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六十五章 跑路带上我

第六十五章 跑路带上我


  “你是不是准备跑路?能不能带上我?”
  纪小棠也不知道男女避讳,就这么贴在林虚身上,有点小小的激动。
  林虚把手伸到中间,捂着她的嘴巴,强硬的把她推开。
  “我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没打算离开!这里好吃好住,还有名师指点,我干嘛要走?!”
  这话,说出来,纪小棠就想打人。
  鬼才信你的鬼话。
  “你就承认了吧!我保证不会说出去!”
  纪小棠露出讨好的表情,她是真的在这里住的太闷,除了寥寥几人,其它的都是聋子,哑巴,对她这个年龄的人来说,简直就是酷刑。
  “没有船和航海士,光凭一张图怎么可能走的出去,就别胡思乱想了。到地方了,我进去喝口水,就给你讲故事。”
  撇下纪小棠,林虚进了房间,把海图拿出来,随意的放在桌子上,喝了口已经凉透的茶水,就走了出去。
  希望那位前辈能来,否则就麻烦了!
  林虚的故事,讲的有些心不在焉,不过并不影响小听众纪小棠的沉迷。
  就这样一个听一个讲,从中午一直讲到晚上,林虚感觉自己嗓子都快冒烟了,总算讲到了尾声。
  “石破天一片迷茫:“我爹爹是谁?我妈妈是谁?我自己又是谁?”
  梅芳姑既然自尽,这许许多多疑问,那是谁也无法回答了。”
  “好了!讲完了!”
  林虚拍拍手,就此结束。
  武侠世界讲武侠,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这就完了?他到底是不是黑白双剑的儿子啊?你到是说清楚啊!还有他练成了太玄经,怎么威力这么小,居然接两个人都吃力!难道连宗师都没有突破?”
  纪小棠满肚子的疑问。
  这个世界虽然是武侠世界,每飞天遁地,长生不老,但就武力值来过比前世的武侠小说,却要高上很多。
  只是故事实在精彩,虽然描写的多有不合实际之处,但瑕不遮瑜,好东西到那个世界都是东西。
  “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词?”
  “什么词?”
  纪小棠疑惑道。
  “回味无穷。”
  “回味无穷?这跟你讲的故事有什么关系?”
  纪小棠更加蒙圈。
  林虚叹息着摇摇头,他算是对牛弹琴了。
  故事这种东西,正是因为无法明明白白的解释,才会更加有意思,什么都说清楚,还怎么让读者打赏。
  “好了!好了!所有的解释其实都在故事里,你回去好好想想自然会有答案,天色不早了,我要睡了。”
  林虚下了逐客令。
  纪小棠虽然心有不甘,但是抬头看天,确实已经夕阳西沉,月上枝头,空气里也透着一股阴凉气息。
  夜晚的海上,比起陆地可是要冷上不少。
  她紧了紧身上的黄袍外套,依依不舍的出了桃花寨的门扉,一步三回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在留恋自己的情郎,谁会想到她只是为了听故事。
  月色林静,就着朦胧月色,她往自己的住处赶去,脑海中却还在回荡着种种故事情节,想寻找结尾处的答案。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眼见就要回到芙蓉居,那熟悉的兰花香气,已经到鼻息,突然,纪小棠顿住了脚步。
  “我记得上次他和老家伙说过,说是除了这本书,另外还有好几本,不行,我得回去问问。”
  想到还有好几同样精彩的故事可以听,纪小棠心里就像是小虫子在爬,总是痒痒的不能控制,今天若是不问个明白,她是无论如何睡不下觉。
  几乎是没有一点犹豫,临到门口,纪小棠又迅速转过身去,往桃花寨跑去,直让暗处守护她的影子,郁闷不已。
  一天到晚盯着这么一个到处乱跑的小祖宗,也确实挺难为人的。
  就在两人往林虚住处赶去的时候,林虚正遇上麻烦。
  或者说是,杀身之祸。
  ……
  “人走了吗?”
  “走了!”
  “既然这样,那就动手吧!早点回去给三师兄交差,你我也好早点回去休息。”
  两道鬼魅一般的身影,在月光下几乎捕捉不到踪迹,几个闪烁就到竹楼门口。
  桃花寨的房屋不是有砖石建成,而是别具一格的采用青竹编织而成,透着一股清幽抒雅的风格。
  也不知道这是何种竹子制作而成,青色经年累月褪色,细雨撒过,反倒显得青翠欲滴,恍若活物。
  林虚静坐在细细竹丝,编织而成的床榻上,上面简单的放了两床被褥。
  到不桃花岛的人有意刁难他,而是武者到了一定境界,总有些寒暑不侵的能力,气温虽冷,两床被薄薄的被褥也就够了。
  至于凉席隔背,那确实无可奈何。
  不过林虚通常一功,就是整晚盘坐,到是很少有这方面的苦恼。
  淡黄的羊皮纸摊在桌面上,边上是豆点大的火星,伏在鲸油里面,静静燃烧。
  海岛居民使用的油灯,燃烧的油脂,基本上都是从鲸鱼身上提炼出来的。
  这里可不是现在,鲸鱼不是什么保护动物,或者说这个世界上压根没有保护动物一说,真要说有的话,那大概就是人自己了。
  人类生产条件落后,想把鲸鱼猎杀到绝种,实在有些高看自己了,反倒鲸鱼有越杀越多的迹象,出海的船只,时不时的会被鲸鱼掀翻,最后捕鱼不成,反倒落在鱼类口中,成了美食。
  桃花岛势力强大,是周围海域的一霸。
  实力到了一定境界,不是你想不想争权夺利了,而是你必须争权夺利,你找别人麻烦,别人也会找你麻烦,再说,桃花岛这么多人总要吃饭,靠岛上这么东西,连个零头都不够,总不能天天吃桃子吧?你以为自己是猴子啊!
  就比如说林虚使用的这鲸油,便是附近一个底层帮派进贡上来的,不是寻常的鲸油,而是抹香鲸的油,并且混合了一部分珍贵花粉,可以起到静心安神的功效,辅助修炼。
  没有资源支撑,光靠苦练是很难成为高手的,除非是不世出的天才。
  也正是因为丰富海洋资源的支撑,桃花岛才能高手辈出,更有黄天霸这种绝顶宗师。
  林虚在岛上走动的这几天,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桃花岛的武力值,比起他老家岩水城所在的泰州,以及周边的安州,泉州,都要高好几个层次。
  寻常难得一见的练气后期,在这里几乎遍地都是。
  至少那些他遇见的弟子,里面有八层都是这个阶段。
  这种武力防守之下,说实话,想闯出去,那是相当艰难。
  甜丝丝的油香气,在竹楼里弥漫,林虚闭着眼睛,口中一呼一吸,仿佛进入了修炼状态,物我两忘。
  两道人影透过门窗缝隙,把屋子里的情况,看个清清透透。
  四下打量,确定无人后,两人对视点了点,一个伏在窗口,一个贴在门扉,不分先后,同时动手。
  万不该,不该学习桃花岛的武学,不该得罪三师兄!
  锵锵!
  油光映刀飞,月明血溅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