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海龙兽

第一百三十七章 海龙兽

        人鱼少女们脸上的笑容还没散去,就骤然凝固在脸上。
  
          在她们各种颜色纯净如宝石的瞳孔中,正倒映着一颗巨大的黑影。这个黑影是如此之大,仅仅是一颗头颅露出水面,就有超过三四丈的长宽。
  
          三四丈长是什么概念,一丈等于三米多,普通一层楼也不过才三米,而眼前光一个头颅就有三层楼高!
  
          站在如此巨大的头颅面前,任何人就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现在人鱼少女们就深深觉得自己何等渺小,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从心头涌了上来。
  
          她们恐惧的想张开口高呼,但一股更为恐怖的精神压迫,深深的攥住了她们,让她们连一个指尖都动弹不得。
  
          不止是这群人鱼少女,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定在原地,动都无法动弹一下,仿佛被石化法术凝固。
  
          “可恶!还是晚了一步!”
  
          林虚抓着清雅的肩膀,定格在那里,他从清雅震惊恐惧的表情里,就能猜出那个怪物的强大。
  
          一股阴森的寒气,从脊柱直冲天灵盖。
  
          天坑底部长年不见阳光,本就阴气逼人,鱼虾不长,寸草不生,现在寒气更重,仿佛到了隆冬腊月,从里到外都是彻骨冰冷。
  
          林虚心头沉甸甸的,从刚才感知到那个怪物开始,他就有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
  
          就像蝼蚁遇见了神龙!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拔腿就跑,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他缓缓转过身,就见到一副永生难忘的景象。
  
          只见数十丈宽的水面上,伸出一颗额头生角的巨大龙头,小半截身体在水面,大半截在水下。整个身躯,只怕有三四十丈长,龙躯比火车还粗上一倍,青黑色的鳞片有蒲扇大小。狰狞的龙头上,是一双金黄色的竖瞳孔,阴森恐怖,正死死盯着他。
  
          巨兽身上的气息,深邃漆黑,神威如狱,令人绝望!
  
          当这头不知道存活了多少年的太古凶兽,印入林虚眼帘的时候,他的心脏忍不住狂跳,呆呆看着这头顶天立地,遮天蔽日的灭世神龙,头脑一片空白。
  
          “这难道就是系统说的海龙兽?这明明就是一头真龙!”
  
          这一刻,天地为之失声,林虚脸色狂变,身为武道宗师的他,居然由心到身的战栗起来!
  
          “圣灵!是圣灵大人!”
  
          大祭司同样转过身来,看到巨龙后浑身颤栗,别说反抗逃跑,她甚至连头都不敢抬。
  
          多次举行祭祀的她,深深明白眼前这头被称为圣灵的巨兽究竟有多恐怖。
  
          那位人鱼宗师银大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低着头浑身颤栗,表现的无比恭顺。
  
          在所有人恐惧的眼神中,巨龙抬头疑惑的看了看天坑的顶部,又低头看了看了清雅等人。
  
          估计是有点迷茫,为什么和往常的流程不一样。
  
          它心思单纯,没有多想,收回释放出去的精神压迫,缓缓张开了獠牙林立的巨口。
  
          “快!快!快进去!”
  
          本来以为难逃一死的大祭司,见到海龙兽张开大口,不由的大喜,立刻朝着清雅等人喊道。
  
          清雅浑身一震,瞬间明白了大祭司的意思。
  
          她曾经也见过召唤圣灵的仪式,知道圣灵出现之后,就会这样张开大嘴,让所有人鱼少女走进去,接着再一口吞下。
  
          随后给予赐福,便会离开。
  
          只是她没有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进行祭祀。
  
          圣灵的强大就算她也能感受到,众人根本没有反抗余地。
  
          清雅只是犹豫了一瞬间,就义无反顾的朝着龙口游去。
  
          剩下的少女反倒有些迟疑,她们本以为自己得救。却没想到,转眼又回到了原来的命运轨迹。
  
          这种得到希望,又失去希望的感觉,让她们的心里产生了极大的落差感,一时间犹豫了起来。
  
          “你们还等什么!难道忘了你们的家人!”银大人神色凶厉的说道。
  
          他和大祭司一样,都不想死。
  
          既然巨兽没有生气,他们最好还是按照原来的流程走,避免惹恼对方。
  
          “清雅,你不能去!”
  
          林虚意识到清雅想干什么,身影一闪,拦在了她面前,说道:“别人的死活我不管,但是你绝对不能死!”
  
          “你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但是人总要认清现实,我不能害了你,也不能害了我的家人!”
  
          清雅笑着摇了摇头,不像是去赴死,更像是去郊游。
  
          “这么多人,少你一个不少,你何必固执呢?有我在,白水国的人不敢拿你咋么样!”
  
          林虚也不介意其她的人鱼少女听到,对方和他没关系,如果能救,他也不介意顺手救一下。不过要是和救清雅冲突,那他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她们。
  
          毕竟清雅救过他两次,而那群少女他认都不认识。
  
          人鱼少女听到林虚的话,心情可想而知,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看。本来被银大人威胁,已经动摇准备进去龙口,现在她们又犹豫了。
  
          凭什么我们死了,你活下来?明明大家都一样!
  
          事关生死,在善良的人也难免有私心。
  
          张着大口的海龙兽,察觉到少女们停了下来,迟迟不行动,不由的转动眼睛看了过去。
  
          嗡!
  
          一股巨大的精神压迫骤然降临,里面隐隐带着某种不耐烦的情绪。
  
          银大人和大祭司的脸色骤然一变,显得更加焦急。
  
          “立刻给我进去,否则别怪我把你们的家人关进深海地牢!”大祭司低吼道。
  
          “她不进去,我也不进去!”
  
          “对呀!凭什么她可以不用死?我们却要死!”
  
          “我不想死!小雅姐,让你朋友也救救我!”
  
          面对死亡危机,几个人鱼少女精神崩溃,居然敢正面顶撞几名宗师。
  
          同是也说明了一件事,任何善良都有底线的,当关系到生死的时候,真正能看开的毕竟是少数。那怕以善良著称的女性人鱼,也会有一部拥有自私自利心思的人。
  
          “你们找死!”
  
          大祭司和银大人还没说话,林虚到是先怒了。
  
          “你们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救你们?如果不想进去,那我就把你们一个个丢进去!”
  
          到了这个时候,林虚的本性也暴露了出来,他可是为了躲避危险,能够把美少女打成猪头的男人,怜香惜玉和他压根没关系。
  
          他只在乎,他在乎的,在乎他的人,其他人死活他才没心情管。
  
          “既然左右都是一个死!那就大家一起死好了!”
  
          其中一个人鱼少女有些歇斯底里,拿着用力割腕的银质匕首放在了自己的颈部。
  
          按照祭祀的规矩,如果祭品是死的,就会惹来圣灵的愤怒。
  
          “在我眼前,你以为自己能死的了!”
  
          林虚目光一冷,就要动手制服那名人鱼少女,没想被清雅先一步拉住。
  
          “不要!不要!”
  
          清雅抓着林虚的手,摇了摇头说道:
  
          “跟圣灵是没有办法讨价还价的,所有献祭的祭品都必须留下,否则就会召来它的怒火!”
  
          “不试一下你怎么知道!反正我绝对不会让你去送死!”
  
          林虚同样态度坚决。
  
          就在两人争论的时候,海龙兽却已经无法忍耐,它口突然发出一声通天彻地、直渗人心的巨吼。
  
          恐怖的精神威压再度降临,把所有人压的趴伏下去,接着巨口一吸,一群人鱼少女被海水包裹,直接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