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知道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知道

“我知道!”
  
  年轻水手情急之下喊了出来。
  
  他还年轻,家里有老母亲,还有未过门的媳妇儿,他不想死,不想变成废人。
  
  “嗯?”
  
  这一声大喊,让所有人侧目而视,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谁能想到这个连武功都不会的年轻水手,居然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消息。
  
  “你再说一遍!要是敢撒谎,我把你的另一只手也打断!”
  
  钟游露出森森獠牙,凶恶的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年轻水手又连说了两次,像是念咒一样,稳定了心神。
  
  “说,在那里?是不是你把他藏起来了?”
  
  鳌安上前一步,一把夺过年轻水手,急切的问道。
  
  年轻水手咽了咽口水,强行把心神稳定,脑袋飞转,战战兢兢的说道:“我没有救他!也不知道他在那里!”
  
  “你敢耍我!看我不活撕了你!”
  
  鳌安大怒。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还容小人把话说完!”
  
  年轻水手急忙说道,生怕鳌安一巴掌落下去。他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可受不了一名先天后期高手的掌力。
  
  “你还敢跟我狡辩!”
  
  鳌安很想一巴掌拍死眼前这个年轻人,不过他没有一点头绪,为了找到林虚,只能先听听他怎么说。
  
  “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会让你知道耍我的代价!”
  
  “是!是!”
  
  年轻水手连连点头,接着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们要找的林公子在那里,但是有人知道!”
  
  “谁?快点把他给我指出来!”
  
  周围的人鱼立刻把目光投向人群,避免有人狗急跳墙。
  
  “是她!她肯定知道!”
  
  年轻水手指的不是自己身后的人群,而是鳌安身后的人鱼。
  
  所有人不自觉的顺着手指往去,就看到了一位惊慌失措的女人鱼。
  
  “清雅?你敢耍我们!”
  
  鳌安还没有反应,那个叫钟游的人鱼却先愤怒起来,他抬起钢叉就要捅死年轻水手,不过被鳌安挡了下来。
  
  “鳌头领,你拦我干什么,这个人类明显是在挑拨离间,戏耍我们!”
  
  “先别急。”
  
  鳌安被人鱼王子任命为头领,除了他的修为高深之外,头脑也是一部分。他虽然愤怒焦急,想要尽快找到林虚,但是还保持一部分理智。
  
  他从清雅脸上看到了惊慌,那从做贼心虚,被人抓到的惊慌。
  
  他挡下钟游的钢叉,转过头来,看向被气势压制,说不出话来的年轻水手,为对方体内注入一丝真气,开口问道:“为什么这么说?敢污蔑我的族人,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不敢!不敢!就算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污蔑各位大人!主要是那位小姐的身上,有林公子的东西!”
  
  年轻水手又指向清雅,说道:“她脖子里的项链,我曾经在林公子的身上见过!”
  
  清雅大惊失色,浑身发抖,她拼命压制住心中的震惊,大声说道:“我胡说!这项链是我再海里……”
  
  “把清雅给抓起来!”
  
  鳌安大喝一声,直接打断清雅的辩解。
  
  从年轻水手指认清雅,到清雅惊慌失措,暴露心迹,鳌安就已经信了七成。
  
  如果凶手是清雅,原本所有不能理解的疑惑,全都解释的通了。
  
  为什么守卫会喝酒?
  
  为什么能够悄无声息地逃出鲨鱼的包围?
  
  又为什么发现不了任何踪迹?
  
  除了自己人,不可能有其他人做到。
  
  “鳌大哥,你要相信我……”
  
  “清雅,别装了,你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你的罪过会有王子殿下审判来审判!现在,把那个人类的位置告诉我!别逼我下狠手!”鳌安冷冷道。
  
  ……
  
  “秘境!秘境!秘境!你踏马的究竟在哪里?”
  
  林虚就洞穴之中摸索了半天,累的气喘吁吁,手都破皮了,也没有找到线索。
  
  自从穿越过来,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实在是这次受的伤太重,体质下降的厉害!
  
  “挖!”
  
