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七十七章 我有一个提议

第七十七章 我有一个提议


  【恭喜宿主获得(地级·下品)阎魔金身诀(第三层)】
  【阎魔金身诀:铁门秘不外传的绝世横练功法,吸收火毒之力,强化己身,修炼至高深境界,一拳一脚皆有无穷大力,更兼具火毒劲力,伤人肺腑,蚀人骨肉,威力非凡。】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福祸相依嘛!”
  林虚心中感叹。
  横练功夫他一直都想学习,只是没时间,也没机会。
  相比较内功和武技,横练功夫虽然威力巨大,但是修炼难度也大,相对来说是一种笨功夫,天赋的作用没那么大。
  如果有得选,对于林虚来说,修炼武技和内劲,显然更划算。
  修炼横练功夫,有点吃亏。
  不过,现在这种白捡的功夫,自然不在此列。
  “根据介绍,阎魔金身诀只有九层,修炼到极致,相当于宗师绝顶期。一层等同于普通人三层的境界。阎魔金身诀第三层,相当于练气七层到十层。”
  只是不提取出来,林虚也不知道铁蓉蓉修炼到了第三层的那个层次。
  不过能够同时兼具练气九层的修为,和相当于最低第七层的横练修为,内外兼修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十分了不起了,毕竟铁蓉蓉才二十三岁。
  “有了这门功夫,我的生存能力大大提升,相当于穿了一件无死角的玄级铠甲,而且是可成长的。”
  地级武学的珍贵程度就不用说了,这么平白无故的得到一门,那真是大大的好事。
  若是能够平安出逃,【阎魔金身诀】和【紫霞神功】,足够他安稳修炼到宗师境界,并且在同层次中也难有敌手。
  ……
  等林虚抽取完武学,拜堂成亲的家当,也被铁蓉蓉在洞口摆放好。
  铁扬全程站在洞里看着林虚,不知道是怕他逃跑,还是怕他寻短见。
  “林郎!把衣服穿上,咱们快点开始吧!”
  铁蓉蓉夹着嗓子说道。
  一件大红袍子递到林虚面前,至于铁蓉蓉,早就已经穿戴整齐,金丝鸾凤,看上去真就是威武不凡。
  泥煤!
  这到底是拜堂,还是拜把子啊?
  被逼着穿好新郎服后,林虚感觉更像是拜把子,就差歃血为盟了。
  林虚真怕铁蓉蓉来上去一句:洒家!
  “话说,这该死的系统怎么还不发奖励,难道真的要拜完才行?我一世英名要毁在这里!”
  不光娶了一个比男人还男人的女人,还是个二三四五婚,以林虚的脸皮也有点招架不住。
  强扭的瓜不甜,怎么就不懂呢?
  等我功力恢复,就送老丈人,还是老婆上西天享福去好了!绝对不能把消息传出去。
  林虚心想道。
  在和铁扬接触的过程中,铁扬并没有隐瞒修为,林虚感知到对方不过先天三层而已,以他大成境界的【弹指神通】,击败,甚至击杀对方不成问题。
  【弹指神通】是地阶中品武学,寻常先天境,到死都未必能达到大成。
  林虚一是天赋高,二是找到了窍门,否则凭他的天赋,没有两三个月的专心苦修,也不可能大成。
  再加大成境界的【神行百变】,打不过也可以从容跑路。
  他现在就等着奖励发放,看看能不能通过提升功力,解除身体中毒状态。
  心里各种算计,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在铁蓉蓉的大手之下,浑身无力的林虚,像个提线木偶一样,就这么强行拜了亲,就差生米煮成熟饭。
  “相公,你好好休息吧!我去做饭!”
  铁蓉蓉称呼越发亲近,在林虚身上抹了几油后,就喜滋滋的开始收拾东西。
  如果忽略她掉虎背熊腰的身材,光听声音,还真像个刚过问的娇滴滴的小媳妇。
  【恭喜宿主获得奖励:修为提升一层!】
  随着两人拜堂完成,系统奖励终于姗姗来迟,让林虚很是郁闷。
  吧嗒一声,沉重的镣铐落在林虚身前,铁扬面无表情的说道:
  “自己带上吧。”
  或许是类似的场面见多了,拜堂成亲的过程中,铁扬并没有太大反应,包括林虚朝他跪拜的那一刻。
  看着面前泛着晦暗金属光泽的镣铐,林虚并没有伸手去动,他很是随意的抓了一把,铁蓉蓉给他留下的南瓜子。
  这个时代葵瓜子还不流行,民间通常磕的都是南瓜子。
  手里的南瓜子应该是最近备的,看上去都挺新鲜,林虚拿起闻了一下,有一股淡淡的南瓜焦香。
  看到林虚的样子,铁扬眉头皱了一下,不知道他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从刚才拜完堂之后,林虚的气质就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变的随意自然,好像是有了什么底气一样。
  客场变成了主场一般。
  这小子不会以为和蓉儿拜了堂,就真把自己当铁家的人了吧?
  或者说,完全破罐子破摔,想试探我的底线。
  不过很稀罕,你想多了!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这些年被强行抓来和铁蓉蓉成亲的年轻公子哥,没有一个能撑过一个月的。
  唯一区别就是,林虚的天赋极好,很可能是桃花岛的嫡传弟子。
  没错,在打捞到林虚以后,铁扬就从林虚身上,搜到了他贴身穿着的金丝软猬甲,加上桃花岛正是在附近海域,自然就把他认成了桃花岛弟子。
  这样的身份,让铁扬高看了林虚一眼,但是他并不认为结果会有多大的改变,最后估计还是难逃一劫。
  有了这个想法,铁扬对于的态度,自然不可能好到那里去,反正也就是个临时工。
  “我让你自己带上,你没听见吗?”
  他声音低沉,充满威胁的味道。
  如果林虚真的敢不听话,他不介意狠狠教训教训这个小子,让他明白自己的处境。
  别以为和自己女儿拜了堂,就把自己当个宝。
  面对铁扬的威胁,林虚笑了笑,完全没有刚才的紧张卑微。
  “铁前辈,你救了我一命,按理说以身相娶,也不是不可以,只可惜我对蓉蓉姑娘实在没兴趣。”
  林虚扫了一眼,脸色越发阴沉的铁扬,笑眯眯道:“你看这样如何,我会写休书一封,这场闹剧便就此结束,你再换一个感谢的条件,不知意下如何?”
  锵!
  一抹寒光闪过,铁扬直接拔出匕首,脸露凶恶之色。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了?现在,立刻把镣铐带上,我可以当刚才什么都没听到。”
  他往前迈了一步,先天境的气势,毫不保留的释放出来,铁血中带着丝丝滚烫。
  林虚仍旧毫无所觉,脸色挂着笑容:
  “铁前辈,你还是考虑考虑我的提议吧!毕竟我这个人,很少答应别人什么!”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