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八十七章 藏书楼

第八十七章 藏书楼


  巨鲸帮虽然是江湖门派,但是藏书数量是真的不少。
  藏书楼共有三层,每层光两人高的书架,就有几十个之多,虽然不是每一个都摆的满满当当,但也摆了个七七八八。
  唯一空荡荡的,只有标记着武道的书架。
  什么原因,不言而喻。
  不过就算这样,剩下的书加起来,恐怕也有万本之巨,这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特别对于一个江湖帮来说。
  只是等他真正翻开之后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这里的书确实很多,但大部分都是“刘备书”,话本小说,真正正经的书,连三分之一都不到。
  把这等书放在藏书阁这种地方,真是有辱斯文。
  不过仔细想想也正常,巨鲸帮大部分帮众都是穷苦的水手出身,这些人知识文化水平低,你要是让他们研究什么诗词歌赋,也确实有些为难他们。
  巨鲸帮高层的文化水平虽然好一点,但也十分有限,估计大部分人来这里都是看武功秘籍,其他杂书多数是用来装门面,以及供底层帮众消遣。
  林虚拿着一根十分粗大的白油蜡烛,在书架边走来走去,很快就找到了想要的书籍。
  钢枪男像个书童一样,紧紧跟在左右。只是不敢离得太近,有个三四丈的安全距离。
  “东海杂闻、述异记、太平御览、博物志、方楚游记、异兽录、四海风土简略、百草真经、乐清县志……”
  林虚手中的全是类似的书籍,而且大部分都偏向于怪谈异文,就是那中看上去比较假的书。
  没办法,人鱼这种传说中的东西,正经书籍很难记载。
  也只有他天赋绝顶,可以做到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才能在海量的书籍中,找到那么一丁点儿有用的知识。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
  “蛟人即泉先也,又名泉客。南海出蛟绡纱,泉先潜织,一名龙纱,其价百余金。以为入水不濡。南海有龙绡宫,泉先织绡之处,绡有白之如霜者。”
  ……
  “又东北二百里,曰龙侯之山,无草木,多金玉。决决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其中多人鱼,其状如鱼,四足,其音如婴儿,食之无痴疾!”
  ……
  关于人鱼的记载不少,但大部分都没有什么价值,道听途说者居多,还不如系统的备注来的详细,可靠。
  既然找不到人鱼的信息,林虚干脆翻起了海志,学习各种航海知识。
  这一次,为了身体异化的原因,他是无论如何要跟着巨鲸帮出海。多掌握一点航海知识,自然是有益无害。
  天色越来越晚,烛火摇曳,光线也越发的暗淡。
  不知道是不是异化的原因,林虚借助微弱烛火,可以把书本上的蝇头小字看得清清楚楚。
  一晚上很快过去,身为先天高手的林虚,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苦了那些守在藏书楼外面的普通帮众,一个个困顿不已,哈欠连天。
  看到天色放亮,林虚把手中的书籍看完之后,往桌上一丢,便朝藏书楼外走去。
  钢枪男连忙打起精神,跟了上去。
  他多多少少也听到一点信息,知道帮主要对付这一位。
  为了避免意外,绝不能让对方离开自己的视线。
  只是他想的挺好,等出去走了一段距离才发现,根本跟不上林虚的脚步,三两下就不见了人影。
  “快!快!给我找!”
  钢枪男朝着身边一种茫然的手下大声的喊道。
  一群人手忙脚乱地寻找林虚的踪迹,却不知道林虚早就离开了巨鲸帮。
  “就你们这种三脚猫的功夫,也想追上我,真是可笑。”
  拥有【御风神靴】加持的他,恐怕只有先天七八层的轻功高手,才有可能追上。
  在巨鲸帮这里,可以说是进退自如。
  深入敌营,不惧围攻。
  艺高人胆大,说的便是如此。
  离开巨鲸帮之后,他找个僻静的地方,整了整妆容。又易容成了另一番模样,随后开始在城中四处穿梭,够买出海的物资。
  他会跟着巨鲸帮一起出海,但是不代表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寄托在对方身上。
  对于经历过海难的他来说,海洋,那是一定要敬畏的存在,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他可不想在发生一次海难。
  到那个时候,可未必能够再次遇上【人鱼之血】。
  虽然身体的异化让他非常的苦恼,但毕竟是这种异化,让他活了下来。所以只有苦恼,没有怨恨。
  “是身体原因,还是心理原因,怎么感觉有点口渴?”
