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六十八章 月二师兄

第六十八章 月二师兄


  神秘人浑身一抖,停下脚步,独眼之中,全是惊诧之色。
  “你怎么知道是我?从你上岛之后,我们两人可从未曾谋面。”
  “桃花岛上,仅有一只眼睛,且武功高强,知道诸多隐秘之人,除了月千愁,月二师兄,我想不到还有谁。”
  林虚同样停下攻击,嘴角上扬,微笑道。
  他虽然没有见过桃花岛二师兄月千愁,但却从纪小棠那里听说过,知道对方是个独眼龙。
  当然,仅靠外形不能完全断定是月千愁,神秘人也可能故意伪装,让人误以为自己是独眼。
  所以,林虚说这个话的时候,有故意试探的成分,而神秘人除了惊讶之外,并没有刻意掩饰,直接就承认了下来。
  “你能猜到我的身份,到是让我十分意外。不过更让我意外的是,你明知道我身份有问题,为何还要跟着过来?”
  林虚笑笑并没有解释,反问道:“我也很好奇,月师兄为什么玩这一手,如果你想杀我,直接在桃花寨动手就行了,何苦大费周折,把我骗到这里来?”
  “哈哈哈哈哈!你想知道为什么?”
  月千愁大笑着扯下面巾,头罩,露出一颗像牛油果一样坑坑洼洼,满是烧伤疤痕的头颅。
  “理由很简单,岛上太无聊了,找点乐子!每次看到你们这些一心想要离开桃花岛的人,在费尽心机,终于完成我的要求,即将逃出生天的时候,突然知道真相,那种崩溃绝望的神情,我就会忍不住兴奋!哈哈哈哈哈!”
  月千愁脸色扭曲,如同恶鬼,那只被烧瞎的左眼,不停转来转去,甚是恐怖。
  看到神秘人揭开面罩,露出恐惧真容,林虚已经可以完全确认,对方就是桃花岛二弟子,月千愁。
  居纪小棠所说,月千愁原本是俗世一个富家公子,只是后来家中发生火灾,家人父母全部葬身火海,只有月千愁被碰巧路过的黄天霸所救。
  虽然命保了下来,但是却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严重烧伤,不光瞎了一只眼,更变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寻常孩童见了,恐怕能直接吓尿。
  不知道是自身原因,还是家人死亡的原因,月千愁性格极其孤僻,基本上不和其他弟子交流,每天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纪小棠所得到的关于月千愁的消息,也全部是听别人说的。
  “师兄,难道仅仅是为了玩乐?”林虚沉声问道。
  “不然呢?难道你们身上,还有什么值得我惦记的东西!”月千愁脸露嘲讽道。
  身为桃花岛二弟子,不敢说身份有多高,但寻常武者所谓的宝贝,他还真看不上。
  “那这块令牌怎么回事?”
  林虚掏出那块月千愁刚才给他的青铜令牌。
  “是上次一个老家伙,在被我杀掉之前给我的,他哭求着让我一定送到。你说可笑不可笑?居然求着杀自己的人帮忙!哈哈!”
  月千愁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仿佛觉得很有意思。
  看到月千愁的样子,林虚感觉对方精神好像有点问题。
  搞不好是个疯子!
  “这么说,师兄是要杀我?”
  “不是!”月千愁干脆的摇摇头。
  “嗯?”
  这让林虚十分疑惑。
  这家伙费尽心机把自己骗来,难道仅仅是为了逗自己一下,这未免太可笑了。
  “杀你是连霄雪的事情,而我的任务,是废了你。”
  月千愁突然变的放松下来,他从容的走进石室,把里面的火把全部点亮。
  在火光的映射下,林虚看到了堪称地狱一般的场景。
  一个个开膛破肚,像猪肉一样挂在墙上的尸体,各种身体部件不知道是如何处理,一个个栩栩如生的摆放在一旁。
  空气中闻不到血腥味,反倒有股淡淡馨香。
  那些尸体脸上,有的狰狞扭曲,显然死前受了巨大的痛苦,有的面无表情,像是还不知道自己死掉,有的面含微笑,仿佛看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在火光阴影下,每具尸体,都好似还活着,用怨毒,疯狂,嘲讽的眼神,看着即将成为他们一员的林虚。
  哗啦啦!
