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六十四章 我输了

第六十四章 我输了


  “我输了?”
  看着棋盘上被屠尽的大龙,连霄雪神情有些呆滞,完全没有了往日从容淡定,智珠在握的形象。
  纪小棠粉色小嘴大张,已经快能塞下一个鸡蛋。
  就连跟在连霄雪身后,看上去木讷,如同木头人的赵邝,都神色微变。
  他惊讶的不是林虚下棋赢了连霄雪,而是林虚可以让他的主人如此沮丧,感到不可思议。
  只有林虚神色从容,一一提子。
  “连师兄,是不是该兑现一下承诺?”
  “我输了!我输了!”
  连霄雪没有立刻回话,连续念叨了两声。
  说实话,这一次打击实在太大。
  在自己最骄傲的方面,被人打击的体无完肤。
  让三子居然输了?
  这就好像一只井底的青蛙,突然跳出了水井,感觉到了自身极端的渺小。
  看到天地的浩大,未必是欣喜若狂。
  更多的是原本观念轰然破碎,信心的崩塌。
  原来自己只是一只井底之蛙,原来自己这么废物。
  “林师弟,真是好心计!好手段!此等棋艺,国手之中也难有几人能够匹敌!”
  “连师兄缪赞,只是最近多看了几本书,提升比较大而已。”林虚谦虚到。
  “好一个提升比较大!”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从高级段位,直接达到棋道宗师,这简直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天壤云泥的区别。
  至少连霄雪绝对不会相信,林虚是短短几天提升的。
  唯一的原由,就是林虚打一开始就在算计他。
  若非林虚一开始藏拙,他又怎么冲动的答应。
  “感慨的事情,还是放到以后吧!连师兄不会是要说话不算话吧?”
  林虚面带微笑,整了整被微风卷起的衣角,静静的看着连霄雪。
  这确实是他一开始就算计好的,从和连霄雪下第一盘棋的时候,就已经在谋划。
  其实按照那位神秘人的意思,让纪小棠帮忙盗取,才是最划算,最安全的方式。
  实在不行也可以让纪小棠帮忙打探位置,再有神秘人亲自动手。
  当然,这都只是林虚的猜想。
  相较于这些方法,他更喜欢把机会握在自己手中,直接逼迫。
  通过几次接触,他多多少少了解了连霄雪的性格,心高气傲,这其实是不可避免,任何天才都会有这种心气,哪怕表面上在谦逊,内心也是极其孤傲的。
  林虚先示敌以弱,也不全是,因为一开始他确实很弱,但架不住天赋实在太高。
  不管怎么说,至少在连霄雪心中种下了,林虚不如他的心思。
  此时林虚又带着纪小棠,当面挑衅,让连霄雪避无可避。
  若是林虚从来没有跟连霄雪下过棋,连霄雪未必会答应他,但是正因为前几次心中有了暗示,让他心存侥幸,觉得林虚很可能在吓唬他,这才答应下来。
  连霄雪虽然孤傲,自命不凡,但是该有的理性还是有的,甚至可以称的上精于算计,否则黄天霸也不会把桃花岛交给他打理。
  若是他愿意,可以直接赖掉和林虚的对赌。
  但是,他性格显然允许他这么做。
  “林师弟,你算是让师兄开了眼了!”
  连霄雪的心态稍稍恢复了一些,至少脸色没有刚才那么难看,他朝着身后的赵邝示意了一下,对方转身进了屋子,不久之后,取出一卷有些陈旧的羊皮纸。
  “林师弟是师父亲收的弟子,本来就有资格看,只是需要师父首肯,不过师弟既然急迫,那师兄就破例一次,提前给你。”
  连霄雪拿起赵邝手中的羊皮纸,在手心轻轻摩擦了一下,朝林虚递了过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凝固的神情突然松懈,再度化为春风拂面,微笑不已。
  “图纸珍贵,师弟可别弄坏了才好。”
  “师兄放心,我看完就即可归还。”
  注意到连霄雪的神情变化,林虚面色不动,心却沉了下去。
  虽然他早就意识到会有这种情况,但没想到连霄雪这么快就下定决心。
  现在就看看纪小棠,是不是真有面子,能帮他拖延一会。
  他摊开图纸看了一眼,按照那位神秘人教的方法,确认图纸是真的,这就更让林虚的心往下沉。
  “小弟,对海域周边很是好奇,就不打扰连师兄了。”
  林虚笑着道了一声,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的转身离开。
  “师弟慢慢看,不用着急。”
  连霄雪看着林虚和纪小棠远去的背影,淡淡的说道。
  “三师兄,海图事关重大,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得到,很可能威胁到桃花岛的安危,难道真的就这么让他带走?”
  一个人影突然从阴影中踏了出来,眉头紧锁的问道。
  “此时想获得图纸,无非是为了逃出桃花岛,不过仅有图纸,就算离开周边十里的暗流区域,也不可能仅凭自身,跨越三百里海域。这少年,莫非还有其它手段?”
  又一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两人不知道何时赶来,隐藏在暗处,几乎无形无踪,让人无法察觉。
  这说话的两人,外形颇为怪异,一个断了右手,一个断手左手,各自提着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刀,站在一起,有种双刀连体人的错觉。
  “他有什么计划不重要,敢打海图的主意,结果就已经注定。”
  咯吱咯吱!
  连霄雪转动轮椅,自己动手,缓缓的往屋子里推去。
  “你们两个跟上去,等纪师妹和他分开之后,就立刻下手,不要闹出太大动静,把桃花寨弄脏了。”
  “是!”
  两人互相望了一眼,瞬间明白连霄雪的意思,身形一闪,再度遁入阴影,刹那消失不见。
  “本来想让你多活两天,没想到你却主动找死。唉!天才?死掉的就不是天才了!”
  连霄雪喃喃自语,身后亦步亦趋的赵邝,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从连霄雪的口吻里,听出了浓浓的嫉妒之意。
  天才不会被普通人嫉妒,却会被同样的天才嫉妒。
  既生瑜,何生亮。
  此时的林虚还不知道危机来临,他并没有急着赶回住处,而是出了连霄雪的住处之后,就直接打开羊皮纸仔细查看。
  “给我也看看。”
  对于周围海域的情况,纪小棠也十分好奇,不过她心里明白一个道理,就算有海图,她也不可能从桃花岛逃出来,所以看海图是真正的因为好奇。
  古代的海图和现代的海图有不小的区别,林虚看的不是特别明白,不过他天赋异禀,过目不忘,直接把海图强行记忆下来,再和脑海中记忆的方位,标记物,进行比对,很快就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天才的世界,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至于纪小棠,虽然她同样聪慧过人,但和林虚的差距,仍然不可以道记,看上几眼就晕头转向,再也没有一点兴趣。
  “你这家伙还真是大胆!刚才要真是把连霄雪激怒了,他动手杀你,我可拦不住!”
  纪小棠心有余悸的说道。
  拦不住?
  林虚心中无语。
  你到时间别跟着一起下黑手就行了。
  两人的好感度,可是还在(怨恨)层次。
  “现在东西我帮你拿到了,你答应我的事,可不能食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纪小棠挥舞着拳头,瞪着大眼睛恶狠狠的说道。
  不客气?
  我要想杀你,也就几招的事。
  “这次你确实帮了我大忙,我保证让你听个过瘾。”
  林虚把海图全部记忆下来之后,重新卷好收进怀里。
  走着走着,纪小棠突然贴近林虚,一股处子幽香扑面而来,她踮起脚尖,粉唇吹着淡淡的热气,靠向林虚的耳垂,小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