  他停下脚步,进了一间茶楼,要了一壶凉茶,咕咚咕咚的喝下,发现还是有点渴。
  “店家,有没有盐,帮我加一点。”
  林虚指着茶壶道。
  对于林虚的要求,掌柜的有点懵,但是客户就是上帝嘛,只是犹豫了一下,便去厨房取了半两精细食盐。
  在乐清城这个贩盐的重地,要说自己没盐,那就让人笑话了。
  而且这里商家用的盐大多都是上等的精细海盐,没有多少苦涩滋味,已经非常接近前世的食盐了。
  放了盐之后,茶水的味道稍稍有点怪。
  “如果用来煮茶叶,或许不错。”
  喝下一口之后,林虚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不由得哑然失笑。
  此时他再去感觉身体的状况。好像真的好了一点。
  人鱼生活在海里,喝的自然是盐水。
  看样子不光外形要变,就连习性都要改变!
  林虚感觉越发的头大。
  丢下几枚铜板作为茶钱,林虚愁眉不展地走了出去。
  看了看天空的太阳,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他开始往码头赶。
  乐清城同样也有码头,只不过没有海沙城那样的深水码头,这里的码头大多都是浅水码头,只能停一些小渔船。
  乘坐小渔船出海,那就是作死,他们自然不可能这么弱智。
  真正要乘坐的是巨型海船,只不过那首船并没有停在乐清城的码头,而是停在附近的一座岛屿上,他们需要先赶到那座岛屿,再搭乘准备好的海船出海。
  藏宝图的指向,就在深海,所以他们必须要出海。
  这是巨鲸帮帮主跟林虚说的。
  此时,码头上站了不少巨鲸帮的帮众,巨鲸帮帮主赫然也在那里,只是他此时的脸色不太好看。
  那位钢枪男尴尬的站在一旁,在他的边上是更尴尬的白少岳和余同荀。
  昨天送出去的信有回应了,只是想象中的援兵并没有出现。
  相反,寄回来的信里,隐隐还有让两人回去的意思。
  按照信封里的内容所说,上面好像又找到了新的目标,至于燕家宝藏的事,交给巨鲸帮就行了。
  至于巨鲸帮会不会因此被林虚灭掉,那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对于他们两个势力来说,巨鲸帮灭亡,或许是件好事。
  不过信里只是隐隐有这个意思,并没有真的让他们回去。
  万一另一头没有什么收获的,而燕家宝藏这边又消极怠工,上面怪罪下来,可实在是吃罪不起。
  所以凡事还是两头走,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至于找到宝藏之后,林虚要独吞怎么办?
  信里说的也很清楚,那就给他好了,只要保住命,在回来之前传递消息,他们自然会派高手守在这里,让对方插翅难逃。
  至于什么样的高手才能让林虚这种人物插翅难逃,两人心里都很清楚。
  心里有了底之后,白少岳两人就变成了不倒翁,任由巨鲸帮帮主鼓动,都只是虚伪应承,不再给出什么实质性的承诺。
  他们反倒更希望此次行动一无所获,俩人平平安安的回来交差就行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巨鲸帮帮主才一脸便秘模样。
  “只能暂时忍耐,以后再见机行事。”
  巨鲸帮帮主心中暗想道。
  他摸了摸身上重金购买的毒药,心里稍微有了一点底。
  靠树树倒,靠人人跑,最后还是得靠自己。
  “把燕家堡的人全部压上船,准备出发。”
  “帮主,难道不等那个人了?”钢枪男问道。
  “去船上等!”巨鲸帮帮主心中郁闷道。
  他倒是想撇下林虚自己走,但是他不敢啊!
  万一那个家伙发疯,趁他不在,把巨鲸帮屠了,那他找谁说理去啊?
  就算上面的人愿意替他报仇,但是人都死了,报仇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至少在两方没有把事情做绝之前,还是暂时和平相处吧。
  不久之后,身穿蓝衣,背着大包袱的林虚,出现在几人的视野之中。
  【海上航行,人人心怀鬼胎,你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