  在石室的中央,有一汪不停流动的流水,刚才听到的水声,正是从里面发出来的。
  那汪泉眼上,挂着铁链吊钩,有点像杀猪时开膛破肚的工具。
  估计石室之中闻不到血腥味,也是因为月千愁处理的时候,直接在泉水上冲洗干净的原因。
  如果放到现代社会,这应该是一个风格个性的人类标本展览馆,而放到这个世界,那就是个离经叛道的诡谲之地。
  林虚不相信这些尸体,是月千愁从外地收集过来的,很可能是被他骗过来的人,直接就在这里处理掉了。
  恐怕没有一个是自愿的!
  在武侠世界玩标本,做解剖,月千愁不仅是个疯子,还是个变态。
  “和你想的一样,这些人都是被我骗来之后杀掉的。”
  月千愁像是看出了林虚心中的念头,站在尸体中央,侃侃而谈的解释道。
  配上他那一副神憎鬼厌的面容,真真就是我副地狱场景。
  “这一具和你一样偷学了桃花武学,被我先抽出全身大筋,又从脚趾开始剔除血肉……”
  或许对他来说,向被他骗来的猎物解释,也是一种极为享受的事情。
  这就好似前戏。
  “桃花岛太无聊了,也只有偶尔逗逗你们这些人,才能找到一点乐趣。连霄雪喜欢摆弄琴棋书画,鹤无声喜欢钓鱼,而我只喜欢折磨人!你很不幸,上一个家伙刚好死掉,所以你才会被我选中,你也很幸运,杀你的事情师父交给了连霄雪,所以你一时半会不会死。”
  月千愁舔了舔可怖的嘴唇,从一具尸体上,一根根的拔出九根,一寸来长的骨针。
  手腕一抖,骨针消失不见,他看向林虚,血丝蔓延的眼瞳,透露出残忍嗜血的目光。
  “师兄是不是太过自信了?难道你以为真的吃定我了?刚才几次攻击,你也见识到我的实力!我若是真的拼死一搏,你就算杀了我,恐怕要身受重伤!”
  林虚微微退后两步,手腕一转,十指之间,已经夹了数枚黑色棋子,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大成境界的【弹指神通】是他最强的攻击手段,就算是先天境也不可能无限制承受。
  “让我受伤?你还真是看的起自己!我刚才不过在陪你玩而已!”
  月千愁扬起嘴角,露出森白的牙齿,他像是要让林虚彻底绝望,瞳抬手扯碎了身上的夜行衣,露出一套覆盖全身,采用金丝和千年滕枝混合编织,带着不少毒刺的奇特甲衣。
  “桃花岛的防御宝器,金丝软猬甲!”
  林虚脸色难看。
  桃花岛金丝软猬甲,在江湖中大名鼎鼎,林虚也略有耳闻。到了桃花岛后,又听纪小棠不止一次提起。
  只可惜金丝软猬甲制作难度太高,桃花岛也没有多少,纪小棠朝连霄雪讨要了几次,也没有要到。
  软猬甲刀枪不入,可防御内劲和真气。甲胄表面满布倒刺钩,如肉掌击于其上,必为其所伤。若是涂了剧毒,更是恐怖异常,不能碰不能沾。
  穿上软猬甲的月千愁,那就真正成了一只刺猬,林虚的攻击,对他来说,跟挠痒痒一般。
  也就是说,林虚刚才处心积虑的攻击,由于金丝软猬甲的抵挡,没有起到一点作用。
  嗡!
  看到林虚色变,月千愁还不满意,又把自身气息完全释放出来。
  先天五层的修为,压的林虚几乎喘不过气来,脸色变的灰白一片。
  两者的差距,已经不是靠一门武技,能够简简单单的拉近了。
  “嘿嘿!现在,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信心伤到我!”
  月千愁身形一动,如雷霆暴射,眨眼就到了林虚跟前。
  低头,双臂内弯,手肘向前,似箭般向林虚胸口撞去。
  桃花岛地级下品身法——灵鳌步。
  月千愁速度太快,林虚根本反应不急,勉强弹出棋子,威力若了三成不止,撞在月千愁的金丝软猬甲人,毫无作用。
  嘭!
  林虚像炮弹一样被撞飞出去,飞出数丈之远,狠狠撞在石壁上,整个洞穴好像都震动了一下。
  噼里啪啦!
  林虚浑身骨节暴鸣,噗嗤一声,口中鲜血喷出,面白如纸,居然在顷刻间受了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