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血菩提

第一百六十八章 血菩提


  
  【恭喜宿主获得血菩提一颗!】
  【血菩提(地级·上品):一种生长在蔓藤间,鲜红如血的奇果,民间也也称作红心菩提,传说乃火麒麟滴血地上所生之旷世异果,原长于极炎之地。具有重伤必治,无伤增功之效,江湖中人多闻其名,未见其果。】
  “好东西啊,如果直接服用,说不定可以提升一个层次。”林虚心中暗想。
  随后他又摇了摇头,觉得有点浪费。
  血菩提不光可以提升功力,同时也是疗伤的圣药,关键时刻可以用来救命。
  “修为还是一点点提升吧,我上次获得的灵虚丹,还没有来得及用呢!”
  林虚放弃了用血菩提提升功力的打算,准备在关键时刻使用。
  偌大的地牢里,只有寥寥几根火把,也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作的,燃烧许久也不见变化。
  晦暗的火光之下,有不少人把脸贴近牢房的栅栏,把目光投射到了林虚所在的牢房。
  三天来,林虚是第一个被关押进来的犯人,难免引起一些人的好奇。
  借助火光看清林虚的面容后,不少人露出惊讶和疑惑之色。
  和他们这群凶恶的亡命之徒相比,林虚这风度翩翩的样子,明显格格不入。
  这种人怎么会关到二层来?
  看林虚的打扮,不是武林高手,就是世家公子,身份定然不简单,按理说应该关到更深处才对。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是怎么关进来的?”
  处于林虚正对面,另外一间牢房里面,一个面容丑陋,身体魁梧的像暴熊一样的高大汉子,朝着林虚低吼着问道。
  他那副样子,普通人光是看到,就会吓的浑身哆嗦。
  林虚自然不会畏惧,朝凶恶汉子笑了笑,起身走到角落里,准备把圣灵剑法提取出来,并且加以琢磨。
  现在刚好有空,而且没有人打搅,在合适不过来了。
  “小子!老子问你话呢?”丑陋汉子大声说道。
  可惜林虚仍旧懒得搭理他,自顾自的闭上眼睛,站在那里,一副神秘无比的模样。
  被人如此无视,让丑陋汉子很是恼怒。
  他虽然没有修炼过内功,但是他天生神力,加上练过几手粗浅的拳法,普通练气初期的武者,难有几个是他的对手。
  每个被关进监牢的犯人,通常都会被封上内力。失去了内力之后,纵然有精妙的武学,也很难施展出来。
  这就使得拥有横练功夫,以及先天素质比较好的人,占据巨大优势。
  就比如对面这个恶汉。
  “好小子,你还真以为我对付不了你!”
  丑陋汉子大怒。
  “你们三个帮我教训教训他。”
  老者面对恶汉的指挥无动于衷,找了一个角落,靠在那里发呆。
  而另外两人则有些犹豫不决。
  虽然大家关在不同的牢房里,但是不代表恶汉没有机会对付他们。
  关押在牢房里的人因为经常会死掉,而牢房里的守卫为了方便,通常会把他们集中关押,这就使得人员调动频繁。
  谁也不敢确定,自己明天会不会跟恶汉关在一起。
  正是因为这一点顾忌,对于恶汉这样的人,大家天生会带一点顾忌,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两人对视了一下,随后其中一个面容黢黑的青年站起身来,朝着林虚走了过去,等到达身前三步之后才停了下来。
  “小兄弟,既然他问你,你就说,别给自己惹不必要的麻烦。”
  黢黑青年显然是打着劝解的目的,能不动手,还是不要动手为好。
  这里是在监牢之中,不是在外面,受了伤可没人帮你治疗。而且这里阴暗潮湿,环境极差,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感染死掉。
  面对黢黑青年的劝解,林虚继续无动于衷,连眼睛都不睁一下。
  这种态度显然有些轻蔑。
  黢黑青年脸色变的有点不太好。
  自己好心来劝,这家伙居然给脸不要脸。既然这样,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
  能够在这种地方活下来,手上基本都有两把刷子。否则不是被别人欺负死,就是被守卫折磨死。
  
  黢黑青年的手段就是毒针。
  正常情况下,关进来之前都会被收光身上所有的东西。但是黢黑青年有一门绝技,可以把毒针藏在腹中,在需要的时候把它取出来。
  正是依靠这门绝技,他在地牢里活过了三个月。甚至还依靠毒针,无声无息的杀了一名想要朝他下死手的守卫。
  黢黑青年不经意的用右手抹了一下嘴巴,一枚一指长的黑色细针便落入了他的手中,被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夹在了指缝之间。同时,指甲缝里一点灰色的粉末,被他抹在了黑色细针之上。
  这黑色粉末的毒性不强,但是却有极强的麻痹性。如果刺在某些关键部位,足以让人瞬间失去抵抗力。
  他装作不经意的靠近林虚,脸上带着愠怒,右手抬起,朝他的肩膀拍去。就好像正常的长辈,朝晚辈打招呼一样。
  “好兄弟,你要知道啊!退一步海阔天空……”
  说话的功夫,黢黑青年右手已经靠近肩膀,那没晦暗无光的细针,像毒蛇一样弹了出来,刺向林虚的颈部。
  他并没有杀掉林虚的意思,只是想教训教训他。
  在监狱里杀人,不符合他一贯一来的低调作风。
  铛!
  一声微弱,几乎不可查的金铁碰撞之声传进黢黑青年耳朵里。
  声音没有给他带来多少震撼,因为他被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吸引了所有心神。
  他的毒针,刺不进去!!
  开什么玩笑啊?
  黢黑青年有一种要疯掉的感觉。
  他这一枚毒针看着柔软,其实具有极强的穿透性。就算是半指厚的木板,都能轻易穿透,而且专破外家功夫,就算是练气后期的横炼高手,也不敢硬接。
  难道他脖子上有什么东西?
  因为监牢里光线灰暗,黢黑青年有点不确定,是不是林虚用皮肤挡住了自己的毒针。
  若真的是用皮肤挡住了自己的毒针,那该多高的横练修为啊!这种人不可能关在这种地方。
  黢黑青年为自己打气,他悄无声息的把毒针收回,又朝着另一个部位刺了过去。
  结果,和刚才一模一样!
  他心中一凉,吞了吞口水,突然狠下心来,再度用力刺了过去。
  铛铛铛铛!
  不知道是被打击到,还是神经受了刺激,黢黑青年一连刺出七八针。
  可惜,一针都没有刺进去!
  黢黑青年快疯掉了,他知道,他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人物。
  而周围的人则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你丫在干嘛,给人按摩捶背呢?
  “我让你动手教训他,不是让你给他……”
  恶汉正叫骂的时候,黢黑青年突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拼命的扇自己的耳光。
  “大人,我错了,你饶我一条狗命吧!”
  “……”
  恶汉哑火,周围的人一脸懵逼。chaptererror();