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家事无忧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家事无忧


  【恭喜宿主获得(玄级·下品)解毒丹】
  【解毒丹:药王谷制作,江湖上流传较广的解毒丹药,可以解除一些常见的毒。】
  拿了好处之后,林虚轻巧的出了衙门专门开辟的传舍厅,周边十几个不过练气期的守卫,没有一个人能够察觉。
  直到林虚离开许久,才有人闻到血腥味进去查看,随后发出惊呼。
  ……
  乐清城
  相比上一次来,现在的乐清城要热闹很多。
  沿路就来车水马龙,街道两边到处都是小商小贩,看上去一片繁忙景象,就好像是在过节。
  林虚走在街道上,一边走,一边低头看着手中的书信。他虽然穿着朴实,但人长得英俊,到是不时惹来注意的目光。
  凭借宗师级的修为,他虽然专注的看着书信,但在人群却穿梭自如。
  神行百变所形成的无形螺旋气劲,使得任何靠近他的人都会自然地滑开。
  “呼!”
  看完书信的林虚,长出了一口气,心里莫名的安静了很多。
  根据书信里所说,父母两人现在都居住在武当派,安全上是不存在问题的。
  只是因为血衣门的原因,他们林家在岩水城的家业,算是彻底毁了。
  会出现这种局面,并不完全是因为林虚,更大的原因是血衣门出了一位武圣,开始疯狂扩。
  林家若是不臣服的话,留在那里只有死路一条。
  背上打着武当派标签的林家,自然不可能臣服在血衣门的手下。加上林家还得罪过对方,所以只有搬迁一条路可走。
  也有一个好消息。
  林父回去搬家的时候,血衣门因为某些原因腾不出手来,让林家得以顺利迁走,一些老的仆人和丫鬟都平安无事,其中就包括他的贴身小丫鬟玉儿。
  “当时走得急,也不知道小丫头究竟怎么样了,不过父亲既然特意提起,想来应该平安无事。”
  想起自己那个傻乎乎的小丫鬟,他不由得微微一笑。
  那个小丫鬟是他到这个世界上之后接触的第一个人。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倒是蛮有意思的。
  “我现在已经达到宗师境界,也算是衣锦还乡,不过既然家人无事,倒是不用那么着急赶路。”
  他在海上被人鱼族追了好长一段时间,每天都提心吊胆,精神消耗不小,现在有机会便想着休整两天。
  走着走着,他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向身边的一家客栈。
  “同福客栈?有点意思!就这家好了!”
  看到有些熟悉的名字,林虚心里莫名的升起一些亲切感,便决定就住在这里。
  比较遗憾的是,客栈的老板并不是个风韵的俏寡妇,而是一个有些文绉绉的干瘦老头。
  “这位小兄弟是住店还是打尖?”客栈老板笑眯眯的搓着手道。
  客栈老板搓手并不是因为冷,现在已经是深秋季节,但是乐清城靠近大海,天气可能比内地的夏季还要炎热,现在接近晌午就更不用说了。
  他之所以搓手,是因为有出手汗的毛病。
  每次有新客人,他都会搓一搓,避免等下写字的时候手滑。
  林虚没有注意这些小细节,他说了一声住店,便仰起头看向老者身后挂的一排排木牌。
  那木牌上尖下圆,有巴掌大小,材料是最普通的黄檀木。一共有四列,以天地玄黄排序。每列又各自写着不同的编号。
  第一列是天一、天二,一直到天五。
  第二列是地一、地二,一直到地地九。
  第三列是玄,第四列是黄,同样是类似的排列。
  这些牌子有的显示着,有的翻盖子,林虚瞄了一眼就猜到这大概就是房间的编号。
  类似的布局,他在其他客栈也见过,并不算什么独家创举。
  “黄字号的……”
  客栈老板正要低头翻账簿,被林虚开口打断。
  “给我开一间天字号的房间,让人送些洗澡水进去。”林虚开口道。
  “天字号?这——”
  客栈老板有点犹豫,主要是林虚这打扮实在不像是住的起天字号房间的人。
  “客人!天字号房间一天需要两百文,而且还得先交五两银子的押金,你看——”
  客栈老板这么说的本意,是给林虚提个醒,避免他不知道价钱,等会出丑。
  林虚没接话,从袖口里掏出一锭十两的银子,放在桌子上。
  “多余的钱,找个伙计去帮我买两套合身的衣服!另外再备一桌上好的酒菜,我洗完澡下来吃。”
  “保证让你满意!您楼上请!我给你安排最好的天字一号间!”
  看到银子的客栈老板,热情度一下子又上了几个层次,老脸笑成了菊花。
  等到林虚收拾妥当,已经是正当午。
  他走出房间,到了楼下的食堂,这里已经几乎被坐满。
  不过他可是大客户,客栈老板机灵,已经给他留了靠窗的上好位置。
  林虚一边细嚼慢咽的吃着老板准备的上好饭菜,一边听着其他客人在那里高谈阔论。
  坐在酒楼里吃饭,听人谈天说地,也算是江湖里的一大乐趣。
  他不由得回想起了当初和纪小棠,黄天霸三人在酒楼吃饭的情景。
  有那么一点点相似。
  谁能想到,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客人里,居然藏着一名武道宗师。
  在这个神话不显,武圣凋零的时代,宗师已经是站在武林顶点的存在。
  任何一名宗师,在江湖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普通武林人士只有仰望的份。
  这种站在高层莫名俯视的感觉,让他隐隐有点儿爽。
  难怪有些高手,喜欢隐藏修为,躲在人群里扮猪吃老虎。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猜测,这些看上去寻常的客人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高手?
  他一面听着那些江湖奇闻,一面又开始观察起来。
  “现在西北地域被血衣盟打造成了铁桶一片,上次辛辛苦苦的跑了一趟,赚到的利润还不如往日的一半!”
  一个商人打扮,但是有着武者气息的中年人,一边吃着花生米,一边摇头抱怨道。
  边上有和他相熟的同伴嘲笑道:“你这是没找到门路,还按照原来的路子,是肯定走不通的。血衣盟现在有武圣坐镇,所图非小,各种物资那是来者不拒,只要能够找到门路,不仅出货轻松,价钱还能比往日高层三成。”
  “话是这么说,但是血衣盟往常都隐藏在暗处,现在突然显世,很多高层都是第一次听说,那里去找关系!”
  
  “别说兄弟不照顾你,下次的货物,你要是愿意分我一层的利润,我倒是有一条线……”
  两人压低的声音继续交谈。
  “这个血衣门是真的了不得,往日里都说他只是个二流势力,现在倒好,一下子蹦出来个武圣!现在又搞出来个血衣盟,压的周边几个大门派都心惊胆战!”又有食客感叹道。
  整个客栈大厅里所聊的内容,有大半都和血衣门有关。
  “那可是武圣啊!有多少年没出过了!”
  有人心神向往。
  “说起血衣门的武圣,那个传闻,你们觉得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