己,另一方面也避免被人欺负。
  酒楼里吃饭的人,也大多是武者。
  姑娘唱完小曲儿之后,和老子走下高台,四处讨要赏钱。
  这是酒楼里的固定项目,讨要赏钱是其次,更主要的目的是让客人,近距离看看姑娘的俊俏容颜。
  为什么要看美女?当然是为了心情愉悦。
  其实只要上台,酒楼都会开出固定的工资。
  打赏真的不重要,这又不是专门儿听书唱戏的茶楼。
  “小女子青竹,见过几个客。”
  那姑娘到了三人面前之后,盈盈一拜,问了一声,老者适时的递上装钱的钵钵。
  “唱的不错,这是姑奶奶赏你的。”
  纪小棠在身上摸了一下,居然拿出一枚十两的银锭子,丢在了对方的钵钵里。
  银钱撞击,发出一声清脆的当啷声。
  看到落入其中的银锭子,老者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连忙躬身感谢。
  十两银子如果换算成前世的货币,等同于两万块。
  在这个时代,对于普通人来说,毫无疑问是一笔巨款。
  那小家碧玉的姑娘,显然也被震惊了一下,忍不住又是一拜。
  “没想到这丫头,还是个富婆!不过这么干,岂不是自找麻烦?”
  林虚不着痕迹的试下打量了一圈,心中无奈的叹息。
  财不露白这句话,在哪个世界都通行。
  酒楼里已经有不少人,被纪小棠的举动,吸引了目光。
  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随手丢出十两银子,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胆大包天的亡命之徒。
  主要是他们这一个老头搭配两个少年少女的组合,极具诱惑力,看着就一副好欺负的样子。
  林虚倒是不害怕出事,毕竟有黄天霸这位宗师绝顶,他只是害怕麻烦而已。
  念头刚起,麻烦就来了。
  只不过,不是因为钱财,而是因为人。
  “在下渝州涂家,涂有才见过姑娘!冒昧问一声,姑娘尊姓大名?家住何处?可有婚配?”
  一个面色发白,脚步虚浮,明明尖嘴猴腮,却硬要装出文质彬彬的青年,走到三人跟前,朝着纪小棠拱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