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七十一章 下一步

第七十一章 下一步


  月千愁是宿州,仁寺城出身,他们家在当地也是名门望族,以商业起家,经营粮油布匹。
  所谓衣食住行,缺一不可,他们家就占了两样,富裕程度比起林虚所在的岩水城林家,只强不弱。
  有一年宿州大豆丰收,粮油的价格压的很低,为了赚取更多的利润,月千愁的父亲大量收购,压榨成油,囤积在自己家中。
  当时的月千愁,因为一件小事,正和父母闹别扭,无处撒气的他,被朋友怂恿,寻了一些布匹棉花,点燃了部分新榨的豆油,想气气自己父母,发泄一下。
  年少无知的他,刚开始只是过于气愤,才干出这种糊涂事。等火势疯狂蔓延,才清醒过来,意识到不对,只是悔之晚矣。
  他为了干成这件蠢事,在点火前就支开了附近的下人,而他本人被吓傻,也忘记了求救,使得灭火最佳时期被错过。
  豆油不易点燃,但真正燃烧起来,同样也不易扑灭。
  大火顷刻间吞噬了整个家族,他父亲带着他跑到半途,因为火势太大,内劲耗尽,倒了下去。
  他本人,因为尸体的保护下,侥幸活了下来,没有死在大火之中,但全身不可避免的出现严重烧伤,若非黄天霸刚好路过,用真气帮他续命,时间稍微耽误一点,再好的医生也无力回天。
  因为自己的愚蠢,一夜之间,家破人亡,这种打击让月千愁的心态,彻底发生扭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热衷于用各种非人的手段,来对别人进行折磨。
  被折磨的人,流露出的绝望痛苦,会让他回想起家人在烈焰中挣扎的面容,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家人还活着。
  那怕再痛苦,只要活着就好。
  活着,他就不会痛苦和自责了!
  ……
  “效果居然这么好?”
  林虚远远的躲开,目光闪动,静静的看着月千愁发疯。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林虚从月千愁的外貌猜测,他应该对火焰有种天然的恐惧,于是故意把火把打碎,用火焰来阻止他的行动,没想到效果卓著,直接把人整疯了。
  轰轰!
  在毒药和火焰的双重刺激下,月千愁的气息时强时弱,脸上惊恐万状,种种表情变幻不定,施展的招式混乱不堪,漏洞百出。
  在这样情况下,林虚若是发动攻击,很容易就能击败甚至击杀月千愁,但是林虚却只是躲避,时不时的打出一包药粉,没有丝毫贪功的意思。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月千愁的心脉被毒素彻底侵蚀,拳法招式的威力,越来越弱,身体都开始摇摇晃晃,这时,林虚才再度发动攻击。
  扑哧扑哧!
  棋子像子弹一样,打进月千愁的眼眶,挤破眼球,血液喷涌而出。
  “啊啊!去死!去死!我不想死!不是我!不是我!”
  月千愁双手左右挥舞,口中还在疯癫的大叫,不过很快就变的无力,倒在地上,轻轻的抽搐。
  但是林虚依然没有近身的意思,他又从地上捡起一大块石头,狠狠砸了过去,直到月千愁脑浆迸裂,死的不能再死,这才上去小心扒光衣物,把所有有价值的东西,清洗干净,收入囊中。
  最主要,当然是那件【金丝软猬甲】。
  林虚也不客气,也不嫌弃,清洗掉上面的毒素,就直接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在他看过的书里,有介绍【金丝软猬甲】的,知道里面有可以调节大小的机关,只要身材差距不是太大,都可以使用。
  林虚体型没什么问题,如果是纪小棠的话,那就不行了。
  “你说你惹谁不好,非要惹你林大爷?现在知道大爷的厉害了吧!要怪就怪你师父,非要把我带来桃花岛,不光要砍我的手脚,还想杀了我!现在也算是收点利息!”
  对着月千愁的尸体发泄了一下郁闷,林虚开始思考着怎么离开。
  他进入石室中,看了一圈挂在墙上,准备做腊肉的尸体,心里居然没有太大的感觉,也不知道是见的多了,还是无上天赋对这方面也管用。
  不管怎么说,找了一圈,除了那个泉眼,林虚再没有找到其它离开这里的通道。
  “难道真要从这里出去?”
