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五十二章 小说香

第五十二章 小说香


  枕星楼里,客人们停下筷子,齐唰唰望着一个方向。
  一位相貌英俊帅气的蓝衣少年,一面手指比划,身形纵横,一面滔滔不绝,慷慨激昂。
  “不料谢烟客识破她的用意,袍袖这样一拂,劲风逼得那花万紫难以毕辞。
  只听他大声怒喝:“要你这丫头罗嗦什么?”
  接着又是一股劲风扑至,花万紫立足不定,便即摔倒
  ……
  谢烟客凝视小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丐道:“我……我叫狗杂种。””
  说到这里,酒楼的客人不由大笑起来。
  蓝衣少年恍若未闻,装出好奇的模样,模仿谢烟客的举动,问道:“什么?你叫狗杂种?”
  小丐道:“是啊,我妈妈叫我狗杂种。”
  “这谢烟客性格孤傲,一年之中,也难得笑上几次,此时听小丐的话,也忍不住捧腹大笑,心道:“世上人替自家孩子取个贱名,好养活,盼他快点长高长大,以免鬼妒,那也最多叫什么阿狗、阿猫,那有将孩子叫作狗杂种的?”
  酒楼里的客人也都暗暗点头,不仅觉得有意思,也十分好奇,想知道是何缘由,一个个竖着耳朵,眼睛一眨不眨。
  看到众人如痴如醉的模样,林虚不由的心中暗笑。
  “小说的魅力,果然到那都通吃!”
  林虚前世酷爱武侠小说,金大家写的几本小说,翻了不知道多少遍,不敢说倒背如流,但是大差不差的讲出来,却不成问题。
  甚至他还曾经上过讲台,当成才艺表演。
  这个世界虽然也有类似的话本,但是和堪称武侠小说巅峰的金庸小说相比,那就是天壤云泥之别。
  伏笔一个接着一个,情节一环扣着一环,简直欲罢不能!
  原本的酒色公子涂有才,那还有心情比武切磋,整个人的心神都被林虚讲的故事吸引,不知道什么时候让手下搬了张凳子,干脆坐在林虚边上。
  美女,那有小说香啊!
  这个时候也没人计较,林虚的话跟【太玄经】有什么关系,很明显,早就偏到了爪哇国。
  【太玄经】离他们太远,现在他们关心的只有故事。
  身为大宗师的黄天霸,居然也吸引,筷子举了半天,菜都凉了,也没发觉。
  只有纪小棠偶尔咽咽口水,想催促他快点讲,又怕出言会打断,心里一直纠结不断。
  林虚不仅讲的有声有色,加上他本身会武功,很多打斗招式都能还原个七八分,这种小说表现形式,实在超出众人想象。
  也不知道究竟讲了多久,是一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只讲到林虚口干舌燥,连灌了几壶茶水。
  此时的枕星楼,完全变了模样,到处人头攒动,却又安安静静,生怕打搅了他。
  【恭喜宿主获得初级棋艺】
  【宿主天赋异禀,触类旁通,棋艺达到高级!】
  围棋这种东西最讲悟性,只要悟性够高,那怕从来没有接触过,只要明白规则,脑海中想想,也能有不凡的技艺。
  不像武道,必须身体力行,才能真正真正掌握,光靠脑袋想,是不可能练出真功夫的。
  “看样子,所谓的生活技能就是琴棋书画之流!虽然没有武技实用,但某些关键时刻,说不定有大用!”
  这个世界上可是有不少高人,喜欢把琴棋书画融入武道之中,就拿桃花岛来说,就有一门【碧海潮生曲】的地级武学,必须会吹箫才能学会。
  还有武当的【铁画银钩剑法】,书法越高,剑法威力越强。
  最知名的当属【天龙八音】,这门搭配天魔琴的绝世武道。
  不管怎么说,艺多不压身。
  对这个奖励,林虚还是相当满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随着他领悟棋艺,【弹指神通】好像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增长。
  “如果真的有用,以后有空了,到是可以花点时间钻研一下棋艺。”
  以他【无上神级】的天赋,只要多看几本棋谱,估计要不了几天,就能达到顶点,成为天下第一。
  到时间无论拿来装逼,还是辅助【弹指神通】进行修炼,都是一项不错的技能。
  奖励既然已经到手,林虚也就没有了说下去的动力。
  刚开始的时候,万众瞩目,说的还挺爽,但是久了之后,他是真的累。
  “黄前辈,咱们是不是该走了?”
  “呃?确实!”
  黄天霸陡然反应过来,他们可不是来听书的,还要赶着去桃花岛。
  他悠悠的起身,心中不由的感叹。
  “没想到自己一把年纪了,居然会因为听书,耽误事情。”
  虽然说书不是什么大本事,但是能达到这种地步,也称的上是前无古人了,这让黄天霸忍不住对林虚,高看了几眼。
  黄天霸要走,众人没意见,但想带走林虚,那就万万不行了。
  这是一群听的近乎痴狂的书迷。
  此时正听到精彩之处,一个个如痴如醉,整颗心都悬在林虚的身上,现在突然要走,那不是勾他们的馋虫吗?
  “不能走!不能走!”
  最先跳出来反对的,不是酒楼里的客人,也不是面前的涂有才,居然是与他们同行的纪小棠。
  “老……师傅!师傅!咱们能不能听完再走?反正也不急于一时,让他把故事说完好不好?”
  纪小棠拉着黄天霸的衣角,带着点楚楚可怜的味道。
  “纪姑娘说的对,让他把故事说完!”
  “天底下那有话讲到一半,不讲的道理?”
  “你要是这样,我还要跟你切磋一番。”
  众人在涂有才的带领下,群情激愤,一个个大声嚷嚷,把他们三人围在中间,不留一丝缝隙。
  不说完不让走!
  林虚也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他意识到前期的武侠小说会很受欢迎,毕竟是一个时代的精华,更何况是在这个小说文化相对贫瘠的世界,只是他没有想到,会让人疯狂到这个地步。
  看样子,说书人还真是个高风险的职业。
  戏台上的那个说书先生,早就下了台子,好不容易挤到前面,正偷偷拿笔墨记录,此时见到林虚要走,更是急的抓耳挠腮。
  普通人只听了一个爽,而他却看到了一片完全不同的天地。
  这个时候,他如果要打赏的话,恐怕所有人都会慷慨解囊。
  若是能掌握个一鳞半爪,未来说不定能够青史留名,这诱惑实在太大了。
  金庸武侠的魅力太大,真是怎么挡都挡不住!
  这个时候林虚若是讨赏,怕是能要来千百两的巨款,比起青楼的花魁还要赚钱。
  “哼!”
  面对疯狂的书迷,黄天霸没有任何妥协的意思,也懒得和他们废话。
  宗师之下,皆是蝼蚁。
  他一声冷哼,眼中仿佛无穷潮汐翻涌,所有人在一瞬间,仿佛被丢进了无边无际的大海。
  如同九天银河飞落大地,黄天霸脚步一跨,整片大地连同整座酒楼猛烈的摇晃。
  轰隆隆!
  他身前的空气,更是被狂暴浩大的真气,像山崩海啸一般狠狠的撞击,压迫出一条无形的真空通道!
  这条无形的真空通道两侧,混沌色的天地元气压缩汇聚,形成了几乎成为实质的真气屏障,猛烈爆震的力量,向着四面八方狠狠推动!
  霎时间,整座酒楼数百名宾客,无论修为高低,全部一个个像稻草人一样,被吹的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