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尝试

第一百二十一章 尝试

没有了人鱼血脉的困扰,林虚心病也放了下来,全神贯注琢磨自身的状况。
  
  林虚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丹田没用了,那就干脆不用了,直接跳过去。
  
  这个想法自然是异想天开。
  
  因为人的身体和精神,是没有办法长时间承受功法运转带来的压力,必须有一点时间休息和缓冲。
  
  不过,那是普通人!
  
  林虚,他是普通人嘛!
  
  如果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他也做不到,那他和普通人还有什么区别?
  
  超越平凡,打破想象,才是天才该干的事情!
  
  而林虚更要打破天才的想象,创造一个从未有人做到的奇迹!
  
  面对即将要进行,在普通人看来异想天开的事情,林虚心神前所未有的平静。
  
  “这种绝对的自信,也是神级天赋带来的吗?”
  
  林虚念头闪动,下一刻,呼吸调整,缕缕的天地元气汇入经脉,开始运转起来。
  
  直接吸收天地元气,跨过练精化气的阶段,也是这个想法可以进行下去的前提,否则以他现在的体质,根本无法提炼多少精气,支撑不停歇的修炼。
  
  正常的练气期修炼者,自然无法控制天地元气。好在林虚的身体虽然被废掉,先天境的精神力还在,灵台窍穴也没有彻底封闭。
  
  元气先是在小周天运行,积累到一定程度的真气后,往丹田冲去。
  
  没有意外,真气进入丹田就飞速消散。
  
  林虚没有停留,尝试着直接跨越丹田,往会阴冲去,进行大周天运转。
  
  疼!
  
  疼!
  
  疼!!
  
  真气的流动,让丹田一阵刺痛,像是那种钢刀刮过一样。
  
  林虚冷汗直冒,浑身颤抖,却还要极力的去稳定自己的呼吸节奏,避免运转的功法出现差池。
  
  真气跨过破开的丹田之后,十不存一,不过仍然让林虚心里一喜,至少证明他的想法有那么一点可行。
  
  砰!
  
  下一侧,真气撞在某一处堵塞的经脉节点,一下子散去大半。
  
  “再来!”
  
  林虚睁开眼睛,喘了口气,继续按照刚才的方法进行。
  
  就这样一点点的疏通经脉,耗费了五天的时间,林虚才总算把整个大周天打通。
  
  这个时候的他,依靠白海豚的帮助,已经来到了岛上,并且搭建了一个临时住所。
  
  这个岛面积不小,接近十多公里,最让林虚高兴的是有淡水。
  
  “为什么清雅还不来?”
  
  修炼了几天后,林虚却越发担心起了清雅。
  
  说好了安全之后就来找他,现在都已经过去七八天。人鱼族就算再锲而不舍,也该放弃了。
  
  问过白海豚,它也不知道清雅在那里。
  
  通过简单的交流,林虚知道白海豚是清雅半路救的,并不知道清雅具体住在哪里。
  
  他现在力量有限,心急也没有办法。
  
  就算白海豚知道清雅的位置,他也不敢让白海豚带他去查看。
  
  无能为力的他,只能把心思收回来,继续解决自己身上的问题。
  
  “既然大周天已经打通,接下来就是让它持续的运转下去。”
  
  他一开始的想法虽然有那么一丝可行,但是中间还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吸收炼化天地元气的速度,没有丹田流逝的快。
  
  这就好像一节水管破了一个大洞,水每经过一个循环,便会大量流失。而水的源头涌出的水又十分有限。最后的结果就是一个口进,一个口出,半途就流光了,根本无法运转起来。
  
  想要让功法运转起来,那么它的源头进水量,就必须超过出水量。
  
  这一开始是林虚最头疼的地方。
  
  他原来的解决办法,是摒弃丹田的线路,另外开辟出一条经脉。
  
  不过这样一来,他的功法整个都要改变,难度极大,并且会产生诸多未知的风险。
  
  可是现在有了另一个解决办法。
  
  那就是海底的能量蚌壳。
  
  如果能够调动其中的能量,注入他的体内,就能解决能量流逝的问题,因为进入的能量,肯定远远超过流出的。
  
  当然,这种方法,后续肯定还会面临一系列的问题。
  
  但是总要试试才知道。
  
  林虚带两个充满空气,有人头大小的鱼泡,把白海豚呼唤出来,让它带着他进入海底。
  
  失去了人鱼血脉,原本轻而易举的事情,又生出了很多麻烦。光是呼吸就是个大问题。
  
  不过就算给他再一次选择,他还是会抛弃那份血脉的便利,做个纯粹的人。
  
  这些问题他一开始也都考虑过,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一切还是要先激活蚌壳中的能量才行。”
  
  林虚心中思量着,白海豚已经带着他沉入海底,飞快的往蚌壳处游去。
  
  “该死!好重的水压!我必须快点!”
  
  等到达蚌壳所在的位置,林虚意识到不仅仅是呼吸的问题,还有其它方面。
  
  落在蚌壳上的林虚,有一种马上就要被挤压致死的感觉。
  
  对这种恐怖的氛围一下,他还需要稳定心神去运转功法,对普通人来说,真是不敢想象。
  
  还真有点像,置之死地而后生!
  
  林虚拼命地控制心神,让自己忽略掉周围的压力,调动经脉中残留的一缕真气,朝蚌壳刺去。
  
  像是泥牛入海,真气眨眼不见!
  
  “没反应!问题出在那里?难道其中的能量没有活性?”
  
  林虚心思急转,根据刚才蚌壳
  
  出现的反应,思考着新的解决方法。
  
  压力越来越大,窒息感不断涌现,他放开一个鱼泡,吸光其中的空气。
  
  白海豚在他的身边,看出他状态不对,焦急的游来游去,想要拖他上去,却被他摇摇头拒绝掉。
  
  元气再度汇聚,通过小周天的运转,重新凝聚出一缕真气,只是这一次,林虚换了一种方法,只让真气在手掌中含而不吐,而他的手掌则不断摩擦蚌壳,像是澡堂搓灰一样。
  
  上次白海豚教他这种方法的时候,他就在考虑,为什么这种古怪的方式会有用。
  
  考虑了许久,他产生了一个大胆猜测。
  
  这个看上去就是个空蚌壳的东西,其实活的!
  
  不是活了大蚌壳,而另外一种东西附在了蚌壳上。
  
  嗡!
  
  “果然有反应了!”
  
  就在林虚氧气耗尽,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整个海底突然剧烈动荡,一点点白光从蚌壳上分离,像一只只萤火虫一样四处飞舞。
  
  【你吵醒了地灵,地下元气潮汐进入爆发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