  摸了摸阴冷的泉水,林虚站在边上,拿不定主意。
  这下面是完全无光的河水,进去之后连方向都很难判断。
  他也不知道下面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有几条道,有没有什么水生异兽,或者其它天然危险。
  最关键的是,在水下他可没办法呼吸,万一迷失方面,很可能有窒息的危险。
  地下河有如此多的危险,林虚没有直接选择放弃,还在这里犹豫不决,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原路返回更危险。
  在地穴耽误了这么多时间,整个桃花岛恐怕已经层层封锁,只要他敢露头,不要几个呼吸就会被人发现。
  他虽然已经突破先天,实力超越原来十倍,但是想凭实力硬冲出桃花岛,显然还是有点痴人说梦。
  光一个连霄雪他都应付不过来,更不用说桃花岛的其他先天长老。
  桃花岛在江湖上的威名,可不是靠一个黄天霸撑起来的,说不定岛上还有其他宗师强者。
  想到这里,林虚的心一下子就紧迫起来。
  真要是有其他宗师,那就太危险了,宗师的精神感知,远超先天武者,他随时都可以被对方发现。
  【敛息术】经过他这段时间的使用,效果比起原来强大了很多,连连霄雪和月千愁都被瞒了过去,但是遇上宗师的话,他却一点把握都没有。
  “海面上肯定也有人在监视,不过现在是晚上,只要我小心一点,桃花岛的人就很难发现。”
  可以说现在是林虚最佳逃跑时机,若是在晚一点,天色放亮,他就算通过河道进入大海,也会被抓住。
  “时间不等人,我必须想个万全之策!”
  除非逼不得已,否则他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啊~!”
  就在林虚捏着下巴,思考种种可能的时候,通往地穴的甬道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叫,接着又很快闭上了嘴巴。
  林虚迅速回身凝望漆黑的甬道。
  如果他猜测的没错,刚才惊叫的人,应该是碰到了他留下的陷阱,沾染到了毒药,那本来是他为了防止月千愁逃跑,特意布置下来的,没想到还起了预警作用。
  “怎么这么快就追来了?难道月千愁有意留下了线索?”
  现在前后过去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对方就能追查到这里,林虚严重怀疑是月千愁留了后手,通知了其他人。
  “也有可能,他根本没有隐藏踪迹,被追了上来。”
  也是,以月千愁二弟子的身份,只要林虚落在他的手中,连霄雪也不好意思强行要回去,只得等月千愁玩腻了,他在亲手给林虚最后一刀。
  现在想清楚这些没有意义,人已经追来,下一步怎么走,才是关键。
  “月师兄,你再里面吗?岛上发生了大事,连师兄,让我和无声师兄来问问你!”
  或许知道已经无法隐瞒踪迹,甬道里的人直接大声说道,想起提前打声招呼,避免引起月千愁的误会。
  林虚目光闪动,不再犹豫,深吸一口气,迅速跳入泉水。
  ……
  滴答!滴答!
  除了偶尔的水流声,地穴里静悄悄的,根本无人回应。
  甬道中,一个穿着青衫的年轻男子,跟着两个举着火把的普通桃花岛弟子,正站在甬道的一处,朝着前方张望。
  另有一个弟子,盘膝而坐,闭目捏印,像是在运功驱毒。他的身边,还插着一根火把,正静静燃烧。
  其中一个举着火把,左臂长着婴儿一样,畸形手臂的弟子,没有收到回应后,转头看向青衫男子,目光带有询问之色。
  那名青衫男子,神色一凝,立刻比划出一连串的手语。
  “鹤师兄的意思是,月师兄很可能遇上了危险?”
  另外一个带着眼罩,举火把的弟子,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他怀疑自己看错了鹤无声比划的手语,月千愁怎么可能遇上危险?难道那个逃跑的家伙还能伤到他不成?
  一个练气七层,打败一名先天五层的高手?
  开玩笑呢!
  那个手臂畸形的弟子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而鹤无声并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他身体如同狸猫一般,悄无声息地越过两人,真气包裹全身,迅速往地穴大厅所在位置奔去。
  两个弟子互望一眼,也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