  不再去想着走捷径,林虚服下一粒【熊蛇丸】,等聚集一点力气,就搬起小石头,一点点敲击墙壁。
  
  时间过去三天,林虚才砸出一小块凹坑,还不如他全盛时期的随手一拍。
  
  此时的他,因为多次服用【熊蛇丸】的原因,身体看上去到是和常人无异,只是手脚依旧无法使出多少力气,就像是打了麻药一样,软绵绵的一片。
  
  “在挖一天,如果打不通,只能先去岛上看看。”
  
  不是林虚想要放弃,而是他手中的【熊蛇丸】已经用光,如果不出去的话,根本承受不住夜晚的寒气。
  
  白海豚每天都会来看他上一次,林虚向它表明安全后,就会让它离开。
  
  在挖掘了半天后,林虚仍旧进展不打,他放下了手中的石头,坐在一旁休息了一会,往洞穴外面走去。
  
  如果不趁现在出去,等潮水涨上来,他可就出不去了。凭他现在的体质,是没办法和海浪抗衡的,可能随便一个小浪,就能要了他的命。
  
  “怎么回事?”
  
  回程的路才走了一半,林虚就不得不停下来,因为潮水已经涨到了他面前。
  
  “怎么会这里快!现在应该才刚过了晌午才对!”
  
  正常的涨潮都是在下午五六点钟,而想要涨到他现在的位置,起码要两个时辰。
  
  “是潮汐发生变化了吗?看样子今天是出不去了!好在我还留了一粒熊蛇丸备用,否则今晚就算能撑过去,也得要我半条命。”
  
  海洋潮汐和河流都一样,同样会随着季节变化,出现变化。林虚看过不少航海的书籍,对这方面并不陌生。他转头往洞穴深处走去,附近并没有干燥的地方,说明这里都会被海水淹没。
  
  既然今天没办法出洞,林虚干脆回到洞穴深处继续挖掘,说不定就能打通呢!
  
  可惜上天并没有眷顾他,等到天色彻底暗下来,洞穴深处伸手不见五指,石壁仍旧没有出现变化。
  
  林虚通过敲击墙壁,能够感觉到后面还有很深,按照他现在的趋势,就算猴年马月都未必能挖穿。
  
  “看样子,只能等清雅来了,让她帮忙了。如果小白能进来就好了,它力气挺大,撞击几下,说不定能撞开。”
  
  放弃了继续挖掘的念头,林虚回到自己临时整理的住所休息,准备明天一早就出去。
  
  所谓的住所,其实就是几块木板,可以让他躺在上面,不至于脊背打凉。
  
  刚躺下休息了一会,林虚猛然坐起身来,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小白今天怎么没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往常这个时候,白海豚都会再洞外鸣叫,林虚也会在里面回应他,因为是洞穴,不用担心声音传不到。
  
  有些担心的林虚,朝着外面大喊了两声,并没有得到回应。
  
  他想去外面看看,可是洞里的光线实在太暗,刚摸索着往外走了几步,就摔了一个跟斗,磕到头破血流。
  
  “该死!”
  
  这一刻他才感觉到自己的无力,一直淡定点心灵里,莫名的涌出一丝悲凉。
  
  英雄迟暮,大概如此吧!
  
  他稳定心神,回忆走过的记忆,开始小心翼翼摸索着前进。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真沉下心来,倒也不至于克服不了这一点难关。
  
  不久后,他到了潮水蔓延的位置,再度朝外面大喊。
  
  “哇哇哇!”
  
  “呼!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林虚看着黑暗中那一抹白光,心里莫名的安定了下来,感觉格外的踏实。
  
  没想到有一天,他要靠一名海豚,来寻求心里的安定。
  
  “我没事!你回去吧!”
  
  “哇哇哇!”
  
  白海豚叫了两声,和往常一样,往外游去。
  
  放下心来的林虚,回到洞穴深处继续休息。
  
  哗啦!
  
  林虚迷迷糊糊睡着了,深夜,耳边海水拍击的声音把他惊醒过来。他蓦然睁开双眼,就看到海水居然涨到了他的跟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