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零九章 谈判

第一百零九章 谈判

        嘭!
  
          被解开束缚的人鱼,只是在自己胸口的位置,轻轻拍击,林虚封起来的穴道便全部被解开。
  
          “愚蠢的人类!你根本不了解海水对于人鱼族的重要性!”
  
          人鱼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微笑,原来的虚弱荡然无存。
  
          啪!
  
          他用力甩动鱼尾,比芭蕉叶还要大的尾鳍,重重的拍在燕冰玉身上,把她打的像破布娃娃一样,直接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燕冰玉重重的摔在地上,顺着惯性在大雨中连续翻滚几次才停了下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显然是昏迷过去了。
  
          人鱼摆动鱼尾,拍击水面,宛如鲤鱼打挺,一下跃出了水坑,看了一眼远处的林虚,就极速往海边逃去。
  
          他虽然解开了穴道,但身上的创伤还在,实力不足原来的三成,根本不敢和林虚交手。
  
          雨下的很大,如同天河倒倾,天地间都是轰隆隆一片。
  
          借助四处流淌的雨水,人鱼的速度快了不少,加上逃跑心切,很快就到了海边。
  
          眼看一望无际的大海就在眼神,人鱼心神激荡,只要回归大海,那就等于虎归山林,就算林虚追上来也奈何不了他,还有可能被他反杀。
  
          “卑鄙的人类,你给我等着吧!马上我就带人过来,把你碎尸万段,全都拿去喂鲨鱼!”
  
          人鱼在心中对林虚发出恶毒的诅咒。
  
          他没有犹豫,腰身像弹簧一样用力,纵身一跳,飞跃而起,投向大海的怀抱。
  
          “你把老子当透明人了是不是。”
  
          平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人鱼还没搞清楚状况,人影就挡在了他面前,抬腿抽击。
  
          嘭!
  
          人鱼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吐血倒飞了回去,破布娃娃一样甩在地上,弹跳翻滚了好几次,才彻底跌落泥水中。
  
          身影轻飘飘的落在水面上,汹涌的海水骤然安静了下来。
  
          一袭蓝衣,纤尘不染,天幕雨水自然在三寸外滑落。
  
          林虚踏着涟漪不断的海水,回到岸上,朝着人鱼走了过去。
  
          他身体如同滑行,抬步,落下,便三丈距离,几个踏步就到了人鱼跟前。
  
          抬脚踩在人鱼脸上,声音淡漠:“老老实实的待着,再有下次,尾巴给你砍了炖汤!”
  
          “人类……”
  
          不给人鱼口吐莲花的机会,林虚抬脚踢出,像踢皮球似的,把人鱼往岛屿中心踢去。
  
          到了地方,用藤条捆绑好,并且试了几种新的点穴手法,确定人鱼没有反抗能力后,林虚走向昏迷的燕冰玉。
  
          “善良到是挺善良,就是有点美脑子!人鱼被水淹死,亏你能信!”
  
          林虚摇摇头,提着燕冰玉的衣服,把她拎起来放到树下面,然后用比较长的马尾草简单搭了一棚子。
  
          看着又湿漉漉的衣服,林虚不知道说啥。
  
          脱下来也没地放烤,火堆早就被大雨浇灭了,无奈,他只能调动阎魔气血,把自身化成火炉,帮助燕冰玉取暖。
  
          海上的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倾盆大雨,骤然而停,乌云也很快散去,明亮如白玉盘的月亮,跃然而出。
  
          天地变的通透一片,明晃晃的大海,波光粼粼,海天一色,银月倒悬,世界安静起来。
  
          哗啦!哗啦!
  
          海面上有鱼儿跃出水面,落入水中,尾巴一摆,很快消失不见。
  
          岸边,一个黑乎乎的脑袋伸了出来,继而是整个身体。一枚枚的鳞片在月光下,熠熠生辉,透着童话般的美感,下身摇曳的鱼尾,无疑证明了他的身份。
  
          哗啦!哗啦!
  
          一个又一个破水而出。
  
          人鱼们在人鱼王子的带领下,又回来了马尾岛。
  
          “人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的人已经退走,你为什么不放了我们的人,做船离开,难道是在戏耍我们人鱼族!”
  
          人鱼王子带着十多个人鱼族的高手,包括他实力最强的老师,亲自上岸和林虚谈判。
  
          “别跟我在这里揣着明白装糊涂。”
  
          林虚站起身来,平淡的看着人鱼王子,继续说道:“把我的船送过来,然后等上十天,我就把人还给你!”
  
          人鱼王子露出嘲讽的冷笑:“你的手下背叛你,跟我可没关系!我可是言而有信,既然答应退走,就不会拦你的船只!我已经按照约定做了,还请你履行承诺把我们的人放了!或者说你们人类真的卑鄙无耻,毫不要脸,言而无信的违反约定!”
  
          他话语里连嘲带讽,就是想拿言语挤兑林虚,刺激林虚,让他放人。
  
          “随你怎么说,不见船,不放人。”
  
          林虚没有一点契约精神,说起话来,脸不红,心不跳。
  
          “你——”
  
          人鱼王子有些气恼,他没想到林虚拒绝的这么干脆,连犹豫都不带犹豫。
  
          “我若是把船带回来,你再不守约定怎么办?”
  
          “那只能怪你倒霉。”
  
          “……”
  
          人鱼们都懵了,什么叫怪我们倒霉?
  
          你这是有恃无恐,摆明车马的要耍赖!
  
          人鱼王子朝自己老师使了眼色,对方却摇了摇头,表明自己没把握救下那名被劫持的人鱼。
  
          “可恶!”
  
          人鱼王子在心里咒骂道。
  
          “想要船,你总表现出诚意!不如你把我的人放了,我保证把船送来,放你们安全离开!”
  
          人鱼王子信誓旦旦。
  
          “船到了等上十天,我就放人!其它的免谈!”
  
          说完,任由人鱼王子再巧舌如簧,林虚都油盐不进,而只要他们敢往前一步,剑就会刺入脚下人鱼的体内。
  
          “走!”
  
          无奈的人鱼王子,只能带人再度离开。
  
          “老师,你说现在该如何处理?我担心完成约定后,他会得寸进尺!”
  
          “这个人类卑鄙无耻,毫无信用可言,到时间必然违反约定。不过在大海上,没有人是我们人鱼族的对手,就算他再强十倍也没用。可以先答应他的条件,引诱他出海,我们再动手不迟。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另外做一手准备,不能让他牵着鼻子走,前不久,王子殿下不是……”
  
          中年人鱼在人鱼王子耳边,细细的说了自己的计划。
  
          人鱼王子目光闪动,最后咬牙点了点头。
  
          “为了保住钟侍卫的命,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我现在就派人去传消息,把那位请过来。这边先不要急着把人交出去。”
  
          “属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