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五十五章 为什么我要自残

第五十五章 为什么我要自残


  “客官,要不要进来玩啊!”
  ……
  “大爷,进来耍两把?”
  ……
  “让开!让开!信不信爷爷抽你!”
  ……
  “可怜!可怜孩子吧!都三天没吃饭了!”
  ……
  海沙城很繁华,临近傍晚,街道上依旧灯火通明,到处张灯结彩,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贩夫走卒,三教九流,各色人等,构建出一个活色生香的古代社会。
  林虚虽然经历过前世大都市的洗礼,但那是另外一种风格的繁华,和现在所处的时代,有很大的迥异。
  至少在现代社会,绝对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开青楼,红楼,赌场。
  林虚有进去瞅瞅的冲动,你们看这些姑娘多热情,第一次见面就朝你袒露心扉,但是理智告诉他,还是不要碰这些东西为好。
  不为什么,就是浪费时间!
  林虚在街道上转悠了一会,进了一间打造兵器的店铺,买了一些适合【弹指神通】施展的暗器,随后又去药店买了各种效果的药粉,以备不时之需。
  等时间差不多之后,就回了桃花堂药铺。
  “就不等明天了,咱们今天就走!”
  回去之后,面色带着一丝凝重的黄天霸,直接带他们两个去了码头,乘坐已经备好的船只去往桃花岛。
  纪小棠估计是第一次坐船,很是有几分新奇,在船上跑来跑去。
  不过这艘船不大,十多丈长,三四丈宽,加上天色已晚,四周黑洞洞一片,也没什么可看的,纪小棠稍微转悠了一会就腻歪了。
  随后悠哉悠哉,摸到了林虚的船舱里。
  “嘿嘿!”
  敲开房门,纪小棠露出一张灿烂的笑脸。
  “干什么?我已经说了没空!”
  不用想就知道纪小棠想干什么,林虚毫不犹的开始赶人。
  “说一说嘛,就说一会儿。”
  见到林虚要关门,纪小棠赶紧伸手拦住,脸上露出可怜兮兮的神色,配上她那娇小可爱的容颜,还真有几分让人心动。
  只可惜,这套美人计对林虚没用。
  他可是能把倾国倾城的秦芸,打成猪头的男人,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女孩诱惑。
  “再说一遍!我要睡觉了!没空!”
  林虚十分坚定的拒绝,纪小棠却不依不饶,反倒蹬鼻子上脸,硬生生的挤了进去。
  如果林虚不是害怕把船舱打烂,他早就动手了。
  纪小棠身形娇小,轻功造诣更不输于林虚,在狭小的船舱里一番一追我躲,林虚居然拿她没办法,最后无奈道:
  “想听也可以,不过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才行!”
  “好!好!你尽管问!”
  纪小棠头点的跟小鸡吃米一样。
  本来的生死仇敌,现在变成舔狗,让林虚很无奈。
  沉思了片刻,林虚找了个凳子坐下,盯着纪小棠的眼睛,问出几个比较在意的问题。
  “咱们两个同时拜师,为什么你不用自残?我却要自残?”
  这个问题憋了他不短的时间,只是一直没敢问。
  哗啦哗啦!
  船舱轻轻摇曳,纪小棠不客气的坐到林虚的床铺上,依着舱壁轻笑道:“那是因为,我是他的亲传弟子,而你只是个记名弟子。”
  纪小棠有些得意洋洋的继续道:“你肯定要问,怎么才能成为亲传弟子,很简单,原有的亲传弟子死掉,你就有机会成为新的亲传弟子,因为桃花岛一代只能收两名亲传弟子,加上我刚好两个。”
  “这么说——”
  林虚眼中精光一闪,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纪小棠:“只要杀了你,我就不用残废了?”
  以他的天赋,还有心性,只要亲传弟子的身份是公平竞争,就没有失败的道理。
  “你——”
  这么直白的窥视,让纪小棠气的吐血。
  自己好心解释,没想到转眼就成了猎物,真是个无情无义的男人。
  “你别做梦!桃花岛的弟子是按照一男一女收的,就算你杀了我,也当不了亲传弟子!除非你杀了另外一个男弟子!”
  纪小棠冷哼一声,面露不屑的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另外一个亲传弟子早就突破先天,在江湖上有着不小的名气,就算十个你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你这么光明正大的惦记亲传弟子的身份,难道不怕我师父杀了你!”
  以黄天霸宗师绝顶的修为,处在同一条船上,不可能听不到两人的谈话。
  林虚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他敢说出来,就不怕黄天霸。
  “除非逼不得已,天底下谁愿意自残,我惦记一下又有什么关系!我不相信其他记名弟子就不惦记?”林虚不服气道。
  哪怕为了学武,敢自残的狠人也没有几个,除非是葵花宝典这种可以速成的天级武学。
  所以,惦记亲传弟子的身份,应该是一种正常现象,只要黄天霸不傻,肯定能看出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
  “他们当然不惦记,甚至还会感恩戴德,因为他们上岛之前就已经是残缺不全之人,桃花岛不仅收留了他们,还给他们学习武道,成为绝世高手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会记恨?”
  “我——”
  明白前因后果,林虚郁闷到吐血。
  原来小丑只有我自己!
  不过当时的情况,他也别无选择,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那你说的比武又是怎么回事?”
  当初他装死的时候,可是听的清清楚楚,纪小棠大喊着说答应比武,黄天霸才出现救场。
  “这个事情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你应该懂的!”
  纪小棠无奈的指了指隔壁的船舱道:“就是两个无聊的家伙,打了一个无聊的赌,想看看谁培养的弟子优秀。到时间说不定会死在决斗中,所以说,我这个亲传弟子,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纪小棠的抱怨,在林虚看来完全就是炫耀。
  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样,为了获得胜利,黄天霸肯定会尽心尽力的培养她。
  而她身为“剑魔纪凡尘”的女儿,任何人在杀她之前,恐怕都要思虑再三。
  “你知不知你父亲怎么失踪的?”
  “我要是知道,早就去找他了!还用你来说!”纪小棠没好气道。
  看上去浑不在意的她,提起“剑魔纪凡尘”,眼神中还是难免闪过一丝落寞。
  若是她父亲还在,何至于落到强行拜师的地步。恐怕黄天霸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至于当初的那些约定,不过是她父亲说来玩的而已。
  我承认那就有,我不承认那就没有,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这就是她父亲的性格。
  “武圣究竟有多强?你有没有见过你父亲全力出手?”
  “不到那个境界谁也不知道有多强。”
  纪小棠眼露一丝向往,此生若是达到那个境界,真就是死而无憾了。
  “至于我父亲,天底下还没有人能逼他全力出手!”
  说起这个,纪小棠脸上是掩饰不住的骄傲。
  “别吹了!说详细一点!”
  这丫头可算是有个爹了,动不动就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说实话,林虚有点羡慕嫉妒恨。
  如果自己老爹是天下第一,估计他也会忍不住到处炫耀。
  话说,我穿越过来,还没真正见过我老爹。
  想到自己明明要去武当,结果稀里糊涂,越跑越远。
  唉!说多了都泪!
  不知道林虚心里的自怨自艾,纪小棠道:“详细点?嗯!我师父厉害吧?我父亲当初只用了一……”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